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袍在,你就在!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袍在,你就在!

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袍在,你就在!



"是的,楚陽還讓我告訴你:不管你將他逐出天外樓是為什麼,但他現在已經不是天外樓的人了."烏倩倩躊躇著,道:"所以,你在估算天外樓實力的時候,一定一定,要將他排除在外.

否則,你會吃虧."

"哎……"烏云涼長歎一聲不出心里是什麼感覺.

"楚陽還……""烏倩倩低下了頭.

"還什麼?"烏云涼皺著眉頭,苦笑一聲.

"他……若是你想要我還在補天閣呆下去,最好,將我這個女兒……也逐出天外樓的門牆!"烏倩倩咬著嘴唇,艱難道:"如此,才能真正的……保證天外樓的後路."

烏云涼長歎一聲.

烏云涼呆若木雞.在來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這種可能.但現在什麼況都在向著好的一面發展,讓他忍不住有一種假象的感覺.

認為這一切是可以做到的.

他原本的目的只是為了求存,在大趙與鐵云之間的夾縫中,在各大門派的欺凌下,掙紮求存.但現在求存已經完全成功了,第一個目的,甚至還沒有等到最後一步就達成了.

所以他有些得隴望蜀了:若是官場江湖同時發展彼此扶持,那麼天外樓豈不能夠在數年之內就成為天下第一門派?

但此刻,無的現實又給了他當頭一棒!

"大師兄,你不要忘記,天外樓屬于江湖."孟超然曾經過的話又在他心頭回響:"若是你執意要讓天外樓進入朝堂,只有一種況下才有可能……那就是,天外樓死絕了,只剩下幾個人的時候!"

"朝堂就是朝堂,江湖就是江湖,門派就是門派,這是不可調和的,也是不可融合的.就連同在江湖的世家與門派"也是截然不同,更何況江湖與朝堂?"

"好!"烏云涼的臉色,似乎在這一瞬間老了好幾歲,他別過頭去"道:"那麼,我就順了你們的意思,將你逐出…………天外樓門牆."

烏倩倩深深吸了一口氣,怔了半晌,突然心中升起一種絕望的酸澀.

楚陽並沒有過,他已經不是天外樓的人:也沒有過,要烏云涼將烏倩倩逐出門牆的話.這些,都是烏倩倩自作主張.

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烏倩倩無疑已經犧牲了自己的如花年華,犧牲了自己的一生,只為了……代表著楚閻王的"那一襲黑袍!

"或者你的傳不在這里,或者你的未來不在這里…………"烏倩倩心中靜靜的想著:"……或者你的未來並沒有我:但我願意守護著,你在這個地方,曾經創造的傳.黑袍在,楚閻王就在,你就在."

"我的心意,你知道,但你無法回應.我從未明白表現過我的心意:因為我有我的驕傲!雖然我烏倩倩只是一個江湖女兒"雖然我拍馬也追不上你的成就,但,我依然有我女兒家的驕傲和矜持!所以我不,因為我不想得到一個明白的拒絕,我也不想讓你為難.但我在這里"縱然心傷魂斷,縱然萬劫不複…………我願意守護著,這心中的夢,這一生不會向任何人起."

烏倩倩心中默默地,堅定地對自己著.此時無聲,卻在心中許下了一生的諾和堅持.

烏云涼歎息著,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卻明顯的感覺出來,自己的如花年華的女兒,這一刻的沉默"竟然充滿了心碎的壓抑.

"我回去了."烏倩倩轉過身,披上了黑袍:寬大的黑袍"遮掩了一個削瘦的身形,她昂首向外走出,這一刻的她,不管走動作步伐還是氣場,都絲毫不差的表現出了楚閻王那種睥睨江河的霸氣!那種殘忍酷絕的狠辣氣勢!

雖然沒有任何人知道,在這象征著整個鐵云的恐怖的黑袍里,一顆纖細的心,正在點點碎裂……

補天閣在外等候的高手立即出現,擁著這位震懾了整個鐵云的,楚閻王"前呼後擁而去.

"大師兄."孔驚風從屏風後走出:"倩倩真的長大了."

"是啊,長大了……"烏云涼長長的歎息一聲,道:"長大到我這個父親也半點也不了解她的地步了……"

烏倩倩回去的時候,鐵補天正在補天閣等候著.

"陛下?這麼晚了,您怎麼會來到這里?"烏倩倩詫異的問道.

"睡不著,有件事,要與你商議."鐵補天深深地歎了口氣,眉宇之間,有掩飾不住的憂色.

"什麼事?"烏倩倩頓時振奮起精神:她知道,能讓鐵補天露出這樣的神態,必然是非同可的事.

