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一十八章 怎麼會這樣?  
   
第三百一十八章 怎麼會這樣?

第三百一十八章 怎麼會這樣?



"是是是……是是,謹遵公子教誨…"中年人點頭若雞啄米.身後的人一個個滿臉慘白,目光閃躲,卻是已經嚇破了膽子.

"嗯,另外……我們願意用魚拉船也好,願意用鳥拉車也罷"這都不是你……或者你的主子能夠管得到的,懂嗎?"蔚公子呵呵笑著.

"懂!咚咚咚…"中年人一疊連聲的答應著,卻因為極度緊張,將'懂懂懂,成了'咚咚咚’.

"嗯,去吧."蔚公子衣一拂,一股勁風忽的一聲飛出去,對面那條船突然箭一般的退了出去.

退的太急,導致船頭上的人一個個站立不穩,他們本就在心驚膽顫,這一下更是控制不住,撲通撲通的摔下了水.

刹那間,前後左右的船只都如見了鬼一般飛速退去,眨眨眼就不見了.這速度,恐怕在這荷花湖上已經創造了記錄.

氣勢洶洶而來,魂飛膽喪而去.

蔚公子微笑著轉過身,向著楚陽攤攤手:"瞧,解決了."

楚陽搖頭歎氣.

這位仁兄解決問題的辦實在是太簡單了.完全就是欺負人!一巴掌打過去:好麼?再一巴掌打過去:好麼?

打又打不過他,誰敢不好?

"厲害,干脆."楚陽由衷地道.

"對這些人,就應該這樣."蔚公子輕輕地淡笑:"哪個有時間跟他們鬼扯?道理?一巴掌不服,那就再來一巴掌;記住等到需要講道理的時候"每每都是我們已經落盡了下風."

他負手而笑:"在實力強出對手不止一籌的時候,是不需要講道理的.在這種時候講道理,別人只會你是傻瓜.

楚陽微笑,接下去道:"不過,在實力不如別人的時候,也是不需要講道理的;因為那只會給別人更大的欺負你的快感."

"哈哈不錯不錯,是極是極."蔚公子開懷大笑.

"那若是如此,這個世界豈不就沒有了道理的存在?道理…還有什麼用呢?"楚陽問道.

"所以我認為道理無用."蔚公子靜靜的道:"道理只適用于普通人.到了一定的地步,或者有了一定的權勢你就可以將道理踩于腳下;你現在認為道理有用,只是因為你還沒有超脫普通人的范疇……等你到了上三天,你就會明白一件事……"

蔚公子嘲諷的微笑著,就這樣的微笑了一會,才接著道:"…有時候道理……還不如狗屁!"

"哈哈哈""蔚公子身子飄了起來,在長空一閃,楚陽睜眼再看時,他已經到了岸上.耳邊一個細如蚊燦的聲音道:"我們已經不欠你的;若你需要你的身份,就來找我,你知道我在那里的."

岸上的蔚公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楚陽苦笑著搖搖頭.

只有他知道對方非但已經不欠自己的,相反,自己還欠了他的.或者其中的有些話,蔚公子只是無意間出來的,但落在楚陽的耳朵里卻與別人聽到有完全不同的效果.

就如最後一句話:'上三天道理不如狗屁……這句話,讓楚陽立即敏銳的感覺到:上三天就是一個實辦至上弱肉強食的世界.

九重天的故事,在別人聽起來,就是傳;但楚陽聽著卻是格外的一種感受!

直到現在,他還未從那九劫劍的傳之中回過神來.

搖搖頭楚陽就在船上坐了下來.手指尖一陣**,九劫劍的劍尖鬼頭鬼腦的冒了出來,似乎感覺到這里除了楚陽之外再也沒有別人突然一下子冒了出來,落到了白晶桌子上.

刹那之間白晶桌子椅子已經變成了一堆粉末.甚至,連茶壺也消失了……

然後,劍尖嗖的一聲,回到了楚陽的身體里面,就在它回去的一瞬間,一股精純的天地靈氣突然從楚陽的丹田冒了出來,刹那間楚陽只感覺全身暖洋洋的愜意之極,似乎在大冬天自己全身突然浸入了溫泉之中……

須臾之後,這股靈氣越來越是靈動,楚陽經脈之中的一些被劍靈壓制的殘余藥力也被勾引的活動起來……

菲力與靈氣在經脈之中彙成一道洪流,向著劍尊二品的壁障猛地沖擊了過去!

轟的一聲,壁障瓦解冰消,楚陽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如要飛了起來,全身都充滿了力氣.

"劍尊二品了."楚陽心念一閃,身體坐著不動,但身下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洞,湖水緩緩溢了上來;而楚陽的身體,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消失在水中……

水下數丈,楚陽身子如一條大魚,舒展開身形,箭一般的射向水底.

丹田中,劍尖和劍鋒同時雀躍起來.

水底,那一股迫切的呼喚也清晰了起來.

終于,順著這種奇妙的感覺;楚陽到了水底,水底本是一個平面,但這里,卻是好像在水下又出現了一個大洞,黑幽幽的不知有多深.

