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百九十二章 楚閻王的信,價值連城!  
   
第二百九十二章 楚閻王的信,價值連城!

第二百九十二章 楚閻王的信,價值連城!



第五輕柔看到這張欠條的時候,臉色很精彩.

動接天樓,從接天樓抓人,第五輕柔早就有准備,那是必然要付出一定代價給君惜竹的!要不然,這個面子就磨不過去.

但,一來,第五輕柔認為,若是抓到了楚閻王,休要一百萬兩,哪怕是一萬萬兩,也值!但卻沒抓到.

第二,既然沒捉到,這個一百萬的價碼可就太高了!勞師動眾之下,一根毛都沒有得到,而且還被人羞辱了一頓.居然還要拿出一百萬?

其三,最令第五輕柔不爽的是:就算是一百萬兩,那就一百萬兩好了!但……何必還要打欠條?以金馬騎士堂王座的身份,難道還能賴賬不成?

更過分的是:上面還堂而皇之地簽上了自己第五輕柔的大名!

"太好了!",第五相爺輕輕地咬著牙,從牙縫里贊歎的道:"真沒想到,景王座您老人家不僅有領導金馬騎士堂的才能,也不僅有王座高手九品實力的武道修為,竟然連您的書法水平也是這麼高!看這幾個字寫得,真是鐵畫銀鉤,威風凜凜,連寫一張欠條,也能寫得這麼有氣勢!人才啊!",景夢魂頭垂在胸前,低低的,現在,景王座感覺自己直接沒臉見人了.

"很好!非常好!",第五輕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卻覺得心中的怒火在一陣陣的升騰,多少年了,沒有這種壓制不住的感覺了?

"我讓你去抓人,你就給我抓回來了一張欠條?",第五輕柔胸膛起伏了一下,聲音依然平淡,但眼中卻突然間神光暴射!

"……相爺恕果!",景夢魂低著頭.

"哼!"第五輕柔重重的哼了一聲,總算是發泄了心中的怒氣.或者,成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暴怒.

"我來看看這封信,到底的什麼."第五輕柔拿過那信封,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緒保持在一種平靜如水的狀態中.

這有可能就是生平大敵寫的信,不管信上是什麼內容,都值得自己認真對待!心氣浮躁的時候,不能看!

然後才睜開眼睛看向這封信.

"第五相爺親啟.楚陽拜上."第五輕柔輕輕地念出來,竟然還用手輕輕地在自己大腿上打著拍子,似乎在欣賞.

"這是十個字.

字跡整體很凝重,但從每一個單個的字看上去,卻都有一種險峻峭拔的氣勢,似乎是一柄長劍,刺向蒼穹!",第五輕柔淡淡道:"以字觀人,若只看字面這個人是一個進攻型的人物!",韓布楚湊上來,看了看,皺眉道:"相爺但這字雖然峭拔,險峻,但卻充滿了穩重!而且……嚴謹之極,這也不全走進攻","不錯.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人!思慮慎密."第五輕柔道:"不過,看他的筆畫,隱隱然有一種奇兵突出的鋒銳!這個人愛用險!","是."

第五輕柔看著這幾個字,又看了一會,才道:"一氣呵成卻不顯得急躁:應該不會作假,而且當時也有充足的時間准備.也就是,當我遇到他們之後,他就立即准備了撤離!景王座之徒勞無功也不是無理由的,這段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時辰……",然後他才將信封拆開將里面的信箋取了出來.

卻是一手漂亮的行書.

"第五兄鈞鑒:常聞英名貫耳,只恨緣鏗一面:是以弟不惜萬里迢迢,由極北鐵云而發,到中州大趙一見.

年來,與兄相隔萬里,各逞機謀數有勝負,卻是更加心馳神往.鼻五兄之雄姿英發,算無遺策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乃弟之楷模也!

萬里冰霜天,一程風雪路.

終于日前,與第五兄一見.足慰平生!第五兄智珠在握,乾坤獨造,慧眼之中,對弟之來曆獨有猜測,弟甚為佩服!

常道聞名不如見面,弟卻見面更勝聞名!中州之事,已告一段落;弟匆匆而去,不勝惶恐之至.遲離一步,恐為兄階下囚也.

臨別匆匆,紙短長;大趙之雄奇秀麗,中州之恢弘巍峨,俱在弟之心中也!來日取之,與兄當共飲之,一醉也!

觀天下英雄,唯第五兄與弟耳!他日沙場之上,屢戰之時,也當長憶第五兄今日之恩,念念以報答也.

弟年幼,被人稱之諢號閻王,不勝惶恐.惟願此生不負此身,斬第五兄人頭于刀下,方不負此閻王之名也!

一別萬里,再重逢,已是黃花過後,煙云無蹤,成者王侯觀階下囚虜之日,當與兄再見也.

不及辭行,君無須相送.中州之繁華廢墟,兄當見諒.各為其主,身不由己,皆因人在江湖也!

道不同不相為謀,唯生死耳!

弟楚陽敬上.",這封信到這里,就已經是全部內容.第五輕柔讀這封信的時候,笑容滿面,聲音前所未見之清朗.朗聲讀來,聲震院.

