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君子一,快馬一鞭!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君子一,快馬一鞭!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君子一,快馬一鞭!



楚禦座出城之後,立即變換形貌,向著君麓麓的船隊方向而去,那謀劃已久的樂師身份,終于要用的上了"……

大趙之行,也終于要到了尾聲………

荷花湖在望.

楚陽身形如電,疾穿入岸邊柳樹林.突然一聲輕笑傳來,一個聲音脆生生地道:"大魚拉船的這位公子,您回來了?"

楚陽一怔,轉頭望去,只見在自己離開的時候倚著的那顆柳樹下,俏生生的站著一個白衣少女,眉清目秀,兩眼之間甚是靈動.

一看就是精靈可愛的一個丫頭.

"額?這位姑娘,我們之間好像沒有見過.你找我何事?"楚陽停下身子,走到這少女四丈之外.

"哼,我請你去你都不去,我只好來找你."白衣少女嬌憨的皺了皺鼻子,道:"再…"我就是一個吹笛子的,了你也不知道."

"嗯,笛絕.久聞大名!"楚陽淡然點頭,道:"想不到名滿天下的笛絕,居然是這麼一個讓人看了就想打屁股的丫頭."

"你敢!"少女嬌嗔,居然還舉起白生生的拳頭示威的晃了晃.

"有啥事,吧."楚陽很急;而且也多少有些不耐煩.身為名震天下的笛絕,縱然真的是一個丫頭,卻也決不會這樣的天真爛漫.

這個姑娘看起來可愛,但卻有些稍稍的做作.

或者這樣的演技對付整個下三天絕大多數的人包括江湖人物都可以暢通無阻;但在楚陽這樣神識強大靈感超敏捷的四品劍尊來,這種伎倆還是多少有些幼稚了一點.

"嘻嘻"少女笑了笑歪著頭看著他,道:"其實我沒別的意思,就想來問一問…",你是哪一方的人?"

"哪一方的人也不是."楚陽淡淡道.

"哦?那你為何要搗亂簫絕的出場?"少女偏著頭,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他.似乎很好奇的樣子.

"你管的著嗎?"楚陽不客氣地道:"若是你再用這些幼稚的把戲來對付我,我一句話都不會."這少女,竟然還懂得一些媚術?

少女怔住,眼睛定定的看著他,神態之間的天真幼稚慢慢的一點一點消失;眼神也一點一點的變得冷靜和銳利起來.

臉還是那張臉,人還是那個人沒有一點變化;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就好像一只羊突然間就扒下了羊皮,變成了一頭孤獨的狼那種感覺.

"你第一次見我,怎麼識破的?"少女問道.

楚陽撇撇嘴,道:"現在的少女之中,真正的這麼二十來歲的年紀居然還這麼嬌憨可愛的…"已經絕跡了.要不然就是精神世界很不正常的瘋子,笛絕,你是瘋子麼?"

少女愣住.

"你的真實目的!"楚陽有些不耐煩.若不是自己剛回來就被她迎頭碰上,連理都不會理她.

"當然要,不過,我要先確定你是不是琴絕的人."少女的神色變得嚴肅,對剛才被拆穿的窘困居然在這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琴絕這次來了安十六人,每一個人,我這里都有資料."

她定定的看著楚陽:"其中沒有你.而你又是在琴絕到這里的前十天就來了.所以我考慮,你雖然攪亂了簫絕的出場但也不一定是琴絕的人,是麼?"

"你很聰明我不是琴絕的人!"楚陽干脆的道.

"那就好."這位少女笛絕神色一冷,道:"而且,你夫很高.尤其是我派人把那條魚抓到了,魚嘴里的鉤子和痕跡分明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在水下將魚抓住,將鉤子塞進去."

"但魚的鱗片卻半點也沒傷.這就證明,你的輕身術和敏捷性要在一般人之上.這種靈巧敏捷,我船上沒有一個人及得上你."少女狡猾的笑了笑道.

"你想什麼?痛快些."

"很舟單……"我給你十萬兩銀子換取你為我做一件事."少女微笑著,輕盈地走上一步,讓自己完美的身材在楚陽面前展現,輕聲道:"可以嗎?"

"不可以!"楚陽干脆拒絕:"我沒興趣."

"十萬兩銀子不少了…",再加一柄劍,如何?"少女不屈不撓的道:"那可是大陸排名第九的神劍,一千多年前流傳下來的神劍,秋水!"

"春水也沒興趣,更何況秋水."楚陽現在哪里還在乎一柄劍?拿塊鐵精,隨便用九劫劍削削,就比那些所謂的名劍要鋒利的多了…",

"若是…"少女輕盈的在他面前轉了個版權,眼中秋水盈盈的看著他,輕輕咬著嘴唇,不勝嬌羞的問道:只……若是再加上…"我呢?"

楚陽終于警惕起來.仔細的看了她一眼,道:"姑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想要做什麼?"

