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 及時脫身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 及時脫身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 及時脫身



在這把刀的刀身上,有一個大陽的標志.對這個,楚陽自然是明明白白:因為這就是他親手刻上去的.

但此刻,楚陽卻似乎是發現了新大陸似地,愛不釋手的看著這標志,目光深邃,久久沉吟.

良久之後,才將刀遞回去,道:"多謝傲兄信任!"

傲邪云道:"楚兄何必客氣,這柄刀不過是搶來的,楚兄若是喜歡,盡可拿去研究幾天."

楚陽哈哈大笑,連聲推辭,心道,丫的,我要是真的拿著跑了,管保你立即和我拼命!

傲邪云這才將刀收了回去,微笑道:"關于這刀上秘密,在下剛才已經研究了一圈,不過還是毫無所得;未知楚兄有何見教麼?"

"這個是真沒有."楚陽誠摯的道:"不過,弟貌似聽,這炎陽刀要與冥月劍在一起,才能發揮其全部功用,不過"傳聞畢竟這麼多年了,究竟准不准,實在拿不准."

傲邪云眼中邪異的光芒一閃,意味深長的道:"楚兄的不錯."

于是三人並肩回來.

走在半路,正遇見旌旗招展,卻是第五輕柔的大駕光臨了.

這里告一段落,第五輕柔自然是要來看一看的.

隨著一聲喝令,迎面而來的隊伍停下,隨即騎兵往兩邊一分,露出中間的一輛馬車.

車簾掀開,正見到第五輕柔神色安然,安坐車內.

見到傲邪云和楚陽兩兄弟站在一起,個個身軀挺拔,臉上神色都有些高深莫測,第五輕柔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原來是傲公子,和兩位楚公子."第五輕柔端坐在馬車里不動,聲音淡淡地道.

楚陽心中一凜.

第五輕柔這句話次序反了.若是他真的認可自己的身份,應該的話是:'原來是兩位楚公子和傲公子"

但現在他卻將傲邪云放在了自己的前面.

這明了什麼?

楚陽臉上聲色不動,但卻是立即在心里下了決定:不必等到冥月劍,的爭奪沖突爆發,只要今日離開了第五輕柔的視線,兩位楚公子必須!一立即消失!

否則,就晚了!

"第五相爺."三人同時微笑領首.

"看來那炎陽刀,那是傲家得到了."第五輕柔微笑道:"恭喜傲公子."

"僥幸而已."傲邪云謙虛道:"還要看看我們能不能破解其中秘密……相爺也知道,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活兒.

"呵呵,本相相信傲公子有這個實力."第五輕柔呵呵一笑,眼睛卻盯著傲邪云手中的刀.

對于這把攪起了漫天風浪的炎陽刀,第五輕柔既痛恨,卻也有所好奇.

"相爺請看."傲邪云微笑,大方地將刀遞了過去.陰無天跨步而出,接過刀,遞給了第五輕柔.

第五輕柔隨手一揮,幾乎聽不見響聲的,馬車旁一名騎士手中的大刀刷的一聲斷成兩截.

"的確是好刀!"第五輕柔贊歎道,隨即看著刀上的太陽圖案,凝神思索.半晌之後,陰無夫又將刀送了回來.

"三位公子慢行,本想還要去皇宮收拾殘局.稍停免不了還要拜訪傲公子."第五輕柔輕輕一笑:"兩位楚公子,敢問何時歸去?"

"該歸去的時候,就要回去了."楚陽含蓄的笑了笑:"以目前來,還要叨擾相爺一段時間."

"哈蜘……楚公子客氣了."第五輕柔笑道:"何時楚公子有閑暇,本相隨時恭候,屆時把酒暢談,如何?"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楚陽爾雅的笑了.

"那,本相就先告辭了."

隨異,傲邪云楚陽五人讓開道路,第五輕柔的車隊就開了過去.

楚陽一直若無其事的與傲邪云顧獨行往前走,但卻隱隱感到,一股意味深長的目光就縈繞在自己的背上,久久不散.

這種感覺,讓楚閻王毛骨悚然!

楚陽無意逗留,傲邪云自然也怕夜長夢多;五個人都是走得飛快,會到了接天樓.在依依不舍的打了招呼之後,楚陽和顧獨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我們必須立即消失了!"一關上門,楚陽就神鄭重地道.

"他發現了我們?"顧獨行問道.

"未必確定,若是確定了,就應該當場拿下了."楚陽道:"不過,這幾天里,第五輕柔應該在用他自己的渠道來調查我們的身份……"

"那麼,這個接天樓周圍,恐怕已經布滿了第五輕柔的探子."顧獨行道:"要如何出去?"

"如何進來,就如何出去."楚陽來到窗前,隔著窗簾,往外看去.

只見遠遠近近高高低低,已經有不少的人,在注視著這里.這些人看起來很平常,但哪一種特殊的敵意和警戒的氣息,卻是非常濃郁.

