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這傷很奇怪啊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這傷很奇怪啊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這傷很奇怪啊



金馬騎士堂的臨時總部:陰無法的房間中.

陰無天頭上纏滿了繃帶,正坐在一個板凳上.端了一盆水,為自己的哥哥洗腳.熱水騰騰冒著熱氣.

細致的洗完,用一塊乾淨的毛巾擦乾淨,然後將陰無法的腳捧起來,輕輕放ang上,然後從上往下,開始為陰無法按摩下半身.

"罷了,不用費勁了."陰無法閉著眼睛,失落的道:"廢了就是廢了.我能感覺得到,雖然外面的肌肉並沒有什麼異樣,但里面的經脈已經壞死了."

陰無天不答,只是悶聲不響的運功,為兄長疏通血脈.

"打傷你的人…………咱們惹不起?"陰無法突然睜開眼睛,看著陰無天的臉,陰沉的問道.

陰無天還是一聲不吭.陰無法就歎了口氣,喃喃地道:"今天去看過孔二哥麼?"

"看過了."陰無天吸了口氣,沙啞地道:"二哥現在應該很安逸,也很快樂."

"嘿嘿……"陰無法慘笑一聲,悠悠的道:"孔傷心這個混蛋,他倒是輕松了,閉上眼睛啥也不管了,嘿嘿……",他出神地看著面前不遠的牆壁,良久,低沉地道:"將來地下相見,我一定要找他好好的打一場……他拼了他的命,救出來了我這樣的一個殘疾……呵呵,最後一句話竟然去……",他出神的停下語聲,耳邊似乎又響起了當初孔傷心那一聲慘烈的大吼:",莫要讓我死不瞑目!",似乎又看到了孔傷心在千軍萬馬之中拼命厮殺,左沖右突.

"莫要讓我死不瞑目!",陰無法終于喃喃的了出來,茫然地道:"無大……若是將來有一大…………你,切莫讓我死不瞑目.","哥哥!"",陰無天霍然抬頭:"你在胡八道一些什麼!"

"當初你我兄弟二人,縱橫下三天,殺人越貨;瀟灑自如!到後來收人銀錢,取人首級;千軍萬馬之中,疏忽而來,疏忽而去;一擊出手就是血飛命殘…………到後來,救了孔二哥:三個人笑傲江湖;雖然世人都我們是惡魔,可那段日子,卻是我們兄弟一生之中最快活的日子."

陰無法沉沉的笑著眼中露出回憶的色彩,道:"…………到後來,第五相爺找到我們,成立金馬騎士堂,許以高官厚祿,榮華富貴,也終于擺脫了山林:為兄並沒有想要高官厚祿榮華富貴:也不求光宗耀祖,但卻想著……後世子別總不能也如我們一般草莽一生吧?",他的眼中滿是悲涼,道:"都我們是王座高手,可誰知道我們沒什麼見識?就連識字…………還是抓了一個老家伙逼著教的:別人的話不明白,我們就聽不懂;哪怕是罵我們…………嘿嘿,難道我們的後世子別,也要這樣麼?所以我才答應了第五相爺的邀請……","我並不是為了這超卓的地位啊.",陰無法淒慘的笑著:"自從來到中州,金馬騎士堂越來越大,每一次出手,也都是成功的,在第五相爺的運籌帷幄之下幾乎就是戰無不勝,成了下三天黑暗世界的王者……","可是我們不快樂!原本我們兄弟三人每一天都在一起吃飯,喝酒;但自從錦衣玉食以來,竟然三人湊在一起喝酒的時候,寥寥可數!","去年……孔二哥竟然戰死!",陰無法長長吸氣,聲音愈發嘶啞:"從今往後兄弟三人同坐一桌喝酒的日子……再也沒有啦.",陰無天一直沒話,一直沉默的為陰無法按摩著,但臉色越來越悲傷.

"再也沒有那樣的日子啦……",陰無法無意識的笑著,突然流下兩滴熱淚,怔忡的道:"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當初並入金馬騎士堂的決定……是我將孔二哥拉進了金馬騎士堂,而孔二哥最終還是為了我,戰死!",房間里頓時死一般的寂靜下來.只有兄弟兩人的呼吸越來越是粗重.

陰無法兩眼直直地看著虛空中突然輕聲道:"弟,我想喝點酒.",陰無天卻不答:更加沒有去拿酒卻是自自語的道:"哥哥,你知道麼?當我被那人踩住胸口一下一下打耳光的時候……我就想,自斷心脈而死……","可我最終還是沒死.我不教……",陰無天閉上眼睛,眼淚滾滾而落:"我不怕死,可我怕羞辱.那種羞辱…………若是…………若是哥哥你的身體完好,哪怕那羞辱只有那天的一半,我也早就死了."

