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一十七章 說法?什麼說法?  
   
第三百一十七章 說法?什麼說法?

第三百一十七章 法?什麼法?



"莫你這個聽的……就算是我這個的,也如同是在夢話…"蔚公子苦笑一聲,道:"可這…卻是九重天大陸最大的隱秘!""一切的根源,都在……九劫劍身上!"

"這豈不是"所有的秘密,都在九劫劍身上?"楚陽皺眉問道.此刻,他心里想的是:他媽的,只是一柄劍而已,怎麼卻搞得這麼……複雜?

"不錯,九劫劍;只可惜,你不是九劫劍主!而且,這一代的九劫劍……已經出世了;九劫劍出世,就是找到了一個能夠完成這一切的人.你沒機會了!"蔚公子顯然誤解了他的意思,帶著一種譏消和無奈,慢慢的道.

"沒機會了啊…"楚陽仰起頭,失落的道:"可惜."

"是很可惜啊."蔚公子長長的歎息了一口氣;他的這一聲可惜,卻是貨真價實;讓楚陽更感覺到了自己丹田中的危機.

若是被人知道;九劫劍就在自己丹田里"楚陽敢打賭:就算是自己的提升速度再快一百倍,就算自己有一百條命"也絕對會在很短很短的時間里,死得慘不堪!

蔚公子怔怔的出了一會神,才終于道:"這……也就是九重天大陸了."

隨著這句話出來,蔚公子的手指輕輕動了一下,然後楚陽就發現,原本凝滯在空中的茶香空氣,突然就恢複了流動,慢慢的飄了出去……

這就表示談話完畢了?

外面的水流聲,嘈雜聲,在這一刻就如是突然間出現一般,響了起來.

原來蔚公子剛才的封鎖,竟然是江淅整個空間完全的封閉了起先

外面的聽不到里面,里面的也聽不到外面.這是何等的神通"

楚陽心中一動,道:"敢問蔚公子閣下,這個大陸的武者等級…".

"武者等級…就是你看到的那些吧…"蔚公子低下頭,輕輕笑了笑,道:"不過……真正精彩的地方,卻不是這里啊……"

真正精彩的地方,卻不是這里?是搏不是這個下三天?還是不是九重天大陸?

"哦?那麼這個真正精彩們地方……蔚公子去過麼?"楚陽大有含義的問道.

"的確很好玩."蔚公子眼簾低垂,沉沉道:"充滿了生死"也充滿了機遇……"

楚陽沉思著,心中突然一笑,心道,從蔚公子的這些話來看,他所的真正的精彩的地方,應該就是上三天了.

"身份我已經為你准備好了."蔚公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突然眼神一厲,伸手在虛空中一抓,空中飄蕩的茶香霧氣,就被他一手抓了起來,就像捏泥巴那樣捏了捏,成了一個球,然後手指啪啪啪彈了三下.

從那球之中,就飛出來三道乳白色的霧氣,嗖的一聲穿破船艙,飛了出去!

噗噗噗,外面傳來三聲落水的聲音.

水流起伏,讓這一艘船也隨之在水面上下顛簸……

"這世上,永遠都有太多的……不自量力的""蔚公子向著楚陽露齒一笑,低低的道:"……螻蟻!"

然後他就站了起來,呵呵笑道:"讓我好煩哪."這一刻,他的笑容突然充滿了無奈的蕭殺之氣,雪白的牙齒輕輕的咬了咬下唇;牙齒上反射的白光,就如同是大海中的正在吞噬食物的鯊魚.

外面一聲怒喝這才響起:"船里是什麼人?不打招呼就出手暗箭傷人,算什麼英雄好漢!"

"這些人應該是來找你的.你剛才騎魚惹來的禍事……"蔚公子並不理外面的叫喚,向楚陽笑道:"你來還是我來?"

"我想來,可是你已經站起來了."楚陽狡猾的笑了笑:"我就不奪人所愛了."

異公子愣了愣,突然失笑:"狡猾!"

然後他就負手站起,施施然的走了出去.船艙依然四面封閉,但這船艙里卻已經突然沒有了蔚公子的身影.

楚陽看著他的座位,目光中神光閃爍,終于也站起來,掀開船簾,走了出去.

手抓空氣凝固成固體,彈指一揮,敵人鎩羽;自始至終,輕描淡寫,不帶半點煙火氣,這位蔚公子的夫,雖然只是露了這麼冰山一角,卻已經是在楚陽見過的所有人之中,名列榜首!當之無愧!

出來一看,才知道這艘船不知何時竟然已經被包圍.

前後左右的停著五六艘船,船頭上站滿了人.在水面上,靜靜地漂著三具藍衣的尸體,想必就是蔚公子剛才輕輕的三下彈指所奏之.

