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雙雄之碰撞!(一)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雙雄之碰撞!(一)

第二百七十七章 雙雄之碰撞!(一)



在回到皇宮的一路上,鐵補天皺著眉頭,坐在轎子里,眼神竟然有些……悵惘.

我只是想要在第一時間知道,他在大趙好不好,危險不危險?計劃順利不順利?面對現在的巨大壓力,能不能撐得住……如此而已.

可是剛才鳥倩倩的斬釘截鐵的力爭,卻是真的很像真的好像……

都是可憐人啊.鐵補天長長的具息一聲,不知不覺之中,就將這句話出口來.

"陛下有什麼吩咐?"兩位影子侍衛同時出口問道:"都是可憐人?誰?","沒事.",轎子里傳出鐵補天悶悶地帶著些窘困的聲音.兩位影子哦了一聲,又消失在虛空里.

轎子里,鐵補天伸手撫摸著自己有些熱的臉頰,想起剛才那句話,忍不住心中又是一聲苦笑,滿是無奈.

可憐?誰更可憐?

烏倩倩起碼還有一襲黑袍,一個楚閻王;而自己……卻是連這個也沒有.

生在帝王家,難道就注定了要做孤家寡人麼?

鐵補天長長歎息,誰又能知道,我這個狸下,其實一點也不想坐在這個皇位上?男耕女織的人們啊,你們畢生最大的希望就是金馬玉"堂:但可知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與你們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織,從容度日?

鐵補天疲倦的閉上了眼睛,身體隨著轎子輕輕搖晃,慢慢的覺得自己的心,如同萬丈絕頂之上的冰雪一般孤寂.

帝王路是一條孤獨的路.

而我鐵補天,則注定要比任何一位帝王更加孤獨!因為……

下半夜!

第五輕柔臉色難看的有些嚇人:"日月同輝?你可確定?","確定!",景夢魂的臉色也不好,在看到日月同輝的那一刻,看到天空中突然輝煌的出現了數十頂王冠,他如同見到天都塌了一般.

"日月同輝,萬年以來,只有一種況可能出現,而且"是與刀劍有關!",第五輕柔深深吸了一口氣,道:"炎陽刀,冥月劍!好狠!楚閻王,你好算計!"

景夢魂有些震驚了.

第五輕柔這番話"分明是咬著牙出來的!

能夠讓第五輕柔臉色難看,已經是不得了的大事,能夠讓第五輕柔咬牙切齒,那更加是難以想象的事了……

"環環相扣,環環相扣啊."第五輕柔歎息一聲,慢慢的道:"這應該就是楚閻王的應對之策了:本相真的沒有想到,楚閻王的反擊來的這麼快,這麼毒辣!","反擊?毒辣?"景夢魂不解.就算引起更猛烈的爭奪"也應該還是按著相爺的算計在進行啊,有何可怕之處?

"你不懂.可怕的不是這樣的爭奪……可怕的是,楚閻王將在什麼地方徹底引爆這場爭奪戰!",第五輕柔歎息一聲"道:"有兩個地方可供楚閻王選擇,一個是皇宮,一個是金馬騎士堂總部!選在皇宮還好些,縱然動亂一場,但卻還在可以承受的范圍內.

但若是在金馬騎士堂總部引爆…………那麼,我們不僅這些天里所做的努力盡付流水,整個中州徒然的變成了一個爛攤子,還極有可能要賠上金馬騎士堂大部分人手……"

"要知道"這樣的刀劍的吸引力,可是針對中三天的家族的啊.",第五輕柔眉頭緊皺:"而這些人,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氣躺在咱們門口,也不是我們所能招攬的道,只能救治"然後送走……對于我們本身,沒責半點益處…………"

"這樣,明日老夫親自前去接天樓,除了見見那兩位楚公子之外,還要試探一下各大家族的反應.但願……但願不要出現我最不想看到的場面……"

第五輕柔滿眼的憂慮,緩緩的道.

第二日一早"楚陽剛剛起床,就聽見敲門聲,接天樓大掌櫃杜財來訪.

"楚公子"呵呵,睡得還好麼?"杜財笑容可掬.

"還行."楚陽洗刷著自己"淡淡道:"難為你了,杜老板,你是怎麼知道我是最喜歡這種紫蘭絕香的?我還真的沒有想到.",杜財越的恭敬了,道:"公子高雅,的也是跑了幾個地方,才從皇宮里拿到了紫蘭絕香,天幸公子還滿意,的也就放心了.",楚陽抓著毛巾擦了擦臉,道:"大清早的,杜掌櫃可是有什麼急事?","是是.",杜財恭敬的道:"是大趙的宰相,第五輕柔派人送來拜帖,要在今天上午求見兩位公子.的代為轉告."

"大趙宰相…………第五輕柔?",楚陽閉著眼睛,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口氣也是疑問句.

"這位第五相爺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杜財好心的提醒道:"以一人之力,成就了大趙如今的鼎盛……",著,滔滔不絕的了一堆.

