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陽玉麼?算啥好東西……  
   
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陽玉麼?算啥好東西……

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陽玉麼?算啥好東西……



……你也姓楚?

楚飛凌怔住了.有這麼巧?

"是啊,我叫楚陽."楚陽的心顫抖了一下,嘿嘿的笑道:"很巧吧?"

"真的是很巧!"楚飛凌心中一陣激蕩:不會就是我兒子吧?悄悄的放出了氣息感應那紫晶玉楗,卻是一無所獲,只感覺到楚陽口袋里那一塊剛剛從夜染墨那里打劫來的紫晶玉.

不由得心中自嘲的歎了口氣,暗罵自己貪心:人家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兒子?真是癡心妄想!

這個少年英偉過人,足智多謀,而且行事果決,手段超然:更重要的是,身上隱隱帶著一種長期身為上位者才能培養出來的那種風范!絕對走出身大家,來曆不會是什麼凡俗.

自己雖然想念自己的兒子,卻也不應該有這樣的妄想:兒子自幼被丟在下三天,還不知道死活:就算是被人收養,日子也絕不會過得很舒服,或者只是一個山中砍柴的少年怎麼可能成長成這樣的少年英雄?

兩者簡直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這麼一想,楚飛凌黯然的歎了一口氣.自己真是想兒子想瘋了……

"怎麼?藥很難找麼?"楚陽見他歎氣,關切地問道.

"不是一般的難"楚飛凌看著面前的烈火山脈,沉沉道:"若是烈火山脈沒有恐怕也就沒有了,那是只存在于傳之中的東西……"

"哦"楚陽沉默了一下,道:"什麼藥?這麼難找?"

楚飛凌長歎一口氣,想起自己兒子于面前這今年輕人的差距,想起家中一團亂局,想起自己手足相殘,想起自己家庭悲劇,妻子現在悶悶不樂,突然心中興味索然:道:"找找看看吧."

竟然是回避了楚陽的話.

他知道,楚陽既然問出這句話來,就是打算幫忙.但自己已經欠了人家這麼多的人,怎麼還好意思在接受人家幫助?

楚飛凌也是傲骨天生的人,怎麼會容許自己無休無止的欠一個人人下去?

楚飛凌身形加速,沖進烈火山脈.楚陽眉頭一皺,也跟了進去.

意念中,劍靈分析道:"他到烈火山脈來找,定然是找一種極烈火性的靈藥了,這種藥極為難以生長:估計找到的可能不大."

楚陽點了點頭,道:"不錯,就算是靈藥,大多數也都是植株之體,在這等炎熱的地方,恐怕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半天之內就能烤干了,還有什麼植物能夠存活……"

"不錯.

"劍靈長歎一聲:道:"看得出來,你跟他很投緣,很想幫他,

不妨讓劍尖感應一下不定會有收獲也未可知."

陽輕輕點點頭.

下一刻,九劫劍劍尖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楚陽手指尖.

兩人在烈火山脈繞了半圈,楚飛凌的臉色越來越沉:根本沒有任何發現!

恰在這時,楚陽突然感覺到九劫劍劍尖一下子震動子起來,劍尖清晰的指向東面.楚陽心中一動,道:"咱們到那邊去看看."

"也好."楚飛凌點點頭.

兩人身形如飛,楚陽有意無意的走在了楚飛凌前面.轉過一道彎,一陣淡淡的藥香味突然傳來"楚陽精神一振,但楚飛凌臉上卻是露出失望的神色.

玄陽玉楗和玄陽玉都是絕不可能發出香味的!

兩人走得近了,只見在一片高溫的烈火之中,竟然奇跡一般的空出來一片地面.在這地面上,有著一個的洞口,只有碗口大,藥香味就是從這里傳出來.

這里的溫度已經到了常人根本不能忍受的地步!就連楚陽這樣的王級二品,若不是身上有七陰寒氣,恐怕也要受不了了.

"這里面是什麼藥!"楚陽眼睛一亮.

楚飛凌淡淡的笑了笑,道:"待我去將它取出來,送給兄弟!"

著一步邁了過去"手掌發出紫色刀芒,抓住洞口,嘿的一聲"一大片堅如精鐵的紫色的石頭被掀了起來,露出一個大一些的洞口.

楚飛凌身形如電,一閃而入!

楚陽只聽見里面一聲悶哼,然後是一陣打斗聲,緊接著,楚飛凌飛身而出,一只手里面,連著一坨紫色的泥土:發出嗆人的高溫,泥土上,一株淡紫色的晶瑩靈芝亭亭玉立,如欲透明:濃郁的藥香,就是從這靈芝身上發出來.

劍尖有節奏的震動起來,看得出來,很興奮.

"火海紫晶靈芝"劍靈歎了口氣,道:"看這樣子,應該有三千年以上的火候了,若是通體轉成紫色,其價值就無可估量了."

