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誤會!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誤會!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誤會!



鐵補天轉過臉,看著四周依然在燃燒的火光,慢慢的道:"我一生之中……繈褓之中,或許曾經承受過歡樂.但我,卻沒有記憶.自從父皇受傷,千鈞重擔壓在身上,從未得到過半點快樂,也從來就沒有過,任何一個朋友.也從來沒有過喜歡的人,更加不會有什麼山盟海誓不顧一切……那種深愛的人,那種深愛的感覺."

"自從出生,我就是孤獨的.別的女孩子,還可以賞花種草悲春傷耿,作為閨閣之樂.而我,卻連這方面的想法都不能有.伴隨我的,自始至終就是鐵血無,就是帝王之路.身為父皇唯一的骨血,這是我的責任,我無法推卸,但,誰曾經想過,就算君臨天下,可我……依然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我也有我的夢,可別人的夢有實現的機會,但我的,卻從來沒有.壓根不可能.壓力大的時候,我也想有一個肩膀讓我靠一靠,有一個懷抱能讓我流淚.可我只能挺著,還要用一種無所畏懼的姿態,來面對所有的殘酷和冰冷!是,這是我的責任!可是……

鐵補天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淚流滿面:……可是……把這一切都加諸在我的身上,讓我一個弱女子去面對風霜,去死死控制著這一個秘密,而且,還是一個沒有盡頭的秘密,面對著未來的絕無希望的局面,把自己的青春韶華,統統的隱藏在一張面具之後,直到老去謂零……你們不覺得……這太殘忍了嗎?"

"你們不覺得,這太殘忍了嗎?!"

鐵補天嘶聲道.

兩個影子黯然歎息,相對無.

"但今天,我想救他.哪怕為了救他,竹出我的所有,一切!而且在付出這一切之後,得不到任何的回報,一切春夢了無痕,我也願意."

"我只任性這一次……就任性這一次吧!"鐵補天喃喃地道:"我只希望你們,永遠都不要跟他!永遠都不能讓他知道!"

"所以這是我一個人的事."

火光映照下,他的臉上,清晰地桂下了兩道淚痕.

"只是可惜那即將再進一步的冰心徹玉骨神功啊……"影子仰天長歎:"那可是你師父過的…………她來接你的界限啊……"

"呵呵……或許她來時……鐵補天有些迷惘的看著這暗夜之中的滿山火光,道:"……已經是滄海桑田了吧……"

然後他就笑了:"這滿山的火光,豈不勝過了天下最美的燭火?"他的眼中,閃出了一絲羞澀,閃過了一絲甜蜜……

或許這一麾,他想到的是他永遠都不會得到的,美麗的洞房花燭夜那一對燭.這一竟,他的眼神淒迷,惘然,卻又充滿了一種幻想的甘甜……

楚陽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酸痛,卻又有一種不出的暢快,他shēn吟一聲,就要坐起身來.

用盡了全身力量,才半坐了起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身子在晃動著,似乎……在一輛行駛的馬車上?

是鐵云的馬車,還是大趙的馬車?

楚陽心中疑惑著,看了看自己身下軟軟的被褥,身上蓋著的柔軟棉被,就知道,若是大趙人抓到了自己,恐怕不會給自己這般優待的.

"你醒了?"外面傳來一個聲音,淡漠而威嚴.

隨即,車簾一掀,鐵補天就飄了進來.

常人一邁步就能上來的馬車,鐵補天這位有一定武功底子的帝王,居然施展輕功飄了上來.

在我的面前,你還賣弄什麼.楚陽忍不住有些想要笑,虛弱的道:"你怎麼在這里?"

鐵補天的臉色有些發黃,身體也似乎是很疲倦的樣子,在楚陽對面坐下,卻輕輕的皺了皺眉,眉宇間露出一絲痛楚,淡淡地道:"你別管聯為何在這里,聯只問你,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身體感覺如何?"

楚陽頓時一怔.

這口氣,竟然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口氣,而且,聲音里自然而然的有一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不由心中一震,抬頭看去,訝然問道:"你怎麼了?"

"聯這些日子,壓力很大."鐵補天與他對視一會,目中沒有任何表;然後就不著痕跡的移開了目光,道:"烽火已經燃起,大趙重兵壓境,幸虧你在此時歸來,或可為聯分憂."

楚陽銳利的目光看著鐵補天,他分明的感到,今天的鐵補天有些不對勁.

他似乎在庶意的拉遠雙方之間的距離.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里,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楚陽心中在想著,淡淡地道:"只是在下能力有限,恐怕未必能幫得上多大的忙."自己九死一生,全是為了鐵云,如今,這位鐵云的皇帝陛下居然對自己如此冷淡了起來!楚陽口氣之中,就有些冷淡.

