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七十一章 來晚了的景夢魂【第二更!】  
   
第三百七十一章 來晚了的景夢魂【第二更!】

第三百七十一章 來晚了的景夢魂【第二更!】



唯一殺死楚閻王的機會,實際上就是那片空闊地!

以命搏命既然殺他不死,那麼就只有借助地形才能發揮軍隊人多勢眾的威力.若是讓他進入人群,自己也就喪失了這個優勢.

人是不少,足足有一萬人!但,一旦混戰開始,能夠在同一時間發起進攻的,也就只有十幾個人而已.這麼點點人,如何能夠奈何的了一位王級高手?

所以,只要楚閻王進入人群,那就是龍回大海虎入深山!

"打旗語,整肅隊形!全軍追殺!不計一切後果的追殺!"王騰龍迅速的調整了心態,他知道自己還有一個機會:追殺!

一萬人對一個人的追殺,能將他活生生的趕死!他再厲害,畢竟還是受了重傷,畢竟他不可能殺光一萬精銳兵馬!

只要持續的消耗他,累也能累死!

"是!"親兵立即傳令而去.

"只留下少數人清點傷亡,其他人立即參與追殺,不得有誤!"

王騰龍看著一片狼藉的戰場,黯然的歎息一聲,但卻是毫不遲疑,斬釘截鐵的立即下令.

這時,王騰龍心中只有恨:金馬騎士堂那些混蛋才是追捕楚閻王的主力,你們都死到了哪里去了?

先前好了我們只是輔助阻攔,但現在竟然直接讓老子手下一些普通人來阻攔一位王座高手"……簡直混賬之極!

無疑,楚閻王的強悍在王騰龍的眼中,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王座高手!而且這位王座階位還絕對不是很低的那一種.

楚陽狂飆一般的足不點地的沖出去,全身上下已經成了一個標准的血人!眼前空闊處在望.身後的調兵遣將的聲音也已經急促的響了起來.

楚陽知道現在才是真正的到了叫勁的時刻;只要自己能逃過這一輪追擊,才能是真正的安全了.

飛身而起,最後的一招烏龍絞柱,將兩個騎兵狠狠踹下戰馬,兩腳一跨已經騎在戰馬上,猛地一提馬缰,兩腿一夾健馬長嘶一聲,扭著脖子卻是身不由主的箭矢一般奔馳而出!

"放箭!"身後一聲厲叱,楚陽冷哼一聲,伏在馬背全然不理!

刷刷刷……

身後箭矢的聲音響起楚陽猛的回身,長劍揮成一團虛影,啪啪啪啪,箭矢標准的整齊落了一路,楚陽順手抄過來一支箭矢,一回手猛的插在了馬屁股上.

健馬吃痛,跑得更加快了!

身後人喊馬嘶,隨即整齊的鐵蹄聲音轟隆隆的響起鐵流一般迅速形成隊伍,在大路上拉成了黑色的洪流,風馳電掣的向著楚陽追來!

楚陽在前面一騎絕塵;在他身後不超過七八十丈的地方,就是滔滔洪流!

整個隊伍,居然拉成了數里路的飛馳隊形.旌旗獵獵的發出淒厲的呼嘯,在這初夏的天氣里,數千人面目猙獰的瘋狂打馬,一陣沖天的戾氣揚空而起,似乎要遮蔽了這晴朗的天空!

但距離也終于拉開了一些,楚陽的心中漸漸的定子定神,這才將身上的三節箭杆拔了出來,忍著疼痛,甩了出去.

劍靈忍著肉痛,大量的藥力趕緊輸入為他療治傷口.蹄聲急驟,楚陽亡命飛馳;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後悄不已.

若非是九劫劍有了這吞噬生靈的力量,自己還真的可能闖不過來.剛才自己遭遇的這一股部隊,無疑是一股精銳之軍!其彪悍程度,讓人匪夷所思.

自己若非是趕得正巧在他們安營紮寨的時候發動,想要撼動大軍,絕對沒有任何可能!就算是如此自己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在慌亂之中迎敵,竟然還能夠有如此的戰力險些將自己這位九劫劍之主永遠的留在這里,這股軍隊的可怕,可想而知.

只是不知道,這支部隊的指揮官是誰?但不管是誰,都絕對不是等閑之輩.

以後戰場上若是遇到,必須心應對.

景夢魂還在懸崖下面,四處搜尋.下到懸崖的途中,景夢魂也發現了楚陽下去的時候留下的痕跡.

這讓他信心大增:楚閻王,就在這里!

所以下去之後的搜尋,也更加的仔細,細致.

甚至,懸崖之下的那個水潭,他也令人潛水下去查看了一番.

一些閃動,更是概不當過!懸崖下定居的狗熊野狼之類的動物們,是倒了大黴,被趕得四處亂逃,狼狽萬分.

大家都是覺得勝利在望;一個個興致勃勃,勢要在這懸喜底下,完成誅殺楚閻王的大計!