"若我是第五輕柔……楚陽皺著眉頭,輕聲道:"…………我現在還未確定他們兩個的身份,只能暫時監控;等待消息.而且,這兩人必然以為已經瞞過了我"所以,要等消息確實"嗯,這兩人若是離開,也必定是晚上."

顧獨行低聲道:"所以我們不必等到晚上?"

"不錯,我們現在就走!"楚陽淡淡道.

"要不要給第五輕柔寫一封信?"顧獨行沉吟了一下,道:"反正楚公子是要消失的,寫封信打擊他一下,似乎也是不錯的."

"還是不要寫得好."楚陽踱了兩步,道:"得了便宜再賣乖,容易激怒,那對我們接下來的計戈,很不利"而且第五輕柔就算肯定我們是冒牌的,也不敢肯定就是楚閻王親自來了…這個…嗯?"

楚陽到這里,突然眼睛一亮,迅速收口,一拍手道:"不錯!正應該給第五輕柔寫一封信!"

A整理顧獨行一暈,剛才你還不要給第五輕柔寫信,現在卻又贊成?

"第五輕柔知道,像我和他這種人,是不會做這種得了便宜賣乖的事,因為那樣顯得人得志,不成熟!所以他也會認定,若我真的是楚閻王,就不會留下這樣的信,但我卻偏偏留下了……你他會怎麼想?"

顧獨行笑道:"他當然會更加的疑神疑鬼."

"我要的,就是他更加的疑神疑鬼!"楚陽大笑.

顧獨行收拾了一番,這邊楚陽已經大筆一揮,酣暢淋漓的寫了一封信,裝進了一個空著的紙袋內,正在紙袋外面寫著:第五相爺親啟.楚陽拜上.

隨即,將筆一扔,哈哈一笑.

拉著顧獨行到了鏡子前面,細細的改裝一翻.

少頃,楚陽在面對著窗簾的地方將一床被子卷了卷,放在了椅子上,折了折;讓人透過窗簾看過來,隱隱約約的會發現有一個正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影子……

然後兩人大搖大擺,出門而去.

第五輕柔到了皇宮,看弄皇宮的一片淒慘景象,臉色陰沉,久久不語.

"陛下他們無恙吧?"第五輕柔輕聲問著.

"陛下他們傷是沒事,不過"這件事之後,恐怕陛下對相爺的心思,這個…"旁邊,韓布楚憂慮的道:"恐怕會更加不滿了."

"這個無妨."第五輕柔淡淡地道:"去看看皇宮設施,有那些還能用."

正在這時,另一條路一支隊伍滾滾而來,一個白白胖胖的太監騎在馬上,趾高氣揚的前來,聲音活像是一頭正在交配的鴨子被人照屁股捅了一棍子:"奉皇上旨意,來檢點皇宮物資……"

第五輕柔看著這個白白胖胖的家伙,眼神沉靜的看了一會,道:"既然皇上派人來了.那麼,我們就留下些軍隊看守,檢點的工作,就交給他們吧."

陰無天冷冷地看著那個白白胖胖的太監,還是忍不住吐了口唾沫,道:"太監就是好!麻痹這麼大叉著腿騎在馬上,都不用擔心磨損什麼!"

"噗""韓布楚瞠目結舌的笑了出來.

這個太監叫做陸人甲,乃是皇宮大內總管;尖酸刻薄,而且他長得雖然有些癡肥,但卻是性喜舞蹈,平常以看宮女起舞為樂,而且自命不凡,自己給自己取了個充滿了舞蹈氣息的名字:幻夜鳳凰.

對這個名字,韓布楚曾經評價過:不愧是太監起的名字,就是切合實際.鳳凰本就是一公一母一對,這位陸人甲卻愣是自己一個人包攬了,真是前後俱有考慮……

韓布楚這句話,曾經被第五輕柔集團內的人奉為"大趙曆默年第一笑料."但也因此,這位'幻夜鳳凰,對韓布楚也是恨之入骨.

曾經在背後:韓布楚這混蛋,還以為他自己的名字有多高明,看那三個字就知道,喊不出……嗯,丫到了高潮都喊不出的,得瑟什麼!

這貨雖然是個太監,但卻和第五輕柔一系不對付……因此,第五輕柔的人對這家伙毫無半點好感.

一聲令下,第五輕柔連跟他話的緒也沒有,直接轉身就走.

陸人甲哼了一聲,翹著蘭花指看著第五輕柔遠去的車仗,道:"神氣什麼?哼!"這一聲"哼"真是嬌嗔有加,嬌柔無限,讓周圍的人齊齊的打了一個哆嗦.

隨即白白嫩嫩的胖手一揮,尖聲道:"進——去!"

半晌之後,突然在皇宮廢墟中傳出一個不似人聲的尖聲叫喊:"第五輕柔你這個天殺的,皇宮寶庫空了,寶庫空了",

聲音淒厲,如同杜鵑啼血……




上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真是好刀哇……     下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此兄弟,一對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