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零四票 妙姐,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第三百零四票 妙姐,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第三百零四票 妙姐,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不!妙姐還是那麼漂亮!"顧獨行激動的道:"沒有人能比妙姐更好看了!"

"瞎."這個少女正是為了顧獨行吃盡了苦處的顧妙齡.此刻,聽到顧獨行這句話之後,顧妙齡的反應不是羞澀,而是一種大姐姐對弟弟胡亂口花花的一種笑嗔.

這溫柔的微笑,似乎一下子驅散了顧妙齡身上那寒冷的冰霜,讓她的凍得發青的臉頰,也散發出驚人的美麗.

顧獨行頓時頭暈目眩天旋地轉日月無光,直著眼看著顧妙齡,舔了舔舌頭,惘然的,茫然的,無意識的道:"……真好看……"

"混蛋!"顧妙齡終于受不了這色狼一般的眼神,又羞又臊的跺著腳,嗔怒的看著顧獨行:"我是你姐!有你這麼跟姐話的麼?"

顧獨行張著嘴,居然流出了哈喇子,伸手一擦,就要撲上去.

突然身體撞上了防護欄,砰地一聲倒飛出去,鼻青臉腫,四腳朝天.顧妙齡看的咯咯交笑,似乎這段時間來在這囚龍洞里面的所有苦楚,在見到顧獨行的這一刻,盡數的煙消云散:"傻瓜,若是能出去,就憑你剛才那話,姐姐就非得打你一頓不可.哼!"

顧獨行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大怒:"砸了!讓我進去!"

"少爺""守衛可憐兮兮的看了看顧獨行,又看了看顧妙齡,為難得要死.

"別任妙齡柔聲道,完,怔怔的看著顧獨行硬朗的臉龐,良久良久,輕聲問道:"弟,這段時間,你還好麼?"

弟,這段時間,你還好麼?,這句話,讓顧獨行鼻子一酸,幾乎流下淚來.妙姐身在囚龍洞內,所想的,依然是自己好不好.

"我很好."顧獨行沙啞地道.

"嗯,那麼……你也不了,有沒有心儀的女子?可以讓爹爹托人給你去媒啊."顧妙齡看著顧獨行,眼神中充滿了不出的感,有些期盼又有些害怕的看著他:"你再不找一個,可就真的晚了""

"我有一個心儀的女子"只是……"顧獨行痛苦的道.

"只是什麼?"顧妙齡的臉色突然一下子變得煞白,嘴唇也哆嗦了起來,眼中水光一陣隱現,急忙側轉了身子,隔了一會才轉過來,笑道:"怎麼了?原來姐姐的弟竟然也有了心儀的女子了麼?"

"嗯,有."

"是誰呀?"顧妙齡咬著嘴唇,卻強忍著心中的捌青,嫣然笑道:",姐姐幫你參謀參謀G只可惜,姐姐可能喝不上你的喜酒了………

"她,很好很好,對我很好很好,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她"我一直以為,她對我好,我感激她,我敬重她,可我卻從來沒有想過,我喜歡她…我想要她做我的妻子……"

顧獨行痛苦的低著頭:"直到有一天,她離開了,我才知道,我是那樣的喜歡她,那樣的舍不得,我想要她!妙姐,我想要她做我的妻子,行嗎?"

顧妙齡身子搖晃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她嘴角路出一絲淒豔的笑意,眼中泛起絕望的神色.他喜歡她,他愛她,他想要她做他的妻子……

顧妙齡帆…你……你你……

這一刻,顧妙齡的心碎成了一瓣一瓣.

她甚至要恨自己,今天為何要出來?被關進這里,今生無望再出去;能夠支撐自己的,無非就是一個幻想,一個奢望;不出來,自己還能守著心中的夢,繼續這樣下去,繼續自欺欺燦…

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但,這也是一個夢啊!一個美好的夢!

但,今天知道顧獨行來看自己,幾乎就是忍不住的歡欣雀躍的跑了出來,唯恐他看到自己不好看的樣子,還在里面竭盡舍力的打扮了打扮,讓自己勉強看得順眼一些,才敢走出來.但今天一走出來,竟然得到了這樣一個如同是晴天霹靂的消息.

他有心上人了!他有心上人了!

顧妙齡慘然一笑.夢,該醒了.

恍比惚惚之中,她聽見對面的顧獨行在問自己,似乎很忐忑,也很惶恐:"妙姐,你……她會答應嗎?"

"妙姐,你…她會不會接受我呢?"

現在的顧獨行,依然沉浸在往日的回憶里,他只恨自己,為何不早一些發現妙姐對自己的感?

為何要等到妙姐為了自己進了囚龍洞?受盡千般苦楚?

她的身子是這麼交弱,她怎麼能受得了?

她如何能受得了?

