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是奸細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是奸細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是奸細



那位寶馬騎士使勁點頭……將那塊由終于咽了下去……臉上常帶著諂笑,

卻是很懇切的道:"王座,這是我這一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烤肉!不,包括別的菜在內,是我一生之中吃過的最最最好吃的食物!……

他的聲音真誠,顯然這句話絕不是拍馬屁,而是實實在在的心里話.

然後他就看到景王座古怪的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很欣慰……

然後這位寶馬騎士就突然感覺自己的眼前的所有都有些模糊起幕,一種做夢的感覺籠罩了他,神智一陣迷迷糊糊,他甚至心中還有一種溫馨的回家的感覺,很溫暖……很舒適,于是他帶著微笑,慢慢的倒了下去.

在他的身後,一百來人都是身體軟軟的側下,臉上帶著舒心的笑家……

楚陽靜靜地看著一百多人就這麼緩緩倒在地上,橫七豎八的躺滿了地上,他的眼中一片冰雪.

感慨麼?有.同嗎?未必.

因為自己的消息已經泄露……只要超過了這個偽裝的時間,這此人每一個都是自己的追魂大仇!都將殺自己而後快!

"這世上沒有什麼對與錯……沒有什麼是與非,有的只是我們位置不同,路不同:唯有親與仇,生與死."楚陽對著自己親手造成的滿地尸體,眼中冰雪依日,淡淡的道:……這是你們的路,也是我的路.當我們選擇了這條江湖路,躺在這里,就是最終的歸宿.今日是你,或許明日就是我.所以……我就不對不起了.一

他沉默了一下,走到這位寶馬騎士身邊從他懷中掏出那塊景夢魂的身份令牌然後他靜靜的站了大約兩個呼吸的時間,然後他轉過身.

噗的一聲,楚陽將自己的手腕劃開,鮮血帶著一股奇異的蘭花香味,淚泊而出;肌肉生生撕裂的痛苦潮水般襲來,楚陽眼中平靜臉上淡然不動聲色,仔細地將自己的鮮血一滴滴的抹在馬匹身上:然後他就操起了長鞭.

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三百多匹馬被他一頓鞭子抽的四處奔逃,向著四面八方放蹄奔馳.一道道蘭花香味,就這麼淡淡的擴散出去,在大地上越來越淡……

楚陽臉色冷肅,拉過剩下的一匹戰馬,一躍上馬,兩腿一夾,強忍著大垂失血帶來的眩暈感頭也不回的向北方疾馳.地上,留下一片橫七豎八的尸體.

馬蹄聲如奔雷,滾滾而去,再不回頭.

目標已經明確,我就是往北!第五輕柔,你若是有本事,就來將我攔住!我楚陽,不會跟你搞什麼迂回.

因為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若是自己為了逃命搞什麼迂回……那麼……就正中了第五輕柔的下懷.恐怕自己還沒有回到鐵云戰爭就已經爆發:而且第五輕柔也會盡力的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利用一切手段擴大戰果.

那種後果楚陽承擔不起.

所以他雖然已經身受重傷……隨時都會死于非命,而且也明知道自己這一路的萬里歸途定然是九死一生,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暴尸荒野,但他依然要選擇最短的路程……用自己能夠做到的最度,最快的趕回去!

楚陽知道第五輕柔一定知道自己的打算.

所以楚陽也知道,這一路的萬里跋涉將是自己真正的生死之關!委實是第五輕柔殺死自己的最佳時機!但他別無選擇!

馬蹄聲遠去.

景夢魂黑衣飄飄,瘋狂的在中州城上空來回急掠.他知道這一次楚閻王脫逃的嚴重後果,也知道這實在是十載難逢的良機!而且是兩國大戰的勝負手之所在!所以他很仔細,就連搜索,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最高力!每一個牆角旮旯……都不放過!

但,一直沒有任何發現.

楚閻王自從出了承相府……就好像一滴水珠進入了大海.再也沒有了任何動靜!金馬騎士堂全體出動二十五萬大軍在同一時間里拉網式排查,將整個中州梳理了一遍!卻是沒有任何消息.

一路都沒有找到目標之後……景夢魂終于悲哀的承認:兩個時辰已經過去.

城里的所有的花草店甚至每個家庭之中的所有的蘭花,都被徹底銷毀!已經能夠確保在這個龐大的中州城之中……沒有了蘭花的味道.

只要蘭花的香味出現就一定是楚閻王!

但……

蘭花香味始終沒有出現.

轉了一圈之後,景夢魂終于來到北門一看之下,頓時大怒:"這是怎麼回事?誰讓你們開的城門?"

守城門的軍官看到了景夢魂到來,卻是露出了奇怪的反應:他大張著嘴,瞪著眼,宛如見鬼了一般.

