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百二十八章 究竟是誰把俺那啥了?  
   
第四百二十八章 究竟是誰把俺那啥了?

第四百二十八章 究竟是誰把俺那啥了?



戰局更加的混亂!

隨著余涵的軍隊沖進去,隨即就被毒煙迷倒了一部分,這些人本就是悲憤到了極點,這一下子更加的狂暴……

戰局之中,似乎數百萬人都喪失了理智一般,猛沖猛殺!

鐵補天在一開始,也跟著影子和部隊沖了進去,到發現不對勁,毒煙四起的時候,突然間覺得不妙,兩個影子拼死將鐵補天救了出去.

濃煙飄來,不斷的有人喪失了神智,沖進了戰場,但,鐵補天和兩個影子卻是安然無恙.

每一次濃煙飄過來,鐵補天的胸前就會朦朧的閃出一陣光輝,將她的身子籠罩在光輝里,影子也是一樣.三人都覺得詫異,到後來才發現,是楚陽所送的玄陽玉起了作用.

這塊玄陽玉,竟然還有這樣的功能.

等到退了出去,基本就沒事了.但那種沖天而起的血腥氣,還是讓鐵補天一陣不舒服,臉色蒼白,胸口煩惡欲嘔.干嘔了好幾次,又走遠了一些,才終于平複下來.

影子看著鐵補天的目光,多了幾分怪異和擔心.

現在,只有數萬人跟在鐵補天的身邊護衛;戰場就在不遠之處,快馬奔馳只需要不長時間就能夠沖過來;但鐵補天這個最重要的人物就在這里,觸目所及數百萬的大趙軍隊,竟然沒有人向著這邊看一眼.

鐵補天定了定神,凝目看著戰場,看著周圍的地勢,突然間恍然大悟,臉上升起一陣濃濃的擔憂和不忍:"原來……第五輕柔將自己的陣營,結合這背後的高山作為龍脊,竟然是布下了一座七殺大陣!這第五輕柔好狠毒!"

"七殺大陣?"影子不解.

"七殺陣,顧名思義,乃是殺伐最烈的一個陣法,需要用生靈之力來催動,在這陣中,死去的人越多,陣法的威力也就越大;而第五輕柔又安排了這麼多得迷魂藥在里面,更加讓人欲退不能……最後只能全軍覆沒……"

鐵補天到這里,突然臉色一變:"影子,你立即入陣,讓王叔立即撤出來!其他的兵將,能撤出多少,就撤出多少,此陣已成,再呆在里面,只能是丟了性命!"

影子答應一聲,縱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沖進軍陣之中.

鐵補天擔憂的看著,突然一聲浩歎:"八百萬人的性命啊……第五輕柔,你究竟要做什麼?為何要走出如此喪心病狂的決定?"

現在的鐵補天自然不知道,此刻的第五輕柔,已經離開了這里,那曾經震懾了整個下三天的一襲青袍,此刻已經在遙遠的地方飄飄蕩蕩……

良久之後,影子渾身浴血的背著一個人從里面閃電一般的沖了出來,正是鐵龍城,這位殺伐果決的一代名將,此刻已經是昏迷了過去.

"怎麼了?"鐵補天大驚.

"是我把他打暈了……"影子干干的一笑:"他也被迷了……"

"那就好."鐵補天出了一口氣.目光轉向另一個方向:"怎麼楚禦座的兵馬,到現在也沒有看到?"

"楚禦座聰明絕頂,深謀遠慮;恐怕是預算到了這里的況,所以才按兵不動.不過,我們鐵云目前最為精銳的兵力……恐怕就只剩下了楚禦座的三十萬兵馬了……"

影子一聲唏噓.

鐵補天眼中閃過一道安慰和自豪,淡淡地道:"楚禦座做事,總是能夠讓人放心."

影子對望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別樣的緒.

就在這時,馬蹄聲響,一隊騎兵旋風一般沖過來,為首之喝道:"我們是楚禦座麾下,敢問陛下可安好?"

"陛下安好!楚禦座那邊形勢如何?"影子大聲回答.

"禦座正在與金馬騎士堂對峙;禦座,將與金馬騎士堂盡力周旋;只要陛下安好,此戰已經勝了!"那聲道.

"請楚禦座心保重!"鐵補天大聲道.

"是!屬下記住了."來人猛的一勒馬,健馬長嘶著就這麼突然轉了個方向,轉頭向著來路潑刺刺的沖刺回去.

"楚禦座果然是有心人."影子意味深長的道.

鐵補天的眼中露出一絲甜蜜,但心中卻是明白:楚陽必然是已經知道了這里的況,所以才關心自己的安全.

正如他所:所有人都在七殺大陣里面,就算最後還能有殘余活下來,也絕對不多.而鐵云這邊,只要自己還在,就算是勝了!

因為自己手中,還有楚陽的三十萬大軍,而第五輕柔那邊,已經全部投入了進去.

…………

而這時,楚陽擺下的鐵桶陣,正與金馬騎士堂的騎士對峙.在鐵補天的消息沒有傳回來之前,楚陽絕不會貿然展開決戰.

