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六章 初見楚飛凌  
   
第六章 初見楚飛凌

第六章 初見楚飛凌



嗯,這個莫氏家族的高手突然出現的消息,一定要向家族彙報.看來,莫氏家族已經開始向我黑魔動手了哇……

李文德狼狽的爬起來,心驚膽顫的逃之天天,連手下們的尸體也不管了…

而此刻,那被人'引,走的楚陽正若無其事的在山林間一處山坡上盤膝坐著,引領天地靈氣入體修煉.

那里有什麼人'引,他走?這家伙只不過是故弄玄虛罷了.這是一招很簡單的挑撥;而且手段很拙劣,至于黑魔中計還是不中計……干我鳥事?

兩家本來就有仇,不挑撥也會打得死去活來.只不過我這是給他們制造一個出手的借口而已.至于他們動不動那就無所謂了,區區一位二品王座,隨時遇上隨時殺,沒啥大不了的,放過也不可惜.當然,若是因此而引起兩大家族大戰,那就更好……

"這位兄弟,和莫家有仇?"一個聲音清雅的響了起來,似乎就在楚陽的耳邊.

楚陽大吃一驚,頓時有些毛骨悚然.這個聲音毫無征兆的出現,自己在事先竟然沒有半點察覺.就算是九品王座,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但此人卻做到了!

那豈不是就明:此人功力遠遠的在自己之上?

正在打坐的楚陽心中大驚,幾乎要跳了起來;但卻是控制住自巳,淡淡地道:"是誰在裝神弄鬼?"

一聲淡淡的笑聲,空氣之中一陣氤氳,一個青袍人現出身來,就在楚陽面前不到三丈的距離,饒有興趣的看著楚陽.

"兄弟的劍法當真是不錯."青袍人見他臉色平淡絲毫不吃驚的樣子,不由有些嘉許的道.

"是你."楚陽的眸子在暗夜之中閃亮了一下.

"俐已得我?"青衣人有些意外.

"我在酒樓之中探聽消息的時候,你在我身後一刻鍾出現;你進來的時候正有人在談論八大公子."楚陽靜靜的道:"你進來之後,找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要了兩個青菜,一碟花生還有一盤牛肉;一壺酒.自始至終每一句話.

但你卻只吃了幾粒花生,牛肉只吃了三片,酒,也只喝了半壺.而在你進來之後,整間酒樓,就被我包了……也沒有人再進來."

楚陽哼了一聲.他的記憶力可是天下無雙,又是在這等步步危機,弱肉強食的中三天,豈能不更加留意.青衣人的行為,被他一點也不錯的了出來.

"兄弟的記憶力真是令人歎服!你的一點都不錯."青衣人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他能夠記得自己並不值得奇怪奇怪的是,他連自己的酒菜吃喝了多少居然也能出來,這卻是不容易的多了.道:"竟然能在那麼多人之中清晰的記住我這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楚陽盤坐未動,淡淡地道:"這並不算什麼;問題是……你現在來,可是要報答我的一飯之恩?"他微笑的抬起頭:"你在酒樓中吃的那一頓飯可是我付的錢!我以為,你是來還我的人."

"兄弟記憶力超人,沒想到這份定力更是令人歎為觀止!"青衣人歎息一聲:"見到兄弟我倒是油然而起一股愛才之心."

"你的來意;你應該不是來找我聊天的."楚陽淡淡的笑了笑;這個青衣人一出現,他就知道此人的修為遠遠在自己之上;但卻很奇怪的有一種感覺:這個人應該不會傷害自己!

這樣的感覺,對楚陽來還是兩世為人第一遭!

楚陽自己也是奇怪的要命:憑什麼啊?憑什麼你會認為人家不會傷害你?楚陽,你不會是腦殘了吧?素昧平生的一個人,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你卻一見面就確定對方不會傷害你?簡直是神經病了啊!

但不知怎地,內心中這一個清晰的感覺卻是騙不了自己.

所以,楚陽心中矛盾,立即喚醒了劍靈.

自從九劫空間之中布好了那一個奇怪的陣勢,劍靈就一直在里面練功.此刻聽到楚陽呼喚立即出來,卻頓時嚇了一跳:"你怎麼招惹上這麼一個怪物?"

"怪物?"楚陽在意念之中詫異的問道.

"的確是怪物!"劍靈很嚴肅:"這個,人…"對你來,深不可測!"

"對你來呢?"楚陽哼了一聲問道:"他是什麼修為?"

"他隱藏了實力,就算是隱藏之後的實力也是刀皇五品!若是他放開了隱藏,已經到了刀皇九品巔峰!即將突破刀君的地步!"劍靈很是慎重的道:"但你要注意,他的隨身佩帶兵器,卻是劍!"

"這麼……此人隱藏修為的時間,應該會有很長的時間了."楚陽聞弦歌而知雅意.

