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五輕柔來干什麼?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五輕柔來干什麼?

第四百二十二章 第五輕柔來干什麼?



"你是,這是第五輕柔的陷阱?烏倩倩震驚的道:用這個陷阱,弓發八百萬人決戰?"

"第五輕柔是能夠輕易退去的人麼?"楚陽淡淡道.

烏默默不語.

外面的喊殺聲音越來越大.整個天都如同塌了下來一般的桑亂.

"若是不追呢第五輕柔能怎常……"烏問道.

"若是不追,第五輕柔若是直的搬退呢?想要擊潰第五輕柔,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楚陽苦笑一聲:"因為第五輕柔已經將他自己的部隊拉到了你的刀口下,你下刀,他就有可能斃命;但也有可能反噬!"

"若是不追"第五輕柔也不介意有一段長遠的休養時間的.

三年兩年是他,十年八年也是他."楚陽苦笑,除了苦笑,他現在幾乎沒有別的表.

或者第五輕柔是無意;但自己卻真的耽擱不起這段時間了.九劫宿命開啟,怎麼能為了世俗征戰一耽擱就是十年八年?那是絕對無想象的事!

門外腳步聲響起,一人道:"稟禦座,大帥有信來."烏出去接了進來.將信遞給了楚陽.

楚陽展開一看,不由苦笑:"鐵龍城來信,在大趙撤退之後是否追擊的問題."烏臉色一變,兩人正在討論這個關鍵問題,沒想到鐵龍城就來了信.

看來,這一場戰爭,大家都看出了什麼.但大家卻都不能確定,自己的猜測對不對.

"那你的意思呢?"烏問道.其實不用問,從楚陽剛才的推測之中就可以看出來楚陽的態度.

楚陽仔細的看著信,心中謹慎的思考著終究道:"我覺得".還是不要冒險的好."

就在這時,帥帳之外突然有人厲聲呼喝:"攔住他!"

然後排山倒海一般的叫喊聲突然響起,帳外,砰砰砰連續的聲音響起不絕;淒厲的嚎叫聲響了起來:"將軍快走!有刺客!"

竟然是混在這一波騎兵之中進來了高手?楚陽心中有些詫異,第五輕柔的計劃正在順利實施,還派遣殺手做什麼?

武狂云的聲音爆烈的響起:"哪里來的王八蛋!吃我一刀!"

砰地一聲悶響,接著就聽見武狂云怪——聲,然後就是一個龐大的重物落地的聲音.

楚陽心念一動,大踏步走出去,一把揭開帳篷只見在五六丈遠的地方一個黑衣人,黑衣蒙面,在人群之中向著這邊而來.

他的步履從容,舉止瀟灑;似乎全然不帶半點煙火氣,但圍繞著他攻擊的侍衛們卻是一個接一個的倒了下去,這人在數百高手圍攻之下,竟然仍是游刃有余!

雖然在數百人圍攻之間,卻像是在閑庭信步.

楚陽夠乳一縮.

這個人絕不是景夢魂!

這個人沒有下殺手!

這個人是從第五輕柔的突襲奇兵之中過來的!

這個人有隨時離去的能力,他要走,就算是百萬軍中也是走就走!

楚陽的眼中迸射出了精光.

"住手!"楚陽一聲斷喝:"讓他過來!"

親兵侍衛聞住手,成子昂和陳雨桐同時左右躍開,氣喘籲籲.在楚陽到那個黑衣人之間留出來了一條寬寬的大路.

黑衣人抬起頭,目光遠遠看來,看到楚陽那猙獰的面具,不由眼中露出一絲精光.

"閣下,遠道而來,想必不是為了來打一架的吧?"楚陽淡淡笑道:"可否有幸,請閣下入內一談?"

黑衣人沒有出聲,卻是舉步向著這邊行來.

五六丈的距離,他前腳一抬步,後腳居然就已經到了楚陽面前.

"請."楚陽伸手肅客.

黑衣人昂然而入.

"大家都散了吧."楚陽吩咐道;不等有人反映過來,就一下子放下了帳篷的門簾.

轉過頭一看,只見那黑衣人已經氣度閑雅的在帳篷里面的客位上坐了下來.楚陽不由得輕輕一笑.

",泡茶."楚陽微笑道:"泡我最好的茶!"然後走到這黑衣人面前的主位上,緩緩坐下,眼中閃出興趣很濃的光彩.

烏答應一聲,有些狐疑和擔心的看了看這個黑衣人,轉身去泡茶.

"楚禦座果然是藝高人膽大."那黑衣人帶著笑意,輕柔的贊道.

"謬贊了……楚陽謙虛的搖頭,道:"比起相爺的出入萬馬千軍如入無人之填,楚某簡直是不堪一提."

相爺?!

正端茶出來的烏兩手一弘,險些將茶具摔在了地上.這個黑衣人是相爺?什麼相爺?

"楚禦座果然是目光如炬啊."黑衣人輕輕地笑了起來,然後他就揭下了頭罩,一張消癯的臉龐,在烏震驚的目光中,展現在面前!

