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一十四章 蔚公子  
   
第三百一十四章 蔚公子

第三百一十四章 蔚公子



中年人無奈的笑了笑,將女兒攬在懷里,這種事,讓他一個普通人如何做得到?

很多的少女都跑到自己船頭,探出身子,等著看這種大魚拉船的特異景色.頓時荷花湖面一片歡騰!

眾目睽睽之下,楚禦座幾乎在所有的船只邊上,都繞了一遍.連那條拉船的大魚,亮然也是個騷包的家伙,居然無數次地蹦出水面,露出優美的金燦燦的身形,再寫意的落進水中,拉著船悠然前行…

"再來一個!"

"再蹦一個!"

"哇啦啦啦…"

頓時歡呼聲一浪高起一浪,一浪更比一浪……浪!

尤其是幾個天真未泯的少女的尖叫,更是此起彼伏.

簫絕家族的船只上的人,看著這個騷包而又拉風的家伙,幾乎氣歪了鼻子,恨不得將這家伙立即碎尸萬段:經過這子這麼出乎預料的一鬧,簫絕剛才震撼的出場,變得毫無意義.所造成的影響,也是煙消云散!

難道還能讓簫絕再出場一次不成?

那豈不就成了笑話?

整個荷花湖的風頭,一時間被楚禦座一人獨占!

在一個普通畫舷之中,一個中年人含笑看著,輕聲道:"這個人是誰?分明是來給簫絕搗亂的……雖然不是我們這邊的人,但卻讓姐徹底的沒有了壓力,消除了簫絕的影響……哈哈,對我們來,倒真的不是一件壞事."

"會不會是琴絕的人?"另一人問道.

"不會,一般琴絕不會出現的這麼早."先前一人肯定的道.

"也是.姐她快要來了吧?"

"大約明後天就能趕到了."先前一人歎了口氣:"只不過今年的荷花湖,可真是有些不合時宜……"

"是啊,現在大趙正是亂成一鍋粥,若是萬一在這里出了事,恐怕第五輕柔會對這里開刀的."另一人憂慮的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

"見證家族的人來了麼?"

"還沒有."

另一艘船上,一今年輕公子雙眸含笑,看著正在東飄西蕩的楚陽,輕輕地歎了口氣.

"蔚座為何歎氣."

"我在歎息,我頭痛的難題,有人已經完美的給我解決了."

"難題?解決?"

"不錯.啊麓的琴技,已經是登峰造極,舉目蒼穹,再也無人可比!但,啊麓卻從來不喜歡造勢,不喜歡這種嘩眾取寵的方式所以,在這次三絕會之中,一開始可以預見的會處于下風.但……這個人的出現……卻必然會讓三絕處在一個完全平衡的起點上!"

"就是這個騷包透頂的人?"問話的人有些不信:"就憑他?您看他現在那騷包得意的樣子,分明是忘乎所以……"

"你錯了."這位'蔚座,眼睛深沉的看著玩得不亦樂乎的楚陽,道:"你之所以這樣,乃是因為你不知道他是誰!他絕不是這樣膚淺的人,但他卻這麼做,就是為了在幫我們.這是一份大大的人!"

"這份人的送出,幾乎就等于送給啊麓一份天下第一的頭銜!沉重之極."

然後他就斷然道:"移船,相邀,我要與他一談."

楚陽正要准備結束這場游戲.突然一艘船猛的一下子橫在了他的面前,同時,魚竿上猛然一松,魚線斷,大魚刹那間逸出他的控制之外,消失無蹤.

船船簾突然卷了起來,是的,就是很突然的,卷了起來.因為楚陽看得清清楚楚,這個簾子並沒有任何人用手碰到,但卻是自己往上卷了起來.

高手!

楚陽眼神一陣緊縮,心中升起戒備之意.

簾開.一今年輕的青衣公子靜靜地坐在船上,看著自己.

兩人具光一觸,楚陽頓時感覺到,一種奇妙之極的……感覺,這雙眼睛似乎已經在這里存在了亙古,存在了無數年,也凝望了自己千萬年!

自己的眼睛若是一滴水,那麼對方的眼神就是大海!完全的融化了自己.

楚陽心中一震,想要移開;但卻竟然移不開!似乎神智也被對方控制!直接凝滯在這里.

楚陽心中大駭!

在這下三天,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就在這時,九劫空間之中的劍靈一哼,一股龐然的精神力傳進了楚陽的眼中.

啪!

是的,兩人交融在一起的眼神被楚陽強行分開的時候,清清楚楚的發出了一聲,啪,的聲音!

這聲音清楚到了,在這青衣公子背後的那個侍者,也能夠清晰的聽到的地步!

眼神分離發出聲音一一這卻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楚陽心中砰砰亂跳,刹那間只覺得一身冷汗浸濕了衣服.眼前這個青年,若是要殺死自己,恐怕絕對不比殺死一只螻蟻多費多少事!

