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二十一章 楚閻王收禮  
   
第三百二十一章 楚閻王收禮

第三百二十一章 楚閻王收禮



自始至終,楚陽就負手在一邊看著.

對于蔚公子的心態,楚陽覺得自己要比別人要了解.若是平常,蔚公子恐怕不會有這麼大火氣,但今天,卻是他被自己打出了真火!

而且正瀕臨爆發點,卻尚未爆發的微妙時刻.

陰無天就很幸運的在這種時候觸到了蔚公子的眉頭.可以想見,陰無天就算不死也要扒層皮這是肯定的.

甚至,楚陽覺得,依著蔚公子這般邪到了家的性格,就算是陰無天最終服了軟,出'我不是你四爺,這句話,恐怕蔚公子反手就還是一個耳光打過去:"為什麼不是?!"

總而之,蔚公子今天若是不把陰無天玩殘疾,恐怕決不會收手!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且慢動手"手下留!手下留啊""卻是金馬騎士堂第一王座景夢魂趕了過來.

嗖的一聲,景夢魂落在這里,剛想上前兩步,蔚公子眼睛一橫.冰冷的眼角余光已經鎖定了他.

景夢魂只覺得自己面前天空一下子塌了下來一般,一股毀滅的氣息籠罩住自己,自己竟然是在驟然間就停住腳步,再也不敢前進一步!

不由心中駭然大驚:四弟怎麼招惹了如此一個可怕的人物?眼前這人,就算是自己也是遠遠不及!

這可如何是好.

"這位公子…"景夢魂堆出一臉笑:"這…這或許是誤會."

"啪!"蔚公子就在景夢魂的面前,一只腳踩在陰無天胸前巋然不動,又是一巴掌打在陰無天已經破爛的臉上,淡淡的問道:"你是我四爺?"

景夢魂眼角一陣抽搐,但卻是絲毫不敢動彈.以面前這人的實力,自己動手的話,恐怕也就是在這地上多出一個躺著的人,毫無用處!

"這位公子,敢問尊駕是?……"景夢魂一拱手,恭敬地問道.

蔚公子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景夢魂,偏著頭看了一會,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笑意:"你是景夢魂?"

"是.敢問公子……"

"嗯,你可以叫我…'蔚公子""蔚公子淡淡的笑道:"這是你兄弟吧?你兄弟他是我的四爺,而你是他老大,這麼,難道你就是……我的大爺?"

"蔚公子!"景夢魂頓時出了一身白毛汗.刹那間渾身神經都是一個激靈!作為一位九品王座,他也沒少來往于下三天和中三天;蔚公子這位中三天黑道公認的惡魔一級的人物,他豈能不知?

刹那間都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趨勢.只覺得兩條腿都有些發軟……

特別是聽到蔚公子這一句'難道你就是我大爺?,景夢魂真的有一種當場將陰無天活活抽死的沖動.

我親愛的老四弟啊,哪怕您對著第五相爺自稱一句四爺……也比現在這況來得好哇!你現在可倒好,連帶的我也成了蔚公子的'大爺"可……這個大爺我當得起嗎我?!

"不不不!蔚座!蔚座您誤會了…"景夢魂哪敢怠慢,急忙撇清:"在下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如此狂妄亦""

著,猛朝地下的陰無天使眼色.

不用景夢魂使眼色,陰無天早就在聽到'蔚公子,這三個字的時候傻了.我的親娘,我怎麼招惹上了這個煞星?這集伙可是出了名的不講理……

"這麼,您不是我大爺?"蔚公子若有所思地歪著頭.

"不不和…在下天膽也不敢""景夢魂連連拱手.

"啪!"陰無天的臉上又挨了重重的一記耳光:"這麼,你是我四爺?"

陰無天頓時就哭了.

"蔚座,是"是的有眼不識大山,冒犯了蔚座,我該死"的任憑蔚座處置,要死要活,絕不敢皺一皺眉頭."陰無天頓時學乖了.知道只要一個應對不好,這條命那就是沒了.

就算是現在,也已經是十停之中去了九成了

"啪!"蔚公子又是一個耳光:"我問你的是,你是不是我四爺!沒問你別的!"

陰無天涕淚橫流:"不是!不是!絕對不是!"

"啪!"蔚公子怒道:"***的為什麼不是我四爺?!"

陰無天瞪目結舌,可憐巴巴的瞪了會眼,憋暈了過去.

為什麼不是你四爺?

一邊的楚陽聽到這句話,實在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有先見之明了……

他一笑,景夢魂頓時注意到他,不敢怠慢,急忙上來抱拳一禮:"敢問這位公子是……"

"沒有我的事,你不用理我."楚陽現在在易容之中,自然不怕被識破,輕描淡寫的道:"不過是我剛才與蔚公子打了一架,他吃了點兒虧,正在氣頭上卻碰見一位四爺,咳咳,氣消了就沒事了,不必擔心"

他不還好,這一,景夢魂頓時就覺得自己矮了一頭.

