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一次離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一次離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是一次離別



這幾天,眾人的傷勢恢複的都非常不錯.先前兩天靠著楚陽的干糧支撐,顧獨行于第三天出去打來了一頭鹿,五個人窩在山洞里,美美的吃了一頓.

對于天外樓的現在況,烏云涼這位掌門一點也不擔心.

對此,顧獨行很是詫異:你們天外樓都被人端了老窩了,你這位掌門人居然老神在在安如泰山?

對此,烏云涼只是意味深長的了一句:損失肯定是有的,但我對我的二師弟很有信心……

顧獨行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明白.直到楚陽解釋,才知道李勁松乃是第五輕柔的內奸,不由得搖頭苦笑.

"不過,這樣的襲擊,天外樓的普通弟子,也要損失慘重吧?"顧獨行道.

"這就是江湖."烏云涼歎了一口氣:"希望這件事能夠讓弟子們記住,宗門並不是他們避風的港灣,身在宗門,出了事還是要死的.宗門不在,他們就是一縷游魂."

"苦難之中,才能成就鐵骨脊梁!雖然代價沉重,卻若是不付出,不承受,那就是一輩子站不起來!"烏云涼這句話的時候,深深歎息

顧獨行若有所思.

烏云涼這句話,讓顧獨行想到了自己和顧妙齡,這份屬于兩人生命中的苦難,難道也是一種磨練麼?

烏云涼在一次調息之後,曾經拐彎抹角的問起楚陽:"可有意中人?"

"有!"楚陽毫不遲疑的回答,嘴角更是不禁露出一絲寵溺笑意.

烏云涼老懷大暢捋須微笑口

在他看來,楚陽在鐵云一直跟自己女兒合作,若是有意中人"除了自己的女兒還能有誰?想不到這倆家伙居然已經偷偷的把事兒辦了……

于是烏云涼便不再問.

孟超然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據他的了解,楚陽所的意中人,恐怕絕對不會是烏倩倩.這一點,對自己的徒弟了解到了骨子里的孟超然有十足把握.

若真的是烏倩倩,楚陽對烏云涼的態度起碼還要熱絡上幾分才對……一

在這療傷的幾天里,最欣慰的是孟超然最快樂的,當然是談尋.這家伙一張嘴基本就沒閉上過,到得後來,顧獨行也不怎麼覺得難聽了……

而且,談曇一片赤子之心;只要相處久了,很難對他生出惡蜘…

又是六天之後,確定了烏云涼三人傷勢已經恢複的楚陽和顧獨行就要動身了.

對于徒弟的選擇,孟超然根本不過問,只是滿含關切的了一句:保住自己!

在談曇淚眼中,楚陽和顧獨行出了山洞一路遠去.心中只是回繞著楚陽的話:"我在鐵云等你!"

對于孟超然和談曇之後的安全問題,眾人在商議之後,決定讓兩人暫時搬出紫竹園.第五輕柔既然行動一次,難保不會行動兩次,暫時避開才是長久之計.

"楚陽的變化好大,進步已經到了恐怖的地步你為何一點也不驚訝?什麼都不問?"楚陽二人走了之後,烏云涼問孟超然.

"問又如何?不問又如何?"孟超然淡淡道:"那是楚陽的福緣,只要我的徒弟得到了我不會問他是怎麼得到的."

他笑了笑,轉頭看著烏云涼:"但若是有人想要將我的徒弟得到的搶走那我卻是會跟他拼命的."

烏云涼苦笑一聲.

"你准備到哪里躲躲?"烏云涼問道.

"我想帶著談曇去中三天."孟超然歎息一聲,眼中露出一種奇怪的神色:"若是我們一直呆在下三天,那麼將會成為楚陽最大的掣肘;而且,在中三天擁有吸靈聖魚這種東西所產生的靈氣凝聚,是下三天根本無法相比的,對于談曇的提升,將是大有稗益."

"你又要去嘗試一次?"烏云涼默然半晌,問道.

"不."孟超然搖搖頭,神態蕭索:"若是只有我一人,我就會去.但帶著談曇,我不會.什麼時候,將談曇交給了楚陽,或者找到了他的親生父母……"

烏云涼長歎一聲,道:"你若離開,我又少了一個得力幫手……"

"在這樣的況下,我離開……才是對你的最大幫助!"孟超然哼了一聲.

"何時出發?"

"現在."

師兄弟二人四眼對望,均是露出了一種深切的感,良久之後,烏云涼背過身去,輕輕道:"既然要走,就快走吧.我就不看著你走了."

孟超然深深吐了一口氣,良久,道:"保重."

"保重."烏云涼心中默默的.

他站了良久,聽到身後腳步聲遠去,消失,但卻沒有回頭.

