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什麼是鳥盡弓藏?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什麼是鳥盡弓藏?

第四百一十三章 什麼是鳥盡弓藏?



"武狂云!你……龍傲悲憤欲絕的伸手指著武狂云,維心泣血的叫道.卻正看到了武狂云眼中那惡意的嘲笑.

原來他一直沒有打算真正勸降我!

原來他一直在玩我!這個念頭一升起來,龍傲就幾乎要崩潰!自己自負一世聰明,竟然被人玩的這麼慘!

前方的敵軍和後方的己軍,同時爆發出的沖天的噓聲,讓龍傲有一種拔劍自刎以謝天下大的念頭.

羞辱!奇恥大辱啊!

龍傲一直心高氣傲,而且戰無不勝,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

而且也是沉重的打擊!自己這支部隊,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現在唯一能夠壓住陣腳的,恐怕就是自己這位主將在長年累月之中堆砌起來的威望!但現在,自己苦心經營了數十年的威望,在對方輕而易舉的一場勸降之下,喪失殆盡!

完了!

龍傲氣的搖搖晃晃的幾乎在馬背上坐不住,眼前一陣陣發黑,心中已是萬念俱灰.他幾乎就是下意識的撥轉馬頭,向著自己的軍陣跑去.

原來,以往那些被自己打敗並且羞辱的將領,他們心中的想,是這樣的.在這種時候,龍傲突然升起了這個念頭武狂云並沒有追趕,他只是策馬站在原地,滿含著嘲諷的笑容,看著龍傲遠去.心中想道:看來這個楚閻王教的辦還真管用,看這家伙,直接被氣得半死不活了……真爽!

龍傲馳回本陣,看到的,卻是一大片的懷疑,質疑,與鄙視的眼神.三軍無,就這麼看著他.

他剛才在陣前,刻意的壓低了聲音話:分明是在哀求!但對方卻沒有壓低聲音啊.

對方龍傲叫人家親爹,而這位龍大將軍竟然連反駁也沒有.對方逼著他發誓,他也只是吐了一口血.並沒有發誓!

這明了什麼?

這明了龍大將軍在向人家討饒,求一個投降後的好待遇,甚至卑躬屈膝叫人家親爹,卻被人家狠狠羞辱!

這……這真的是我們的龍大帥嗎?

看著一大片慢慢的靜默無聲的懷疑眼神,龍傲心口如同被重重的擊打了一下,心如刀絞,剛想要什麼,卻覺得眼前金星亂冒,一張口,卻又是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突然間心灰意冷,一種死意湧上心頭.

他撥轉馬頭,突然大吼道:"武狂云!我生不能食汝之肉,死定當追汝之魂!天上地下,我龍傲與你絕不共存!"

一邊大吼,口中一邊淋漓的噴出鮮血.

突然一伸手,抽出長劍,怒喝道:"武狂云,你等著我,晚上我的鬼魂就會來找你"長劍一橫,竟然就在馬背上自刎而死!他的聲音淒厲,似乎地獄的厲鬼突然沖了出來,帶著無限的怨毒在狂叫,讓所有聽到的人,都是為之毛骨悚然.

人雖死,血狂湧"但身不倒,一雙眼睛依然是怒視著武狂云,憤怒憋屈,死魚一般的眼睛,幽深之極"似乎直接連通到幽冥這位一代名將,終于選擇了自殺!

"大帥!"親兵放聲大哭.

"大帥!"數千人一起大吼,同時跪下,痛哭流涕.

對面的武狂云打了一個寒顫,突然哈哈大笑:"他媽的,老子生平殺人"何止千萬?想要找老子算賬報仇的不知你一個!晚上來找老子?那你也得先排上隊再!他媽的,死都死了居然還嚇人!"

完振臂大呼:"龍傲已死!爾你們還不投降更待何時?"他本想"爾等,:但1爾,了一下卻覺得文縐縐的不出嘴,只好又換成了1你們.

城牆上,一襲黑衣迎風飄動,黑衣面罩之後"是一雙冷銳無的目光.正是楚閻王!

"楚禦座,這些人,我們招降還是"鐵補天目光閃動,問道.

"主將已死,自然要招降!"楚陽淡淡地道:"招降之後,將龍傲親兵處死,將幾員領兵大將處死,剩余的將軍監禁,隊伍全盤打散,重新整編.就是一股新的力量.""大將殺死或者監禁,朕倒是理解,但親兵為何處死?"鐵補天皺眉:"如此殺俘,恐怕……""我們現在不是考慮仁慈的時候,而是考慮活下去.活下去之後,才是天下霸業!"楚陽冷冷地道:"陛下之所以不明白,乃是因為,陛下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親兵!親兵,這兩個字,並不是白給的."