"補天閣最近要出動一下,盡量的搞起大的動作,而你這位楚閻王,也要公開的露面幾次."鐵補天沉吟著道.

"嗯,是不是他在大趙的那邊遭遇了困難?"烏倩倩道:……第五輕柔,畢竟不是好對付的.

"不錯.楚禦座成功的在中州引起了天下大亂!不過,卻也給第五輕柔創造了機會;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證明一下,楚閻王還在鐵云."鐵補天看著他身上的黑袍.

"楚閻王會一直都在鐵云,不會離開的!"烏倩倩沉默的道:"關于行動,我這幾天已經在籌劃,明天應該就能實施.但!"

烏倩倩抬起頭,眼神銳利:"這本是我們補天閣的事,報應該第一時間到我的手里,怎麼會到了陛下那里?這,應該是陳雨桐的失職吧!"

在烏倩倩的逼視之下,鐵補天罕見的有些狼狽,他板起了臉,咳嗽了幾聲,道:"是我要求的陳堂主,關于大趙那邊的消息,要在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可這卻不符合我補天閣的程序!"烏倩倩毫不客氣地道:"還請陛下收回這個決定!"

鐵補天張了張嘴,看著她,半晌後,終于在目中露出一絲複雜的神色,道:"也好."

"關于補天閣的行動,我也會連夜安排."烏倩倩淡淡道:"陛下若是沒有其他的事,就請回吧."

這是他留給補天閣的自主權利,他留下來的東西,任何一點,也不容遺失!所以烏倩倩現在表現的極為強勢!

寸步不讓!哪怕是面對……皇帝!

這是烏井倩最大的驕傲!

但這種強勢,卻讓鐵補天突然心中有種怪異的感覺.

鐵補天怔怔的看著烏倩倩的黃金猙獰面具,看著她將身體罩得嚴嚴實實的黑袍,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似乎是眷戀,似乎是懷念……又似乎去……

烏倩倩心中頓時一驚,看到鐵補天的眼神,烏倩倩忍不住想的多了.

聯想到這位陛下到現在還沒有娶皇後,也沒有納妃子,不由心中升起極為警惕的意味:難道他對我…………居然起了那種心思?

不著痕跡的退後了兩步,冷冷道:"陛下,這是補天閣.還請陛下……自重!"

鐵補天頓時狼狽起來,連聲咳嗽,神色尷尬之中帶著些哭笑不得.對你起心思?起……這怎麼可能?

"那,咳咳咳,朕走了."

"恭送陛下."

看著鐵補天在影子護衛下離去,烏倩倩眼中露出壓抑的神色.

楚陽,你這個混蛋!你將我放在這里,若是萬一皇上他哼,若是那樣,我烏倩倩甯可死了!也決不讓他得逞!

我的心,已為你深埋!

烏倩倩眼神從心亂如麻慢慢的變得如同冰雪一般的冷靜,一揮手,低沉喝道:"傳令,讓陳堂主立即過來!"

不大會,陳雨桐幾乎是以沖刺的速度,來到了楚閻王門外.

正要敲門,門卻突然開了.楚閻王黑袍面具,幽靈一般出現.

"陳堂主!你這段時間,可是膽子不啊!"楚閻王陰陽怪氣的一句話,讓陳雨桐幾乎嚇掉了魂.

"卑職不敢!"

"呵呵,不敢?你陳堂主還有什麼不敢的?"烏倩倩陰森森的笑了笑:"連我們補天閣的報,我這位禦座都看不到了,居然還得皇帝來轉告……"

陳雨桐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禦座,這……這是陛下的密旨!卑職……卑職不敢不尊啊!"

"我不管你有什麼苦衷!"烏倩倩絲毫不近人的道:"既然做了,就要承受!成堂主,你自己認為,是罰你的天機堂?還是罰你自己?"

"卑職願領罰."陳雨桐打了個哆嗦.

楚禦座現在處理事越來越是讓人捉摸不透;若是天機堂因為自己受罰;那麼每個人都會知道是被自己這個堂主拖累的:自己已經被這樣搞過一次,再搞一次……也就離下台不遠了.

"兩百軍棍!"烏倩倩淡淡道:"自己去領,少一棍,你就自動退休吧!"

"給我滾出去!"烏倩倩咆哮一聲:"再有這等事,心你的腦袋!"

陳雨桐落荒而逃.

四周侍衛,噤若寒蟬.

烏倩倩沉默了一會,道:"傳我命令,告訴成堂主,准備行動!"

"是!"

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烏倩倩,這位曾經柔弱的少女,已經慢慢的成長起來.只是,沒有人知道,這樣狗成長中,蘊含了一個少女一個破碎的夢,一顆破碎的心……




上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外樓不可以!     下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雙雄之碰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