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算被坑苦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算被坑苦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算被坑苦了



景夢魂和陰無天猛地瞪大了眼睛,使勁的倒抽了一口冷氣!如同見鬼一般的看著這堆玉屑,渾身的冷汗刷刷的河一般冒了出來!

這這這……這是相爺嗎?

相爺他不是不懂得武功嗎?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可是紫玉啊!堅硬程度是花崗岩的十倍以上的紫玉啊!

別的不,就算是九品王座的景夢魂,想要一掌拍碎到第五輕柔現在做的這個程度,那也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可能的!

而且,差的太遠!

難道相爺竟然是……絕世高手?皇級高手?

面對第五輕柔蓬勃的怒氣,景夢魂和陰無天兩人都是一聲也不敢吭,低著頭站在那里,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哼!"第五輕柔冷哼一聲,長身而起,突然哈哈怒笑,咆哮道:"能將我第五輕柔當傻子耍,而且耍得這樣徹底的,蔚公子!你還是開天辟地頭一個!"

他重重的喘著氣,眼中神色如同紫電橫空,來回掃射,鋒芒銳利之極.當他的眼神掃射到景夢魂和陰無天的時候,兩人甚至都有一種感覺:身上的肌膚,被這鋒利的目光活生生的切割開了.

良久,第五輕柔才收斂了身上的氣勢,緩緩坐了下來.

"相爺"您…您沒事吧?"景夢魂心翼翼的道.

"沒事."第五輕柔沉悶的道,旋即仰天長歎,道:"一個萬年也遇不到一次的大好機會"就這麼輕輕放過……可惜呀!可惜呀!"

"萬年也難得遇到一次?"

"這個君王座……那里是什麼君王座…"第五輕柔手上青筋暴起,緊緊的抓住了椅子把手,冷哼道:"分明就是九劫劍劍主!"

"啊?!"景夢魂和陰無天頓時如同耳朵邊上響起了一個驚雷,駭然失色,連身子也搖晃了起來.

"九"九"九劫劍主……!"陰瘧天結結巴巴的,只覺得頭暈目眩.

我滴個天哪,我居然和九劫劍主共同相處了那麼長時間?而且還曾經被九劫劍主狠狠的罵了一頓……

一時間,陰無天突然怒氣全消,甚至,內心深處隱隱的還有一些光榮:九劫劍主啊,媽媽啊,那可是九劫劍主啊…

神秘到了極點,主宰整個九重天大陸的九劫劍主啊"嗚嗚"

"什麼九節蓮藕!他是在尋找九劫劍!第三截!"第五輕柔的口水幾乎噴在了陰無天的頭上:"就在這,你這個笨蛋的眼皮底下,將九劫劍第三截拿走了!"

第五輕柔的修養,可是已經登峰造極;等閑不會失態,但今天,卻是直接猙獰了起來.

原因無他!

九劫劍啊!九劫劍主啊!

這可是關系到上三天九大主宰世家的命運的九劫劍主啊.

在自己面前出現了,又消失了;而且,還帶走了第三截九劫劍!

"由此看來;那一天那位被你們帶到藏寶庫的所謂的夜家的公子哥兒…就是九劫劍主無疑!"第五輕柔急促的在房中踱著步子:"這件事,根本就是蔚公子與九劫劍主設的一個局!"

景夢魂和陰無天面面相覷.

"要不然相爺若是有門路,可以到中三天找蔚公子要一個法……"景夢魂大著膽子,心翼翼的提議.

"這是什麼混賬話?九劫劍出世,上三天本就是要改朝換代的;蔚公子巴不得上三天九大世家趕緊全都滅了,好讓其他的家族比如他的家族能夠上位,他怎麼可能跟我?再……蔚公子已經攀上了九劫劍主的大腿,只要九劫劍主不死,他早晚有一天會成功的,那蔚公子就是板上釘釘的上位了,他怎麼會透露任何消息給我?你讓我去問,豈不是左臉被人打了之後又將右臉湊了過去?這豈不是犯賤?!"

第五輕柔咆哮道.

景典魂趕緊的一縮脖子,啥也不了.但第五輕柔這段話之中透露出的消息,也讓景夢魂吃驚的心里砰砰亂跳.我的媽呀,原來相爺是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豪門的人……

這種認知,讓景夢魂對第五輕柔更加敬畏了!

第五輕柔又過了一會,緒完全的平靜下來.道:"過去了……罷了……"

隨即,第五輕柔抬起頭,有些無力的看了景夢魂一眼,道:"你們先出去,等一會."

景夢魂和陰無天兩人趕緊諾諾連聲的退了出去.

第五輕柔閉上眼睛,努力的平複著內心的波瀾,提起筆來,寫了一封信,然後發了出去.

