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八章 你兒子肯定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第十八章 你兒子肯定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第十八章 你兒子肯定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同時渾身經脈豁然洞開,一波一波強橫但卻是溫養經脈的天地靈氣從全身每一個汗毛孔之中狂沖而進,似乎體內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磁鐵,吸引著天地靈氣在自己身體里面聚集,體內的雜質,也在這一刻激泄而出……

楚飛凌大驚失色,急忙平息靜氣,坐了下來,五心朝天,努力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天大造化.心中一片哭笑不得:這位兄弟真是性急,竟然直接就塞進了自己嘴里.

但他也知道,這純粹是楚陽的一番好意;若是他拿出來送給自己,恐怕自己還真的不會要這麼貴重的禮物!

這可是……聞所未聞的天地至寶!

驚濤駭浪一般的天地靈氣會和藥力,向著君級瓶頸狂沖而去.

下一刻,楚飛凌就感覺到,那本己沖擊了多次牢不可破的君級瓶頸,竟然猛的松動了;心中還來不及驚喜,又是一道驚濤般的力量沖過去;君級瓶頸豁然洞開!

然後,經脈之中的靈氣就像是潮水沖破了堤壩,歡呼雀躍著,猛的沖了過去,一路暢通無阻.

突破了?!

這樣就突破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突破……竟然是來得這樣突然和沒有准備?

隨即楚飛凌就瞪大了眼睛:那股靈氣竟然在突破之後變得越來越是洶湧澎湃,越來越是後勁十足,在經脈之中以閃電般的速度急速奔馳九十九個周天,然後猛地沖向了君級二品的瓶頸!

我靠!

楚飛凌老帥哥臉一陣激動的通!這驚喜太大了吧?

在那股澎湃到了極點的靈氣流的沖擊之下,君級二品的瓶頸直接連第一下都沒擋住,就直接土崩瓦解;然後那股靈氣流繼續在經脈之中盤旋,丹田中,依稀還有藥力在狂猛的沖出來,形成新的力量……

楚飛凌已經直接震驚到了無語的地步!

三品……

四品!

一直沖到了四品巔峰,才終于停下,緊接著,丹田中恢複了平靜……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楚飛凌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濁氣,站起身來,走了兩步,雙臂一振,元氣潮水一般湧出,自己身上逼出的雜質刹那間化作粉末,抖了一下,就全部落在地上.

突破了!而且,楚飛凌明顯的感覺到,這次吃的這枚丹藥,不僅讓自己突破了,而且還讓自己領悟了幾分大道涵義,更為奇異的是:竟然完整的提升了自己的精神境界!

足足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也就是,自己原本的心境是刀皇九品,但現在已經是刀君九品!

這意味著什麼?

楚飛凌激動得全身都在發抖:這意味著……自己只需要積累力,就能一步步順暢無比的達到刀君九品!而且,在這個過程之中不會存在任何瓶頸!

扭過頭,定定的看著楚陽,眼神之中充滿了激動,突然間一揖到地,誠懇地道:"兄弟,大恩不謝!哥哥我實在是……不出什麼感謝的話了……"

這句話的時候,楚飛凌的眼中閃爍著淚花.

是的,這樣的大恩大德,不管什麼,都是無表達的;語之輕,根本不能表達這份誼之重啊!

楚陽嚇了一跳,看著自己的老爸在自己面前撅著行禮,頭皮幾乎炸了起來,趕緊閃過一邊,語無倫次:"這……這是干啥,這是干啥……"

楚飛凌直起身,拍拍楚陽的肩膀,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自己的心中激動,沉重道:"好兄弟!"

楚陽咧了咧嘴,尷尬的笑一聲.

"嗯,對了,剛才那個只是吃的,不算禮物."楚陽一伸手,從自己黑袍里拽出一把刀,一把劍:"這個……送給你……"

一把刀,刀身修長,森然閃著寒光,就這麼落下來,地上那被烈火焚燒了千萬年堅硬無比的地面,生生的插進了半截進去!在陽光下,搖曳著反射出萬道寒光!

一把劍,體型嬌巧,造型婉約,同樣插在地上,明顯是為女子量身打造.

"這怎麼可以!這絕對不可以!"楚飛凌連連搖手,臉脖子粗:"你再這樣,我就走了!實在沒臉呆下去了……"

心中真是感動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這位義弟真好啊!不過……這也忒熱了一點吧?怎麼就像是清空家當似地,不要命的往外甩這些天地奇寶……

縱然是結拜兄弟……可也不能這麼大方吧?

楚飛凌也想拿出東西來回贈,但看到楚陽拿出來的這每一件……悲催的發現,自己的東西無論什麼都拿不出手……

忒丟人了!

"這又不是送給你的,你急啥?"楚陽翻了翻白眼道:"這把刀才是給你的……至于那把劍……那把劍是給……是給……是給……是給……"

'是給是給’了半天,楚陽也沒敢出來:是給大嫂的.

