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離別!【第四更求月票!】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離別!【第四更求月票!】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離別!【第四更求月票!】



"甜甜……甜甜……"楚陽悲慘的笑了笑,道:"想不到我楚陽,竟然還欠下了如此一份債!"

鐵補天感覺自己的聲音要哽咽了,急忙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幾聲,道:"楚禦座,這也是沒有辦的事."

"沒有辦的事嗎?"楚陽慘笑.

鐵補天感覺心中也似乎被撕裂,強忍著,輕輕地笑了起來.

一邊的烏倩倩黯然低下了頭,只覺得心中酸澀無限,不知道是為了鐵補天,還是為了自己?

"她葬在那里?"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要去拜祭一下."他黯然的笑了笑:"不管見沒見過,不管什麼樣子……這個女人,是我今生之中,第一個女人!"

今生第一個女人?

鐵補天的眼中亮了亮,道:"當時兵荒馬亂,整座山都著了大火,而且隨時處在金馬騎士堂的圍攻埋伏之中……"

"我明白了."楚陽輕輕點頭,然後他就轉過身去,背負雙手,仰頭看著蒼穹星光點點,喃喃的低聲道:"甜甜……甜甜……我今生,不會忘了你的!"

三人良久無.

"下三天戰事已經結束,鐵云即將雄霸天下,而我,也該走了."楚陽的口氣有些蕭索;去往中三天,本是他最盼望的事,但不知怎地,此刻一起離開這里,竟然覺得心中一陣絞痛.

"你要走了?"鐵補天,烏倩倩同時開口問道,兩人同時抬起頭來.

"是."楚陽沒有回身,輕輕地道.

兩女同時感到一陣惘然,竟然良久都不出話來.雖然早知道這一天遲早會到來,但真的事到臨頭,卻是手足無措,只覺得心里慌慌的,連精神似乎也恍惚了起來.

"陛下,拜托你……照顧好倩倩!"楚陽背著身,低沉地道.

"這一點,你放心!"鐵補天咬著牙,吸了一口涼氣,道:"朕登基大寶,倩倩,就將是朕的皇後!"

"皇後?!"楚陽心中猛的一震,旋風般轉過身來,不可置信的看著兩人:"你們……"

烏倩倩淒楚的笑起來,道:"所以你不必擔心我."

楚陽深深地看著她,良久,終于輕輕吐了一口氣,不知道心中是一種什麼感覺,五味雜陳,終于艱澀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烏倩倩心中一痛,輕聲道:"你什麼時候走?我送你."

"何必要送?"楚陽淡淡地道:"不必了."

"不,這是一定要送的."烏倩倩堅決的搖頭,傷心的道:"我還要肩負你留下來的楚閻王的位置,如今,真正的閻王要走,我這麼冒牌貨,怎麼能不送?"

"楚閻王……呵呵呵……"楚陽嘶啞的笑起來,良久,道:"明日一早,我就將離開這里,去往天外樓那里,看看那曾經為我付出一切的甜甜……然後我就從那里,直奔中三天的入口……"

"明天……這麼早……"鐵補天的身子搖晃了一下.

"呵呵……"楚陽有些清淡的笑了起來:"難道這下三天,還有什麼留戀麼?"他輕輕地搖搖頭,苦笑道:"沒有了,沒有了啊……"

兩女同時心痛起來,同時感覺到鼻頭發酸.沒有留戀了麼?真的沒有了嗎?你可知道……你拋下了什麼?你留下了什麼?

停了一會,楚陽轉過身去,道:"保重吧,呵呵呵……"然後他就飄身而起,黑袍在空中凌風飛舞,發出呼啦啦的聲音,從山巔撲了下去.

迅速的消失在夜空里.

自始至終,他沒回頭.

第二日一大清早,天色剛剛蒙蒙亮.

楚陽一襲黑袍飄飄,一身輕裝,走出了營寨.在他的手上,只拎著一個的包裹.有些留戀的回頭看了看,心中卻升起來了無盡的酸澀.

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但終于一聲輕笑,搖了搖頭,輕松地走了出去.

轉過山坳,突然一愣.

只見前面四人四騎,已經等候在這里.鐵補天,影子,烏倩倩.

"禦座這就要走了麼?"鐵補天的聲音有些顫抖.她雖然已經竭力的控制自己,卻還是有些忍不住.

烏倩倩癡癡的看著楚陽,眼淚不住的留下來,但她卻是舍不得擦一擦,唯恐一眨眼,楚陽就不見了.

再次相見,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呵呵,恩仇了了,是該上路了."楚陽出恩仇了了這句話的時候,突然間天空中一陣黑暗,剛剛有了些亮色的黎明天色,竟然重新歸于黑暗.

這樣的黑暗,時間很短暫,只是半刻鍾之後,就消散了.但五個人隱隱都是的發覺到:這片天空,似乎有所不同了.

楚陽心中一陣激動.

似乎……自己的逆天改命,已經完成了?前途從此再度陷入了未知?