這個人,深不可測!

青衣公子也是微微的"咦"了一聲,眼中閃出清楚地疑惑的神色,隨即淡淡地道:"你先出去,自己回去吧."

他身後的侍者立即答應一聲.

現在是在荷花湖中心,那侍者竟然毫不猶豫的躍出船艙,撲通一聲落進水里,手腳並用,向岸邊游去.

只剩下兩人相對而坐.

"你是誰?"楚陽鎮定了一下精神,緩緩問道.

"請進.請坐."青衣公子和善的笑了笑,淡淡的道:"我們見過,我們是朋友."

"哦?"楚陽疑問的看著他;隨即身子一起,更新OO輕輕飄進了對方的船艙.

面對著對方這種絕世高手,楚陽知道自己反對也是枉然,逃是絕對逃不了的.還不如大大方方的進去,看看他要做什麼.

船艙中,一塊白晶桌子,在這個青衣人對面,還有一個白晶的座位.楚陽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白晶;這種在九重天大陸,僅次于紫晶的能量蘊含的寶貝,竟然背著青衣人當成了桌子和椅子!

這個青衣人的豪闊,可想而知!

丹田中,劍尖發出一陣渴望的低鳴.

楚陽苦笑一聲,這白晶是好東西,可是哥哥我現在惹不起人家呀……

"喝酒?還是喝茶?"青衣公子和善地笑著.

"客隨主便."楚陽同樣溫煦的微笑:"要好的!"

"哈,你還真不客氣."青衣公子將茶壺拿在手中,伸手一招.床藏一側的一個的水缸的蓋子緩緩自動打開,一道水箭,騰空而起,宛若有生命一般,緩緩注入這茶壺之中.青衣人向楚陽展顏一笑:"這是來自中三天的冰晶化水."

楚陽饒有興趣的看著,贊道:"不錯."

心中卻是大吃一驚,豈止是不錯而已?這世上,唯一能夠以寒冰之氣娶集靈氣,然後分化成冰,完全容納,在化開的時候,靈氣完全溶于水中的靈物:冰晶!

冰晶雖然蘊含靈氣質量不如紫晶和白晶,但卻是唯一一種可以喝的!楚陽卻沒有想到,眼前這人竟然奢侈到用這種水泡茶喝!

青衣人笑著,從懷中取出一個紫晶做的玉桶,道:"這是我自己做的茶葉,無名.但我卻認為,唯有我這種茶,才承擔得起無名這兩個字."

著,打開紫晶桶蓋子,從里面珍重的倒出來幾片茶葉,放進茶壺中.

然後茶壺就平平的放在手掌之中,片刻的功夫,就突然白霧升騰,咕嘟咕嘟的聲音不絕于耳.

這湖水,竟然就在他的手中沸騰了!

"一般茶葉,煮沸了就不好喝了.但我這茶,卻要在煮沸了之後,在沸騰一會,才能完全化開茶香."青衣人解釋.

隨即,他手指一彈,一道水線射出,穩穩的落在楚陽面前杯子里,斟滿為止,盈盈欲溢,但卻一滴也沒有溢出來.

一股淡雅的香味,就這麼傳了出來.刹那間令人心曠神怡.

"這茶香味雖不濃,但卻能傳出極遠,卻也是一個麻煩."青衣公子微笑著,衣一拂,楚陽突然感覺到,整個空間凝滯了.

連那些正在往外飄去的熱氣,也凝滯在空中.

領域控制!

楚陽險些驚呼出來.

領域控制,是皇級武者才能夠領悟的一種神妙手段.這種手段奇妙的地方在于:有的九品皇座也不能擁有領域,但有的一品皇座,卻能有!

這完全看個人悟性和機緣!

並不以功力深厚程度作為標准;但卻是只有皇級以上高手才能擁有的手段.

皇級高手不一定有領域,但擁有領域的,卻一定是皇級高手!

"敢問閣下是?"楚陽慢慢地問道.對方見過自己,但自己卻是一點印象也沒有.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可呵""青衣人淡淡的笑了起來.

楚陽驀然的感覺到了一點熟悉.這種熟悉,並不是見過的熟悉,而是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

這個人的氣度,氣質,態度無不充滿了一種'無可無不可’這樣的意味.或者,世間萬事,不縈于心!

與孟超然的氣度,竟然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

"我沒有姓,也沒有名字."青年公子輕輕的笑著,那種骨子里的灑脫,就這麼灑逸的飄散出來:"不過大家都叫我'蔚公子’.所以你也可以叫我蔚公子."

"蔚公子!"楚陽心中猛烈地一震,幾乎心神失守.

原來是他!

這個神秘到了極點的人物.




上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誰最會裝?!     下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要知道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