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中三天的公子哥們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中三天的公子哥們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中三天的公子哥們



左邊的一個,年齡稍稍大一些,渾身的氣息也更加冷銳,一柄長劍,懸在腰間,卻絕不給人累贅的感覺.似乎這柄劍連著劍鞘與這個少年的身體都融成了一體.渾然天成!

右邊的一個,年齡稍,但神淡然,眼神平淡,似乎將這天下,都不看在眼中,但偏偏身上也有一股凜然之氣,撲面而來.

一柄古樸的劍鞘,卻是斜斜背在背占,從肩頭只露出一截劍柄.而那劍穗,居然也是白色的!

這兩個人,就這麼從泥濘之中一身白衣風華的走過來,毫無顧忌的踏上了雪白的地毯.兩行泥腳印,就這麼醒目的留在了他們身後.

往前走了十幾丈,然後突然在白色地毯上停了下來.

兩個人同時微微抬頭,看著這古色古香的接天樓,眼神悠遠.

杜發財腆著肚子一路跑迎了上來,畢恭畢敬的一躬身,兩手緊緊貼在大腿上,來了個九十度的彎腰;這對于他肥碩的肚子來,絕對是一個高難度的動作!難得的是,他竟然不折不扣的完成了.

"楚公子,兩位公子,誘!請請……"杜發財一臉的阿諛的笑,此刻,若是他上有條尾巴,恐怕早已經搖得如同風車一般.

"大哥,這個接天樓,倒是准備的還算是不錯."年輕的那個少年公子嘴角含著柔和的笑,看了看自己腳下的白地毯,很是有些賞心憂目的道.

"還可以."年長的那個冷嶺的點點頭,道:"這踏上去的觸感,勉強讓我滿意."

杜發財眉梢跳了跳,心中一陣苦笑:這價值千金的雪貉毛地毯鋪在泥地上迎接,居然只換來這位公子一句'踩上去的觸感很滿意…

"兩位公子,店已經准備好了最好的客房,而且里面一切都是新的,還請兩位公子移駕進內歇息,外面天寒地凍,呵嚇…"杜發財肥肉亂顫的臉上露出一種誠摯地笑容.

"這區區風寒"嗯,也罷,帶路吧."年長的公子雙手負後,當先走了過來.白衣飄飄,竟似足不沾地.

走到門前,兩排精裝大漢同時躬身:"恭迎公子大駕!"

兩位少年公子同時雍容的點頭,露出和善的笑容.在面對這些低下的下人的時候,他們的神態,卻遠遠比起面對貴族的時候要親切的多.

在他們春風一般的笑容之中,兩排大漢人人都感覺自己手中多了些什麼,低頭一看,原來是每人手中都有兩張銀票.每一張的面額,都是五百兩.

是兩張,而不是一張.

這個細微的動作,讓這些作為禮儀的漢子在第一時間就發自內心的喜歡上了這兩位少年公子.

一張銀票是隨意的打賞,但兩張企是五百兩,則就是尊重,同時蘊含了一種'成雙成對,的祝福.而所有人都是兩張五百兩,則明,這兩位公子從一開始就沒有忘記過這些地位卑賤的人群.這已經成了他們長久的習慣.

而越是這樣的習慣,越容易得到人們的敬重和愛戴.發自內心的.

這才是天生的貴族!

杜發財殷勤相陪,惟恐有一點點不心,一路上腰杆就沒直起過,頭也沒有抬起來過,臉上笑出來一朵燦爛的菊花,始終在盛開著.

兩位少年公子就在他的陪同下,進入了接天樓.

莫天云負手站在窗前,眉頭緊皺,喃喃自語,:"這兩人是誰?"

腳步聲細碎矜持的在走廊中響起,兩位尊貴的客人已經上了五樓,依稀聽到那位年輕的公子輕輕笑著道:"杜老板,真是麻煩你了,難為你把一切都想得這樣周到."

接著是杜發財的聲音,明顯有些笑的合不攏嘴的樣子:"哪里哪里,公子滿意的就放心了哈哈…"

莫天云眉頭一跳.公子,的.以杜發財的身份,居然在這兩人面前自稱為'的,?

莫天云走出門來,緩緩來到四樓的廳.他知道,此時此刻,那些公子哥兒們必然都在這里.

進去一看,果然.