"你答不答應?"少女問道.答應!"楚陽斬釘截鐵:"美女在前,哪能不動心?"

"君子一?"少女伸出一只玉掌.

"快馬一鞭!"楚陽正氣凜然的道:"身為江湖人,諾最重要!這一點你應該知道!"

"好!"

"啪!"

兩人的手掌擊在一起.

少女放心的笑起來,江湖人最終信諾,背信棄義的人最為人所不齒,她自然不疑有他,湊到楚陽耳朵邊上,低低的道:"我付出這麼大代價,就是需要你……去偷一張琴來給我.怎麼樣?"

"偷一張琴?"楚陽眉頭一皺,頓時想了起來.前世,為了這三絕盛會天下第一絕的名頭,本已經穩操勝券的君麓麓珍若性命的古琴突然丟失,慘遭落敗的事.

而在事後,笛絕和簫絕兩大家族也被暗竹的人夷為平地!全家老少雞犬不留……"

原來罪魁禍首居然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丫頭.更想不到的是…自己重生之後,這件偷雞摸狗的勾當竟然會落到自己身上來!

"琴絕的琴?"楚陽確定的問道.

"琴絕的琴!"少女笛絕點點頭.

"為何?難道你就這樣的沒有信心?"楚陽問道,心中不免有些奇怪.這三絕會哪一個都是眼高于頂,怎麼這家伙卻突然出這種昏招?

"我曾經聽過琴絕的琴.在鐵云."少女哼了一聲,道:"我…",不如她!!不過我雖不如她,卻要比蕭絕強!!"

"那你就偷人家的琴?這樣的話,就算你贏了,又有什麼意思?"楚陽曬道.

"你問這麼多干什麼?反正你都已經答應了."笛絕輕笑,得意的道:"我只要一個天下第一絕的名頭,別的,我不去想."

"我只是很奇怪,這種事應該很隱秘;你為何要找我這樣的一個外人?"楚陽納悶的道.這才是他真正奇怪的地方:她就不怕泄密嗎?

"因為我這邊來的人…",琴絕那里也有資料!而且…"越是對我們兩家的人,也越是防衛森嚴.而你就不同,你破壞了蕭絕的出場,這對琴絕來,最為有利!所以只要你露面,琴絕的人就會自動找你,而且會對你很親近.這樣,你看似局外人,其實比誰的機會都要大得多!"

少女扳著手指頭,哼哼一聲冷笑:"琴絕一向自命清高,但能夠占便宜的時候,那個賤婢也是很高興的."

"你的真實目的,就只是為了這樣的一個虛名?"楚陽斜吊起眼睛.原來如此,我他娘抓了條魚拉船居然能引來這種事?

"天下第一絕!"少女恨恨地道:"縱然是虛名,我也要!"

"天下第一絕?你也配!!"楚陽吐了口唾沫,鄙夷的道.若不是為了君麓麓堅持要堂堂正正戰勝,此刻楚陽就能一把掐死這個不知死活的丫頭.

"你罵我?"少女瞪起了眼睛,有些莫名其妙的光火:"得好好的你罵我?"

"罵你?不僅罵你我還要打你,他媽的,我真想殺了你!"做就做,楚陽揮手就是一記耳光,絲毫不憐香惜玉,啪的一聲,打的這少女一陣怔愕.

"你!你可是承諾過的!"少女捂著臉.悲憤地叫道:"作為一個男人,還是一個江湖人,你的承諾你的誓就這麼不值錢麼?"

"承諾?誓?"楚陽冷笑:"什麼承諾誓?"

"你!"乒女悲憤至極,做夢也想不到會這樣子:"你剛才還君子一快馬一鞭…"

"你伴麼你!快馬加一鞭那就是沒影了懂不?"楚禦座瞪眼喝道:"就算我不信守承諾了,咋地?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去告我呀!你去宣傳呀!草!神馬東西………"

轉過身,揚長而去,呸的一口唾沫,遠遠的聲音傳來:"原來不僅男人里面有傻逼,女人里面也有,不僅傻逼而且腦殘.","媽的,胸口就跟荷包蛋似地居然也沒腦………這他娘真奇怪了…""

少女氣的幾乎吐血,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沒問他的名字!而自己為了事隱秘特意的遣散了侍衛,眼前拿這個流氓毫無辦口

這一氣非同可,渾身都哆嗦起來,厲聲叫道:"不要讓我查到你是誰!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嗚嗚嗚,"…"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楚陽轉了幾個圈,確定身後無人跟蹤,這才的改了裝扮,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上了君麓麓的船.

剛剛進去站定,就覺得眼前人影一晃,接著一個聲音道:"是你?你怎麼這麼鬼鬼祟祟的就上來了?差點把你轟下去."正是蔚公子.




上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下篇:第三百三十章 第五輕柔暴怒!【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