這家伙與蔚公子打斗,居然還讓蔚公子吃了點……虧?我的乖乖!敢這一位比蔚公子還猛?!

另一邊的蔚公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我真是服了,敢這世界上還有比我的臉皮更厚的,這也忒能吹了,老子只用了一成力你丫也真好意思…

一時間覺得心頭一陣泛堵,忍不住重重的又是一記耳光抽在陰無天臉上,怒罵道:"這個喪門星,遇見他就諸事不順……那呤…你還沒回和…你為啥不是我四爺?!"

景夢魂渾身一顫,眼看著陰無天就要支持不住了,眼珠子一轉,急忙從懷中取出一個布包裹,熱絡的就往楚閻王懷里塞:"這位…額公子,還請您美幾句"我那兄弟眼看就撐不住了"多謝了多謝了,今日若能得脫身,今生今世不敢忘記了公子的大恩大德."

景夢魂知道自己在這位惡魔面前那是一定點面子也沒有地,急之下,也只好曲線救國.

就在這時,蔚公子細若蚊蚣的聲音在楚陽耳邊響起:"你是不是還指望著我為你除去一個對手?告訴你,那事兒沒門.我可不能殺金馬騎士堂的王座……你趁著風撈點好處得了啊."

不殺?楚陽頓時一怔.

你不殺他你這麼折騰什麼?靠,我還想著以後省點兒勁呢…

眼珠子一轉,為難的道:"這個……"

景夢魂一看有門,急忙二話不的就將那布包裹塞了過來,打躬作揖:"拜托了拜托了……請您務必要收下,些許心意,不成敬意……實在是誠惶誠恐……"

"哎…"楚陽無奈的歎了口氣,人家這麼誠心一片,自己若是不收,未免太過意不去了嬰就這麼揭開布,一看,頓時一溜紫光冒了出來,這紫光濃郁鮮豔,連蔚公子也回過頭來看了看.

竟然是一塊罕見的紫晶心!有嬰兒拳頭大.里面蘊含的強烈元氣,引得九劫劍在楚陽丹田里不住的翻跟頭……

這紫晶心雖然比不上紫晶玉髓,卻也是只稍遜一籌的罕見寶物!這麼大的一塊,對修煉人士來,足可是無價之寶而有余了…

"這個嘛……"楚陽掂量著紫晶心,砸了嘔嘴,吸了口氣,嘶嘶的道:"很難辦啊.你也知道,那混蛋出了名的難話……"

景夢魂聞弦歌而知雅意,感這家伙心腸還挺黑,一塊紫晶心竟然還不滿足?急忙再往懷中掏了掏,又掏出一塊令牌來,急切的道:"公子,在下出來的匆忙……這是在下的身份標記;有此標記在手,雖然公子不懼麻煩,但在這大趙……卻也多少有幾分用處,還請公子收下."

"身份令牌?"楚陽眼睛一亮.

這可是寶貝哇!

現在自己在大趙,若是有了這東西…可真的要比那紫晶心的現尖意義大得多啊……

"哎,既然你如此有誠意……那我也只好受之有愧."楚陽皺著眉頭,很是勉為其難的將身份令牌和紫晶心揣進了懷里,不不願的歎了口氣.

"多謝了."景夢魂喜形于色.

楚陽領首,微笑,氣度雍容的道:"無妨!我這人向來不喜歡占別人的便宜……你很快就會知道,你今日不會白白付出的.""那是那是."景夢魂連連點頭,裂開了嘴.心想:向來不喜歡占人便宜?不知道這位高人以後要給我什麼樣的回報呢?

想到這里,險些樂的大笑起來.今日,可真是因禍得福啊……

景夢魂現在絕對沒有想到,對方在這塊身份令牌上給自己的回報,竟然真的是讓自己那樣的,刻骨銘心"那樣的"'終生不敢忘記,

陰差陽錯之下,金馬騎士堂的首腦與死敵補天閣的老大楚閻王第一次碰面,就是如此的充滿了戲劇性:金馬騎士堂的王座死皮賴臉的要送給楚閻王一塊紫晶心一塊身份牌;而且楚閻王表面上還收的心不甘不願,似乎收下來就是給了對方天大的面子一般…

"額,那個啥,老蔚啊,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楚陽老氣橫秋的道:"現在也該放人家走路了吧?畢竟…人家也是無心之…"

蔚公子張了張嘴,心道老子縱橫江湖多少年了,見過的不要臉的如同沙漠之沙,但委實是沒有一個能夠比得上這貨的臉皮!




上篇:第三百二十章 你是我四爺?【補!】     下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如此分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