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五十九章 頭痛的第五輕柔!  
   
第二百五十九章 頭痛的第五輕柔!

第二百五十九章 頭痛的第五輕柔!



眾人一陣沉默.

"不楚,京城守備衙門統計數字出來了?"第五輕柔歎息一聲.

"已經出來了."韓布楚有些支支吾吾的意思,干咳了兩聲,道:"這個,數次恐怕有所不實……"

"."第五輕柔靜靜道.

"是.近三天來,外來的江湖人暴增…"韓布楚咽了一口唾沫,偷偷的看了一眼第五輕柔的臉色:"前日,新增外來江湖人約有一千余,昨日,新增外來江湖人士約有四千人,咳咳咳""

"今日呢?"

"今日"今日,截止到中午為止,外來江湖人,已經…已經突破了三萬!"韓布楚臉上有汗珠涔涔落下:"還有不少人正星夜兼程,趕往中州.預計到晚上城門關閉"應有接近五萬或者六萬余人."

數人同時被這個數字震驚的沉默下來.

這幾天里,隨著這所謂的問天劍和黃泉刀的消息越來越是熱烈,如同野火燎原一般,傳遍了整個大趙,來到中州城"奪寶"的人越來越多.

十幾天之前還只有幾十人幾百人,現在居然每一天都以十倍遞增了……

"勢嚴峻之極!"第五輕柔皺著眉頭:"景王座!"

景夢魂躬身道:"相爺請吩咐."

"金馬騎士堂金力出動,務必要在第一時間里,將那手持問天劍和黃泉刀的人擒獲!將這刀劍掌握在我們手中,不讓他們在外面興風作浪!"

"是!"景夢魂點點頭.

"這或許是唯一一種釜底抽薪的辦問天劍和黃泉刀影響已經造成,要想徹底消解,根本沒有可能!"第五輕柔歎了口氣,道:"唯有控制在我們手中,外面人鬧一場鬧不出什麼結果,也就散去了……"

韓布楚歎口氣:"不過那也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第五輕柔眉頭緊鏤:"天外樓的行動,如何了?"

景夢魂額頭冒汗,道:"咳咳……昨日,他們才母來,不過…孟超然並沒有被殺反而是我們的人……損失了兩位九品武尊."

第五輕柔眉頭一皺,淡淡地道:"天外樓有這麼強的實力?"

景夢魂額頭上沁出了冷汗來.

第五輕柔一向溫文,平常皺皺眉頭,就已經是不得了的事.今天不僅是皺眉頭,而且居然還歎了好幾.氣,顯然心已經惡劣到了極點.

"只是因為……眼看得手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兩個神秘劍客",景夢魂解釋道.

"兩個神秘劍客?"第五輕柔淡笑道:"快要得手的時候?景王座,金馬騎士堂要整頓一下了."

"相爺的是."景夢魂也很無語.這次行動,完全可以成的.在那兩個神秘劍客出現之前,可以有無數的機會可以殺死孟超然!

但當時的兩人九品武尊為了保護實力,沒有下令死命進攻.導致了大好時機白白流失.

甚至可以,就算是一開始,開始血滴子戰的話,孟超然也早死了.

但"這無限的可能在那兩個神秘劍客出現之後,完全變成了不可能.

第五輕柔這話的意思就是因為如此.雖然第五輕柔從來不會明明白白他對那里不滿,但若是會意錯了他的意思,卻是天大禍事…

到這件事景夢魂就無限的怨恨楚閻王.

若不是楚閻王詭計多端,導致兩位金馬騎士堂王座一死一殘另外兩位需要坐鎮大局的話,這次對付孟超然最少也能出動一位王座,那就萬無一失了.

但現在卻只能最高出動九品武尊!這一切可全是因為楚閻王!

"近半年來,鐵云城報網大半淪陷!一位王座隕滅一位王座成了殘疾!將近五十位金馬騎士堂統領級別高手,死在鐵云城!"第五輕柔輕聲道:"連一號,也葬身于此地;緊接著,對付天外樓孟超然,也是敗垂成!"

集夢魂深深的垂下了頭.

第五輕柔繼續了下去:"金馬騎士堂,半年來執行的任務,沒有一件成!"他的聲音森嚴,冷峻.

"這一次,問天劍和黃泉刀…希望金馬騎士堂不要讓我失望!"第五輕柔柔聲道:"景王座,你需要多費點兒心思."

"是!"景夢魂大聲答應.

"相爺,一號的家眷……已經被鐵補天送回."韓布楚提起了這件事,轉移一下第五輕柔的注意力.引來了景夢魂感激的目光.

"一號的家眷吼""第五輕柔的神色有些悵惘,思忖了良久,道:"不楚安排一下吧,無論需要什麼…都以王爵之禮待之.明白麼?"

