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六十三章 明目張膽,第一關!  
   
第三百六十三章 明目張膽,第一關!

第三百六十三章 明目張膽,第一關!



第五輕柔一直在等待著景夢魂能夠之間突破這一重心境.之間突破與別人提點,結果那是截然不同的,這直接關系到景夢魂以後的最終成就!

但,到了今天景夢魂始終沒有突破:第五輕柔有感于楚陽頻頻從死境之中掙紮求存,屢屢創造奇跡,這才有感而發,提點了他一句.

但景夢魂明白之後依然猶豫.依然舉棋不定,這才讓第五輕柔失望而去.

若是強行將這個樣子的景夢魂帶進上三天,恐怕也只是一塊行尸走肉而已.

而第五輕柔對楚陽的判斷也是極為精准!第五輕柔若是論才智智謀計策,比之楚陽高出不止一籌,若是論玩弄政治陰謀,楚陽更是瞠乎其後!

但有一點,第五輕柔是萬萬比不上楚陽的.

因為楚陽沒有退路,他只能往前走,只能成功;一旦失敗,就是萬劫不複!所以,在對成功的執著上,楚陽比第五輕柔要強烈一萬倍!

他已經將自己的人生全部賭在了上面!時時刻刻,都在懸崖峭壁上走鋼絲,少錯一步,就是萬劫不複!

尤其楚陽手中還握著兩個大殺器:垂生一世的經驗,和九劫劍!

這是第五輕柔無論如何天才也難以相比的.

但第五輕柔則不然.

第五輕柔有退路,而且不止一條!

所以第五輕柔與楚陽的差距,同樣是在心境!正如景夢魂突破不了他的怯懦心境一樣,第五輕柔也同樣做不到楚陽那種地步!

這一次,第五輕柔追捕楚陽,只是他的一次努力的嘗試:既然楚陽已經逃脫,那麼,一切事後續就交給景夢魂和金馬騎士堂.而第五輕柔自己手上千頭萬緒,什麼事都離不開他,所以他只能趕回相府主持大局准備出征.

相同的事,若是發生在楚陽身上,就大大不同:楚陽絕對會追殺萬里也要將第五輕柔斬于刀下!

因為楚陽清楚知道第五輕柔不死"這天下會落在他手中!而第五輕柔就沒有這樣的認知.

而且第五輕柔也有自信,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乾坤在握!

若是讓他提前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一生的心血最終會毀在楚陽手中一事無成的話,他也會不顧一切的追殺楚陽,但問題就在于…………他不知道!

景夢魂迅速收起了自己的紛亂心境,不斷的下達了命令!

但直到這時候他依然沒有發現,自己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在城門前,他只知道有人假冒自己出了北城門,然後景夢魂一怒之下,將那守城的軍官一巴掌拍死"就追了出來.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玉佩的事!

再這件事也實在是撲朔迷離,句實在話"直到現在景夢魂依然在迷糊:自己那塊玉佩,究竟是交給了誰?

第五輕柔那可能就是九劫劍主,但也只是可能而已.

更加不會將玉佩與楚閻王聯系在一起,所以……有此疏漏,實在是不可厚非……

金馬騎士堂的大網,從中州城層層往北,一路的鋪了過去.

而景夢魂更是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中州以北一千三百里之外!

因為這里,將是連綿的山林"而且,也是通往鐵云的必經之路,不管從哪里走,都躲不開!而大趙軍隊有四十萬人的軍團正在這里集結!

連綿數千里沒有人煙的山林,楚閻王勢將無處遁形.如今"已經有無形隼傳書到了軍團,四十萬人已經行動起來,將整片山林封鎖的密不透風!

而實際上,這篇連綿數千里的山林,也正是楚陽計劃之中最難以逾越的天塹!現在勢,楚陽雖然占據了逃逸的主動"但卻是一點也不容樂觀.依然是步步危機,步步生死.

最慘的地方,乃是鐵云國內沒有人知道楚閻王現在正遭受到這樣的生死危機"所以,楚陽現在是孤立無援"只能孤身奮戰,以一人之力,與上百萬人周旋!

而且還受了致命垂傷……………

現在,楚陽已經翻過了大山,一路快馬加鞭向著最近的關隘挺進!

距離三個時辰的易容時間,還有不超過一個時辰!

這里,就是中州以北第一座關隘.不管他是如何,就算要闖進那連綿的數千里山林,也必須先要從這里出去.

而且,楚陽也必須要進入到那連綿山林之中去.因為,他身上的重傷,也必須要補充藥材.只靠著劍靈儲存的藥力,在這樣的長途逃亡之下,遲早有一天會坐吃山空.

到那時候,可就是隨時都會轟然倒下,根本不必等到金馬騎士堂下手他就會魂歸離恨天了.

所以,他必須要在一個時辰的時間里,用景夢魂的身份,越過這座關隘.

不管原夢魂有沒有意識到,但這一次冒險,都是勢在必行!