我真傻呃…

顧妙齡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終于感到自己的神智悠悠回歸,她竭力的支撐著自只不讓自只倒下,淒然笑道!"她肯定會答應你的!……我的弟弟這麼優秀,這麼有本事……而且英俊瀟灑,年少有為……她不答應,豈不是太不過去了麼?"

"真的麼?"顧獨行驚喜的抬起頭.

"是的,勇敢的去跟你喜歡的女孩吧,獨行;妙姐很欣慰."顧妙齡臉色慘白,搖搖欲墜,道:"你會成功的,妙姐在這里,衷心的祝福你."

罷了,罷了;此番回去,我就老死在這囚龍洞吧.

這一生,再也不做夢了.再也沒有夢了……

顧妙齡悄悄地側過臉,兩行珍珠一般的淚水,悄然滑下.強忍著想要放聲大哭一場的心,苦澀微笑道:"獨行,女孩子都是很矜持的,就算是喜歡你,也不會明白出來,你要是喜歡一個人,千萬要主動的去表白"一旦錯過了,可就什麼都沒了,人的一生,最美好的時光,也就那麼幾年……莫要後悔,千萬不要後悔……去爭取吧!快去吧,你會成功的!"

著,心中一片苦澀和絕望:若是我以前不是那樣矜持,不是那樣的將自己心事壓在心底,不是那樣的"若是早對他了,結局會不會有所改變呢?

若是我現在跟他,他會不會……

哎,還想那些干什麼"他都已經要娶妻了,而我在這囚龍洞,期限是永遠……我這一生已經完了,何苦還要讓他難過呢?

就讓這個秘密埋在我自己的心里吧…

"妙姐……謝謝你答應我."顧獨行激動的道:"我……我太高興了我……我……我要暈倒了……"

"我答應你?什…麼?"顧妙齡還在心傷神斷,感覺自己的心似乎在流血一般疼痛,突然聽到這句話,一時間腦子拐不過彎來.

"你剛才答應我了!"顧獨行撲在欄井上大叫道:"你剛才明明已經答應我了!"

"我答應你什缸"顧妙齡愣愣的問道.

"你答應了做我老婆!"顧獨行興奮得滿臉通,跳起來翻了個跟頭,大叫道:"你剛才答應了,做我的老婆!"

顧妙齡霎時間目瞪口呆,俏麗的眼眸瞪得圓圓的,看著顧獨行,結結巴巴的道:"你你…你你不是……你不是有自己心愛的姑娘了……你……啊?!"

"沒錯啊!我是有自己心愛的姑娘了啊!"顧獨行快樂的道:"可我心愛的姑娘,就是你呀妙姐……難道還會有別人嗎?怎麼會有別人呢?"顧獨行納悶的看著顧妙齡,很不理解妙姐為什麼要這麼.難道我顧獨行這一輩子還能喜歡上別人嗎?

這真是笑話!

"你你"我我…"顧妙齡瞠目結舌的看著他,良久良久,沒有話,突然間,兩行熱淚從她的眼中洶湧的流了出來.

緊接著,她突然頓在地上,放聲大哭.哭聲慘烈;遠遠傳了出去;但顧妙齡卻似乎是不管不顧了,一點也不顧惜自己的儀態,只是聲嘶力竭的哭著,眼淚滾滾落在她自己身上,衣裙上,冷熱相激,竟然升起一團淡淡的白霧……

她哭的是這樣的傷心,是這樣的投入.似乎千般的委屈,都在這一陣哭聲之中宣泄而出.似乎萬般的絕望,在這陣哭聲之中融化,但卻又迅速的幻化成更大的絕望和辛酸,讓她悲從心來……

她終于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這一份感!這句話,多少次午夜夢回,乃是支撐自己,安慰自己活下去的,最大的精神支柱!

每一次幻想到這種景,顧妙齡就不會覺得冷,也不會覺得難受.她的心里,就充滿了愛.

但她現在,卻又強烈的痛恨自己,為什麼要得到!我不該得到!不該啊!

她剛才還在哀怨自憐,但現在卻已經是強烈的後悔.

女人的心,就是這樣的矛盾啊.

她不甘心,自己深愛了數年的人,就這麼投進別人的懷抱,若真的發生,顧妙齡將了無生趣.

但一旦得到,她卻又後悔:自己被罰進了囚龍洞,期限是永遠!若是顧獨行執著的喜歡自己……那麼,自己豈不是要害了他一輩子?

他還年輕!不應該孤獨一生啊!

"不行!不行!"顧妙齡一邊哭,一邊瘋狂搖頭,哽咽的道:"妙姐這一輩子已經完了,出不去了…弟你,你還有大好的前途,豈能為了我蹉跎?這絕對不行!"




上篇:第三百零三章 顧妙齡!     下篇:第三百零五章 為了這份愛,我等!我沖!【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