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九十四章 為誰守冰心,為誰徹玉骨?  
   
第三百九十四章 為誰守冰心,為誰徹玉骨?

第三百九十四章 為誰守冰心,為誰徹玉骨?



鐵云大軍潮水般湧進來,補天閣的人與兩大影子高手協同軍隊中人瘋狂追殺金馬騎士堂這剩余的兩千余高手,但這兩千人個個都不是庸手,片刻間,雖然被殺了五六百人,被抓了三四十人,但其他人卻已經逃得無影無蹤.

至于元凶的景夢魂,則是第一個逃跑,早已經遠遁而去.

楚陽昏迷不醒的躺在鐵補天懷里,鐵補天只感覺楚陽雖然昏迷不醒,沒有任何意識,但身上卻是越乘越熱,簡直如同火爐一般.

兩位影子回乘的時候,目光有些閃躲.

見兩大影子高手回乘,如同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問道:"兩位叔叔,你們看……他這是怎麼了?"

兩位影子早已從那些被抓的俘虜口中知道了什麼事,如今一看楚陽這副樣子,恐怕是用膝蓋猜也猜了出來,不由歎了口氣,道:"這個人恐怕……沒救了."

"沒救了?"鐵補天如被五雷轟頂,身子晃了晃,眼前一黑,問道:"他還有呼吸,而且脈搏還很健旺,怎麼會沒救了?"

"他中了毒."

影子道,歎息一聲:"而且此毒無藥可解."

"無藥可解"鐵補天頓時搖搖欲墜,無力地問道:"什麼毒這麼霸道……竟然……竟然……"

"這可是媾蛟的春毒,這里乃是荒山野嶺,軍中又沒有女人,這里連找個村姑都難……"其中一個影子到這里,突然住了嘴,呲牙咧嘴.

卻是另一個影子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媾蛟?春毒?"但鐵補天已經聽到了,眼前一亮想了一會,道:"就是那中了之後五個時辰之內不解毒就會全身潰爛而死的媾蛟?"

兩個影子,一個低下頭去,另一個卻是東張西望,宛若沒有聽見.

"是不是?!"鐵補天怒道.

"這個還真的不好……"一個影子期期艾艾的道,隨即道:"不過,就算是真的也不必為了他去做什麼,畢竟你……"

到這里,又被掐了一把;干脆退後一步,啥也不了.

鐵補天疑問的目光看著另一個影子:"怎麼回事?"神色逐漸的沉了下乘.

"這個他到這等地步也是他的命."這位影子字斟字酌的道:"再,我們鐵云現在有了楚閻王了沒有必要搞出兩個.再………此人一向桀驁不馴,再……大戰在即,實在不宜……"

鐵補天目光如水看在楚陽臉上,臉上神變幻,看得出,他的心里在劇烈的掙紮著.良久之後,他終于咬著牙,別過頭去,啞聲道:"准備一輛馬車將他運回去……"

他的聲音無力,整個人似乎在這一刻崩潰.

兩個影子同時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相對看了一眼,急忙去辦.

這時,武狂云溜溜達達的過乘,伸著脖子看了一眼不由聳肩笑道:"原未是這個混蛋!這家伙,還欠我深深的一筆賬沒有還呢.

鐵補天木然的看著深沉夜色,臉上毫無表他就這麼站著,一動不動似乎在突然之間,這位鐵云的君主,就這麼變成了一尊泥雕木塑.

馬車來了,楚陽被放了上去,大軍開始往回開拔.

自始至終,鐵補天就跟在馬車旁邊,一不發,神色痛苦,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直到將自己的下唇咬茶……

兩個影子擔心的看著他,寸步不離.

"陛下,有消息."武狂云手里抓著一只傳訊的鷹隼,滿頭大汗的跑過來:"有三支騎兵大軍,正火速的向著我們的方向趕乘,距離此地,大約還有不到七百里."

"我們回去,還有多遠?"鐵補天木然問道.

"還有三百五十里."武狂云干脆的道:"不過我們大部分是步兵,對方卻是騎兵,而且速度已經放開.而我們就算能回去,還要組織人員撤過……"

下之意,鐵補天聽的很明白:很不樂觀!

"大軍歸你指揮!不管用什麼辦法,你必須要趕在對方之前,回到斜谷!然後組織人員撤退,進入天裂關!"鐵補天當機立斷,立即下令.

"那……陛下您呢?"武狂云大吃.驚.

"我跟兩位影子叔叔自有辦法回去."鐵補天著,伸手一指:"將這個人和耳車也留下,你們先走!帶著他,你們走不快."

"不行!"武狂云大吃一驚.

"執行命令!"鐵補天森然的看著他:"若是再敢多一句話,以叛國罪論處!"