楚陽毫不猶豫,從九劫空間里召喚出來一大塊足有數百斤的墨鋼抱在懷里,一頭就紮了進去.

水下的浮力越來越大,楚陽擔心自己到不了水底就會被反擊出來.但有了這塊墨鋼,卻就沒有了這樣的顧慮.

眼前越來越是黑暗,下墜了一會之後,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

那種奇妙的感覺越來越近.劍鋒和劍尖已經突出他的手指,錚錚長鳴.

終于,楚陽感覺到自己從湖底又沉下了幾乎接近百丈;兩只腳踩到了一片滑溜溜的泥地.同時,前方一股微弱的光線,射了過來,讓這水底的至深處,突然間就變得五彩斑瀾,瑰麗之極,但也詭異極致.

楚陽睜大了眼睛,只覺得心中突突亂跳.緩緩向著光線傳來之處走去.腳下如踩棉花,數百斤的墨鋼在懷中抱著,這一刻卻絲毫感覺不到墨鋼的重量.

墨鋼加上楚陽的身體五六百斤的重量,已經被水的浮力抵消.

越來越近,那光線也越來越凝聚.

楚陽謹慎的感覺著四周,一步步走過去.這樣的深水之處,不知道已經有幾萬年沒有人到過這里,誰知道會存在著什麼?

若是一位劍皇會在這里莫名其妙的喪身,楚陽決不會感覺到意外!

這水底世界,實在是充滿了危險.

越來越近,光線已經幾乎是直直的照到了楚陽臉上,就在這時,楚陽只感覺腳下一硬,竟然已經踩上了一片石地.

石地旁邊,就是足有數十丈深的淤泥,但緊接著就是石地,這不知千萬年的歲月,淤泥竟然始終沒有漫上過石地?!

楚陽定了定神,再往前一步.

看到了!

就在面前,一塊石壁,石壁中間,鑲嵌著一塊拳頭大的明珠;發出微弱的乳白色光線……

"好一顆明珠!"楚陽心中贊歎一聲.這明珠絕不是凡物!在漆黑的水底萬年,竟然還能發先,不是寶貝是什麼?

那與九劫劍劍尖發出感應的那種呼喚,就在這片石壁後面.

很壽晰!

楚陽上前兩步,正要仔細查看石壁,突然感覺身邊水流有異,似乎出現了一個微的漩渦,驀然後退一步,轉頭看去.

只見就在自己左側的五六丈之處,突然光芒大亮.如同突然出現了兩盞大燈!

四周刹那間被這突如其來的光芒照亮.

楚陽轉頭看去,只見自己頭頂和前後左右突然充滿了密密麻麻的……

怪蛇!

這些怪蛇,有大有,大的有水桶粗,的只有手指粗細,但卻是每一條都有著一個奇形怪狀的三角腦袋,腦袋上有一個奇特的獨角.

一個個充滿了獰惡的眼睛,包圍了自己.

在看向光亮傳來的方向,楚陽險些嗆了一口水.那光亮在這時刻微微一動,卻讓楚陽看到了這光亮的真面目!

這竟然是一條大蛇的兩午眼睛!

這兩個眼睛,足足有楚陽的腦袋大;蛇身,足足有一間屋子粗細!看這長度……應有二十幾丈長短!

楚陽倒抽了一口冷氣:心…這是什麼怪物!

楚陽打量的這段時間,這條大蛇竟然扭動著身軀,緩緩的游了過來,無聲無息的用自己碩大無朋的身軀,將那一面石壁和石壁上的明珠整個的遮擋了起來.一雙眼睛,警惕的看向楚陽的方向.

"我靠!"楚陽心中罵了一聲,糾結的幾乎要撞牆.

九劫外第三截就在這石壁後面,但這條大蛇卻明顯就是守護著第三截九劫劍的!有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帶著他數以億萬的子孫在這里……自己怎麼拿?

媽的,前世的時候自己來取第三截九劫劍,並沒有這樣的怪物啊.而且,也沒有在這麼深的水底啊.

這是怎麼回事?

一人,眾蛇,對峙,不動.

良久,那大蛇似乎對楚陽竟然不離開有些憤怒,一搖頭;頓時,楚陽的面前無數的怪蛇一擺尾巴,閃電一般竄了過來.

楚陽大驚,長劍瞬間出現在水中,猛的揮動.在自己面前布下一片劍幕!

一陣奇怪的聲音,似乎是那些被劍斬到的蛇在慘叫,楚陽面前的水域突然被一種慘綠色的血液完全的染成了綠色.完全的阻礙了視線!

這還多虧了楚陽這段時間一直在水底練劍,有了經驗,要不然,只是這一波攻擊,就要他好看.

長劍急速揮動間,無數的怪蛇,被他斬斷;但卻有更多的怪蛇沖上來,速度越來越快.

那只大蛇似乎終于沉不住氣,猛的發出一聲低吼,擺動身體,突然一張大嘴,一股強橫的吸力,突然發出!




上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說法?什麼說法?     下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你的路已經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