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朋友麼?【三更!】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朋友麼?【三更!】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朋友麼?【三更!】



楚陽想到這里,再也坐不住,將馬車車簾一掀,就要跳下車來.但一掀開車簾,他就大吃一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分明還是走在天外樓山脈之中是沒錯的.但,大軍呢?

昨夜那狂潮一般而來的大軍分明是鐵云的隊伍,怎麼現在一個人影也不見了?難道是做夢?

四周,依然是還冒著煙的山林,有些地方,還有微弱的火光.

在自己旁邊,還有一輛看起來很簡陋的馬車;兩輛馬車,兩個車夫,除此之外,就是坐在馬車里的,自己和鐵補天兩個人!

一共四個人!

誰也不發一聲,只有車輪在支油油支油油的趕路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楚陽忍不住出聲,道:"怎麼只有這幾個人?"

兩個車夫就如是世人都欠了他們八百貫錢一般,板著臉不話,只是趕車走路,對楚陽的問題,宛若沒有聽見.

"問你們話呢!"楚陽惱怒的道.

"閉嘴!"一聲呵斥.

楚閻王有些傻眼,因為這是給自己趕車的車夫的.啥時候車夫也這麼牛逼了?

楚陽身子一下子飄了出來,站到了馬車頂上,居高臨下的看去,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大軍已經不見了.

而這兩個車夫……楚陽縮縮頭,吐了吐舌頭.若是自己估計沒有錯的話,這兩個人,應該就是一直護衛在鐵補天身邊形影不離的兩大影子高手了.

靠!怪不得這麼鳥!

這還是楚陽第一次見到這兩位影子的真正面貌,只見兩個人如同一個模子里鑄出來的一樣,都是身形枯瘦,高挑,穿著灰色的袍子,如同竹竿上挑著一塊布.顴骨高聳,眼窩深陷,混身上下,兩個人加起來也沒有一兩肉.

都在五六十歲的年紀.

他不話了,但這位影子卻不放過他了:"你好了?居然能跳了?恢複得可真夠快的,真是命大啊."

楚陽怎麼聽這話都有些陰陽怪氣皮里陽秋.貌似,有很大的怨的樣子.不由道:"怎麼了?"

"怎麼了?"影子氣不打一處來:"陛下為了救你,大軍五十萬出關接應,關隘正在被敵人一百多萬大軍圍攻,所有人都回去支援了,只剩下我們這幾個人.現在你明白了?"

"什麼?"楚陽心中一震,想不到鐵補天竟然會為了自己冒這麼大的險!這幾乎就是將舉國的命運放在了與自己對等的天平上,而且自己的分量,明顯還要重一點.

這是天大的冒險啊!

這麼一想,心中突然有些感動.

心道,難怪鐵補天剛才的表那麼臭,原來如此.因為自己一個人,卻讓整個鐵云國陷入了險境,換做誰,都是心不會太好的……

兩個影子心中也是詫異之極.楚陽的春毒雖然除去了,但也絕不可能現在就能活蹦亂跳啊.他昏迷的時候兩人都把過他的脈,傷勢實在是已經嚴重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怎麼現在就能走能跳,而且看似沒有什麼大礙的樣子?

這子的生命力,也太強了吧?

另一邊的鐵補天沒有任何動靜,似乎睡著了.

三個人都不知道,鐵補天正躺在車里,疼得渾身冒汗,臉色煞白,汗水幾乎浸透了衣服.

楚陽的春毒霸道之極,鐵補天未經人事,就是這般高強度近乎殘酷的,如何承受得了?解毒的時候,鐵補天無數次的死去活來,到後來幾乎就只剩下了一口氣……

也多虧了楚陽沒有意識,只有下意識的動作,幅度並不大,絕大部分時間都是有鐵補天自己來主導,這才沒有真的搞出人命來……

現在,鐵補天依然渾身如欲被撕裂,劇烈的疼痛.能夠強忍著上來看一看楚陽,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楚禦座,老朽比你年紀癡長很多,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影子道.

"前輩請講,萬事無妨."楚陽微笑道.

"楚禦座年紀輕輕,應該還沒有妻室之類吧."影子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口氣.

"尚無家室."楚陽坦白的道.

"嗯,若是有一位女子,為楚禦座傾心相愛,甘願付出一切,楚禦座可否會動心麼?"影子的聲音里,透露著一種隱隱約約的憋屈,道:"就有老夫做媒……"

"影子!"旁邊的馬車里,傳出鐵補天有些憤怒的聲音:"楚禦座的婚事,又豈能有別人勉強?"

影子訕訕的摸了摸胡子,不話了.

"在下已經有了心愛的人."楚陽聞弦歌而知雅意,乾淨利落的拒絕道:"在下對她十分中意,也十分鍾愛;這一生一世,不想做第二人想."