"好狂妄的楚閻王!"景夢魂額頭青筋暴突,一拳打在自己大腿上,咬牙切齒!

韓布楚眉頭深鎖,程云鶴細細沉思;高升若有所思.

"此信如何?",第五輕柔終于念完,含笑看向眾人.

"相爺,這封信,未必就是楚閻王所寫面.",韓布楚慎重的道.

"屬下也是覺得,楚閻王不應該寫這一封信."程云鶴皺著眉頭,也是深思熟慮之後,出這句話.

"哦?"第五輕柔笑容不減.

"走就走了!楚閻王來這里,鬧事,亂大趙;目的可已經達到!"韓布楚輕輕道:"那麼,以楚閻王乾淨利落的為人,不應該寫出這樣淺薄的一封信!"

"不錯,事後示威,而且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思,更兼劍拔弩張,兩軍對壘之氣油然紙上……"程云鶴道:"楚閻王不應該如此淺薄"

"至于這字跡………應該是故布疑陣."韓布楚道:"相爺請看,這信封里面的字跡"與外面雖是同一人所書,但卻是稍稍有所韻味上的不同…"外面太流暢,里面的字跡卻是太艱澀了………雖然也努力的想要表達出那種行云流水的意味,但卻是始終都是如同兩軍對壘"繃得緊緊的."

"楚閻王,不會這麼沉不住氣!"程云鶴作出結論.

"你們這麼想,就錯了!"第五輕柔淡淡地道:"你們這樣想,就落進了楚閻王的又一個圈套!"

"圈套?"韓布楚睜大了眼睛.

"這封信,就是楚閻王寫的!"第五輕柔舉起這張薄薄的紙,用一種肯定的,不容置疑的口氣,斷然道!

"啊?"韓布楚與程云鶴同時愕然.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第五輕柔道:"第一"現在鐵云官場又一次地震,而且,這一次拿下的高官"都是前幾次沒有挖出來的:手段差不多類似."

"第二,鐵云的謠攻勢,被楚閻王以雷霆萬鈞的手段,在幾天之內平息!並為此不惜斬殺千人!"

"這兩件事,都帶著濃重的楚閻王的色彩.所以你們就開始懷疑,楚閻王是不是根本沒有來到大趙!"第五輕柔淡淡道.

"不錯,的確有這種想法."韓布楚皺眉道.

"但這樣想就錯了!"第五輕柔重重的哼了一聲:"這一次鐵云的動靜,為何來的這麼快?這麼及時?"

"若是真的楚閻王在鐵云,恐怕不會如此處理,以他的一貫手法,還是會放長線釣大魚,讓我們誤以為我們的謠攻勢已經產生了效果,從而源源不斷的再次坑殺我們的人……他完全可以做到!但卻沒做"為何?"

"這是一種有力的後招,而我已經打算好了如何應付這種後招,但他們卻沒有用.主動放棄,只為了讓我們知道這消息…………這分明是怕真正的楚閻王在大趙有意外,而故意放出的煙幕!"

"這封信,故意用一種狂妄的口氣"來挑釁;讓我們誤以為,在大趙的,不是楚閻王"為何?"

"而且,我們只要一這麼想之後"首先升起的疑點,一是楚閻王還在鐵云!二是……楚閻王來了,但已經走了!"

第五輕柔冷笑道:"當你生出這兩種思想的時候,在以後的所有事件之中,你就只有被楚閻王拖著鼻子走!而直到最後被他拖進死胡同,還不知道拖著你的人其實就是他!"

"若是此刻坐在這里主持大局的不是我而是你們,我現在就可以宣布:就算這是在大趙,但你們在與楚閻王的交手之中已經一敗塗地,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第五輕柔聲色俱厲.

韓布楚程云鞍等人汗如雨下.

"就算是我,就算是看穿了他的全盤計劃,但在抓到楚閻王之前,也只能盡可能的減少損失,而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避免損失!"

"將這封信,送進我的臥室!"第五輕柔輕聲道:"我要好好的,研究研究這位楚閻王的筆跡!須知,這可是有史以來,流傳在外面的,楚閻王的唯一的手跡!對我們來,這一百多卓,價值連城!"

"是."

"金馬騎士堂繼續組織撤離,將一些重要的東西先撤離."

"是!"

"密切注意那把劍的消息."第五輕柔眉宇之間露出深深的憂慮:"一把刀已經毀了皇宮,那柄劍將會如何?"

(今天去醫院檢查過敏原,在等待結果的時候,醫院朋友你天天碼字,頸椎和腰椎沒事吧?反正現在沒事,等著也是等著,查查吧,不花錢.我一聽不花錢就答應了,結果一查嚇一跳:頸椎變形,腰椎變形………而且很嚴重;已經有些壓迫神經了.哎了.)

(定了一個一個月的療程,每周兩次在推拿科推拿,一次針灸.爭取能夠矯正過來……一個月之後看療效.

(回來之後本想已經請假了,不如不更了吧…………打開QQ,卻收到了很多很多的關心信息,"……這讓我很不好意思;不更新"……我還算是一個作者麼?如何對得起這麼多的等更的兄弟姐妹?"所以還是趕緊碼字,趕緊更新……




上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改變曆史進程的人物!     下篇:第二百九十三章 劍之亂局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