烏手中的茶壺當的一聲落在了桌子上,幸虧已經快要放下了,否則,就要報銷了.但烏的一雙俏眼還是呆怔怔的睜著,一臉的不可置信.

面前人面容清癭,雙目溫和,長眉鳳目,臉色白暫,三縷長髯飄在胸前,整個人給人一和一塵不染的感覺,似乎就算是從血海尸山之中殺出來,整個人也是淡然自若,瀟灑除塵,雍容鎮定,淡漠輕柔.

第五輕柔!

這位主宰了整個大趙,被譽稱為整個下三天大陸六千年來絕無僅有的蓋世梟雄,竟然在這兩國交戰,兵荒馬亂的時候,出現在死敵楚閻王的帳篷里!

烏感覺自己的腦袋已經秀逗了,震驚的沒有了思想;只是機械的斟滿茶水,竟然一個字也不出來.

良久,才感覺自己激動的心跳有些平複了下來.

"這位是……"第五輕柔看著烏倩.

"我不相信相爺會不知道她是誰."楚陽溫和的微笑.

第五輕柔笑了,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贊道:"好茶!想不到地府羅刹,居然也能沏的這一手好茶;楚閻王你福氣不."

"總不及相爺手掌風云睥睨天下."楚陽很矜持的笑笑.

第五輕柔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輕輕歎了口氣,道:"以楚閻王的聰明厲害,想必能猜得到本作的來意?"

楚陽淡淡一笑:"我只知道,相爺絕對不是來刺殺我的."

"哦?"第五輕柔疑問的問了一句.

"至于相爺的真正來意,我確實不知."楚陽輕笑:"不過,這不要緊,相爺既然來了,那就一定會的."

第五輕柔放松的笑了起來:"為何我不會殺你?"

"相爺自從來到這下三天,從卑微之處一步步崛起或曾使用陰謀,或曾運用詭計,也曾在反掌之間,讓百萬大軍灰飛煙滅,另一個國家改朝換代……"楚陽冷靜地道:"但……相爺這二十五年來,卻從沒有親手殺過一個人!"

他抬起頭,笑著看向第五輕柔:"而在大趙那一黑,在下想必是相爺一生之中的一次意外,既然如此,那麼相爺想必是不會為了楚某人破例的."

第五輕柔笑了他端著茶杯,看著杯中碧綠的茶水,靜靜地道:"不錯親手殺人,乃是武夫所為;我第五輕柔若要殺人還需自己動手…………那也到不了如今的位置!"

他傲然一笑,道:"武夫殺人,血濺五步;縱然百千人伏尸;卻最終仍是以命償.但權謀殺人,上下嘴唇一動,便可白骨盈山,烽火萬里;蒼生哭號,生靈塗炭!"

"其上下之分,不可不查!"第五輕柔默然一笑.

"但這卻不是相爺不親手殺人的理由哦."楚陽有趣的笑了笑,提出異議.

兩個生死大仇,彼此雙方兩個國家對這一場關系到天下蒼生命運的的大戰的決策者,走在一起,竟然如同老朋友閑聊一般聊起天來.

這和現象,讓烏更是匪夷所思!

但楚陽此刻卻是有些神游萬里,他並沒有猜測第五輕柔的來意,正如他所,就算他不問,第五輕柔自己也會的.但楚陽卻從第五輕柔的辭之中,想起來了另外的一個人!

第五輕柔的論,與那個人幾乎如出一轍!

莫天機!

這兩個人都是殺伐決斷,都是智慧通天,都是崇尚權謀重于武力!唯一不同的是……兩人雖然一樣的心狠手辣機謀詭變,但,莫天機手上卻有不少血腥.而第五輕柔就不同,整個下三天因為第五輕柔而死的人,恐怕超過數千萬,但第五輕柔的雙手,卻是干乾淨淨.

外面兩軍厮殺震天,里面兩軍的最高首腦對坐安然.這和局面的對比之詭異,讓烏有些混身發麻的感覺.

"相爺有話,還請直."楚陽端起茶壺,為第五輕柔斟滿茶水,口中淡淡道.

"呵呵"或者楚禦座還不知道我第五輕柔的來曆吧."第五輕柔一笑,楚陽沉靜的點點頭,道:"願間其詳."

第五輕柔這句話出來,楚陽就知道,恐怕今夜將是一番長談.而自己所有的疑點,也能從第五輕柔身上解開不少.

雖然不知道第五輕柔為何要這麼做,但楚陽還是選擇傾聽.他相信,必有理由的!

第五輕柔輕輕歎了口氣,然後臉色就沉思了起來;慢慢的,似乎陷入了悠久的回憶之中:"我姓第五,名輕柔.上三天,九個主宰家族之一的諸葛家族……"

推薦原地踏步作品《把校花打包帶走》【書號:2112905】一個在古代就滯留人間的包,讓高凡能夠及時洞察美女的心事,于是,從高中到大學,從往屆到新一屆,一個個的校花被他打包帶走.有人問:有些姑娘早年其實並不是校花,為什麼你也一並打包了?高凡坐在黃金寶座上,微笑著諄諄教誨:孩紙要有發展眼人……"




上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決戰時刻?     下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開誠布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