健馬疾馳,從山林之中怒龍一般沖出,一騎絕塵,旋風般到了關隘之下.黑袍飄舞,臉容酷厲,那一股金馬騎士堂第一王座的氣勢,狂潮一般囂張的卷出!

"開門!"短短的兩個字,卻似乎是蘊含了無上的權威,不容任何人質疑.

關隘城頭之上,守城的將領剛要話,旁邊已經有人驚呼一聲:"景王座?"

"哼!"楚陽冷,亨一聲,馬鞭揚空一閃,啪的一聲脆響,聲震數里,也不話,就這麼沉默的,冷厲的眼神看在那名金馬騎士堂的高手身上.

"快開門!"那名武尊高手忙不迭的下令.守城軍官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自己身邊這個人是自己惹不起的,趕緊打開了城門,吊橋緩緩放下.

楚陽冷冷的一招手,意思是:下來!

然後兩腿一夾,黑馬黑袍,如一塊黑云飄起,沖進了關隘!

一進去,立即翻身下馬,一鞭子抽在一個看城門的軍官臉上,怒道:"墨跡什麼?還不快將馬牽過去喂馬?"那名軍官捂著臉,眼中射出驚懼和憤怒的神色:這個人也太霸道了吧?你他媽的你以為你是金馬騎士堂王座啊?

正這麼想著,前方已經跟頭流星的奔來一人,遠遠地就叫:"王座……王座……您您怎麼來了?"我靠!原來真的是金馬騎士堂的王座?那名軍官頓時大吃一驚,乖乖的牽起馬,伺候祖宗一般將這匹幾乎已經跑脫了力的千里駒照顧起來.

"我不來……就憑你們也能夠阻攔得住楚閻王?"楚陽重重的哼一聲,一邊大步流星的前行,一邊語氣急促的道:"十息之內,本座在城主府門前等候,金馬騎士堂所有在此的人全部集合,時間到還不到來者,統統處死!""是!"這位武尊頓時渾身一身冷汗.幾乎就是在一瞬間,就將這道命令發了出去.在他身後屁滾尿流的剛剛跟過來的一批金馬騎士堂高手,頓時怪叫一聲向著四面八方如鳥獸散,去下通知去了.

楚陽大踏步的前行,冷厲的道:"消息都接到了吧?""都接到了……只去……

"……"

"沒有只是!"楚陽低喝一聲:"抓到了楚閻王,什麼都好,抓不到楚閻王,誰也逃不了罪責!包括我在內!任何的,只是"都救不了你!明白嗎?!"

"是!王座教誨的是."這位武尊低頭受教,一邊跑步的跟著前面楚閻王大步流星的步伐.囁嚅的道:"不過……王座您……"

"啪!"楚陽一個側身,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他臉上,隨即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冷酷的眼神冷冷的盯住他,沉聲道:"什麼不過?從現在起,你!閉嘴!一切行動,聽我號令!"

"是!"這位武尊臉上火辣辣的,卻是連撫摸一下也不敢,身軀挺得筆直.背心已經有冷汗沁出來.

王座今天的脾氣……可真是難得一見.

"休要怪我脾氣暴躁……"委實是事關重大!"楚陽和緩了一下聲音,邊走邊道:"此事,相爺震怒之極,整個金馬騎士堂,從我之下,無人不已經受過責罰!只有你們這些在外的沒有受到牽連……若是還不知福,本座不介意幫稱們松松皮肉!"

"是!"這位武尊頓時凜然:原來如此.

話間,城主府在望.胖乎乎的城守大人正屁滾尿流的前來迎接,剛剛走到門前,就聽到前面一聲冷酷到了極點的大喝:"站住!滾回去!"

抬頭一看,只見一個面容冷酷的黑袍人正大踏步走來,鷹隼一般的眼神銳利的看在自己身上,就像是蒼鷹看到了一只肥肥的兔子.

"本座沒有任何興趣接受你們的寒暄拜見!一句話也不要,立即給我滾回去!"楚陽眼睛一立,眉毛一豎,不耐煩到了極點的一暴躁的喝一聲.

底氣十足的強橫霸道!唯有能夠將眼前的人的生死完全掌握在手中的人,才有資格發出這樣的大吼!

"是去……是!"胖城守大人被這爆裂的殺氣嚇得幾乎當場拉一褲子,猛地打了個哆嗦,疾沖之勢未停,立即忙不迭的轉身往回跑,身體重心卻轉不過來,頓時擰了一下,姿勢非常怪異的轉了一個優美的旋轉舞姿,撲通摔倒,兩條胖腿居然匪夷所思的扭成了麻花的形狀.

若是一個瘦子扭起來,可能還不足為奇,但這個超過兩百五絕對接近三百斤的胖子居然也扭成了麻花……

實在是讓人驚歎!

哇……




上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下篇:第三百六十四章 匿跡山林,搜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