又是沉靜了一會之後,才站起身來,道:"你們進來吧."聲音已經恢複了一向的淡雅從容.

九劫劍主這件事,對第五輕柔的沖擊很大.但他畢竟是定力超然看,這會兒心已經完全的恢複了平靜.

只是,第五輕柔不知道的是,有一件事他的思想走進了誤區.

別人不知道那位君王座到底是何人,但蔚公子卻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那就是楚陽!楚閻王!

但蔚公子,卻也不知道楚陽就是九劫劍主的!

這件事,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唯一一個知道九劫劍主出現的就是第五輕柔,而第五輕柔卻認為九劫劍主是蔚公子的朋友,又產生了如此一個美妙的誤今…

這件事若是窮追不舍下去,楚陽的身份就要曝光了.就算不曝光,對蔚公子也已經不是秘密.

但陰差陽錯之下,重重地誤會之中,這本應該已經是暴露的秘密卻繼續保持了下去……而且這一次隱瞞了下去之後,第五輕柔從此視蔚公子為死仇,更加的為這樁秘密的暴露增加了一個死結……

景夢魂和陰無天兩人急忙進入書房,第五輕柔慎重的道:"這一次大戰起,你們金馬騎士堂,要發揮的作用很大,你們兩個必須要有所准備,這樣……"

而這時,楚陽已經在漫天大雨的遮掩之下,無聲無息的接近了第五輕柔的承相府.

瓢潑一般的雨幕之中,楚陽的身子如鬼魅一般,一身的黑衣,宛若一個有形無質的幽靈,在雨幕之中東飄西蕩,全無半點重量.

莓一片圍牆,每一棵樹,每一片飄落的樹葉,甚至,每一滴雨水,都成了他的掩護.

這一次秘密潛入,楚陽才真正知道了,第五輕柔的恭相府防衛有多麼嚴密!就在距離丞相府數百丈的最外圍,居然就有高手護衛,在嚴密的注視著每一個方向.

每一個接近永相府的人,都是他們的監控對象!

然後每前進十丈,都有高手護衛!而且,一圈一圈,錯落有致.每一圈的外圍那一圈,都是在注視著前一個防衛圈的死角之處!

從上到下,從外到里,全方位的監控!

若不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楚陽想要在沒有任何h察覺的況下潛入第五輕柔的丞相府,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這場大雨一下,絕對不可能的事,就變成了可能.

第五輕柔的永相府,那可是多少年都沒有出過任何事故的絕對安全的地方!如今這場大雨一下,誰還願意被雨淋啊?

所以……

楚陽就心翼翼的躲避著,幽魂一般飄來蕩去的接近了第五輕柔恭相府的圍牆.自然,在他的意念之中,劍靈不斷地提醒,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畢竟玩忽職守的人雖然不少,但恪盡職守的人卻是更多的.

"怎麼上去?"楚陽看著高達五丈的圍牆犯愁.

以他的功力,自然是一跳就能跳過去了,但問題就在于……這圍牆,肯定有更多的高手在注視著這種方位.上去容易,不被人發覺確實很難.

"只能冒險."劍靈同好道.

"靠!"楚陽心里罵了一聲,沒辦法了,只好鋌而走險.

身子如同一張薄紙,貼在了牆上,雨幕之中,楚陽的身子一動不動,卻是直線上升,無聲無息.

啪啪的雨滴搭在地上身上,楚陽的頭部已經出現在圍牆上,但他隨即將頭貼在了圍牆最頂端.

身子隨即上升,上升一點,就貼過去一點.

此時看起來,他的渾身似乎沒有半根骨頭一般的柔軟.就像一條蛇,蜿蜒上去,然後整個身子躺在了牆頭.

自始至終,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乍面悉悉索索,似乎有人正朝這邊走來.

楚陽渾身一緊,隨即放松,平息靜氣.

"這麼下雨天,有誰敢來?閑的沒事干了麼?"其中一個人嘀嘀咕咕的道.

"越是這種天氣,越應該警惕.須知偷風不偷月,偷雨不偷雪;這可是夜行人的寶典!尤其是這麼大的雨,正是夜行人出沒的最好時機!"另一人呵斥道:"若是因為你我疏忽,導致出了大事…那咱們就算是有一萬顆腦袋,也不夠砍的."

"是,是是……甯三哥,弟受教了."另一人明顯口氣中有著濃濃的不服氣,兩個人邊走邊,一邊警惕的注視著周圍動靜,渾然不覺的從楚陽躺著的圍牆下面走了過去.

楚陽一動不動,聽著那兩人冒著啪啪的雨滴的聲音走遠,才悄悄地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房屋.只要上了那邊的房頂,才可是真正的進入了丞相府.

自己現在所在的,只是圍牆而已.




上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有所必為     下篇:第三百五十五章 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