在正對面的船上,一個國字臉中年人滿臉怒容,看著蔚公子和剛剛出來的楚陽,眼神凌厲!

楚陽看著這幾艘船,頓時認了出來:這正是那簫絕一方的船只.想必是對自己攪亂了簫絕先聲奪人的計戈,前來報複的.

"爾等堵住我的船,有何用意?"蔚公子負手站在船頭,青衣飄飄,神色間充滿了不出的空靈傲氣.

"敢問這位公子,這三個人"是誰下的手?"那中年人在不知不覺之中為他氣勢所懾,口氣雖然強硬,但卻不知不覺的已經改成了探詢的口氣.

"是本公子……"蔚公子看也不看他,一雙眼睛似乎充滿了深,看著船下起伏自由的輕輕綠水,歎了口氣,竟然愧疚的道:"對不起……"

"既然公子道歉……那麼……"

"對不起…讓這三具丑陋的尸體落在了你這樣清澈純潔的水中,實在是我的錯""蔚公子充滿了歉意的道:"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會將這里清理乾淨的."

那對面船上的中養人頓時氣得滿臉紫漲,不出話來.

原來蔚公子的道歉,居然是對水流的,而不是對人的"這讓表錯了的中年人頓時氣炸了肺!

你殺了我三個人,居然還怪尸體汙染了水?天下間還有這樣不講理的?

"公子是笛絕的人?"中年人忍著氣,咬著牙.太陽上突突亂跳.

"你們是簫絕的人?"蔚公子這才抬頭,側目,清澈而黑白分明的眼神看著他,輕輕問道.純淨的眼神,似乎是一位常年長在金宮玉闕不知人間愁滋味的富家公子.

但那中年人卻被他這雙眼睛一看,卻頓時覺得心底升起一陣毛骨悚然的寒氣.

"不錯!剛才這位公子嘩眾取寵,大魚拉船,破壞我家主人的出場,這件事,在下要來問問,是何用意?"國字臉中年人威嚴的眼睛看著楚陽:"閣下如此做,需要給我們一個交代才是."

他直覺的感到眼前這位公子乃是不好惹的人物;竟然在承認自己身份之後,立即轉移了目標,對著楚陽開火.

而這也同時實在蔚公子解釋:我們找的是他,不是您.您若是忙……就該干傘

這實際已經是示弱討饒了.

"?什麼?"楚陽還沒有話,蔚公子已經眼皮一翻,淡淡的問道.

"三絕之會,各逞其能;這乃是慣例""中年人道.

"慣例?什麼慣例?"蔚公子眉頭一皺,森然問道.

"這位公子,就算你武高強……可雙拳難敵四手,須知在這世間,自有其規則存在."中年人有些色厲內茫的叫道.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面前這個青年是什麼人,但卻已經在心中害怕了.

"雙拳難敵四手?"蔚公子'哦,了一聲,緩慢的抬手一指,指著在左邊的一艘船,道:"你指的是這些人嗎?"

他的聲音很輕,甚至可以很溫柔.但在他完這句話之後,他指著的那艘船卻突然噗的一聲,整艘船變得粉碎!

船上七八個人同時飛上半空,在空中解體,落下來時,已經是一片殘肢碎肉.

沒有慘叫,沒有什麼勁氣破空,就只是這樣的隨手一指,一艘船就碎了,七八人就碎了.

這簡直就是妖!

水面上,飄著的船舶碎片,最大的不超過手掌大,一股難的血腥氣,在湖面上蔓延開來.

蔚公子側了側臉,沉痛的道:"都是我的錯"又汙染了一片和…"然後他轉過臉,純淨的眼神看著對面這位中年人,和藹的笑了笑,道:"還有麼?"

然後他抬起手,疑問的看著中年人,手指卻指向另一艘船,問道:"還是……"

他話還沒出來,一陣驚呼聲響起,撲通撲通落水之聲不絕,他正要指著的那艘船上的七八個人已經盡數的跳下了水,拼命的向著四面八方游去……

對面的中年人目光發直,渾身顫抖,上下牙齒在激烈的互相戰斗著,兩條腿如同彈琵琶一般,眼看就要跪下去.

"你還要麼?"蔚公子和煦的看著他,很有趣的道:"我可以給你的,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不不…不……不要要要要了",國字臉中年人剛才的威嚴氣度刹那間飛到了九霄云外,連連搖手,急之下,口吃的厲害.

"不不不要要要?"蔚公子一副頭痛的樣子,道:"那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啊,你這樣話我聽著很費勁知道麼……"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中年人幾乎被他嚇哭了,聲音都變了調一般的拼命叫道.

"嗯,乖;以後記著,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要的,懂麼?"蔚公子親切的笑道:"還有,回去告訴你主子,若是他還想要留著一張嘴兒吹簫……就給我老實點?嗯?"




上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九劫劍的來曆!     下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怎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