他倒是想:那是給我娘的……但卻更不敢.

"是給……是給夫人的……"楚陽一頭汗.

"啊?你連她的也……"楚飛凌連連歎息:"兄弟,你想得實在是太周到了."著臉色一正,神堅決:"那為兄我就更加不能要了!"

"怎麼地?你看不起我!"楚陽干脆撒起了潑:"要麼你就拿走,要麼……你就別認我這個……別認我這個……"

楚禦座想往自己嘴上打幾個嘴巴子,他媽的,今天話太困難了!想當年本座也是巧舌如簧,舌戰天下不彎腰的人物!今日居然連一句完整的話也不出來了……

"好吧."楚飛凌感動的歎息,反正是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了,本來就欠的夠多了,多欠一些就多欠一些吧.

"這樣就對了嘛……也不知道這把劍……那啥……那啥誰……夫人喜歡不喜歡."楚陽分明是染上了結巴的毛病.

"還叫夫人!"楚飛凌嗔怪的道:"那是你大嫂!"

"額……呃呃……"楚禦座一頭汗,擦了又擦,擦了又擦,臉都綠了……

"兄弟,你很熱?"楚飛凌關心的問.

"呃……是啊是啊,很熱……這天氣真熱……嘿嘿嘿真熱……"楚陽狼狽的……

"哎,事已經辦完,我也該回去了."楚飛凌有些留戀的看了看楚陽,有些歸心似箭的意思.老父親還在床上躺著呢,不著急能行麼?

再,現在他也是直接待不下去了.在這位兄弟面前,楚飛凌分明感覺自己矮了一頭.老是接受人家的饋贈……這也不叫個事啊.

真是奇了怪了,平常在上三天也看不到的天地奇寶,神兵利器,這次來中三天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抱了一大堆回去……

"等等!"楚陽急忙叫住了他,我對老娘盡的孝心你還沒拿走呢,你急什麼急?

"還有事?"楚飛凌詫異的看著他.

"還有這個."楚陽從懷中取出一個紫晶做的瓶,里面,一顆滴溜溜的丹藥:"這是專門治療心口絞痛的靈藥……你帶回去,不僅能夠清除頑疾,還能夠增加修為,跟你剛才吃的那一顆一樣……咳咳,本想多給你一些,不過我這里也不多了……"

楚飛凌真的嚇了一大跳:又一顆?!

但這一顆……卻是非要不可.這關系到妻子的健康,那是無論如何也要拿著的.但這藥卻是如此的貴重……

"請告訴……夫人,那啥……不要著急;且放寬心,兒子總會找到的;不定,現在她的兒子也是年少英雄,英姿煥發……咳咳……"楚陽厚著臉皮:"再額,兒孫自有兒孫福……這未嘗不是他的人生際遇……須知,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定什麼時候,她的兒子就能自己回家了呢……"

"但願如此啊……"楚飛凌長歎一聲,道:"我家那犬……若是能及得上兄弟你一半……額,及得上你十之一二,我夫妻二人也就終生沒有任何遺憾了……"

犬?楚禦座嘴角抽了抽.

"呃,定然是很有出息的……而且肯定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年少有為,又有風度又有氣質,大姑娘一見了就迷得暈頭轉向的……"楚大少的臉很,但卻是很流利的道.

再這一段話的時候,楚大少不斷地在心里催眠自己:我是談曇,我是談曇……

"多謝兄弟吉了!"楚飛凌心翼翼的將紫晶瓶收進懷里,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劍,懷里還揣著玄陽玉心和兩顆不完整版九重丹,就准備滿載而歸了……

"且慢……"楚陽想了起來:"這些事,可千萬要記得保密,千萬不要泄露了出去……"

"這個我曉得,呵呵……"楚飛凌很聰明的笑了笑:"萬一讓別人知道,我的兄弟豈不就麻煩不斷了?放心,此事除了你我之外,天知地知."

"那就好那就好."楚陽松了一口氣.

"兄弟,為兄現在就要回去了."楚飛凌緊緊地攥住楚陽的手,的搖了搖:"你可一定一定……不要忘記了為兄啊;若是去了上三天,一定一定要到楚家來坐坐……"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楚陽連連點頭,現在一聽到'兄弟,為兄’這幾個字,楚陽就想打擺子.

"額,還有這顆藥……服用後能夠屏蔽自身氣機,讓人看不出你的修為……"

看著楚飛凌一步三回頭,依依不舍的離去;終于看不見了.

楚大少一下子渾身虛脫的一坐在了地上…………

今天是"鴉karas"兄弟的生日,祝福他生日快樂,永遠幸福!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大家一起為我們的兄弟祝福吧!




上篇:第十七章 見面禮     下篇:第十九章 巧遇紀二爺!【第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