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任你千軍萬馬,看我一騎絕塵!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任你千軍萬馬,看我一騎絕塵!

第三百五十九章 任你千軍萬馬,看我一騎絕塵!



"不過,你也是可以進來的……劍靈突然轉變了.風.

楚陽正大喜時,只聽劍靈道:"等你得到了九劫劍第八截,就能進來了."

楚陽明智的不再話.自己話就夠氣人了,這個可惡的劍靈,話比自己更嗆人.

終于,這一個巡邏隊過去了.

楚陽控制住柴草不要發出動靜,刷的一聲從里面脫身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立即穿上了一身黑衣,自然,時間這麼緊急,內衣是來不及穿的.

楚陽急之下進入的這個柴堆,正是燈下黑.越是目標太明顯,在這種況下,反而更加的不引人注意.大家的注意力,都注意到所有陰暗的角落去了……

就這麼空桶子穿上一身勁裝,看上去,與搜尋的這個隊的穿著一模一樣,這才大模大樣的四處看了看,跟在那一隊身後,追了上去,居然打了個招呼:"怎麼樣?你們有沒有發現?""

發現個屁."領頭的一個大漢郁悶的道:"快把人催瘋了……""

我們也是."楚陽歎了口氣,道:"岡才隊長還讓我跳到一個地方去找,結果老子跳進去之後才發現是個茅廁……""

哈哈哈……"這六個人同時哈哈大笑.顯然對楚陽的話覺得很是滑稽.

嗖的一聲,一條人影落下:"有什麼線索了麼?"

正是景夢魂.

為首的那隊長道:"稟王座,沒有."

景夢魂怒道:"廢物!再找!"然後又一騰身,飛身而起,向著前方搜尋了過去.

楚陽看著景夢魂去的地方,正是西城門的方向,便道:"你們找吧,我去歸隊."六個人同時揮手:"去吧去吧."

楚陽一笑,刷的一聲,向著景夢魂去的地方相反的方向而去.

他走了之後,那隊長才回過神來,撓了撓頭,道:"那里出來的這麼一個愣頭青?"

其余五人面面相覷,其中一人道:"這家伙運氣可真不錯,跳進了茅坑……想必是回去換了衣服又回來的……"

眾人一陣大笑,隊長的疑心也頓時去了,道:"走吧,大家心些……這可是楚閻王,抓到了是大……不過也要留意一些,不要死在了他的手里,變成了死的臣."

眾人著話,走遠了.

這個隊長的反應也算是快的,若是順著他原本的思路想的話,楚陽孤身一人出現定然會引起他的警惕.

畢竟這次搜尋,大家都是成群結伙,哪里會有走單幫的?

但他屬下的一句話,卻是完美的解釋了楚陽出現的原因……這可真是……沒了.

楚陽此時走得並不遠,聽到了這家伙的解釋,不由得心中一笑.

一路往東走,走了一段時間後,前面又來了幾個搜尋的隊伍,楚陽轉而向北:他心中有一個想:與其迂回,不如干脆直闖北門!

鐵云,可是在中州的北方的!

一路上,又遇到幾次搜尋隊伍,楚陽不閃不避,落落大方,所有的詢問,均被楚陽以掉進茅坑回去換衣服這個理由搪塞過去.

北門在望.

但楚陽遠遠看見,卻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只見城門邊上,有不少的黑衣人正聚集在那里,城門緊閉,守衛城門的士兵也增加了五倍以上,刀劍均出鞘,閃閃發出寒光!

這一關怎麼過?

在城中,自己可以搪塞理由,但卻不能以這樣的理由出城!一旦靠近城門,恐怕都會被人扭送回去.

但……眼見得距離自己身上發出蘭花香味的時間,已經不超過一刻鍾了!怎麼辦?"

我可以幫你一次."劍靈在意念之中,也發現了此刻楚陽的況,悶悶地出聲."

怎麼幫我?"楚陽急忙問道."

我可以用我本身的靈體力量,幫你改換一次容貌!完全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出城!"劍靈非常不願.

因為自己的靈體力量現在恢複了只不到一成;若是幫楚陽這一次,恐怕又要下降一半還要多:但不幫卻不行,楚陽若是死了,自己雖然不至于消散,但九劫劍卻要再度分裂,自己又要跟著劍尖在地下深埋一萬年……

這樣的結果,是劍靈什麼也不能接受的."

好!"楚陽當機立斷:"那你立即將我易容成景夢魂的樣子.""

景夢魂?"劍靈詫異,想不到這家伙如此的膽大包天."

是!快些."楚陽眼睛看著城門處那一百多名黑衣人,眼中突然冒出了殺機.這一刻,他的心中突然在劍靈的建議之下,冒出來了一條計策."

好!"