影子已經被鐵補天何止,本不想再話,但一聽這句話卻頓時勃然大怒,再也壓制不住自己脾氣,厲聲道:"難道別人為你付出了那麼多,你就無動于衷?"

"別人為我付出再多……也並不是我楚陽變心的理由吧?"楚陽有些好笑的看著這個有些暴跳的老家伙,饒有興趣的問道:"只是不知道,前輩所的這個人,是誰?"

"哼!"影子憤怒的哼了一聲,轉過頭去,再也不理他了.

楚陽心念電轉,心中就有了數.這老頭的,可能就是烏倩倩吧.畢竟這段時間里,自己不在鐵云,烏倩倩與這兩老接觸就比較多,看來這兩個老頭今天是要為烏倩倩做媒啊.

想到烏倩倩,楚陽就不由得深深的歎息.

烏倩倩對自己一往深,自己豈能不知?但自己這一生,就是為了輕舞.不管別人如何,自己萬萬不能對不起的人,就是莫輕舞!

烏倩倩自然也是絕色美女,而且蘭心蕙質,才藝雙絕,心思智謀,現在也都是一時之選.但,奈何楚陽心中只有莫輕舞一個,前世的天大遺憾,讓楚陽的心直接系成了一個死結.

除了莫輕舞,恐怕這人世間,再也沒有人能夠解開楚陽的鎖!

自始至終,楚陽就根本沒有想過,會與烏倩倩有什麼結局.甚至,連這樣的念頭也沒有生起過.

至于別人,應該不會有了吧.

另一輛馬車里,鐵補天神黯然,心中不無自憐的深深歎息一聲.果然,楚陽心中是有人的.既然如此,就讓這件事就此埋藏,也是最好的選擇吧?

再,就算楚陽心中沒有別人,又能如何呢?自己一國之君的身份,難道還能嫁他為妻不成?

鐵補天心中寬解著自己,似乎是想通了,也決定了.但眼中卻是悄悄的滴下了兩串淚珠,將枕頭浸濕了一片.她輕輕的伸手,將眼淚擦掉,但眼淚卻又迅猛的湧了出來,似乎擦之不絕……

就讓我哭一次吧.

趁著他還在旁邊.

雖然他並不知道……

…………

又是一片難的沉寂,這片沉寂之中,楚陽明顯的感覺到充滿了壓抑,似乎下一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發.

良久之後,鐵補天有些疲倦的聲音從一邊傳來,道:"楚禦座的身體恢複得真快."

楚陽呵呵一笑,道:"只不過是皮糙肉厚而已."

既然揭開了對鐵補天的誤會,楚陽自然不會再與對方冷淡下去.

"嗯……昨夜,朕將楚禦座的黑衣扔在了火里,燒掉了."鐵補天慢慢的道:"不過燒掉之後才感覺有些不對,楚禦座,你的衣服里,不會有什麼難以割舍的東西吧?或者是非常重要的秘密?"

"難以割舍的東西?非常重要的秘密?"楚陽一怔,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的道:"陛下此何意?"

"哦,既然沒有,朕也就放心了."鐵補天笑道:"因為在燒掉那件衣服的時候,分明有許多烤掉了毛發的味道,若只是禦座身上掉落的,卻又不會有那麼多……呵呵,原來是朕多慮了."

楚陽一笑,道:"陛下可能不知,我的衣服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或者還有敵人的殘碎尸體的血肉碎塊,燒掉自然是有那種味道的."

鐵補天笑了起來,道:"嗯,或者是朕沒有經曆過吧."心中疑惑,血肉碎體燒掉的味道,跟那個可不是一樣的啊.但卻沒有就這話題再討論下去.

"楚禦座……你我不屬于君臣,也不屬于同僚……"鐵補天字斟字酌的道:"楚禦座前程遠大,而且,絕不會局限在這的下三天,那麼……敢問一句,在楚禦座心里,我這一位鐵云皇帝,是一個什麼樣的位置呢?"

鐵補天的雖然慢,但口氣之中,卻有一份隱約的迫切.

"呵呵……"楚陽尷尬的摸著鼻子笑了笑,感覺到這個問題真的不好回答.

鐵補天那邊靜靜地等著,沒有催促.

"我與陛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楚陽坦然笑道:"你我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是一種合作的關系.我們的目標,就是擊敗第五輕柔.而我們之間的交往,也都是架構在這個基礎之上."

"不過陛下的為人,我楚陽還是很欽佩的.這段時間里,在無數次的合作之中,也對陛下很有一種好感.而且很默契……"楚陽斟酌著,道:"這樣的況,是兄弟,楚某不敢高攀,但一聲朋友,卻是完全可以的."

"朋友……朋友麼?"鐵補天的聲音很低,似乎帶著一股茫然.




上篇: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誤會!     下篇:第三百九十七章 她是獨一無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