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章 楚陽哥哥,你快來啊……  
   
第三章 楚陽哥哥,你快來啊……

第三章 楚陽哥哥,你快來啊……



"星夢輕舞刀的主人?"大長老莫無心沉吟著,眼皮翻了翻:"那丫頭真是這麼的?"

星辰端坐在椅子上,揉著眉頭.

"呵呵……這位星夢輕舞刀的主人,也不知道是何神聖;竟然將如此珍貴的一把刀,送給了丫頭做玩物……"

莫無心踱了兩步,陰沉沉的笑道:"不過,天機曾經過,那位星夢輕舞刀的主人正在為丫頭調治能夠治療三陰脈被毀的神藥……好像是……早則一年,遲則三年?"

"確有此事."莫星辰眼睛一亮,想起當日莫天機和莫輕舞回到家族的時候,莫天機曾經過的話.

"若是舞的三陰脈能夠恢複,那我莫家就多了一個前途無量的高手,甚至,比天機和天云更加有把握晉級皇級,甚至更高."莫無心沉吟著:"這樣有前途的女兒,給夢落去當妾,的確是可惜了……不過……"

"是,現在的問題是,這位星夢輕舞刀的主人到底對于救治三陰脈有沒有把握.若是沒有把握,反而錯過了夢家這一個強大盟友……"莫星辰深深歎了口氣.

"那就再等一年?"莫無心似乎在問自己,隨即道:"就以年齡幼推脫一下,而一般世家女子定親,只要不是自幼定下的親事,怎麼地也要過了十二歲.相信夢家不會有什麼異議……不過,這段時間里,也要以准親家的形式,確定聯盟."

"如此……也好."

"一年之後,若是舞的三陰脈有救,那就再做打算.畢竟,夢落也不是要求一個國色天香的侍妾,而是要一個有力的盟友而已……"莫無心呵呵一笑.

"大長老的是."

"此外,我最好奇的,還是那位星夢輕舞刀的主人……就算他不能醫治好舞的三陰脈,但此人定然不屬凡俗之輩,這是肯定的事.若是能為我所用……"莫無心眼睛閃了閃,道:"不過此事實屬後話了,只等他來到再."

"但若是一年之內不來?"

"若是一年之內不來,那麼輕舞就是夢家的人!我們莫家看在星夢輕舞刀的份上,能為他拖一年,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莫無心冷冷地道.

似乎,他自己莫氏家族的子女的婚事拖一年,居然還是給了外人的天大面子……

"此事就這樣定了吧."莫無心淡淡地道.

看著莫星辰急匆匆的出去,莫無心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喃喃自語的道:"那人能夠隨手就送出星夢輕舞刀,手上豈能沒有更強大的寶貝?只要他來到了莫家,就算他有天大本事,又能翻騰到哪里去?若是獲得了他手上的強大資源,更控制了本人……莫家就會立即強大起來,這樣的天大好處,又豈是夢家一個盟友所能比?星辰這個家主,畢竟還是心眼少了些……"

…………

"推遲一年?"莫輕舞睜著眼睛看著自己的父親.

"不錯,等一等那位送你星夢輕舞刀的人."莫星辰道:"不過,若是一年之後還沒有消息……哎."

"我明白了."莫輕舞本就是冰雪聰明,而且自幼在這等大世家中成長,聽了這句話,哪里還有不明白?

正如皇室子弟,七八歲就知道勾心斗角互相陷害爭奪那皇位,世家弟子,也是從就開始灌輸家族利益觀念.若是換做一般百姓家庭的孩子,恐怕到二十歲還不一定有這樣的覺悟……這就是區別了.

現在的莫輕舞豈能不明白自己的家族看上了星夢輕舞刀的主人這件事?而且,是在左右逢源.要麼,得到星夢輕舞刀的主人的資源;或者直接得到這個人才.要麼,就將自己出賣,成為夢家的盟友,獲得夢家的支持.

但歸根到底關鍵人物只有一個,就是自己這個本來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但卻突然間又有了價值的廢人!

這一刻,莫輕舞突然萬念俱灰!

"我知道了."莫輕舞輕輕轉過身去,不看自己的父親.

"舞……我們是一個家族……"莫星辰無奈的歎息著.

"我知道,父親,您回去吧."莫輕舞冷冷地道,完,突然間想起了楚陽過的一句話,忍不住又轉過身,漠然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低低的道:"家族是家族,不過……沒有了人味,只有利益的家族,也不會久遠.到了覆滅的時候,就算有一百個女兒都犧牲掉嫁出去,但該覆滅還是要覆滅的."

"用自己的骨肉當工具的家族……"莫輕舞咬著嘴唇,慢慢的道:"有不如無!"

莫星辰臉上肌肉一陣扭曲,突然暴喝一聲:"孽障!你在胡些什麼?"揚起手來,就要打她一巴掌.

莫輕舞倔強的揚起臉,看著自己的父親,目光清澈而悲傷.

莫星辰終于還是放下了手,看著女兒清澈的眼神,突然間心中一陣慚愧,冷哼一聲,拂而去,只留下一句話.