劍靈干就干,知現在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出樣感覺到自己的臉上一陣鑽心刻骨的疼痛,鞭手五官在瞬間偏離了原來的方位,那種疼痛,若是換一個意志薄弱的人,恐怕早已經叫出聲來……

但楚陽知道這是生死關頭,哪里敢出聲.

馬蹄聲轟隆隆的響起,一隊人馬向這邊趕來……"

好了,我這強行幫你改換成別人的樣子,足足用了我一半的靈力,若是再有一次,恐怕我就從此沉睡過去了……你要注意,這種改換容貌,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劍靈提醒著.

但楚陽一邊聽著,一邊刷的一聲,從九劫空間內抓出一件披風,披在自己身上,然後就已經明目張膽的跳了出去,攔在路中間,貌似是很緊迫的大吼一聲:"下來!"

為首的軍官一見,頓時大吃一驚,竟然是金馬騎士堂第一王座景夢魂大人到了這里?忙不迭的滾鞍落馬:"王座大人?"

楚陽感受著迅速流失的時間,來不急與他廢話,喝道:"滾一邊去,我要用你的馬!""

是,是口"那軍官急忙閃過一邊,他本是奉命前來,知道這位金馬騎士堂第一王座現在正在暴跳如雷動不動就要動手殺人的當兒,哪里敢違抗他的話.

楚陽一躍上馬,一抖馬缰,喝到:"你們跟我來!"

兩腳一踹馬腹,頓時駿馬如箭離弦,射向城門.

身後數百人的騎兵隊伍同時大喝一聲,跟著景王座往前猛沖.

此刻,天色已經大亮.

在距離百丈的當兒,楚陽大喝一聲:"打開城門!"然後一抖手,一面玉牌嗖的飛了出去.正是那一次景夢魂送給他的身份玉牌.

這一塊玉牌,就是景類魂的身份象征.

現在距離那個時候時間很短,楚陽有把握景夢魂現在還來不及更換令牌,而且,這件事本來就不光彩,景夢魂也未必就會出來……

屬于楚陽的時間,就像沙漏已經滴到了最後時刻;若走到了城門再話,一直到打開城門,恐怕楚陽身上的蘭花香味早已經彌散開來……

所以楚陽索性行險一搏.

那位城門邊上金馬騎士堂的高手先是聽見一聲命令的斷喝,接看見到一道碧光迎面飛來,一把接住一看,頓時大驚失色.

這是景王座的令牌!

再遠遠看到景王座活生生的縱馬帶著大隊騎兵而來,分明是要一舉出城門,不容耽誤.急忙舉手大叫:"王座要出城!趕緊開門!"

守城門的軍官急忙一聲令下,軋軋聲音之中,城門緩緩打開了一道縫,慢慢的會部打開.

此刻,楚陽已經縱馬到了近前,一停不停,就以景夢魂的聲音喝道:"你們這一百人,立即換上後面的馬匹,跟隨我出城,抓拿楚閻王!快!快!快!"

一連三聲快,楚陽已經一馬當先的出了城門!

景王座出城,豈能不帶隨從?就算是抓拿出閻王,也要帶著手下的.

哪有單身一人的道理?

所以楚陽立即下達了這個命令.

這當然瞞不了一些時候,但卻是能拖一時是一時.這里沒有了高手,就算是傳遞消息也要慢一會的.

現在對楚陽來,寸秒寸金!

那名金馬騎士堂的寶馬騎士立即大喝一聲,手一揮,厲聲大喝:"所有人,快上馬!跟我隨王座出城!"

不得不,金馬騎士堂的紀律嚴明在這一刻表露無遺.

金馬騎士堂的高手們同時猛地一躍而起,就在空中時,已經一人踢出一腳,就將狂奔的駿馬上的騎兵踹下馬來,然後自己的身體已經騎了上去,兩腿一夾,駿馬速度絲毫不減,人喊馬嘶聲中,身處北門的金馬騎士堂的所有人已經盡數上了馬背,向著城門外呼嘯而出!

刺下的兩百多名騎兵連滾帶爬的從馬上一躍而下,還在地上翻滾叫痛的當兒,他們騎著的馬兒也緊緊跟在前面一百騎身後,洶湧澎湃的出了北門!

如同旋風一般,馬蹄聲驟起,然後突然遠去,一直到消失,眾人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回過神來……"

金馬騎士堂,就是霸道啊."守城門的軍官看著一地狼藉的原本的騎兵們,幾乎人人都在呻吟叫痛,不由的敬畏的了這麼一句話.

那些自己下馬的還強一點,但那些被活活的踢下馬來的,幾乎人人身上都有一個大大的淤青,還有十幾個人摔斷了骨頭,二十多個人暈了過去……

這般強橫霸道,豈能不令人畏懼之極啊.

一股淡淡的蘭花香味,就這麼從馬群遠去的方向悠悠渺渺幾乎不可聞的傳來……




上篇:第三百五十八章 萬里飄香,蘭心追魂     下篇:第三百六十章 死也不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