韓布楚躬身答應.

"高升,你們高家,與紀氏家族,可有恩怨?"第五輕柔緩緩問道.

"我們兩家雖然同屬中三天家族,但一南一北,相隔遙遠.並無恩怨糾紛."高升道.

"嗯,既然如此,這位紀墨公子,就交給你來應付一下,探查一下他的底細."第五輕柔輕輕道:"至于另外那一位茵不通"你可曾聽過此人名字?"

"沒有."高升凝神想了半天,道:"在下也並沒有聽過,中三天有姓菌的家族."

"嗯……"第五輕柔沉思了一下,道:"對此人,你要心留意…看看,這個人是否就是"楚閻王的化身?"

高升悚然一驚:"楚閻王的化身?,,

韓布楚等人也是為之動容!

"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很大."第五輕柔道:"不過,根據當時我們的推測,楚閻王必定會來大趙,那麼,他該怎麼來,用什麼身份來,就值得尋思了……"

"縱然這個菌不通不是楚閻王,那麼……楚閻王也必然會跟他們兩個聯系…"第五輕柔這句話的時候,得有些斷斷續續,很是有些舉棋不定拿捏不准的意思:"高升,這事就看你的反映了.若是能抓住楚閻王……可是乾坤底定啊!"

高升眼中發出了亮光,道:"相爺放心,若是這位芮不通果真就是楚閻王的話,呢麼,就算是給他一雙翅膀,也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去!"

"嗯,不過":你還是要注意,萬萬不要以世家的身份,或者,不要直接起沖突."第五輕柔溫和道:"要為你的家族考慮,干萬不要惹動了……規則."

"我明白."

"分頭行動吧.不楚,這件事,你來掌控指揮."第五輕柔道:"云鶴協助你;高升負責與各個世家子弟的聯系,景王座負責江湖人;陰王座負責處理……一些暗中的事."

現在,紀墨與茵不通正躺在程云鶴的府上,二郎腿翹得老高,哼著調,喝著極品茶葉,愜意之極.

有一件事楚陽算錯了.而且是跟顧獨行兩個人都算錯了!

紀墨跟菌不通攪起了偌大風波之後,兩個人就開始了斂財活動.兩位高級武宗少年,開始了大肆搜刮.

這一路上,不知道午多少富戶遭遇了菌不通的洗劫.

顧獨行所猜測的百萬身家,根本就是遠遠超過!就連一直跟著打秋風的紀墨,接著從菌不通手里漏出來的油水,身家也上了百萬.

兩個人的包裹從離開鐵云時候的一包,發展到現在要用馬車來拉:里面全是銀票!

而且,菌不通還偷了不少的稀罕東西,現在兩個人完全就是一副暴發戶的氣派.紀墨的手腕上,居然還戴上了兩個紫晶鐲子.頭上的帽子上,也鑲嵌上了大顆的珍珠,而且是夜明珠!

這一路走來,兩個人山珍海味的猛塞;居然還胖了一圈.

等到實在沒事做了,才拿出黃泉刀出去殺幾個人,鬧鬧事,將這股熱鬧之極的潮流一直引到了大趙……

于是兩人偃旗息鼓了.任由數萬人在中州城里橫沖直撞,他倆卻躲在了程云鶴這里,高枕無憂.

只是在這點,就比賣苦力的董無傷和羅克敵要高明多了…

不愧是紀家二公子,這份偷懶的本事,已經是爐火純青

"紀墨,你這天寒地凍的……玩什麼好?"苗不通手里轉著剛剛從程云鶴的臥室里順手牽羊而來的一匹紫晶馬,愛不釋手:"這麼個偷,太沒有快感了."

"沒事,你三哥我一見到大筆大筆的銀子就有快感!"紀墨笑眯眯的道:"你盡管偷,偷來給我."

"老大他們也不知道來了沒有""菌不通翻了翻白眼.

"噤聲!"紀墨眼睛一瞪:"你個夯貨,胡什麼?"

菌不通頓時噤若寒蟬.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楚陽的行蹤,可是一大禍事.

"來人啊!叫兩個漂亮妞兒,來給本少爺錘錘腿""紀墨放開嗓子大叫一聲.

良久之後,正在享受著侍女捶腿的待遇的紀墨二公子幾乎睡著的時候,程云鶴回來了."紀公子……".

"麼事?"

"咳咳,有一位公子,自稱是您的故人,前來拜訪."程云鶴看著這個眼皮也不睜的家伙,心中幾乎想要將他趕出去:不就是一個二公子?看在紀氏家族的面上招待招待你,你居然還抖起來了……

"傳他進來!"紀墨依然半眯著眼睛,一晃一晃,大刺刺的道.那架勢,就像是皇帝召見太監.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深謀遠慮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一片混亂!【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