楚陽突然很渴望到莫輕舞身邊去.

"我走了."楚陽輕聲道.

"一路保重!"鐵補天身軀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深深的看著楚陽,輕聲道:"楚禦座,短短一年多時間,你給了我太多!我會永遠記住這段時間……"

她頓了頓,顫聲道:"這一年多,恐怕也是我這一生最幸福的時間了……"

楚陽看到鐵補天真流露,不由的也是有些感慨,道:"陛下何必如此兒女長……來日方長,你我未嘗沒有再見之日."

"再見之日?"鐵補天目光一亮:"楚禦座,你的意思是……"

"或許……我還是會回來的."楚陽默默地道.

"楚禦座,一路保重.山高水長,後會有期."兩個影子一起拱手行禮:"禦座的大恩大德,我們牢記在心,就不多了."

"嗯,希望兩位照顧好陛下."楚陽微笑道.

"這是自然."影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近乎于承諾發誓一般的道:"禦座放心,只要我們兩個還有一口氣,陛下和烏姑娘絕對不會少一根汗毛!"

"楚陽……"烏倩倩捧著一個包裹,緩緩走上前來.

鐵補天和影子長歎一聲,退開一步.

"這是我為你做的黑袍,一共九件."烏倩倩哽咽道:"你帶上吧;這幾件袍子,每一針每一線,都是我親手做作.我記得你過,你喜歡黑袍……是麼?"

"是……"楚陽胸口一陣堵塞的感覺,艱難道:"多謝你……倩倩."

"只望你平平安安的……"烏倩倩癡癡的道,癡迷的看著楚陽的臉,緩緩地走到他身邊,為他整理了一下衣襟,衣袍,然後是黑袍下擺,每一處,都整理了一遍.

晶瑩的淚水,成串的落在了地上.

楚陽托著包裹,卻似乎是托著一顆純真少女的心,突然感覺重如大山;這樣的黑袍,在九劫空間里還有六七件,也是烏倩倩所做.

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倩倩,不要這樣子……你以後,可是母儀天下的皇後,讓人看到了,豈不要笑話你……"

鐵補天的眼睛癡癡的看著烏倩倩在為楚陽整理衣衫,就像一個妻子在為自己即將遠行的丈夫整理行裝,眼中突然露出很奇怪的神色.

羨慕,嫉妒……

"我要走了."楚陽控制著自己,沒有將烏倩倩抱進自己懷里,畢竟,鐵補天還在一邊,而烏倩倩,即將是鐵補天的皇後,于是退開一步.

但烏倩倩卻是猛地上前一步,突然猛地抱住了他.螓首埋在他胸前,哀慟欲絕的無聲抽泣.她抱的是如此的緊,如此的……似乎今日一別,以後就永遠也不能再相見……

楚陽只覺得心中柔軟的地方猛的一顫,忍不住抬起頭看著鐵補天,卻看到鐵補天的目光落在烏倩倩的身上,眼中露出一種格外奇怪的神色,似乎是……無盡的羨慕……

這種目光,讓楚陽的心中突然一動.這種目光……不應該啊,自己抱著他的皇後,他一點也不嫉妒?

烏倩倩無聲的抽泣了一會,突然猛的推開楚陽,垂著頭退開兩步,顫聲道:"你走吧……你走吧……你走吧……"

突然猛地轉過身,捂著臉狂奔而去;但奔出數丈,卻又回頭,淚眼迷離的看著楚陽,嬌軀顫抖著,越來越是無力,終于蹲在地上,兩手捂住了臉.

楚陽心中一陣酸苦,終于堅決的抱拳:"諸位保重!"

就這麼雙腳一蹬,面對眾人,飄身而起,閃電般後退,退後到一半,突然轉身,一個凌空虛度,飛上一棵大樹的樹巔.

"楚陽!"烏倩倩淒慘的大呼一聲,突然瘋了一般又沖了回來.

楚陽背對著她站在樹頂上,身子頓了一頓,顫了一顫,似乎要回頭,但終究沒有回頭,一聲清嘯,身子如閃電掠空,拉出一道道殘影,消失在山林之間.

"楚陽!"烏倩倩心肝俱裂的嘶吼一聲,狂奔的身體突然頓住,失魂落魄的定在了原地.

鐵補天目送著楚陽的身子消失,眼中強行忍了很久的淚水,突然大江決堤一般流了出來,她渾身顫抖著,如同在風中飄零的落葉……

良久,她才將目光從那個方向收了回來,走到楚陽站立過的那段地域,蹲了下去,伸出手指,沿著楚陽腳踏過的地方,清晰地畫出來了兩個腳印.

然後她就癡癡的看著這雙腳印,眼淚撲簌簌的落了下來……

楚陽,你還會來麼?你在下三天,你在這里,你在我心中,留下了如此清晰沉重的印記,就這麼走了麼?

你欠下了如此多的債,就這麼走了麼?




上篇:第四百三十四章 她叫甜甜     下篇:第一章 初到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