"楚禦座……"鐵補天的眼睛游離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挪開,道:"但楚禦座還是會幫我的,是不是?"

楚陽突然感覺有些憋氣,呵呵一笑,道:"那是自然,楚某人過的事,就必定要做到的."

完,楚陽就閉上了眼睛,擺明了不想再跟他下去.

跟一個頤指氣使的帝王能什麼?鐵補天不可能跟自己低頭,但自己更加不可能對他低頭的.

楚陽的傲氣很少展現出來,但骨子里的驕傲,卻是這世上恐怕任何人也難以企及的.鐵補天既然冷淡,那他就絕不會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那就好."鐵補天領首,微笑了一下.銳利的目光在楚陽臉上繞了一圈,似乎想什麼,但還是忍住沒有,冷漠地道:"你好好養傷."

著,突然控制不住的咳嗽了幾聲,兩道眉毛皺得更緊了,臉上的痛楚的表也越來越明顯,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但楚陽閉著眼睛,卻沒有看見.

然後鐵補天就下了馬車,旁邊掀起車簾的聲音響起,接著鐵補天就上了另一輛馬車.

原來有兩輛馬車.

楚陽心中哼了一聲,這位皇帝陛下的架子倒真是越來越大了.自己明明見到千軍萬馬而來營救自己,他在如此緊急的況下,居然還坐著馬車來……

還真是會舒服哇.

果然,人做了皇帝之後,性習慣都是會變的.之前的補天太子的勤勉,或者就一去不複返了吧?

楚陽這麼一想,突然覺得百無聊賴.

若不是為了逆轉命運,拯救輕舞,他真想就這樣拂而去.

等到大戰結束,第五輕柔兵敗,我楚陽,決不會再在這里停留一天!

馬車緩緩前行,路途似乎越來越難走.楚陽慢慢的覺得,這周圍有些寂靜得過了分!除了旁邊的鐵補天的馬車,竟然似乎就再也沒有了別的聲音.

楚陽運氣調息著,心中想起那驚天動地的最後一擊,兀自心有余悸!自己竟然從那樣的攻擊之下還能活著……連自己都是覺得不可思議.

呼叫了幾聲劍靈,但這一次卻出現了怪事.無論他怎麼叫,刮靈都是毫無反應.

他卻不知道,就在那最後一擊之中,雖然楚陽也是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一舉殺了將近三百人,但對方卻也是明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幾乎人人都在拼命.里三層外三層的天上地下各個方位再千多人同時用自己的最大力氣向著中央的楚陽發出了攻擊.

這樣的攻擊,卻又豈能是楚陽一個人能夠扛得下來的?這可是硬碰硬的攻擊,全無半點取巧的余地.

在最後的關頭,楚陽的身體幾乎就要被打成一團肉糜的時候,劍靈終于控制不住的沖了出來,接管了楚陽的身體,用自己的全部靈體的力量,替楚陽抗下了這驚天動地的必死的一擊!

但那之後,到靈也耗盡了自己的全部力量,陷入了沉睡.而那時候楚陽已經陷入昏迷,刮靈甚至都來不及跟他一聲.

雖然刮靈知道楚陽的身體里還有一個急需解決的隱憂,但他已經無能為力.更何況,就算是它清醒著,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後來,楚陽和他一起昏迷,一切的事,就都只能聽天由命.

查看著自己體內百脈幾乎盡廢的樣子,楚陽苦笑一聲,召喚了一聲九劫刻.取出了一顆不完全版的九重丹,服用了下去.

這顆九重丹雖然並不是那種加了玄冰玉膏的完整版九重丹,但卻也是人世間一等一的療傷聖藥.楚陽的傷勢,看起來雖然嚴重,卻是還在這治療范圍之內.

服下九重丹,不過半個時辰,楚陽就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慢慢的有了力氣,體內的傷勢,也在緩慢的持續好轉之中.

又過了一個時辰.終于感覺可以行動,坐起身來,吐納了幾次,就覺得渾身輕松起來,而且,似乎某一種困擾著束縛著自己的某一道枷鎖突然斷去的那和感覺,激身飄飄欲飛.

試著提了提氣,楚陽突然震驚得瞪大了眼睛:自己的靈力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突破了瓶頸,成了王級一品.

劍王一品!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受了傷還能突破的?

難道是鐵補天又給自己服食了什麼天材地寶不成?




上篇:第三百九十四章 為誰守冰心,為誰徹玉骨?     下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朋友麼?【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