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三章 這不應該啊……  
   
第二百五十三章 這不應該啊……

第二百五十三章 這不應該啊……



而對方雖然已經死了四個,剩下的人也已經受傷,但戰力卻依然比自己這邊要雄厚!最主要的是:楚陽的身份不能泄露,更加不能死!

但戰斗的話,自己這邊縱然最終能獲勝,最少也要賠上兩三條性命!

所以孟超然在這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先把對方嚇走!

對方雖然進攻天外樓,與自己仇深似海,但無論什麼事,也要留住性命再.

孟超然的冷靜,在這時刻發揮了最佳作用!

對方四個人的確是已經心膽俱寒:兩個領頭的已經全部身死,自己等人又是全都受傷,現在的況很明白:再打下去,只有一條路:同歸于盡!

"走!"恨恨的看了孟超然等人一眼,那位女武尊憤怒的揮揮手,連地上的同伴尸體也不收拾,掉頭而去.

孟超然淡淡道:"尚請回去轉告第五相爺……今日的這筆賬,天外樓記下了!"

女武尊冷冷地哼了一聲,並不回話,四個人,轉眼間消失在風雪茫茫之中.這片血肉狼藉的戰場上,就只剩下了五個人.

孟超然看著對方身影消失,終于兩腿一軟,重重的摔倒下去,只來得及一句:"楚陽,立刻!去斷崖那邊…"

就昏了過去,臉如金紙,呼吸微弱.

"楚陽?你是楚陽?"烏云涼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白發白眉的怪人,幾乎不可置信.

"我是楚陽.大師伯,別來無恙."楚陽一手捂著腹,從衣襟上撕下布條,將自己的傷口緊緊纏了起來.

"原來真的是你……"烏云涼長長吐了一口氣,一跤摔倒在地,艱難的笑道:"立即按你師傅的做,我們快要不行了…"

顧獨行蹣跚地走過來,嗆咳道:"九品武尊…真強!"他一直強撐著,但受傷的確不輕.

孟超然等人固然是激烈戰斗油盡燈枯,但楚陽和顧獨行又何嘗不是長途跋涉拼命趕來?能夠取得這樣的戰果,已經是最佳況…

在將楚陽和顧獨行指引著帶到華個隱秘的山洞之後,烏云涼心神完全放松,就頓時暈了過去.

這個山洞在層層積雪之下,天空中大雪依然在紛紛揚揚,眾人的足跡,刹那間就消失無蹤.

在眾人離去之後不久,那幾個金馬騎士堂的武尊又帶著一大批人趕來,但當然是撲了一個空.這些人,便是神刀閣和黑血盟兩大門派圍攻天外樓的人…

原來他們打的是這個主意,暫退,然後會和人手立即回來.在他們想來,這些人都受了重傷,就算逃……能逃多遠?哪知道回去回來這麼短暫的時間里,竟然已經鴻飛冥冥!

四處搜尋了好久,始終沒有任何發現,也只有恨恨收兵.

雪層下,洞窟中.

孟超然三人已經昏迷了兩天兩夜.楚陽為他們每人喝下了一瓶的生機泉水,性命已經無恙,但三人失血過多,尤其神魂損耗厲害,體力透支早已經達到了極點.這些卻是需要慢慢修養的.

而顧獨行那對了一掌之後的內傷,在這兩天之內也才將淤血逼了出來.至于楚陽的腹就要恢複得快一些,不過也被劍靈好一陣埋怨."有件事我始終想不通!"顧獨行皺著眉頭,盤膝坐著,百思不得其解的道:"同樣是偷襲,同樣是九品武尊,同樣是刺中心髒!為何你那個就立即沒氣了,而我這個卻竟然還能回過來打我一掌?這不應該啊!"

楚陽咳嗽兩聲,道:"這個……這個……""太不應該了."顧獨行啥也想不通:"清清楚楚都是刺中了心髒!而且我還附上了無形劍氣震蕩,而且我的力還比你高這麼多的層次……為什麼?"

楚陽干咳一聲,道:"或者是有些人長得比較怪,心髒生在了右邊""心中暗暗叫黃,心道,難道我要告訴你,我就是九劫劍主?我這柄劍有九劫劍的劍尖和劍鋒在上面,已經相當于九劫劍的分身,豈能是你那凡鐵所能相比?

"我的不是這個,難道我連刺沒刺中心髒都不知道麼?"顧獨行郁悶道:"那是不一樣的手感!我還沒那樣蠢!我是他回過來打我一掌是應該的,但你那個直接就死了卻是完全不應該的…"

"為什麼?"

楚陽無力地看著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樣子的顧獨行,無奈地道:"這個……我咋知道?你應該去問他才對……"

"草!"顧獨行不吱聲了.去問他?怎麼問?那丫已經死了好的吧?

到了第二天下午,烏云涼第一個醒過來,直到了第三天,孟超然才醒來.

"你怎麼來了?"孟超然醒來的第一句話,居然貌似很不滿意的樣子.

"我是路過,咳咳……楚陽嘿嘿一笑:"順便上來看看."

