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六章 結拜兄弟?!  
   
第十六章 結拜兄弟?!

第十六章 結拜兄弟?!



"這些夠麼?楚大哥?"楚陽現在叫楚大哥有些叫順了.

"夠了夠了!絕對夠了!"楚飛凌身軀有些顫抖,道:"其實只要一片就夠了:這些,實在是太多了."

楚陽不以為然,道:"都拿去吧,畢竟這件事事關重大,不得馬虎:萬一不夠可就麻煩了."

楚飛凌激動的伸出手,突然又將手縮了回去,正色道:"1卜兄弟,這玄陽玉心乃是無價之寶!如此就要了你的,哥哥于心不安!這樣,你出個價,我買了!"

他有些慚愧的笑了笑,道:"當然,無論什麼價錢,也抵不過這塊玄陽玉心的真正價值!但"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心中稍稍的能夠過得去一些……"

"這話可就真的見外了."楚陽笑道:"咱們一起出生入死,關鍵時刻,是你擋在我的身前若是這樣的交,還要談到金錢來買賣,就實在是讓弟傷心了."

楚飛凌明顯的激動起來,眼睛都有些泛,聲音沙啞地道:"多謝你,1卜兄弟!"終于將玄陽玉心接了過去:同時心中暗暗的下定決定:兄弟雖然不要報酬,但自己卻是絕對不能虧待了他!

修煉之人,最重視的就是實力的提升,而實力的提升,紫晶有很大作用.自己雖然拿不出許多,但楚家湊幾千塊還是能拿出來的,到時候就用紫晶幫助兄弟提升實力!

就算只為了這一份真,付出幾千塊紫晶,也值!而且是超值!

玄陽玉心已經拿在手中,但楚飛凌還是感覺如同做夢一般!這困擾了整個家族的難題,就這麼……解決了?

而且,還是自己來到中三天之後找到的第一個人,只是為了做一個幌子的存在,竟然就這麼無巧不巧的身上有玄陽玉!

楚飛凌感覺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兩人一路前行,盡快的走出了烈火山脈,找了一個陰涼之處坐了下來休息了一會.

判"兄弟,敢問你師承何處?"楚飛凌心大好,也有了聊天的興致:"看兄弟的風度超然,定然走出自大家族吧?"

"我師父姓孟."楚陽呵呵一笑眼中閃過一道複雜難明的神色,道:"至于我的家族的確是不,呵呵呵"

"我猜也是.若是一般的家族,恐怕也培養不出兄弟這樣的人中龍鳳!"楚飛凌有些慨歎,有些感慨.羨慕的道:"兄弟的父母有你這樣的兒子,當真是幸福的很."

著無限神傷的歎了一口氣:顯然又想起了自己失蹤的兒子.

"我的父母"楚陽有些神思不屬,干笑了兩聲.

"嗯,對了兄弟:你我一見如故,彼此肝膽相照,甚為投契為兄也是感覺到兄弟乃是人中龍鳳,有一個想法,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楚飛凌突然有些興奮.

"什麼事?"楚陽愕然道.

"你我既然如此投緣,我們結拜為兄弟可好?"楚飛凌興致勃勃的道:"當然,兄弟前途不可限量,今日就當是老哥哥高攀了兄弟."

楚陽一下子呆住了!

啥?結拜兄弟?你和集這這是能結拜的麼?

楚陽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干笑兩聲:"這……這不大好吧?你可是……你可是皇級高手……大人物……"

"兄弟這麼我可要生氣了!"楚飛凌臉一板,不高興的道:"難道兄弟你看不上哥哥我?"

"不是不不不"楚陽慌忙地搖手:"我不是這個意思……"

"難道你覺得我楚某累贅?"楚飛凌佯作怒容.

"不不不"楚陽結結巴巴頭上幾乎冒了汗.大爺,您能不這麼玩我不?蒼天啊,你這要我究竟怎麼辦啊.

"那你出個不和我結拜的理由來?"楚飛凌不依不饒.

楚陽手足無措,天啊地啊,這讓我咋?兩世為人了啊楚陽從來沒有這樣的為難過,從來沒有這樣進退維谷過.

"沒有理由?那你還有什麼顧忌?"楚飛凌寬心微笑:"再了,只是我們兄弟兩人的事,與你的家族無關,當然,1卜兄弟若是看得起哥哥我有時間的時候就去上三天楚家去逛逛……"

楚陽滿臉黑線:直接無語了.

那邊,楚飛凌動作飛快,已經撮土為香擺起了台子.然後一拍楚陽的肩膀,哈哈一笑:"兄弟來!"

楚陽沒提防,已經被他一巴掌拍得跪了下去,只覺得心中一團混亂.卻又偏偏不出任何理由,這種感受真是奇怪之極.

"蒼天在上,厚土在下:弟子楚飛凌今日與楚陽結拜為異姓咳,結拜為兄弟:從此後有福同享,若是兄弟有難,則我來擔當蒼天後土,皆為見證……"楚飛凌神嚴*.