不管是敵對家族還是聯盟家族,一個今年輕公子們都是各據一桌,高談闊論.

顧炎陽和顧炎月兄弟兩人一桌;羅克武和柳隨風一桌,董氏家族董無淚一人占了一桌,至于那個一灘爛泥一般趴在桌子上的青年,則是紀氏家族的大少爺,紀鑄.

每次看到這位紀鑄,莫天云就有些吃了蒼蠅一般的感覺.這家伙是自己的表弟,只比自己了三個月,天曉得這家伙能懶到什麼地步.

紀鑄曾經創造過一個記錄:大家都在滄瀾戰區試煉的時候,這位紀大公子的隨從重傷,休養了三個月.而他又沒有帶侍女,結果直接導致了一件事:紀大公子的衣服,三個月沒洗.

他每一天換一套內衣,然後扔在床頭,結果又一次莫天云去找他的時候,卻見到這位紀大公子赤身**的在床上盤著,皺著眉頭找衣服穿.

而他找衣服的方也是別具一格:到處都是穿過的,沒有洗過的.這位紀大公子就拉過一件來放在鼻子上聞一聞,再拉過一件來放鼻子上聞一聞……來回比較,原來是要找一件味兒最的……

看到那幕現象的莫天云當場崩潰.從此之後對這位表弟再也不待見了,對天發毒誓再也不跟紀鑄結伙搭伴了.

而且這多字,聽聽吧,紀鑄記住!還有一個弟弟,叫紀墨,嗯,紀墨淼寞.莫天云有時候就在想,這什麼狗屁倒灶的名字啊?

廳里,十幾張桌子,已經坐滿了.莫天云走進去,頓時莫氏家族兩位高手站了起來,給他騰出位置,占據一桌.

卑克武正在大喊大叫:"誰敢跟老子打賭?就賭這兩個少年的身份!老子賭一萬兩銀子!"

顧炎陽嗤的一聲笑起來:"一萬兩銀子?你打發要飯的呢?"

紀鑄懶洋洋的趴著舉起了一只手:"我賭,我若是賭輸了,一個月不洗澡."

羅克武鄙視的道:"那豈不是你的夢想麼?居然還賭輸了才這樣?丫也太無恥了吧?"頓時哄堂大笑.

莫天云含著陰柔的笑容看著這些人,有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見面,而且敵友不分.這些世家公子,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坐在一個大廳里而且沒有打個天翻地覆.

這種奇特的現象,在中三天也很難見到.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種奇特的感覺;除了董無淚和紀鑄依然維持本色,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矜持.

"你賭什麼?"莫天云微微歪頭,看著羅克武.

"我賭這是上三天的世家的人!就算不是九大豪門,也必然是一大家族的子弟!"羅克武大聲道.

"你這貨得跟放屁一樣!"莫天云鄙視的道:"這個大家眼睛都不瞎,誰都看得出來!還用跟你打賭?這不就是純粹在騙銀子麼?"

羅克武紫色的臉膛一,惱羞成怒,道:"你管的著麼?"

"無聊!"莫天云冷哼一聲,

突然一股難聞的氣息彌散,眾位公子頓時人人臉色怪異,屏住了呼吸.

緊接著,顧炎陽就大怒的叫起來:"混蛋!你穿上鞋子!"

眾人循聲看去,均是哭笑不得加上惱怒.原來紀鑄居然脫了鞋子,從桌上拿了一根筷子在撓腳丫子……

而那股子腐爛一般的氣息,就從他的兩只腳上冒了出來,也不知道幾天沒洗腳了……

顧炎陽的桌子與他緊挨著,更是深受其害.

"我撓撓我自己的腳丫子,干你屁事?"紀鑄旁若無人的撓著,這樣子,根本不像一個大世家的公子,簡直就是一個下九流的混混.

撓了一會,居然把那只筷子舉起來,湊到鼻子跟前聞了聞,歎息一聲:"味道更濃了……"

眾人一陣窒息,均是感到胃里一陣翻騰.

董無淚不聲不響的站了起來,合身就撲了上去,卡住紀鑄的脖子就是一頓老拳;這位爺一不發,但出手居然是第一個.

紀鑄大聲慘叫,奮力還擊.

眾位公子圍成一圈,人人都在屏住呼吸揮舞雙手大喊加油.氣氛熱烈,砰砰砰的聲音響成一團.