"有一年的緩沖,希望你好好的想清楚!是莫家的女兒,到了該為家族的犧牲的時候,就要為家族貢獻自己!要不然,家族養你何用?"

"家族養我何用?"莫輕舞無力的站著,突然在心中大喊:難道父母養育兒女,就是為了有用的麼?家族養育兒女,就是為了利益麼?

就連普通人家,也沒有這樣的無地吧?

這樣的家族,我不想要!我不想要!

楚陽哥哥,你快來啊……我真的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我真的好想好想離開這里……

莫輕舞顫抖著手,抱緊了刀鞘,蜷縮著坐在地上.

現在正值盛夏炎熱,但她卻感覺到自己的心和自己的身體都是一片冰涼,觸摸不到半點溫暖……

…………

這是一個三岔路口,卻變成了一個城鎮,或者,是市場.

原本在這里,只有一家孤零零的酒樓,雖然孤單,但卻是為來往的行人提供了一個歇腳的地方.

尤其在這滄瀾戰區的入口處,更是人來人往不斷.而且只要來到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也到不了這里來,所以個個都是大款不上,但沒一個都多少有些家底……

自從有了酒樓,也就慢慢的有了客棧,隨即就有了賭館,然後就有了妓院……

慢慢的這里竟然五花八門的生意做了起來,逐漸的發展成了一個市場.這里,只要你能想得到的,這里都有.你想不到的,這里還是有!

在這里你可以買賣,可以交易,也可以典當,更可以采取各種方式放松……

在這些各行各業的門口,無一例外的都有各自的標志,標示著,這些所謂的'買賣人’來自何方.隸屬于何方勢力.

比如某個客棧,就直接的打出:黑魔客棧……這樣的四個字.還有什麼東方酒館,顧氏酒樓,等等等等.

當然,大多數的地方,都是在門前栽種著兩排青脆欲滴的竹子.而這些地方,往往也是生意最火爆的地方,無他,安全啊!

誰不知道中三天竹子乃是最大的黑社會?

這樣的市場,在滄瀾戰區有好多處,但每一處,都是生意興隆.

比如這家最大最高最豪華的酒樓,門前就是兩排翠竹.

楚陽黑袍飄動,漫步走進了酒樓.還有一個時辰才是吃飯的點,但酒樓之中已經是人頭湧湧了.

大多數人都是守著香茗,在高談闊論;茶樓酒肆,本就是消息傳播最快的地方.

楚陽一走上去,樓門眾人就頓時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氣息突然出現,而且是逐漸的彌漫著,籠罩過來.

有高手出現了?

這些人都是滄瀾戰區的常客,哪一個不是目光雪亮?頓時心中一凜,轉頭看來.

只見一個黑衣少年,臉色冷漠,一身黑袍,出現在樓梯口,隨即就一步邁進來,游目四顧,陰鷙的眼神,似乎在找座位.

一個伙計立即迎上來:"客官,您請進,請問是喝茶還是吃飯?"

"酒陽冷冷地道,隨手塞出一錠黃金,道:"要中間的位置."中間的位置,就是整個茶樓最中心的那一張桌子,坐在這里,基本上不需要運功,就能聽到四方面的所有動靜,乃是搜集報打聽消息的絕佳好座位.

一般要求在這個位置的,都是很需要信息量的人,或者是一些包打聽之類的人物.這也是中三天的慣例.

楚陽以提出這個要求,伙計就立即明白了.

"這……"伙計手里捏著黃金,有些為難的轉了轉頭,看著中間那一桌,已經有兩個人占據,臉上露出難色.

"無妨,你去拿酒菜,我來搞定!"楚陽淡淡道.伙計猛點頭,露出'原來是老熟客’這樣的神色,很輕松的去了.

這也是慣例,這酒樓是竹子的酒樓,楚陽提出了要求,拿出了黃金,就已經給了竹子面子.也等于是用一錠黃金買到了一個通行證:只要我不過分,竹子收了黃金,就不能干涉.

楚陽身子飄過,帶著強烈的陰寒氣息,站到了那張桌子旁邊,淡淡道:"兩位,吃飽喝足了吧?"

強烈的陰寒氣息就如是找到了目標一般,山洪爆發一般向這兩個人壓了過去!

…………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幾句話:在起點也寫了幾本書,月票榜也已經鏖戰過兩年.也曾經沖的名次不錯,但沒有一次能堅挺到最後.整月整月的爆發,獲得了領先,往往在最後幾天里,就被翻盤.這樣的事屢次發生,很悲憤,也很無奈.

這個月,咱們占了些便宜,沒過完年就開始爆發了;一直到現在,一直在拼.但現在大神們開始發力了啊,一個比一個猛啊,眼看著菊花不保,而且是好幾個輪流上來……

我只能請求大家的幫助了.真的不想被翻盤!努力了一個月,難道又要倒在最後幾天嗎?!




上篇:第二章 莫輕舞的最後希望!     下篇:第四章 一團亂局的中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