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景夢魂追出半個時辰,眼見得大山在望……片密林,就橫亙在眼前.突然渾身一震!兩眼呆滯的僵立當場,頭腦之中,暮然變得一片空白!

就在面前,橫七豎八的一地尸體,竟然是自己先前吩咐的那些守護北城門的金馬騎士堂高手們.

一百零三人一個不少,盡數的死于非命!

北門,實在是防備楚閻王脫逃的重中之重,所以景夢魂在這里布置的人手也是精銳中的精銳.

而且,全是景夢魂的心腹!如今,這些人居然全部都死了!

在這些尸體旁邊,一道黑衣人影多手而立.

"誰?"景夢魂心如油煎,大喝一聲,沖了上去.

黑衣人負著雙手,緩緩轉過身來,兩道清冷的目光看在景夢魂臉上,冷哼一聲,淡淡道:"是我!"

景夢魂急沖的身子驟然停下,驚呼道:"相爺?"

正是第五輕柔.

"人已經走了:超過一個時辰."第五輕柔默然道.

"走了……那……他們……?"景夢魂看著躺了一地的手下,臉上肌肉抖動痙攣起來.

"死了.他們死得很安詳."第五輕柔的聲音很奇怪,不出是惋惜還是嘲諷,道:"甚至,他們死得都很快樂.他們心甘願地吃下了楚間王給他們的毒藥,然後帶著無比的滿足,死在了這里.自始至終,沒有任何的打斗痕跡."

"這……這怎麼可能?!"景夢魂呆住.

他木然的目光,從一具具尸體臉上看過去,只見每一個人都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很恬靜,很滿足的樣子.看著這樣的面容就會知道,他們很幸福!很快樂!

可是,就是在這樣的幸福快樂之中,卻失去了生命!

景夢魂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他根本無想象,楚閻王是如何做到的這一切!一百多名武宗以上高手啊,這可不是一百多頭豬!

就算楚閻王打扮成了自己的樣子……可怎麼會一點破綻也沒有?就算沒破依……但這樣讓自己一百多名手下服毒而死,怎麼命……這麼平靜?

看著一張張的笑容凝固在尸體臉上,景夢魂突然感覺渾身寒冷.

然後他才聞到了似乎彌漫在四面八方的淡淡蘭香……

"應該是一種奇異的毒藥."第五輕柔淡淡地道:"一種奇怪的肉."第五輕柔的聲音之中有著一種莫名的味道,帶著深深的沉思.

以第五輕柔的見識,竟然看不出這些是什麼毒.也是忍不住為之心中震動;因為這種毒,自己檢測不出來……若是,若是自己吃下去?

景夢魂愣愣點頭.他的心神,還沒有從震驚之中恢複過來.

"楚閻王將自己的血抹在了幾百匹馬身上,然後已經走了.四面八方蘭香,無追蹤."第五輕柔冷冷的斜瞥了景夢魂一眼:"現在接下來該怎麼做,不用我了吧?"

景夢魂悚然一震,回過神來,道:"是!"

第五輕柔冷哼一聲,道:"材鎖整個北疆!景夢魂,若是抓不到楚閻王,就將你的頭托在你的手里來見我吧!"

"是."景夢魂心中一沉.第五輕柔這樣話,明他對自己已經非常不滿了.

"楚閻王倒真不傀為心狠手辣!對自己,也能下得去手."第五輕柔緩緩踱了兩步,仰起頭,嗅著空氣之中彌漫著的正在飄逝的蘭花香味,搖了搖頭,冷笑一聲:"他能夠看破我的椎魂碎心掌有蘭心追魂,就已經值得人奇怪;而他在身受如此重傷的況下,居然還能夠不惜自殘,足足塗抹了上百匹馬四散逃逸……這倒真是魄力了!"

"如此魄力,倒真的是心腹大患啊."第五輕柔淡淡的笑了起來,看著山林之中,出神的想了一會,又笑了笑.

"楚閻王身受重傷,又自殘放血,這是自找死路."景夢魂心中對楚陽的憤怒已經走到了極點,他覺得自己現在陷入如此尷尬的地步,一切都是拜楚陽所賜,起話然毫不客氣.

"置之死地而後生……"第五輕柔輕輕喟歎一聲,語調悠緩,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慢慢道:"處世為人,需要身處死地.才會爆發出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能力,或沉淪,或一飛沖天……"

"你不把自己逼進死地,就會有別人將你逼進死地!你自己逼自己,尚有一線生路,別人逼你進去,卻是萬劫不複……"

第五輕柔目光複雜的看著山林上空漂浮的雨云,竟然是以一種很悵然的(劍水印)口氣在話,良久,他才有些迷離的笑了笑,低聲道:"所以,在別人還沒有來得及將你逼死的時候……先把自己逼迫一番吧……能怎麼逼迫,就怎麼逼迫……"

"至壞結果,也無非就是'一死而已.但,人能夠死在自己手里……燃鄂比死在別人手中,要輕松得多啊……"第五輕柔輕輕歎息著,突然轉過頭看著景夢魂,口氣驀然變得溫和,甚至還有些惋惜:"夢鬼……你就是逼迫自己太不了……否則,以你的成就,何止于王座九品?"