"順便?"孟超然狐疑的看著他,對他這句話分明不信,但終究再見到徒弟的喜憂沖沒了心中的疑惑,慢慢的眉眼之間全是笑容起來,淡淡道:"剛才我還在想…你會怎麼給我報仇,沒想到,這仇卻已經不用報了."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如何能不用報了?"楚陽哼了一聲,道:"第五輕柔竟然敢如此做,我若是不讓他付出代價,如何對得起師父十八年的養育之恩?"

"沒事就好.你的傷不要緊吧?"孟超然關切的看著徒弟.

"我沒事."楚陽眯著眼睛笑道:"師傅你也沒事."

孟超然這才發現不對勁,自己渾身的傷,內外傷均是嚴重之極,按就算不當場死去,也是絕對的不死即殘之傷,為何一醒過來就能如此的有精神?不由得大為詫異.

烏云涼有些嫉妒的在一邊看著這一對師徒,冷哼一聲,道:"師徒倆人居然還黏黏糊糊,惡心……"

"你這純粹是嫉妒."孟超然笑了起來,道:"這可不是一代掌門的風范."烏云涼哼了一聲,別過頭去.

"師父別猜了,是因為這個."楚陽獻寶一般給孟超然遞過去一個巧的玉石水壺,里面嘩啦啦的響.

孟超然接過來,拔開玉塞,一陣清香傳出來,頓時覺得神清氣爽,不由脫口驚呼:"生機泉?你那里來的這無價之寶?"

"是機緣巧合得到的,師父果然見多識廣,連這個也認識."楚陽嘿嘿一笑:"這是徒弟孝敬師父的."

"那不行,你孤身在外正是最需要這個,給我這麼多你自己咋辦?"孟超然一瞪眼:"你自己收著,師傅我用不著.""哎呀我還有,給您的您就收著吧."楚陽咧了咧嘴:"師父,我能是那種自己一點也不預備的人嗎……"

孟超然還在猶豫,烏云涼已經伸過手來,眼中閃著豔慕的光:"師弟,嘿嘿,反正你不要,不如給了我吧…"

"你想的美!"孟超然嘴角露出一絲得意,將水壺緊緊地抱在了懷里:"這是我徒弟送給我的,你想要哇,找你那些徒弟去!"

烏云涼一聲長歎:"我要是能有一個這樣出息的徒弟,本掌門就算立即死了,也算是含笑九泉了……"

孟超然心中大暢,道:"雖然不能給你,但你需要的時候還是可以來喝點."

烏云涼愁眉苦臉的答應,心道,我這麼拍馬屁,還不就是為了這句話?老子也是堂堂天外樓的掌門,平常能是這種拍馬屁的人麼?

"哇啊靠嗷…"談曇悉悉索索的醒了過來,一睜眼就看到了楚陽,揉了揉眼睛才驚喜地叫出聲來:"楚陽,你咋回來了?你啥時候回來的?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聲,你……

一邊盤坐的顧獨行頓時皺了皺眉頭,無奈的,無力的瞪了瞪眼,撕下一塊衣襟,分作兩片,將自己的耳朵堵了起來.實在是不堪忍受……

以前羅克敵天天嗷嗚嗷嗚的叫,兄弟們就認為是難聽之極.但現在跟這位談曇一比,羅克敵的聲音那簡直就是…天巔之音啊…

接下來.

"楚陽你看看,我這段時間是不是帥了?"談曇一伸手在懷里一摸,突然慘叫起來:"嗷……那混蛋娘們,把我的鏡子打碎了!"

"鏡子?!"楚陽瞪大了眼睛,渾身激靈靈一顫.

烏云涼緊張的問道:"鏡子碎了?那……吸靈聖魚沒事吧?""吸靈聖魚在我這里."孟超然翻了翻白眼:"我怎麼放心讓這子帶著它戰斗……"

烏云涼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那邊談曇已經唧唧咕咕的拉住楚陽起話來,轉眼之間,已經從今天的襲擊,到了三月之前,從天上到了地上,然後開始討論自己的長相,滔滔不絕…

孟超然臉色不變,巋然不動;對于這等況,孟超然早已經習以為常,將神經磨練的無比大條,烏云涼在一邊聽著,長一聲短一聲的歎息……實在是佩服了自己的師弟:這麼多年他對著這貨,是怎麼熬過來的……

顧獨行雖然捂住耳朵,但這聲音卻不能完全隔絕,聽了一會只覺得心煩意亂,這比心魔還厲害,旁邊有這聲音,直接沒入定.長歎一聲,眉頭亂跳,回過頭來:"楚陽,讓你這師弟療療傷呃…他自從醒來就光話了……"

楚陽愕然看著顧獨行,突然忍俊不住的笑了起來,拍拍談曇的肩頭:"兄弟,你太有本事了,能讓這塊木頭加冰塊這樣的,整個九重天大陸你可是頭一個……""真滴麼?"談曇精神大振,將臉湊在了顧獨行眼睛前面,就像是千古寂寞今日終于遇到了知音一般眉飛色舞喜不自勝:"這位大哥,你可是也為我風姿所迷?為我的英俊而傾倒?為我的帥氣而""

顧獨行驚恐地瞪大雙眼,突然一聲呻吟,暈了過去……




上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雷霆襲擊!     下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一次離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