鐵補天不好意思的一笑.旁邊一員大將道:"陛下不掌軍,不明白也是無可厚非.不過,這些親兵,我們能親手殺掉的,也不會很多了.因為作為龍傲的親兵,龍傲一死,他們大部分都是要自殺追隨的!"

他的臉色有些沉重,道:"就算沒有追隨死去的,也都抱著報仇之後再死的心念."他長長地歎氣:"陛下,這就是楚禦座的,親兵的含義!"

他頓了頓,道:"所謂親兵,就是真正的鐵杆!也就是忠義,這兩個字的化身!往往,在戰場上有一個不沉穩的規矩,那就是,衡量一位名將的基本條件,就是看,他的親兵會不會為他去死!肯為他去死的人,又有多少."

鐵補天怔住!

果然,在龍傲身死之後,他的親兵之中有一部分當場嚎啕大哭,橫刀自刎.

在鐵云的招降開始之後,看著大勢已去,士兵紛紛放下兵器,僅剩的親兵隊伍在憤怒的斬殺了不少的同僚之後,被自己的戰友奮起反擊,砍成肉醬!

鐵云軍隊一動沒動,完全是大趙的普通士兵和親兵們在血肉橫飛的奮戰,一個個親兵滿臉是淚,一邊瘋狂的砍殺一邊瘋狂的大喊:"大帥不是那種人!大帥絕對不是那種人!你們褻瀆了大帥!你們"

這樣慘烈的呼聲,一直到三千人的親兵隊伍完全沒埋沒才消失.

甚至,只剩下最後一人多的時候,那人在奮力的斬出最後一刀的時候,還在奮力大喊:"大帥不是……"

這聲音.似乎是喊給已經長眠地下的大帥聽的,為大帥澄清清白為大帥維護身後的名聲.皆起源于,那生前的無條件的信任!在所有人都誤解的時候,親兵們,用自己的生命為自己效忠的人獻上一曲最後的贊歌!

大帥值得我們這麼做!

但他的聲音就定格在這里!他的身子,也淹沒在刀光劍影里.

血氣沖天,恰如他們的忠誠!

鐵補天看著那血肉橫飛的場面,長長一歎:"可惜!如此名將,卻如此憋屈致死!未免可歎."

楚陽淡淡地道:"陛下這是同心泛濫!毫不可取!"他的話一點也不客氣,但鐵補天卻是一點也不生氣,問道:"為何?"

"所謂名將,都是百戰余生自然每一位將軍,都有自己的死忠,每一位將軍身死之時,都有不少人殉葬!而這些人都是心甘願!這正是為將本人的魅力."

他淡淡地道:"若是沒有,他就根本不配成為一個將軍!戰場之上,這樣的事實在是太平常.甚至,有的將軍會有意的收攏一些流浪漢,孤兒,死囚,作為自己的嫡系:因為他知道這些人一無所有,哪怕只是一個笑容,也能讓他們為他赴死!更何況再造之恩?"

"再這是兩國之戰,並不是本國內戰,是不是?"鐵補天微笑問道.

"不錯!"

"朕明白!朕也不會股息,更不會放虎歸山.但只要見到這樣的場面,還是忍不住會心有感觸."鐵補天呵呵一笑道:"只因為天下英雄何其多也,卻不能盡為我所用!"

楚陽沉默了一會,道:"等天下英雄都為君所用時,上位者,卻只能將天下英雄都變作平庸之輩了.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雖然殘酷,卻也是統一之後的必然!"鐵補天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道:"不錯."

這幾句話分明是貶義詞,但鐵補天和楚陽都知道,這才是治國之道!飛鳥盡時,良弓不藏,要射誰?狡兔已無,走狗若不烹之,只能為禍世人.最起碼,也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

為將者都知道戰爭是為了和平.但真正和平的時候,卻是將軍解甲歸田的時候.軍人,最大的價值就只能體現在殘酷的戰爭之中,如此而已!

戰爭要激揚士氣,和平卻要穩定和諧!這本就是不可調和的舁盾.

鐵補天轉過頭來,看著楚陽,深深地道:"楚禦座,想不到你對這治國之道竟然也是如此透徹!自古以來,世人都以鳥盡弓藏來謾罵掌權者,但今日從你口中出來,朕才發現,這鳥盡弓藏雖然難聽,竟然是一條真理的治國之道!"

"只要不是鳥盡弓毀,就已經是帝王寬宏了."楚陽沉默的道.

鐵補天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字字道:"絕對不會的!"這句話,近似于盟誓!

兩人之間的話題,有些凝重.這句話完,兩人都不再開口.

良久,楚陽眉毛一挑,道:"可以開城納降了."

鐵補天吐出一口氣,展顏笑道:"這邊的戰事,總算是告一段落."他的臉上在笑,但心中卻是在尋思:即將去主戰場了,烏倩倩就在那邊.這個……不知道……




上篇:第四百一十二章 叫爹也不行!     下篇:第四百一十四章 感謝蒼天,他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