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對手,不堪為敵!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對手,不堪為敵!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對手,不堪為敵!



"妙!實在是妙……"楚陽似哭似笑的道.

你應該慶幸!老子現在就是打不過你!若是能打得過……現在就把你這家伙活生生的凌遲了……

"放心吧,將這事兒弄在哪虛無飄渺的九劫劍主身上,你可就高枕無憂了."蔚公子拍拍楚陽的肩膀,道:"再,那九劫劍主與九大豪門遲早會有驚天血戰,早一些對上,也沒什麼.

"的確是構思巧妙."楚陽心里在咬牙,突然回過味來,驚訝道:"為何會與九大豪門遲早會有驚天血戰?這話……有些不懂."

"九劫翻天啊……"蔚公子失笑道:"上三天九大豪門,才是九劫劍主的目標!唯有掀翻原有的九大豪門,才能建立起新的秩序!這是九劫劍主的宿命!"

"宿命?"楚陽喃喃的道:"宿命麼?"

"明日開戰了."蔚公子道:"大約在三天後,我們就要離開這里.你是跟我們一起回去,還是……"

我何嘗不想跟你們一起回去?可惜我到這里的最主要的目標還沒有達成.

楚陽心中苦笑,道:"我還要呆一段時間,做一些事."

"也好."蔚公子深深道:"天才容易英年早逝,你要心."

楚陽一頭黑線.

第二日,朝陽初升.

金色的陽光灑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微風蕩漾,湖面微微起伏.一片靜謐!

連岸邊的水鳥似乎也感到了什麼,靜靜的不敢做聲!

就在這萬簌俱寂之中,突然一聲鼓響!

"咚!"

這一聲就如是從人的心底開始響,一直彌漫出去響徹云霄!突然間,整今天地之間,就充滿了激烈的鼓點!

單調卻激烈的鼓點,卻似是能夠激起人們心中最原始的血性所有人突然間就是血脈賁張,熱血沸騰了起來.~

云當旌旗風長號,天作戰場日為燈!神為士卒魔做將,來戰!

今日,必將誕生一代傳奇!

今日,自己必將見證一代傳奇的誕生!

中間的高台上,一個身長九尺的彪形大漢,一身袍,宛若天神!般站立雙手持著鼓槌,雨點一般敲擊在那一面碩大無朋的大鼓上!

正在最熱烈的當口,突然猛地一收,淵淳岳峙一般站定!

天地之間的鼓點似乎還在繼續時,突然一縷激越的笛聲劃空而起,聲音尖銳卻悠揚,便如一只蒼鷹就在蟄伏之中突然一飛沖天!

嘩……整個荷花湖之中,所有支持笛絕得人,突然發瘋一般歡呼起來!

就在這萬眾歡呼聲中,一縷嗚嗚咽咽的簫音橫空而出,就像是在萬眾慶祝勝利的時候,卻有沙場將士的遺孀在捂著嘴低低的哭泣,歡呼聲雖高,但卻壓不下這低低的嗚咽,和那種滲透入骨髓的哀傷……

人潮更加激動歡呼聲此起彼伏,但那蕭音與笛音纏繞著直上九霄,半點不為所動.一個清亮激越一個低沉嗚咽;卻是並駕齊驅.

就在人潮最沸騰的時候——

"錚!"

一聲琴音如同九天落下的冰雪之音,突然毫無征兆的響起!

萬眾的緒,竟然被這琴音壓的突然一滯!

"錚錚!"

琴音再響冰濺玉落!

歡呼聲逐漸消退,所有人都是閉上了嘴巴豎起了耳朵.

"錚錚……"

琴音終于連綿不斷的響了起來,越來越高,就如九天謫仙,蒞臨人間,卻又在驚鴻一轉之後,羽衣霓裳的飄飄而起,再度凌空虛度,欲要回歸天闕!

整個荷花湖,鴉雀無聲.

唯有琴音,笛音,簫音在長空蕩漾.

三種聲音,似乎融在了一起,但仔細聽去,卻又不同.

笛音和簫音一直在互相比拼,也在向著琴音發起進攻.

但琴音卻是無動于衷,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脾睨眾生.

不屑與任何人爭鋒,但卻獨豎一幟,猶如長空皓月,靜靜地高懸.仙姿柔婉,不動,卻儀態萬千.

琴音只走出現了一會,就消失.

半空只剩下了簫音與等音.

船艙中,君麓麓幽幽歎息.

蔚公子站在薄紗之後,負手而立,問道:"怎麼了?"

楚陽獨自站在另一邊,身形蕭瑟,似乎與這熱鬧的幾乎要掀起狂風暴雨的氣氛格格不入,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味道.

聽到君麓麓的歎息與蔚公子的問話,不由油然的笑了起來,代替君麓麓歎息回答道:"如此對手,不堪為敵."