良久之後,他才輕輕笑了笑,自自語道:"師弟,師兄其實希望你去圓夢.這麼多年你守護著天外樓,心中有多苦,為兄知道.如今,你終于有了自己的決定,自己的路,要走好……"

他輕松的笑了笑,眼中發出深切的祝福:"只希望將來若是有一天,你還在,我還在,我們兄弟,還能對坐,暢飲一番.想必那時……我已經風燭殘年……"

他想回頭,想看著師弟遠去,但脖頸轉了一半,卻終于忍住,就這麼保持著一個怪異的姿勢,如飛一般離開了這個石洞.

就讓我一人,來面對天外樓支離破碎的世界吧!

烏云涼默默地想,身如電閃,斜斜掠出口

紫竹園依然紫竹瀟瀟,但里面的人,卻已不在.

烏云涼在茫茫紫竹之海中穿行,心中卻滿是一種不出的感覺.

紫竹園已不在了;那麼,天外樓的九峰一園,也終于到了解散的時刻.明天開始,就去鐵云吧…

師弟,安好!

楚陽和顧獨行一路安步當車,走出了紫竹園,走出了天外樓.

山下,楚陽回首眺望,在那隱隱的山巔,似乎猶有一抹紫色,在天際搖曳.似乎有人在不舍的揮手.

楚陽久久不動.

他似乎有一種感覺:這一去,自己將會有太久的時間,不會回到這里!等自己再來時,此處……還是原本的天外樓麼?

"你師父很不簡單."顧獨行在這幾天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孟超然的淡然.那是一種看透了世,萬事不縈于心;但卻又有一種執拗的執著的淡然.

這是一種不出的感覺.

"我師父將會帶著談曇離開這里.,楚陽悵然道:"師父最喜歡的,就是紫色,就是紫竹.若是離開,恐怕心中會很不舍."

"那你知不知道,你師父若是離開……會到哪里去?"顧獨行問道.

"我師父這個人,他的功力並不是很高.在這下三天雖然足堪自保,但若是去了中三天,也會是步步危機."楚陽慢慢的吐出一口氣:"但我隱隱感到,師父的突破契機,應該就在中三天."

"他一直看護著我們,雖然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他心上,但我們兄弟兩人,卻一直在師父心上掛著;只要我們在下三天過得幸福,他就會陪著我們,看護著我們,一直這樣下去."

"但現在,當我師傅發現,他的存在竟然會影響天外樓的命運,影響我的本心,這個時候,他老人家就會毅然離開!他除非不走,但只要一走,就是離開這個世界."

楚陽輕輕歎息:"獨行,從此之後,在下三天,將沒有人再見到我師父!"

"中三天?"顧獨行默默地道.

"是.

"楚陽道:"師父絕不會容許第五輕柔利用他來影響我,所以他若離開就是徹底的離開.而這個……也是我明白了許多事之後,最盼望,也是最不舍的事."

"哦?"顧獨行不解.

"獨行,你可知道"有什麼大家族,是姓夜的?"楚陽輕聲問道,眼中閃過了一道莫名的光彩.

"姓夜""顧獨行想了一會,道:"據我所知的中三天家族,並沒有姓夜的.不過,這也有可能是我孤陋寡聞."

"嗯……"楚陽有些出神.

"不過在上三天,卻有姓夜的."顧獨行眼中閃著思考的神色.

"上三天?"楚陽猛然轉頭,看著顧獨行.

"上三天夜家,乃是亙古以來,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門之一!"顧獨行眼中閃出敬畏,那是一種高山仰止一般的敬畏.

楚陽心中一震.以顧獨行的性格脾氣,依然露出這樣的眼神,那麼,上三天夜家的厲害,就可想而知.

"亙古以來,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門之一!"楚陽輕輕的在自己嘴中念了一遍,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他想起了孟超然眼中那深沉的心痛,絕望的無奈"

"上三天麼?"楚陽喃喃地道:"上三天九大豪門?嘿嘿……"

"你要做什麼?"顧獨行敏感的嗅出了什麼別樣的意味,不由悚然問道.

"沒什麼."楚陽身形一展,奔向前方,話聲隱隱從前方飄渺傳來:"獨行,你可想成為九大豪門之一的家主?"

"楚陽,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蜂呵……"

遠方,孟超然神態平靜,帶著談曇,一步步地走進滾雷云海.

"師父,我們這是要到哪里去?"談曇一步三回頭.

"去找你的生身父母."孟超然淡淡道:"也是去一個神奇的地方."

"我什麼時候能夠回來?"談曇聲音有些哽咽:"楚陽還在鐵云城等我去幫他呢……"

"你同樣可以,在那個神奇的世界,等他來幫你."孟超然輕聲道,他轉過頭,看著那天地之間一片茫茫大雪,默默地道:"大師兄,保重.楚陽,你要照顧好自己."

然後他拉著徒弟的手,一聲長嘯,兩道身影,如飛一般飄起,進入了這滾雷一般的云海之中……




上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這不應該啊……     下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問天武聖劍,黃泉刀聖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