景夢魂怒道:"怎麼回事?這麼看著我干什麼?"

"王座……景……景王座,您您您……您不走出城去了嗎?"軍官結結巴巴地看著他……撓著頭,一頭霧水.

景王座明明帶著金馬騎士堂的人出去追逃了,怎麼現在卻又孤身一人出現在這里?難道是……奸細?

想起出去的那一位,景王座"那種千軍萬馬舍我其誰的氣勢……那種氣吞河岳生殺予奪的霸道,那種呼嘯而去的瀟灑……這位軍官越來越是覺得,出去的那一位才是真的……看青面前這個,居然一臉的著急憤怒……亨,你著急什麼?你憤怒什麼?老子看你就是奸細!

你看急是因為你心虛!

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覺得眼前這人可疑……越想越覺得這是自己的天大機會!這位軍官突然間警慍起來,他退後兩步,突然猛地苯起手,大喝一聲:'全體都有!戒備!弓箭手預備!"

刷的一聲,刀槍林立,數百張大弓鐵箭上弦,弓弦拉得吱吱響,閃亮的箭頭瞄准了景夢魂!

景夢魂幾乎要氣瘋……咆哮道:'你們在做什麼?要造反嗎?"

那軍官傲立城牆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景夢魂,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嘲諷的道:"造反?呵呵呵……將這假冒景王座的狂鬼……給我拿下!……

最後四個字,的聲色俱厲!

軍官的眼睛里露出一絲狂熱.這假冒景王座的人……有可能就是楚閻王啊!若是楚閻王被自己抓住了……哇哈哈,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升官發財,封侯拜將……想想這美好的前景,軍官就興奮得渾身發抖,幾乎要幸福的到最厥……

一聲令下……頓時箭飛如雨,同時城門關閉,守護城門的將士們一個個飛身上馬……幾乎就在瞬間,就形成了—個巨大的箭頭……萬馬奔騰的向著景夢魂沖了過來.一隊步兵在長官喝令之下,緊跟在騎兵後而,分散迂回包抄過來.

號角聲響亮,刹那間四面八方的圍攏……潮永一般洶湧不斷地往上撲.

在最短的時間里,形成最強悍的戰斗力,步兵騎兵弓箭手形成交叉的火力再,將景夢魂網在其中.

大趙軍隊凶悍和精銳……就這麼張揚的表露無遺.

但這一次的精銳行動,卻找錯了對象.

景夢魂大怒!

他萬萬想不到,自己搜查楚閻王搜查到了北城門這個最為緊要的位置的時候,居然遭到了如此的事!

這簡直就是荒唐!

他厲嘯一聲,黑袍一閃,登時就凌空飛撲過去.密集的箭矢射在他的身上,發出噗噗的聲音……然後反彈回去.在他的霸道的王座九級的元氣之下,一身皮膚堅如精鋼,刀槍不入!

兩只手不斷地伸出,砰砰砰的抓起一個個的人體就扔了出去了雖然在狂怒之下,景夢魂卻是知道……這肯定是有了誤會!而且還是一個關鍵性的誤會!

所以他下手還是很有數的刁只將人扔出去,決不會造成什麼死傷.

他如同一股旋風一般,連連騰躍,就從刀槍林立之中一路硬闖了過去……個飛身,長嘯一聲,整個人已經飛一般的撲上了城頭,手掌在城垛上一拍,借勢而起……刷的一聲落在那軍官面前,大手如鉗,一把抓出.

那軍官大吃一驚,正要躲閃……卻已經被景夢魂一把抓住.

半刻鍾之後,景夢魂才從嚇得已經成了一團爛泥的軍官口中得知了先前發生的事.

"氣煞我也!"景夢魂怒發欲狂,只氣的頭上的頭發也狠狠直立,將帽子活活頂了起來.大叫一聲,就將這家伙提起來……頭朝下狠狠的摜下城牆!

噗的一聲,城門前多了一朵鮮豔的血花.

景夢魂更不遲疑,金馬騎士堂的特有的聯絡信號嗚嗚的吹起……然後整個人如同一股黑煙一般,就直接從城頭狂卷了出去.

但他卻沒有發現,就在他州才在發怒的時候,已經有一道人影淡淡的一閃,消失在城外.

景夢魂一路放開兩條腿……向著正北沿著馬蹄的指弓,瘋狂奔馳.

口中高亢的長嘯聲不斷.中州城里……金馬騎士堂的高手們一隊隊的集結,然後從四面八方向著北城門聚集……個個速度奇快,如同閃電一般不斷地有人縱馬出城!

人喊馬嘶,在一團混亂之中……卻走出奇的井然有序!整個過程之中,甚至沒有人一句話!

大家都是沉默的向著北方那長嘯傳來的方向……拼命地趕去……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 死也不枉了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地死地,能力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