君麓麓靜靜的笑了起來,道:"清揚的不錯."她在琴架前悠悠起身,眼神透過薄紗,看著粼粼湖面,淡淡地道:"若是以我在鐵云遇到楚禦座之前時的功力,或者勢均力敵.

"若是以我在昨日之前的琴音,或能僥幸勝出."

"但以我現在的音律修為,參與這等比拼,實在是褻瀆了我的琴音!"君麓麓微笑,苦笑,螓首輕搖;姿勢灑逸之中,露出高傲之意.

"未必……勝負之數,很難."蔚公子領首道:"看到了嗎?金馬騎士堂第一王座景夢魂進入了簫絕的船;而第五輕柔,今日卻是在笛絕船上!"

"那又如何?"

"那不如何,但第五輕柔在大趙的號召力,堪比中空烈陽,卻是不二人選!"蔚公子眼中閃出冷意:"他在笛絕船上,無形之中,就為笛絕造勢了一次!"

"無妨,我已經沒有興致了."君麓麓淡然微笑:"對這一場勝負,我突然意興闌珊.不想再參加了."

"我已經對得起師父的栽培!"君麓麓道.

"不妨就此天音一曲,直接退去."楚陽淡淡笑道:"若是一直拖到決戰勝之不武為次之;褻瀆琴音琴魂,卻是不可原諒!"

君麓麓眼睛一亮.

高台上的見證世家的人正在臉容肅穆准備宣布開始,更介紹此次三絕會的時候……突然間——

一縷琴音突然跳躍著出現.似乎是黎明時,一縷陽光從海平面上跳躍而出,綻放出萬道霞光!

不由得滿臉愕然!

這是怎麼回事?比拼尚未開始怎麼琴絕就出現了這樣的況?這在以往曆屆九絕盛會之上,都是不會出現的啊!

琴絕想要做什麼?

隨即,琴音就不緊不慢的響起,似乎是一位王者,正沉穩的踩著步子,挺胸昂頭,走向加冕的王座.

萬眾無聲!

正與笛絕話的第五輕柔,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話的聲音,靜靜地傾聽.

琴音堅決的前進大家閉上眼睛,就似乎看到那位王者正腳踩著蒼穹大地,氣吞河岳的一往無前!

終手,走到龍椅前.一頓!

然後琴音就突然激昂起來,錚錚的聲音,透露出唯我獨尊,王者天下的,氣勢!

似乎那位王者正緩緩的轉過身來,正面相對著天下蒼生!眼神平和,卻睥睨天下大地.然後他就緩緩的坐下!

坐進了王位!

琴音猛的拔高,輝煌肅穆,似乎四海兵戈,均在這一刻,盡數平息!

君臨天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塵埃落定!

琴音落!

蒼穹無聲!

良友良久數十萬人的荷花湖上,一點聲音也沒有!

這等琴音,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似乎隨著琴音看到了一位王者從微末之時起事,揮兵鋒,狂戰天下;馳駿馬縱橫沙場;談笑間,四海一統;舉目望天下在手!

乾坤在心!

八荒**,唯我獨尊!

王!

這才是真正的王!

第五輕柔輕輕歎息,眼中露出神往之色.別人的感覺或者還要輕一些,但第五輕柔畢生所求,就是這種掃蕩乾坤,江山一統的時刻.此刻聽到這種琴音,竟然忍不住心旌動搖!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喃喃地道:"我似乎看到了一條充滿殺伐,但卻最終成功的……王者之路!"

一邊,正橫笛于唇的笛絕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嫉妒之色.一種屬于憤怒和欽服的緒,刹那間席卷了她的心頭.

"她比你強.

"第五輕柔看著笛絕,靜靜的道:"也比他強!"

他口中所的'他"自然就是簫絕!

笛絕手中的玉笛悄然垂落,無力的轉過頭,看著第五輕柔,櫻唇顫動,充滿了失落的道:"相爺想要知道什麼?"

第五輕柔淡淡一笑,拿出一張畫像,輕聲問道:"敢問姑娘,可見過此人?"

笛絕渾身一顫,眼中露出羞憤交加的神色.咬著牙,狠狠的道:"化成灰,也認得他的骨頭!這個王八蛋!"

正是那位大魚拉船的人.

第五輕柔眼中露出笑意.

琴絕的船上,蔚公子挺身站立,胸中突然豪氣頓生,只感覺自己全身全靈充滿了驕傲的意味!

因為,這琴音的主人,就是自己的妥人!

突然間蔚公子仰天長笑!仰天長嘯!

一嘯,長空風云動蕩!

嘯聲激蕩!金石跌岩中,撕裂了長空白云,顯露出蔚蔚晴空!

"痛快!"蔚公子長嘯一聲,大喝道:"八荒**君為尊,萬水千山我是王!誰敢不服!?"

聲音遠遠傳出,在天地之間震蕩,狂霸之氣,吞吐河岳!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陰差陽錯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