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揚?  
   
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揚?

第三百三十五章 鬼音王座君清揚?



等到所有人都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琴絕的船已經靜靜地退了出去,留下了好大的一個空.

"這……君姑娘!君姑娘!"見證方傻了眼,連聲呼叫著,就要追上去.

船頭傳來君麓麓靜靜的聲音,帶著些淡然:"對不住了.這一次三絕盛會,琴退出."

大船悠悠緩緩的馳離,那人呆若木雞!

退…………退出?

"再辦下去,還有意思?"第五輕柔哼了一聲,道:"誰勝誰負,已經是一目了然!要你們這些見證世家又有什麼用!至于三絕會,招惹數十萬世俗人前來這里聚會,簡直是俗不可耐!這跟爭奪青樓的花魁還有什麼區別?"

見證世家的人一陣無語,對于這位大趙的第一權勢人物的文化,根本不敢回話.

"故作清高而已."笛絕冷哼一聲.

"哦?難道你以為,你的笛絕之名,比她要強?"第五輕柔有些不滿,他能夠隱隱察覺到琴絕的心態:這種檔次的爭鋒,已經不屑參加了!

所以人家離去.

但人家都走了,你還在唧唧歪歪,就太沒有自知之明了吧!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你拿什麼不服氣?

"不敢,她確實比我強."笛絕實話實:"不過,這種姿態,太高高在上,讓人不喜."

"若是你到了如此高度,你也會如此."第五輕柔微微喟歎一聲:"這就是另一種領域的…"高處不勝寒了."

"琴絕這一走,這一次三絕盛會就這麼無疾而終了!"笛絕恨恨的咬著嘴唇.

"她跟你們,跟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呢!"第五輕柔淡淡道:"你應該慶幸."

笛絕歎1口氣,道:"相爺,此番前來定是有吩咐吧?"她自然明白第五輕柔的意思.就這樣結束,總比萬眾評出來之後要好.自己起碼沒有在明面上落敗,但心中這一口氣,卻是根本咽不下去.

"我想要知道這個人."第五輕柔點著桌上的畫像:"把你所知道的,一點一點……事無巨細的全部出來."

他的聲音里,透露著不容違拗的命令!

"這個人……我了解也少;只是從他破壞了簫絕的出場才知道,從那時才開始了解,才知道這個人在這荷花湖上已經呆了很長時間."笛絕回憶了一下,才慢慢的了起來.

"在荷花湖上已經呆了好長時間………"第五輕柔輕輕揉了揉太陽穴,眼中神色深邃如海.

笛絕慢慢地著.

第五輕柔在心中不斷地推算"推測,然後推翻,重……

刹那間已經糾合了數十個可能,然後在腦海之中一一排除.

直到琴絕完,第五輕柔已經在心中理出來了兩條線.

一條線:若是這個人是九劫劍主,那麼他此來的目的是什麼?

為何在荷花湖滯留這麼長的時間?

這個人,在荷花湖現身,與蔚公子戰斗之後"又回到了這里…………這其中定有原因.

荷花湖,難道有什麼,"……吸引他的地方?

另一條線:若不是九劫劍主,會如何?那會是誰?會不會是……楚閻王或者楚閻王的人?

但不管是哪一種可集"這個荷花湖,應該就是重點.

第五輕柔心中在激烈的思考著,臉上卻是一片平靜.

笛絕完之後,就一直忐忑不安的看著第五輕柔,不敢出聲,生怕打攪了第五輕柔的思路.

現在的第五輕柔,在笛絕眼中就像一座巍然無法攀登的高山,一動"就可以讓她粉身碎骨!

"罷了."第五輕柔睜開眼睛,道:"還有麼?"

"一共就這些."笛絕低頭道.她可是將什麼都了出來,包括自己企圖讓那人去偷餐的事.這種丟臉的事她本來不想,但在第五輕柔的注視之下,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隱藏住什麼!

只能一股腦兒都了出來.

"嗯"看在你還算坦誠的份上,我送你一句話."第五輕柔慢慢道:12……"立即隱姓埋名,退出中州,在最短的時間里,走得越遠越好,越偏僻越好!"

"為什麼?"笛絕臉色頓時一陣慘白"刹那間腦海中一片空白,她只是一個音樂世家的女孩子,如今有幸參與這三絕之會"就打定了主意,要不惜一切代價一舉成名,從今以後能夠留在中州,有機會與權貴交往,成就自己的一生盛名!

萬眾矚目,才是她之所求!

為此,作為一個女子,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她也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

隱姓埋名退出中州………那豈不是一生所學就這麼荒廢了?

"沒有為什麼q"第五輕柔安然道:"這是你自己惹得禍,自己要承受!若不走,性命難保.縱然是現在志,"你能不能保得住性呢……………也很難!"

完,第五輕柔就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還請相爺指一條明路!"笛絕立即嘍通一聲跪了下來.

"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第五輕柔道:"哪怕只是還沒有實施的一個想法,但在有些人眼中,也是必殺之罪!"

"相爺是…………偷琴之事?"笛絕臉色慘白的問道.