這讓景夢魂憋屈的夠嗆.

"楚閻王!"景夢魂大吼一聲:"來與我決一死戰!"

楚陽只是不理.

終于,傳訊的士兵快馬趕回,帶回來了楚陽渴望知道的消息:"陛下無恙!"

楚陽頓時放心!

既然鐵補天無恙,那麼,剩下的事就是解決金馬騎士堂!只要將面前的金馬騎士堂解決掉,相信就再也沒有了別的力量.

"准備好了嗎?"楚陽問道.

"准備好了!"武狂云激動地滿臉通,終于可以縱橫沙場了.這段時間光看卻不能親自上場,早就憋壞了他.

"不是問的你!"楚陽的目光看著陳雨桐等人.

"准備好了!"

成子昂大聲道.

"我呢?"武狂云一愣,焦急的問道.

"你帶著大軍,前去助陛下一臂之力;那里更需要你,至于金馬騎士堂,就交給我了."楚陽到"陛下"這兩個字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對付金馬騎士堂,楚陽自然有定計,但也正因為他的定計,他才知道了一些自己之前不知道的事.

楚陽定下的計策是:下毒!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為此,他還專門研究了附近的地形,最終將目標定在了三百五十里之外的一個湖.

以楚陽的意思,是將整個湖變成毒水,引著金馬騎士堂到那里,怎麼著也能損失景夢魂不少的戰力,然後一路上這樣的手段層出不窮,無論您如何,也能將景夢魂拖垮!

至于正面交戰,楚陽根本沒有想過.

楚陽和他率領的人馬,只是一個誘餌.

正如鐵龍城對第五輕柔充滿了怨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打敗第五輕柔一樣,景夢魂也是對楚閻王充滿了怨念!

而且是不共戴天之仇!只要有機會,景夢魂是不顧一切也要殺死楚陽的!

所以,第五輕柔專門將景夢魂安排給了楚陽.他給景夢魂的任務就是:殺死楚閻王!上窮長天下黃泉,無論如何,別的你都不要管,你只要率領著金馬騎士堂把楚閻王殺掉就可以了!

這樣的命令,正中景夢魂下懷!

但也正中了楚陽的心思.

在下毒選擇毒藥的時候,楚陽自然而然的想用毒龍蛟的毒;但劍靈堅決的制止了;因為若使用了毒龍蛟的毒,這片水恐怕從此之後無數年都是毒水,那樣,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而且,景夢魂已經有不少的手下喪命在毒龍蛟的毒下;未必及沒有防備.

所以,劍靈給楚陽推薦了另一種毒:"你可以用媾蛟的毒啊.那可比毒龍蛟的毒好使多了……"

"媾蛟?"楚陽茫然問道:"什麼是媾蛟?"

這句話,讓劍靈也為之瞪大了眼睛:"不會吧?你自己都中過了媾蛟的春毒,居然還不知道?那你怎麼解的?"

"我中過春毒?"楚陽更茫然了.

"你可還記得,你在逃亡的最後階段,遇到景夢魂的時候,曾經先遇到兩條大蛇?其中一條還對你猛吹了一口粉色的煙霧?"劍靈無奈了:這家伙怎麼會,怎麼可能什麼都不知道?

他這麼一,楚陽頓時想了起來:"不錯,是有這麼一回事."

"那就是媾蛟!"劍靈道,著,將媾蛟的特性一點點的解釋了出來,他越是解釋,楚陽的嘴巴就越張越大,到了最後,已經是呆若木雞.

"你是……我已經中了毒?"楚陽呆怔怔的問.

"是!"劍靈無比肯定.

"你是……那種春毒除了男女媾和之外,再也沒有第二種辦法?五個是趁機會全身潰爛而死?"楚陽結結巴巴地問.

"正是如此!"劍靈再次肯定.

"可……我為什麼沒死?"楚陽目光呆滯,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那我怎麼知道?那時候我也昏m靈不滿地道.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楚陽有些想哭:那豈不是,我這純潔無暇的,一塵不染的洞體……額,已經沒了貞潔?咳咳咳……可問題是……誰給俺開的苞?

"就算是我清醒著,也是毫無辦法;最多壓制一下春毒,延長一些時間,但最終還是要通過這個渠道來解決的……"劍靈無奈道.

楚陽一屁股坐下,面無人色.

劍靈提醒:"所以,一定是有一個女人跟你天地交泰了……"

楚陽捂住了臉:"可……那是誰?"

想起那一路,鐵補天是男的,兩個影子之中……額,難道是影子?想起女影子那死板板的臉,楚陽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隨即就斷定不是:若是真的那樣子,怎麼也能看出一點痕跡……

更何況人家的老公就在身邊跟著……更加不可能了!

但,這位把俺那啥的女人……究竟是誰?

…………

第三更送到!我繼續努力第四更!求啊……同學們,今天的好慘淡啊……




上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第五離開     下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補天閣大戰金馬騎士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