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六十六章 唯一生路!  
   
第三百六十六章 唯一生路!

第三百六十六章 唯一生路!



"不能……但加上這三株玉雪靈參之後……再出來的九重丹卻要品質好得多.

九大奇藥之所以是天下所有藥的藥引子,其珍貴之處就在這里,因為九大奇藥單獨一株也是天才地寶,更可以與任何藥材相呃……這玉雪靈參雖然也屬于天才地寶的級別,不過其藥性卻還是有犯沖的所在,所以,它雖然也是奇藥,但只是稟性上不同,就不能並列九大!"

"原來如此."楚陽若有所恩,左手籠罩在三株玉雪靈參上方,下一刻,心中默念一聲"收",三株玉雪靈參已經進了九劫空間.

九劫劍劍尖頓時不干了.

刷的一聲從楚陽手指頭上冒了出來,委屈的要死要活的.它啥也想不通,為啥自己發現的,自己帶路的,自己找到的,到了最後卻沒有自己的份兒……

楚陽只得在意念中不住的安慰,分析利害,好話了一籮筐,直到最後,承諾催熟之後就給他完整的一株,這才打消了劍安的怨念,變得期待而興致勃勃起來.

楚陽心中暗笑,心道你這家伙享用了玉雪靈參又怎麼樣?最後還不是形成了九重丹給我?居煞還這麼不依不饒的……

懸崖上,景夢魂看著這面前慘不忍睹的三具尸體,臉色陰沉.

在他身側,圍著上百人,還有人在陸陸續續的趕來.大家看著這三具尸體,都是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景王座分明對方已經受了重傷的,但這三個人都是武尊修為,從發出聲音到眾人趕來,也就不過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卻已經死于非命!

一個受了致命重傷的人,居然還有這樣的攻擊力?一個照面殺死三位武尊?!這……這也太離譜了吧?

"對右手中,應該有一柄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對陣之時,大家需要留意."景夢魂站起身,淡淡道.

"是."

"觀其蹤跡,應該是不外兩條路,我們是從右面來,那麼,他其中一條路,跳崖.第二條,走左邊.不可能往後走,因為後面就是我們的大部隊."景夢魂沉著的分析道:"走左面風險大,卻是住北而去;跳崖最安全,也最容易擺脫我們的視線……"

他到這里,再看了看這里到懸崖的蹤跡,道:"要知道,只要修為到了武尊,在自己還能夠運的況下,已經是無論多高的懸崖都已經摔不死了……隨便一借力,就可以安會下去."

他沉吟了一會,道:"若是我猜側沒有錯的話……楚閻王定然是跳下了懸崖!諸位以為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話.這可是決策的時候,現在誰若是插了話,肯定了其中一個方向.那麼萬一若是錯誤了……反正景王座是絕不會背這個黑鍋的.

"一隊人馬,往左邊去.本座帶領另一隊,下懸崖!"景夢魂目中怒色一現,卻隨即就壓了下去:"通知王將軍和李將軍,將獵犬盡快的運送過來!"

"是."

"各自行動!"景夢魂一聲令下,隨即就帶著人趕到了懸崖邊上.往下一看,大家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云霧彌漫,鎖住了懸崖口.往下看根本看不到什麼!

眾人都是見多識廣的人,懸崖口有這樣的現象,只能表示:這個懸崖高不可測!先前眾人都覺得,不就是一個懸崖嗎?跳下去肯定掉不死!

但是現在,卻是人人都不敢這樣的大話!

云霧完全封鎖,什麼都看不到,誰知道腳下有什麼?句難聽的,哪怕是碰到了從懸崖壁上伸出來的一截枯樹枝,身子驟然失去平衡的話,就算是九品武尊,也有可能掉得尸骨無存!

只要沒有王座的神識探測能力,九品武尊葬身懸崖根本就不是蹊蹺的事!

這一路圍剿楚閻王,過程實在是讓眾人感覺如夢如幻,匪夷所思.景王座對方重傷垂死,但對方明明生龍活虎.

景王座對方身上帶著蘭花香味,但直到現在,眾人也沒有聞到那蘭花香味到底在哪里.

最離譜的是,這位楚閻王一路經過的地方,收拾得干乾淨淨.眾人甚至懷疑,這家伙莫非不用吃飯?莫非不用大便的?

這一路上,竟然沒有發現任何一點這位楚閻王吃過飯的痕跡,也沒有發現半點這位楚閻王曾經排泄過的痕跡.

這都幾天了?他居然……直憋著不成?

此刻,景王座又,楚閻王下到了懸崖底下……眾人心中都紛紛猜測,這句話的可信度有多高?有幾分?

若是懸崖高度一般,大家不妨下去看看,但這懸崖這麼恐怖……我靠,老子若是掉死了咋辦?這個心想:老子老婆孩子還在中州等著呢,老子可不能稀里糊塗的死在這里.那個想:老子剛娶了個妾還沒有來得及入洞房呢怎麼能稀甲糊塗的跳懸崖?"