但,就在大家搜尋的如火如荼的時候,遠遠的似乎有喊殺的聲音傳來.這聲音還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數千人同時鼓噪,聲音在這種空曠的山林之中傳得極遠.景夢魂一怔,站起身,雷巍耳朵傾聽著,道:"什麼動靜?

雖然聲音能傳過來,但卻是亂糟糟的一團,距離太遠,根本聽不清楚喊的是什麼.

"似乎是王騰龍的軍隊在嘩變"旁邊一位寶馬騎士皺著眉頭,狐疑的道.

這句話,讓景夢魂很是無語:這附近就只有那一支軍隊,不是他還能是誰?至于是嘩變……景夢魂就恨不得在這話的家伙的腦袋上猛拍一巴掌.

王騰龍治軍之嚴,天下聞名!任何一人的隊伍都可能會嘩變,景夢魂都不會覺得詫異.唯獨王騰龍的軍隊,永遠不會!更何況這是他的最精銳的親兵?

"既然不是嘩變,那就肯定是……"景夢魂突然跳了起來:"不好!楚閻王已經沖出去了!我們快走!"那位寶馬騎士一陣愕然,自己的是嘩變;這位景王座居然直接來了一句"不是嘩變"居然還用了一句1既然不是,接著就楚閻王逃了?

這思維跳躍性實在是太大了.讓這位寶馬騎士瞪著眼睛想了一會居然沒回味過來,為啥?

但景夢魂已經發出號令,所有人經有暴近的路途,攀上對面懸崖,然後風馳電掣的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趕去.

但,趕路到一半的時候,喊殺聲已經遠去.

等來到現場,更是晚了三秋.整個峽谷,幾乎成了鮮血的海洋.

初夏正是萬物生長最為茂盛的時候,但那蓬勃的綠色,也根本遮掩不住那片片的血腥.

有不到五百名的軍士,沉默的在尸體堆之中耐心的翻找著,找出同伴的尸體,殘缺的手腳力爭接回到原本的軀體上,風聲呼嘯,還有不少的圓滾滾的被砍落下來的頭顱在風中滴溜溜的亂滾,帶著長長的頭發……

景夢魂如遭雷擊!

他一個箭步沖上去,一把揪住一個士兵,大聲吼道:"這是怎麼回事?人呢?"

被他抓住衣襟的士兵呼吸困難,卻是歪著頭不屑的看著他,慢慢的道:"老子就是人!"他頓了頓,道:"還有地上這些躺著的兄弟,也是人!"

景夢魂無,無力地松手,放下他,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士兵淡漠的看著他,眼中有隱隱的悲憤在逐漸的燃燒,不答反問:"你們就是金馬騎士堂的人吧?"

"…………"景夢魂面對著這憤怒燃燒著的雙眸,竟然有些心虛,道:"是."

"追殺楚閻王,本就是你們的事.

"那士兵淒慘的咧了咧嘴,似乎在笑卻又實在笑不出來,道:"如今,我們與楚閻王血戰一場,無數兄弟死得淒淒慘慘,你們卻要來問一句……這是怎麼回事?"

他突然一下子挺直身軀,一只手猛的伸出,指著景夢魂的鼻子,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大吼道:"你這是怎麼回事?!"

景夢魂怔怔的瞪著眼睛,無以對.

"當我們浴血厮殺的時候,你們在哪里?當我們的兄弟一個個死在你們追殺的楚閻王手中的時候,你們在哪里?"那士兵愴然大笑:"大戰結束…………你們來了?問我們……這是怎麼回事?!啊?!"

景夢魂長歎一聲,感覺自己無以對.

對方只是一個的士兵,不客氣的,景夢魂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十個.但現在面對著對方的責問,和憤怒的目光,這位九品王座竟然有些心虛.

長歎一聲,垂下頭去,默默的問道:"傷亡如何?"

"傷亡如何?你自己不會看嘛?"那名士兵伸手一指,暴吼一聲.

胸口起伏,聲音也嘶啞了起來,一聽"傷亡,這兩個字,眼圈也頓時了起來.

"九百三十六名兄弟戰死!無一傷者!"那名士兵聲音低沉起來,眼淚簌簌終于流了下來,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這個數字,你們有何感想?"

景夢魂唯有歎息然後他並起腳,向著戰場上的尸骨很莊重很莊重的行了一個軍禮,大聲道:"兄弟們,我是景夢魂!對不起!我們晚來了一步!"

突然間心中如同油煎.

死了九百三十六,竟然沒有任何傷者!這足以明了太多的問題!

這里所有的士兵都知道為何而來,都知道這件事的始末.王騰龍帶兵,除了一些重大的戰略決斷,從來不會隱瞞什麼.

所以他們悲憤!

死在楚閻王手里,士兵們並不覺得遺憾,也沒有仇恨.因為他們本就是來殺楚閻王的,被對方殺了,也是理所應當.




上篇:第三百七十章 一人一劍,摧枯拉朽!     下篇:第三百七十二章 殺人可以,傷天害理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