"看來杜掌櫃對這位第五相爺抑象很深啊……………"楚陽似笑非笑的道:"既然如此,如何能不賞杜掌櫃這個面子?"

著,他伸手將拜帖接了過來.杜財識趣的退了下去.

第五輕柔的拜帖?楚陽翻看著這燙金的拜帖,心中不由泛起荒誕的感覺.微微一笑,將拜帖打開,只見上面寫道:"楚兄萬安,輕柔來拜."

八個字,龍飛鳳舞,鐵畫銀鉤,法度嚴謹,在巋然如山的穩健之中,還透露出來凜然的金戈鐵馬之氣!

只是看這字面上的意思,倒像是多年不見非常熟撚的老朋友.

"這字跡,應該是第五輕柔有意為之;乃是給了我一個下馬威."楚陽微笑著,將拜帖放在了一邊,心中想道:"看來第五輕柔還是在懷疑,我就是楚閻王!"

"不過這厮既然敢以身犯險……倒也有些膽氣."楚陽想著,突然一凜:"不會是單單的有些膽氣而已……"難道第五輕柔本身就是一位高手?不能杜絕這個可能啊"……",原本,楚陽打算第五輕柔來的時候讓顧獨行接待的,但此刻卻改變了主意.

既然第五輕柔要來,那麼自己為何要躲?

第五輕柔本來就已經在懷疑自己的身份,若是自己避不見面,豈不更讓他疑神疑鬼?

既然如此"那我便與你這位當世第一智者,周旋一番!

楚陽眼中出意味深長的笑意,這位在下三天自己最大的對手,若是不見一面"恐怕以後不管誰勝誰負,自己心中都難免有遺憾吧?

"第五輕柔要來?"顧獨行從隔壁房間走了過來,神完氣足.

"嗯."

"我來對付,還是你來對付?"

"我來!"楚陽道:"不過你也不要走開.免得節外生枝."

顧獨行點了點頭,突然眼中迸出閃電一般的劍意:"若是……我將這家伙一劍殺呃……"……","萬萬不可!"楚陽嚇了一跳:"第五輕柔是誰?他既然敢來,豈能沒有安全的把握?我敢肯定,若是我們出手,非但殺不了他,恐怕我們自己還必死無疑!"

顧獨行淡淡道:"我跟你著玩的.

楚陽歎了口氣,他豈能看不出顧獨行心中已經很明顯的生起了殺意?再次嚴肅道:"萬萬不要出手!知道麼?"

"好!"顧獨行不不願的道.

"你的敵意,也不要露出來!"楚陽再叮囑一句.

"好."

"你的氣勢……"

"好."

"你的劍氣……"

"你煩不煩?"

楚陽無語……

上午的陽光照遍了大地的時候"第五輕柔輕車簡從,來到了接天樓.

隨行人員,只有兩人.

景夢魂,陰無天!有這兩位王座在身邊,第五輕柔自信,這次的接天樓就算是真正的龍潭虎穴,也擋不住自己的從容而來,從容離去.

"相爺"楚公子已經等候您多時."杜財上前道.

"嗯,杜掌櫃辛苦."第五輕柔微笑道:"楚公子曾經過什麼麼?"

杜財怔了怔,道:"楚公子並沒有什麼,不過,從他的表看來"似乎是"""很習以為常."

"很習以為常麼?"第五輕柔輕笑一聲,道:"煩請杜掌櫃帶一下路.有勞了."

在第五輕柔登上最後一層的樓梯的時候,驀然的心有所感,不禁抬頭看去.

只見面前仿佛突然是一片冰雪,茫蒂雪原!

兩個白衣勝雪的白衣少年,靜靜地站在樓梯口相迎"只是兩人,但第五輕柔卻突然升起一種遍地瓊h1a,漫天玉樹的感覺.

同時"一陣若有若無的劍氣,在空中氤氳激蕩.這並不是殺氣"也不是劍氣,更不是氣勢,卻是一位劍客在無意之中就能散出來的一種神韻!

這樣的神韻,就算是頂尖的劍客,也無法完全掩蓋.

能夠遮掩到這樣的地步,足以表明上面這兩個少年劍客已經是用盡全力了.而這種態度,也從根本態度上,表現出了一種親切的友好.

看來,這兩位楚公子對第五輕柔的來訪,雖然有些好奇,卻也沒有半點敵意.

"可是第五相爺親臨?在下楚非有禮了."樓梯口,那位年方弱冠的少年一臉溫和的笑容,不卑不亢,從容瀟灑的抬手施禮.

既不顯得阿諛奉承,也不顯得高傲矜持,就如是很普通的一次來訪,主人殷切相迎.

"不敢,老夫冒昧來訪,能得楚公子如此禮遇,實在汗顏."第五輕柔清雅的笑道:"二位公子來到中州,老夫本應擺酒洗塵才是,怎奈俗務繁忙,拖到現在,倒是讓兩位公子看了笑話."




上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黑袍在,你就在!     下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雙雄之碰撞!(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