楚陽已徑直接暈了,云里霧里的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楚飛凌見他神有些恍惚,不由得在他身後拍了一下,楚陽稀里糊塗的磕了幾個頭,站起身來,看到楚飛凌一臉的長兄如父,欣慰的看著自己楚大少腦袋一陣迷蒙,頓時清醒過來:壞了不由得欲哭無淚:這"這他娘的算是怎麼一回事?

"兄弟!"楚飛凌關切地看著他:"你的臉色好難看."

"嗬嗬嗬嗬"楚陽不是哭不是笑的咧了咧嘴.

楚飛凌心正在極好,微微笑了笑,道:"起來,今天真是我楚飛凌這一生之中的幸運日,不僅找到了一個值得結交肝膽相照的好兄弟,而且,承蒙兄弟厚贈:得到了治療家父的天下至寶玄陽玉心:放下了心頭一塊大石!"

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道:"不瞞兄弟,為兄我已經足足有十八年沒有如此開心過了唉,往事不堪回首,想起來心中如同刀割."

想起自己這十八年來的遭遇,楚飛凌百感交集.

這些心事,一直埋藏在心里,從來沒有向人傾吐的機會,今日緒激動,又認了一個兄弟,而且這個兄弟顯然與自己的家族毫無關系,忍不住就想吐吐苦水.

"額"楚陽呆滯的眼神木然地轉動了一下,道:"難道你……還有什麼難之隱不成?"

"難之隱難之隱哈哈"楚飛凌一聲蒼涼的大笑,搖了搖頭,歎息道:"不瞞兄弟,這十八年來,為兄的日子實在是,生不如死!每每午夜夢回,總會心如刀絞,魂魄欲碎"

楚陽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嘴角抽搐了一下,道:"願聞其詳!"

"正要向兄弟傾吐一番"楚飛凌長歎一聲:"十八年來,這樁痛苦之事橫亙在我心里,無時或忘……"

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眼睛如同看在空處,道:"記得十八年前,我楚家遭遇了一次極大的危機!當時孩子剛月出世不久,孩子的外婆想念外別,就請我們前去.我和賤內就帶著孩子過去住了一段時間……"

楚陽瞪大了眼睛,喉中嗬嗬有聲.心中一疊連聲的叫苦:媽的媽的媽的,這叫什麼事天下間就能有這樣的混賬事哥和自己的老子拜了把子……這下子可真是……

楚飛凌已經陷入了慘痛的回憶之中:"一個月之後,我和你嫂子抱著孩子,帶著護衛,從岳父家歸來,卻屣半路上突然遭遇到了強敵圍攻!兩個侍衛當場陣亡,拼著命,將我們夫妻二人救了出來:然後我們一路逃亡,但敵人一路追殺……"

"楚家是回不去了,敵人那次劫殺,出動的陣容龐大.若是貿然回歸家族,恐怕必然被殺!"楚飛凌歎息一聲:"無奈之下,我們兩人抱著孩子四處躲藏,卻被敵人追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眼看得岌岌可危,正好到了九重天的出入口,我們兩人迫于無奈,帶著孩子來到了中三天."

"但敵人緊追不舍,竟然追著我們下來,激戰數場,我們兩人根本不是對手,數次都是拼命沖出來一路又逃到了下三天那是一個風雪夜"楚飛凌的目光中盈盈閃著淚光.

楚陽似乎感受到了那個"風雪夜"的寒意,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那一夜,我們夫妻終于被追殺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我深受重傷,命不久矣,而我妻身上,也身受七八處重傷,連左腿,也被打斷……"

楚飛凌黯然長歎一聲:"當時,我們夫妻知道,這一遭恐怕是難逃死劫:但孩子年幼,怎麼能與我夾妻同遭大難?"

"但當時在下三天,舉目無親,又是在深夜,一路逃逸,也不知道到了那里,只知道是在山林之中終于,在見到一間破敗的神廟的時候,已經是危在旦夕萬般無奈之下,我和我妻將孩子放在破廟中,然後包了一塊石頭抱在懷里,繼續逃逸,以求引開敵人,讓我兒能有一線生機……"

到這里,楚飛凌聲音沉痛,顫抖,似乎又回到了十八年前那個寒冷的雪夜……

而一邊的楚陽聽著聽著,只覺得心中一陣酸苦,忍不住鼻頭一酸,兩行眼淚落了下來.

"我兩人繼續逃命,為了引開視線,抱著那塊石頭跳下萬丈懸崖"楚飛凌苦笑一聲,道:"哪想到天無絕人之路,只跳下去數十丈,就被拖住,原來那里年深日久,生出的藤蔓結成了大網將我們兩人救了,然後,更在懸崖壁上,發現了一株天地奇寶,風華雪茶……".




上篇: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陽玉麼?算啥好東西……     下篇:第十七章 見面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