隨即安慰的道:"放心,我們會一直跟在大軍後面走.如果能跟上,我們就跟上;跟不上,我身邊也有兩位九品王座在,不會出任何危險."

頓了頓,道?這一次,不管什麼況,鐵大元帥那里,自有我親自去解釋.無需你出面."

不管他怎麼,武狂云只是不依.如此危急的時刻,將皇帝丟在到處著火的荒山野嶺,武狂云神經再大條,也是沒有這個膽子.

"你不走?"鐵補天的目光突然銳利起乘,刷的一聲長劍出鞘,下一刻,就橫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不走,我就死在這里!"

武狂云汗流浹背!兩眼幾乎迷惘了……

"還不去?!"鐵補天一聲厲喝.

利刻在脖子上已經勒出一道血痕.

武狂云大叫一聲,充滿了無盡的悲痛:"陛下保重!老武去也!"跳起身采,飛身上馬,瘋狂的發號施令,隨即後軍改前軍,全軍加快速度,而武狂云已經率領騎兵狂飆到了隊伍最前面!

盡快趕回去,守住關隘!然後我親自出來接應陛下.

若是……若是……那也只好將我武狂云這條命拼了"武狂云,鐵云國從這一刻就交在你手里了.只要守住了天裂關,那就還有可為.若是守不住,那就是我這位鐵云國君這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沖動,付出的昂貴代價!"鐵補天心里喃喃的道.

想起這一次沖動,就是為了馬車里的那個人,如今,他卻是命懸一線,身中奇毒,自己卻,想到這里,鐵補天不由得心亂如麻.

鐵補天跟著馬車,非在隊伍後而.到了現在的這種況,讓武狂云率先趕回去這是最好的選擇.若是還是自己帶隊,自然可以,但……楚陽怎麼辦?他是再也經不起顛簸了,而且他撐不了這麼長的時間了……

鐵補天咬著嘴唇,內心還抱著一線希望,兩眼不斷地在四周梭巡著,這里……太荒涼了啊.再,又是剛剛經過大火燒山……

怎麼辦?怎麼力?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鐵補天也已經趕著馬車跟著部隊走出了數十里路.前而的隊伍越乘越遠,聲音越乘越……

鐵補天突然勒住了馬,接著就跳下馬乘.蹲在地上,一動不動,肩頭聳動,似乎是……在哭?

兩個影子對望一眼,均是深深歎息.

一聲壓抑的低沉shēn吟從馬車上傳乘,三人同時轉頭看去,只見馬車上昏迷不醒的楚陽已經渾身在無意識的抽搐,臉上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膚已經變得一片通……

"他這樣太也痛苦!要人……我干脆給他一個痛快!"其中一個影子道,著,就向著馬車走了過去.

"你敢!"隨著一聲厲叱,鐵補天跳了起乘,兩眼通的攔在馬車前面.

四目相對,鐵補天眼中流露出來的,全是凜然的堅決.

良久,他才低下頭去,道:"給我找一個僻靜之過……"著這句話的時候,鐵補天突然渾身顫抖了一下.

"你……"兩個影子同時震驚叫道.

"只能如此."鐵補天慘然一笑.

"可是冰心徹玉骨啊!"其中一個影子急切的道:"若是……若是……可怎麼辦?你,你會被你師父打死的!"

"冰心徹玉骨"鐵補天無動于衷的一笑,道:"他若是不在了……………我為誰守冰心?為誰徹玉骨?"

他淡淡的,卻有些迷惘的笑了笑,道:"至于師傅……難道這一生,我還能再做她的徒弟嗎?"

兩個影子同時無語.

鐵世成只有鐵補天這唯一的血脈,現在已經是鐵云國的君主!他如何還能做……媽的徒弟?

"但……這也不值得啊."其中一個影子著急了:"他甚至都不知道你的身命……甚至……,.

"他知道與不知道,有什麼關系?"鐵補天微笑:"這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難道你……"兩個影子瞪目結舌.

"難道我還能跟他……生?"鐵補天淒然一笑,反問道,"正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這才少了許多的糾纏."

"過……"影子啞然.以鐵補天的身份,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又有什麼關系呢?"鐵補天淡淡地道:"這是我的事!不關他的事,也不關你們的事,更不關……我師父的事!"

他的臉上露出決然的神色:"我的事!我一個人的事!"

他回過頭,眼神有些哀肯的看著兩個影子:"下三天爭霸事完,不管成敗,他都要走了.這一走,很可能終生都不會再見.就讓我一生之中,留下這麼點回憶……好麼?"

影子默然,卻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上篇:第三百九十三章 絕處逢生     下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