"好了!"莫天云一皺眉,不憂的道:"紀鑄,你是什麼樣子?在此大庭廣眾之下,你還要不要臉了?"

"要不是老二突然跑了"你以為我願意跟你們在一起啊?"紀鑄哼哼唧唧的爬起來,翻了翻白眼,慢慢地穿上鞋子,道:"我也不想,可是必…癢癢,咋辦?"

"好了,剛來的那兩個人吧."莫天云皺起了眉頭,道:"我們之中有些世家素不相識,有一些也是天南海北,還有的互為仇敵"但我要提醒各位一句,我們此次下來,乃是試煉;而試煉的目的,則是九劫劍主!"

提到九劫劍三個字,所有人都是靜了下來.

"剛才那兩人,氣度高華,明顯是出身大家.而且,從他們的氣息之中就能看得出來,這是兩個少年劍客!雖然修為如何看不出來,但……如此年齡的劍客,就算是在我們中三天各大家族,也沒有!"

"在這等敏感時刻,卻突然出現了這樣的兩個人……"莫天云到這里,已經成的引領了眾人的思緒:"若是與九劫劍的出世無關,我是萬萬不信的."

"但既然與九劫劍主的事有關,那就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而且是強力對手."莫天云的話就算是敵對家族,也無否認.

"所以……諸位萬不可掉以輕心."莫天云沉沉道:"天云謹在此提醒諸位."

莫天云也不知如何,在那兩個少年出現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這兩個少年,將是自己的生死仇敵!

這種感覺很沒有道理,但卻真實存在.

而且,這一次的危機,莫天云感覺到,甚至比自己的弟弟莫天機給自己的壓力還要大!莫天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覺.

所以莫天云第一件事就是利用九劫劍這件事,將在場的眾位公子在這短暫的時間里組成一個聯盟.

同仇敵愾!以防萬一!

縱然是一個四分五裂的聯盟,但畢竟是各大世家的後人.哪怕他們不話不做事,但只是站在一起,卻就是一種強大的威懾!

縱然莫天云不,眾人也能意識的到這一點,這些人全是各大家族的第一精英,或者有人裝瘋賣傻,或者有人表面紈绔,但有誰是真正的傻子?

甚至紀鑄"雖然這家伙邋遢成性,但包括莫天云在內,卻沒有一個人敢瞧于他.

"莫天云,這兩個人……可是跟你有仇?"一個人淡淡的問道.這句問話,明顯帶著沉思:"不應該啊,這兩個人一看就是讓人升起結交之意,這種天生的氣質,無改變.若是中三天的人,我斷無不知道的道理;下三天應該不會有這等人物……唯一的可能就是上三天的,可是若是上三天的……你莫天云緊張什麼?"

話的這個少年自己一個人占據了最中間的桌子,一身白衣,劍眉入鬢,眉眼之中,卻是有意無意的閃爍著邪異鬼魅的光彩.

這讓他的氣質便似乎隨時在改變.一會兒邪異,一會兒陰柔,一會兒卻又有些暴戾…

總而之,任何一個看到他的人,都會感覺到:這家伙有點邪!

莫天云心中一緊,臉上神色卻不動,輕笑道:"傲兄,此人與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怎會跟我有仇?傲兄這句話,有些莫名其妙了.在下也不過是提醒大家一句,為何傲兄總是這樣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這個人,便是莫天云在中三天各大家族年輕一輩之中,最忌諱的人物;甚至,就連莫天機和董無淚,也不如此人在莫天云心中的分量重!

邪公子,傲邪云!

邪公子這個人,現在在中三天所有家族年輕一輩之中,當之無愧的身為領軍人物!在所有世家中,有人對他恨之入骨,欲殺之而後快,有人對他嫉妒羨慕,喝不得取而代之,還有人一見到他就敬而遠之,但卻無人不服他的地位.

這家伙,的確有這個本事.

就連莫天云和莫天機兄弟,在這個時候,也被傲邪云死死的壓制!

"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呵呵,君子……"傲邪云淡淡的笑了起來:"連自己的弟弟也想殺,連自己的親妹妹也想害……你莫天云是君子麼?"




上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貴客臨門!!     下篇:第二百七十章 莫天云的苦楚與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