"不錯"第五輕柔緩緩道:"有些人,不是你們能夠得罪得起的!行走江湖,最要緊的就是眼色,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下場都不會很好的."

完,第五輕柔下船而去.

笛絕怔怔的退後兩步,突然跌坐在椅子上,全身無力,似乎再也站不起來.她萬萬想不到,同屬三絕的琴絕,竟然是自己連想都不能想的那種超級勢力?

這人與人之間苒差距就能這麼大麼?

第五輕柔剛剛下船,就看到了蔚公子,正往這面而來.心中歎1口氣,迎了上去,道:"蔚兄竟然沒有離去."

"我還有一件事要辦."蔚公子淡淡地道:"與你無關."

"什麼都沒有發生,不是麼?"第五輕柔淡淡道.

"其心可誅!"蔚公子停住了腳步"突然沉默了下來,道:"你要保她?"

"不是."第五輕柔道:"剛剛問了她一些事,也算是幫了我一句話.不過蔚兄若要下手,我不會阻攔."

在他們這種人眼中"笛絕這樣的人就算是死一千個,那也是無關痛癢.不過就是一句話之間的事而已.

蔚公子哼了一聲,道:"第五輕柔,我不殺她就是,不過是一個吹笛子的,就給你這個面子也無妨.不過"…我們竹子有個人要在這里逗留一段時間."

"你的意思是,讓我照顧?"第五輕柔頓時笑了:"竹子的人,還需要我照顧麼?"

蔚公子笑了:"這里是大趙"你第五輕柔的地盤.這句話,你過的."

第五輕柔也難得的笑了起來.

笑聲中,一個人已經走到面前.

"他叫君清揚."蔚公子很是輕松隨便的道:"第五兄"多給予方便吧.哈哈……"

第五輕柔也笑了起來,他看了一眼這個君清揚,四十來歲,頭發稍有些風霜,目中神色和手眼以及皮膚膚色,都看得出來,這個人曾經經曆過一些故事.

一些慘痛!

甚至眼中的那份渾濁,也能讓人升起一種人生的感悟一般.

這個人"應該在竹子之中地位不低.第五輕柔心頭升起這樣的想法,禮貌的點點頭.心中卻還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個人似乎很熟悉…

"這位君兄…………我們是否見過?"第五輕柔謹慎的問道.

"第五相爺這話的,我還是第一次到這下三天來."君清揚的聲音很奇怪,有一種金屬的摩擦的聲音,很是怪異.

"難怪"原來是君王座."第五輕柔頓時釋然.

君清揚,竹子的重要人物:王座高手.此人年輕時曾經受過重傷,咽喉被割裂過,雖然命大沒死,但聲道卻被整個的破壞,傷好以後話聲音卻怪異的很"讓人一聽就毛骨悚然.

被中三天黑道譽為:鬼音王座!

第五輕柔知道此人,但卻從沒見過.此刻聽到這聲音,頓時認了出來.因為這種聲音"恐怕普天之下也不會找出第二個!

"相爺可以直接叫我鬼音的."君清揚笑了笑,道:"反正被人也這樣罵了幾十年了………",

"哈哈"…"第五輕柔一笑.心中疑慮頓時卻也消失了"道:"君王座親身到此,還需要什麼照顧!"

"他現在受了傷,修為有些受損………"蔚公子皺眉道:"所以……

第五鬼……",

"蔚兄放心就是."第五輕柔爽快地道:"別的不敢誇口,不過,"在這大趙若是被人傷害了我第五輕柔的客人……那也就真成笑話了."

蔚公子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這話,我信."

那位君清揚也輕輕地笑了起來,眼神閃爍了一下,道:"那就麻煩相爺了.稍停,我還要去荷花湖一次,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得到九節蓮藕.若是不能,就離棄中州,去別處找尋………呵呵………"

第五輕柔明白了.九節蓮藕有一今天下人共知的特性,那就是治療聲音的創傷.看來這位鬼音王座嘴上雖然不,但對自己的聲音還是很在意的……

"無妨,我會派人大力協助的!"第五輕柔微笑.

三人相對而笑:但各自的笑容背後蘊含了什麼………卻是都只有他們自己心里才明白了……

(馬上就過年了.總算欠更也還完了,雙倍月票也錯過了,呵呵.有人問我後悔麼,我我不知道.但我也算是無債一身輕了吧;

我生平不喜歡欠債的感覺.呵呵.(下面一下這個月的更新計劃,可能持續兩更一直到臘月二十八.

也就是這個月的二十二號.這段時間我也努力的存一下稿子;臘月二十八之後,基本一天一更在下午十七點鍾定時更新,因為那時候我就回老家了,老家里沒有網絡.正月初六或者初七回來.(這個月放過大家手中的月票了,甚憾.但從二月份開始,將全力沖擊月票榜.持續不斷地從下三天一直拼到上三天去.屆時我希望大家陪我,戰風云.)

(就這麼多吧:願大家看書愉快.又.

瑁.




上篇:第三百三十四章 如此對手,不堪為敵!     下篇:第三百三十六章 又一次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