"可我想到…………二哥死了:若是我再死了;你這身體……怎麼辦呢?",陰無天嘶啞地道:"第五相爺總不可能養你一輩子的……",陰無法臉色陰陰沉郁,目中光芒閃動,帶著一種渴望,道:"弟,等滅了鐵云,殺了楚閻王……我們就帶著二哥的骨灰同到山上去,回到我們來的地方,這一輩子都不出來了,好不好?","回到我們來的地方……"這一輩子都不出來了……",陰無天喃喃的重複了一句,眼中發出明蒂的色彩,重重的道:"好!"

兄弟兩人都不話了,一個躺著,一個坐著,都停止了一切動作,靜靜地出神.原本陰冷桀驁的臉上,都隱隱的露出一股期望,似乎那想象中的生活,已經在眼前……

房中的氣氛氤氳飄渺了起來……

外面有腳步聲響起.

陰無天從窗子里往外一看,只見景夢魂正快步走來,一臉的振奮之色.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背負著雙手,悠然漫步的年輕人.似乎正在這金馬騎士堂的臨時總部游玩一般……

陰無天頓時感到了面熟,等走近了些,一看,頓時大吃一驚.

陰無法見他臉色不對,不由問道:"怎麼了?","是……景大哥回來了.",陰無天咽了.唾沫.

"四弟!四弟!"景夢魂一步沖進了房中,道:"四弟,你陪著這位夜公子去我的私人珍藏之處看看,若是夜公子有什麼需要;一概拿走無妨."

"你的……私人珍藏?",陰無天剛想一句"你那里有什麼私人珍藏之處?只有一個我們共同的藏寶之地而已."卻見景夢魂連續的向著自己使眼色,表焦急.

"好!"陰無天頓時回過神來"一口答應.

"嗯,您盡力的招呼好夜公子,但有所需,不必通過我.",景夢魂很有魄力的一揮手"道:"我拿點東西立即回去,相爺還在等著我.",到這里時,楚陽才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陰無天頓時老臉一,想起自己那天的丟人樣子,很有些憋屈的往前施禮:"原來是恩公."

"陰四王座不必客氣.",楚陽笑吟吟的看著他,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麼我,親切的安慰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四王座,能屈能伸"才是真英雄!"

陰無天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

這時,景夢魂唯恐第五輕柔等得急了,急匆匆的跟楚陽打了個招呼,又向陰無天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陪好貴客,千萬不要讓貴客失望,這才急匆匆地走了.

床上的陰無法努力的直起身子,看著楚陽,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見了楚陽,不知怎地,心中竟然有一種隱隱然似曾相識的感覺……但這張臉卻是的確沒有見過啊……

陰無法正在心中思慮;只見楚陽已經轉過頭看著自己"輕輕皺了皺眉頭,道:"這是?"","這是家兄,我嫡親的兄長.陰無法."陰無天介紹到,突然心中一動,上前一步"眼中露出熱切之色,道:"夜公子,在下有個不之請……家兄受傷以來,下半身全無知覺,癱瘓在床.公子神通廣大,敢問……有什麼辦法麼?","受傷?",楚禦座貌似很納悶的道:"什麼傷這麼嚴重?"

"中州太多的郎中"都沒有看出什麼傷……"陰無天臉上露出憤憤之色,道:"只知道下半身的經脈不知為何,突然壞死……",楚陽皺著眉頭"道:"哦……我看看.",他當然知道為什麼;因為陰無法受傷的時候,他就在身邊.可以是罪魁禍首之一!現在讓他來診斷…………那是絕對比所謂的神醫要准的多了……

裝模作樣的伸出兩根手指搭在陰無法腕脈"微微閉上眼睛,似乎在查看,在沉思.

陰無法和陰無天都充滿希冀的看在他的臉上,指望著這位神通廣大的夜公子能有辦法.

"自腰部以下,經脈斷碎,至大腿部…………至于再往下的經脈雖然安然無恙,但失去了源頭,成為無根之水…………已經無用.",楚陽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道:"這下手之人,心可夠狠的啊.

",陰無法陰無天都是心中一凜,道:"還井詳示."

"是……無形劍氣!"楚陽神色沉重,道:"劍氣毒辣,將腰部經脈完全摧的……此傷,無藥可救."

"無形劍氣?無藥可救?",兩人同時失魂落魄.同時心中也疑惑起來:什麼時候……竟然受了無形劍氣?

"而且這無形劍氣…………乃是在全無防備的時候被人下手.",楚陽臉上也露出百思不得其解之色:"陰王座,以你的王座修為,怎麼會全無知覺?唯有在全無抗拒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完全崩壞的況…………而最奇怪的是,你居然不知道是誰下的手?",陰無法陰無天兄弟兩人同時臉色大變!兩人對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懷疑和憤恨!

既然如此,就絕不是在混戰之中受傷!

能有這種機會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程云鶴!




上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真巧啊……     下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發了!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