"所有人跟著我,注意腳下."景夢魂看到大家的臉色,哪能不知道這幫家伙在想什麼?臉色一沉,當機立斷,一手掣出夢魂劍,一躍而下,在七八丈之處夢魂劍猛的插進石壁,同時左手猛地一擊,石屑紛飛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坑,堪可落足.

他就這樣一路往下,一路打出落足的地方,宛如一今天梯.

這樣一來,後面的人依次下來,只要心一些看准了落腳點,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眾人喜出望外,有王座帶路,可是萬無一失.心翼翼的順著這個痕跡,往下而去.

懸崖下,楚陽又收起來了一株靈芝,然後就聽見上面砰的一聲響,由于距離太遠,卻是聽不清楚.

但楚陽已經是心生警覺:我已經下來了,上面他們已經沒有了敵人,卻又搞出這樣的動靜是做什麼?

緊接著又是一聲,又是一聲……

楚陽迅速的判斷出來:這是在打天梯!他們要下來了!

楚陽連想都沒有想,立即轉身,向著另外一面如飛而去.至于在下面埋化……楚陽根本不做這樣的打算.

自己現在只能發揮一半實力,而對方在如此險峻的懸崖上還能夠如此打天梯下來,那麼肯定有王座高手!不定是景夢魂親自帶隊,自己埋伏等于找死……

楚陽一路飛奔,頭也不回.

景夢魂等人心翼翼的下到懸崖下面展開搜索的時候,楚陽早已經逃之天天了.正北方,楚陽已經遠在十幾里路之外.

這段懸崖的緩沖,給了楚陽寶貴的時間.他因為沖關隘而浪費的時間以及尋靈藥被景夢魂追上來的時間,都在這一次懸崖的跨度之中,再次拉長!

但他的好運,卻也就到此為止:血液之中的蘭花香隱隱有些壓制不住的感覺,開始若有若無的飄散出來……

對楚陽來,這如跗骨之蛆的蘭花香,才是他最大的危機!

而前方,竟然是一片峽谷.兩側會是高聳入云的山峰,中間一條數十丈寬的峽谷,斜谷對面,正有一隊大趙軍隊井然有序的排成扇形,緩緩推進.

整條峽谷,都被軍隊充滿!沒有任何死角.

楚陽遠遠地躲在一棵大樹上,眉頭緊皺.自己若是要過去,就必須從這里一路殺出去.看看兩側高聳入云的山峰,山峰半截就已經全是云霧,上面看不到.若是繞道的話,恐怕最少要兩天的時間,才能翻過其中之……

而且多出了這兩天,不知道對方又能從容的安排多少陷阱.

哪怕是半天的夫,自己也絕對耽擱不起啊.現在的景,哪怕是自己放慢一個時辰的路程,那麼,就是終此一生,都不會回到鐵云!

這一點,楚陽很明白!

一直以來,金馬騎士堂就被自己牽著鼻子走,只能從自己身後追擊.一旦讓金馬騎士堂趕到了自己的前面截住自己,可要比追擊自己更加凶險百倍!而眼前的這一支足足有一萬人的軍隊,就定然是來阻撓自己的.

景夢魂再傻,也不會寄希望于普通軍隊就能將自己抓住!如此山林,自己隨便一個潛伏,這些軍隊就找不到.

軍隊之所以來,主要就是要,將自己截在這里!

楚陽瞬間已經明白了敵人的策略.

這時,號角聲響起,敵軍已經停下腳步,開始原地紮營.看樣子,是要在這峽谷之中直接紮下營寨了.

楚陽注目看著,心中不由的一凜:這支隊伍訓練精良,定然是百戰之師!而且,統兵將領也必然是一位名將!

這里乃是自己回歸的必經之路.大軍這麼一擋住,無論自己怎麼辦,恐怕最後的結果都只有落到金馬騎士堂手中這一天!

硬闖,自己一個人如何敵得過一萬雄師?迂回……楚陽敢保證自己迂回之後繞過去定然會迎頭碰上金馬騎士堂的主力!

身後的敵人就在不遠處,前後被夾攻:自己若是不動的話,等身後的景夢魂趕上來,更加的會無生路!

自己唯一的機會,就是趁著對方安營紮寨的這段時間里,硬闖過去!

楚陽的眼神頓時銳利起來!

既然下定了決心,就不會改!接下來,自己只需要做好准備工作!

"劍靈!"楚陽意念中叫道.

"什麼事?"劍靈隨即出現.

"看到了嗎?若是我硬闖對面的大軍,你可以支撐我幾次消耗?"楚陽目光凝注在對面,沉沉問道.




上篇:第三百六十五章 玉雪靈參!     下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屠盡天下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