景夢魂怔怔地站著,聽著這句話,突然如同被五雷轟頂.

不錯,這些年,自己雖然到了九品王座之尊,但卻是一直不敢進入中三天!因為自己知道,中三天王座無數,自己區區一位九品王座,在下三天雖可稱王,但在中三天,卻只能是一個供人招攬的對象.萬一若是錯一句話,得罪了某一個勢力,那就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所以,自己甯可在下三天,甯可享受著世俗之中的錦衣玉食,但對于觸手可及的進一步,卻是始終不敢!

不是不能突破九品王座,而是不能!是自已對那個陌生的世界充滿了畏懼!

在這等心態之下,自己的修為這十年來再無半點存進!而突破王座邁入皇級所需要的靈獸靈氣,乃是需要到滄瀾戰區獲取,自己不能到,也就得不到……如此循環往複,自己的現在的尷尬狀況,實際上就是起源于自己的怯懦!

在突破到王座之前,那種無所畏懼的亡命徒精神,自己拋到了何處?

因何而怯懦?難道,到了一個突破的時候居然會變的怯懦不成?

這樣想著,景夢魂不由得汗流浹背.但雖然意識到了這一點,確實對于進入中三天,還是心存畏懼!若是現在就要景夢魂拋下一切進入中三天……他還是,萬萬,也不肯的!

知易行難,就是這個道理.

進一步囡然天高地廣,但不進這一步……也同樣是海闊天空啊……

這是一種心態,這種心態很奇妙.而且很讓人難以理解:正如現代,一些老板在一無所有的時候拼命去打拼,赤手空拳創下一份家業:只需要拿出勇氣再進一步,就能夠公司或上市,或者得到更大的發展,但就在這關鍵的時候,有無數的人卻會退縮.敢于踏出這一步的人,千人之中無一個!

因為他們在想:我現在已經算是成名就.何必再去冒這麼大的險呢?萬一失敗,可是萬劫不複,再次回到赤貧啊……

就算是敢于踏出這一步的,最終能成的卻也是寥寥無幾.成者笑傲云端,失敗者也真正的回歸赤貧!患得患失的考慮好久的人,縱然邁出這一步,也很難成.

因為心態!既然患得患失,就不能銳意進取!

所以不管任何的世界任何的時空,強者永遠是少的.

無論是武道或者是商途,皆如此!亙古以下,概莫能變!

第五輕柔一直在細心觀察著景夢魂的神態,到了現在,他終于悠悠的歎了一口氣,道:"楚閻王之所以是楚閻王……並不是他有多高的智慧,而是自從他出道,就一直在死亡之中掙紮……所以,他才能創造一個個的奇過……"

"這樣的奇跡,並不是楚閻王的力量,而是從死路上一步一步逼出來的!從絕境之中,活生生的逼出來一個天才!時勢造英雄,就是如此……夢魂,你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

幾乎是輕不可聞的完了這句話,第五輕柔浩然一歎,身子飄起,如同禦風而去,轉眼間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遠處馬蹄聲轟雷一般響起,金馬騎士堂的人一窩蜂一般的趕了過來.

景夢魂怔怔站立,良久不動.

第五輕柔卻已經走遠了!

對于景夢魂,第五輕柔曾經很期待.景夢魂武學深湛,精通藥理,而且,年齡並不是很大,就取得了這樣的成就,實在可算得止是九重天大陸的一個奇才!

上三天比景夢魂年輕的人比他成就更高的有的是,但……要知道那可是上三天!與下三天相比,絕對不可同日而語啊.

在貧瘠的下三天能夠取得景夢魂這樣的成就,絕對是可以值得驕傲的!就算是將這種成就拿到上三天去,也無人敢無視!

所以,第五輕柔一直期待著,景夢魂能夠突破自己的心魔.

這一次大戰之後,不管是成敗勝負,自己都必須要離開下三天了.屆時,景夢魂若是解開了自己的心結,自己或者會帶著他一起回去;給他一份廣闊前途,在最短的時間里造就一位皇級高手!

但,現在,第五輕柔終于明確的指出景夢魂的心魔的時候,他終于失塑了.

有才,有運,有毅力,而且有機遇……

但卻不堪造就!




上篇: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是奸細     下篇:第三百六十三章 明目張膽,第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