"不錯."劍靈道:"你要心應付;隨時放開心神,若此人有惡意,必要時,必須由我接管身體逃命!"

楚陽神色一凜.

以劍靈的實力,雖然沒有完全恢複但在之前就能夠硬拼景夢魂數百高手全力一擊;此刻又是在經過那個奇異的大陣提升之後,這樣的修為居然在接管身體之後也要立即逃命,而不是殺敵?

這個青衣人得強悍到了升麼地步?

就在這心念一閃之中,對面的青衣人卻是眉頭一皺.

就在剛才,他分明感覺到一股足以令自己恐懼的氣息,古老而又蒼涼,若有若無的掃過自己的身體;似乎自己所有的偽裝,都在這股氣息之下,無所遁形!

雖然這股隱晦的氣息只是一閃而逝,但他卻是從心中由衷的提防了起來.

"我自然不會找你聊天,但我卻需要你的幫忙."青衣人和善地笑著:"你就不好奇我的身份嗎?"

"好奇又有什麼用?你既然易了容出現,你會你的真冇實身份嗎?"楚陽冷哼一聲.

"額?哈哈哈……眼光不錯!"青衣人笑了起來,對面前這個少年越來越感興趣.

他自從在酒樓第一眼見到楚陽,不知怎地,就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年油然升起一股親切的感覺,所以他才會在此時出現.

一番接觸下來,更是越來越欣賞,對方的記憶力,定力,膽量,談吐,面對自己這種遠遠超過他的大高手還能不卑不亢,著實是令他欣賞.

就算是自己在這等年紀的時候……也不如他吧?

青衣人突然想深入的了解一下這個少年他的眉宇之間那種神態,實在是像極了自己的少年時候啊,嗯,面貌依稀跟自己也長得有些相像……

這讓青衣人心中似乎想起了什麼,不由自主的心中一痛,一陣柔軟.

"你見到我,沒有驚,沒有慌,沒有怕,沒有逃;我想知道這是為什麼?"青衣人微笑著,在楚陽面前也學著他的樣子,盤膝坐了下來.

"這還需要理由麼?"楚陽心中一松輕笑道:"若是你來殺我的,你我修為相差太大,我根本逃不了.所以不管是我驚慌還是害怕逃命都只會給你增加一種快感,而你既然是來殺我的,那就是我的仇人我為何要讓你增加一種快感?"

楚陽微笑:"就算殺人,殺一個不斷掙紮的人,跟殺一個死到臨頭卻面不改色的英雄,感覺也是不一樣的.殺了英雄,心中會不是滋味.縱然仇恨再大,也是如此.這就是人的心理……我既然逃不了,那我就要你殺人也殺的不痛快,那才是對你的報複!為何要逃跑給你快感?"

青衣人大笑,道:"不錯!但我若不是來殺你的人呢?"

"你若不是來殺我的,對我沒有敵意那我為何要驚慌害怕逃跑?"楚陽撇了撇嘴.

青衣人頓時怔住!

這少年的為人處世,倒是別具一格!

"你今年多大了?"青衣人有些歎息的問道.心中卻是不無蒼涼的想道:若是我兒還在,想必也有這麼大了;只不過決不會有他這樣的成就……

"快二十歲了."楚陽挑挑眉毛;他這句話玩了心眼;他現在十八歲但,就算整個九重天來在十八歲達到劍王的,也是絕無僅有!他可不想被人當做怪物.

快二十歲,給人的錯覺就是:十九歲多了,馬上就要二十歲了.嗯,二十歲達到劍王雖然也是驚采絕豔的絕頂天才,但比起十八歲的沖擊力卻要得多了……

至少,上三天的家族之中的天才們也有人能夠有這樣的成……

就算是將來拆穿,也有理由辯解:我快二十歲,可沒有十九歲半吧?難道十八歲就不是快二十歲?

"還不到二十歲……如此年輕!"青衣人果然是這麼想,歎息一聲,眼中閃過失落之色:我的孩子此刻若是還活著,應該才只有十八歲吧?

想到這里,看著楚陽的眼神,就越發的有些平和下來.

這個青衣人,正是從上三天下來尋藥的楚飛凌!他為了尋藥方便,直接將下來的出口選在了滄瀾戰區最近的地方.但一下來之後,就感覺到不對勁,似乎……有人在對付自己.

這種危險的感覺,讓他在這等非常時期立即應變,這才找上了楚陽;他並不怕敵人,但卻怕耽擱了尋藥.

今天思緒紛亂,從凌晨起床碼字到現在,一萬三千多字,寫了好幾個節,終于還是全盤推翻,從這里開始.

月票終于還是被爆了,今天二十四號,二月份到現在為止已經更新了八十章,平均每天一萬字的更新.很多哥們還在不給力……我很委屈,也很郁悶:到底應該怎麼樣才算給力呢?




上篇:第五章 拙劣嫁禍!     下篇:第七章 九劫劍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