楚陽心中頓時笑了起來,他知道劍靈為什麼歎氣:因為這株靈芝年份不夠,很明顯,,又要用到劍靈催熟了……

在楚飛凌的另一只手上,抓著一條手腕粗細,通體銀白的怪蛇,已經被他掐斷了七寸.

"這里面竟然有這麼一個怪物在守候靈藥:皮肉還真是結實."

楚飛凌笑了笑,將紫晶靈芝遞了過來:"兄弟,給你!"

"你不要麼?"楚陽愕然問道:"這不是你要尋找的藥?"

"不是."楚飛凌歎了口氣,將紫晶靈芝扔了過來,然後熟練的將那條銀白的蛇扒皮去骨,將內核掏了出來,道:"這是一條罕見的星辰銀蛇:別看它,但也最少算得上是七品靈獸!其鱗甲刀槍不入,而且能夠規避元氣攻擊,內丹由于是在烈火之中形成,帶著一點純陽之力!可能對家父的傷勢有點用處.我就不虛讓兄弟了."

楚飛凌乾淨利落的將鱗甲錄下來,簡單處理一下,連蛇身都遞給了楚陽:"這些蛇肉帶著火星靈源,每天吃一些,能增加修為.這蛇皮,也能做個坎肩,擋住重要部位.算得上是行走江湖的一件至寶."

楚陽也不客氣,他知道楚飛凌不是在跟自己客氣,推拒的話,反而顯得生分.

接過這兩樣東西,楚陽終于忍不住問道:"這紫晶靈芝也算得上是無價之寶,而且這烈火山脈恐怕這樣的靈藥都不是很多.你究竟要找什麼樣的靈藥?這麼難找麼?"

"看到了紫晶靈芝,我基本對這烈火山脈絕了心思.因為那東西若是生長在這里,恐怕紫晶靈芝絕對生長不出來."楚飛凌長歎了一口氣,道:"家父身中三星聖族君級高手發出的寒血之毒:需要用玄陽玉才能治療哎,此地不成,看來我要到別處去碰碰運氣了."

玄陽玉,他也只敢將希望寄托在玄陽玉身上:至于玄陽玉楗那是傳好不好?

楚飛凌有些留戀的看著楚陽,聲音沉重:"兄弟,除了烈火山脈,為兄就要與你告別了.你自己多保重."

"寒血之毒?"楚陽瞪大了眼睛:"玄陽玉?!"

突然一拍大腿:"我操!你怎麼不早?"

做夢也想不到,楚飛凌那求之不得的靈藥,居然就在自己身上帶著,而且,還有那麼好大的一堆……

九劫空間中,劍靈的臉上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齒:敗家子啊敗家子啊:眼看著就要將家底敗光……

奶奶滴!弄點玄陽玉容易麼我……

看著面前山一樣的玄陽玉,劍靈悲傷的歎了口氣,只好又拿出來了兩塊.意念中傳來楚陽的聲音:"拿好的!要中心的最少拳頭大!"

劍靈的眼睛濕潤了這混蛋!真是大方的過了頭.忍著心痛,只好從中心的位置掰下來了一塊感覺自己的心也在滴血了.

他卻不知道楚陽心中的感覺:不得不慎重啊,受傷的這個,很可能是本少爺的爺爺輩啊——

雖然本少爺現在打不定主意,對自己的身世到底怎麼辦,但絕對不能見死不救啊!

更何況自己也不知道眼前這個是啥人啊,他家里還有個與他作對的呢,萬一跟他作對的那個才是親爹那自己就悲劇了:剛剛認祖歸宗,就踏上了黃泉路……

那邊,楚飛凌已經激動得滿臉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楚陽:"兄弟,你你"他想問:難道你有玄陽玉?卻極端的害怕失望,而不敢問出來,但一顆心卻是越跳越快,幾乎要從嗓子眼中跳了出來.

"不就是玄陽玉麼?"楚大少很是輕描淡寫的裝逼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呢……瞧把你給愁得."

楚飛凌險些暈厥過去!

聽聽,這是什麼話?不就是……玄陽玉麼?"有這麼話的嗎?

那可是九重天大陸的至寶啊!我的個乖乖!

"這麼你有?!"楚飛凌心翼翼的道.

"我這里有一塊玄陽玉心不知道夠不夠用?"楚陽手一翻,一塊粉色直接透明的玄陽玉出現在手心,足有拳頭大,一拿出來,四周的高溫似乎在這一刻完全退去,變得溫暖而舒適.

刹那間,楚飛凌眼睛都直了!一雙眼睛盯在這一塊玄陽玉心上面,連眨也不眨一下:這一刻,幾乎要喜極而泣!這就是老父親的命啊!

玄陽玉心啊!

楚飛凌心中百感交集,只需要玄陽玉就可以,這位兄弟竟然一下子拿出來這麼多的玄陽玉心!

這是多麼大的人!這是何等的高厚誼!

楚飛凌的眼鼻濕潤了.




上篇:第十四章 真巧啊,咱倆都姓楚……     下篇:第十六章 結拜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