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九章 巧遇紀二爺!【第三更求月票!】  
   
第十九章 巧遇紀二爺!【第三更求月票!】

第十九章 巧遇紀二爺!【第三更求月票!】



楚陽不知是哭是笑的猛的撲在地上,用手捶打著地面:"我的媽呀……我的爹呀……您可算是走了……憋死我了……這叫什麼事啊大哥……"

楚大少又哭又笑又叫的鬧騰了好大一會,竭斯底里的發泄了一會.才爬起身來,看著這周圍的景物,竟然有些陌生和惘然,刹那間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似乎是缺少了什麼,又似乎是得到了什麼,總之是心奇怪的要命!

良久,才坐了起來,兩手撐著下巴,怔怔的出神.一時間心緒紛亂,似乎有千萬件事同時在腦海中轉悠,卻又沒有具體的思想……

"你總算是完整了."意念之中的劍靈長歎一聲:"恭喜你,九劫劍主大人,你的心魔盡去!所余的,只是一些執念了……"

"完整了?"楚陽怔怔的,無意識的問道.

"不錯,被父母拋棄,一直是你的心魔……雖然你從來沒有,但……這一份深沉的恨意,卻一直在你心中,或者你自己沒有發現,你每次見到別人在自己父母跟前的時候,總會嫉妒!所以你嫉妒每一個人!"劍靈無的道:"你不接受烏倩倩,也有這個原因在內……"

"這種恨,除了你的父母為你解開,再也沒有別人能夠為你化解!若是一直保持著這種恨意,等你沖進聖級晉級至尊的時候,心魔就會將你燃燒成灰燼!"劍靈慶幸的歎了口氣道:"不過,連我也沒想到,這一次你的心魔竟然解開的這麼早."

"嗯,劍靈,你我現在不認他們,是正確的麼?"楚陽一直耿耿于懷.自己的父母為了自己,已經苦了十八年!哪怕是一萬顆九重丹,又怎麼能夠撫平母親這十八年來心上的創痛?

想一想這十八年來他們過的日子,楚陽就感覺到心酸.

這麼起來,自己反而比自己的父母要幸運得多,因為自己雖然是孤兒,但卻有師傅;而且,自己一直對這件事是充滿了恨!

無疑,充滿了恨的日子,相比較于充滿了愛的絕望的期盼,要好過得多.

因為這十八年來,那慈母的一顆心,無時無刻的在撕碎,在滴血……那種痛苦,又豈能是常人所能夠忍受的?

"對!這是完全正確的!"劍靈無限的肯定的道:"你不要認為自己不認父母是不孝而有心理壓力,實際上,你若是現在認祖歸宗,才是最大的不孝!"

"孝……不孝……"楚陽呢喃著,眼神茫然.

"你是九劫劍主!這整個九重天,就是你拋不下的責任;縱然你不想,命運也會推著你去完成."劍靈慢慢的道:"你現在根本沒有保護家人的能力,你認祖歸宗之後,縱然什麼都不干混吃等死,也必然會有人來查你這位楚家大少爺的來曆."

"到時候,包括你是天外樓的弟子,本是孤兒,化身為楚閻王,然後在一年半之內從一般的武者沖到劍王的事,統統都會被翻出來."

"到時候,九大主宰世家尋找九劫劍主,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你!"劍靈道:"縱然不能確定你就是九劫劍主,但對于九大主宰世家來,卻是甯可枉殺一萬,也不會錯過一個的!因為九劫劍主對他們的影響太大了……他們絕不會不介意覆滅一個所謂無辜的楚家的."

劍靈輕輕地歎了口氣:"你還沒有與九大家族接觸過,你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對手是多麼可怕和龐大……我只問你,第五輕柔只是九大家族之中諸葛家族派出來的一個人……他難纏不難纏?"

"難纏得很!"楚陽點頭承認.心跟著沉重起來,第五輕柔的厲害,又豈止是'難纏’這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所以……盡快尋找九劫劍第四截吧."劍靈歎了一口氣,道:"唯有找到了九劫劍第四截,盡快的提升實力……然後屏蔽天機……走一步一步吧."

楚陽沉思著,慢慢的道:"我想知道,若是我認祖歸宗,混吃等死,放棄九劫劍主的之責,會怎樣?"

"你放棄不了的.那樣做的後果會是……九大家族覆滅楚家,將你的家人殺的寸草不留,逼著你為了報仇也要走上九劫劍主的道路……這是兩條路,你自己選一條吧."劍靈冷笑一聲.

楚陽愕然半晌,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道:"草!大不了老子將九劫劍交出去!老子不干這九劫劍主了還不成麼?"

"你交出去就交出去?"劍靈嘲諷的哼了一聲:"你咋這麼能呢……你要真那麼做,楚家照樣沒活路,你該是九劫劍主還是!除非你再死一回……"

楚陽毛骨悚然,垂頭喪氣道:"那算了,還是先不認了……"

"關鍵是實力……"劍靈輕飄飄的道:"有了實力……你就能認,沒有實力……你就憋著……暫時您就憋著吧劍主大人!"

楚陽怒不可遏,瞪眼道:"若不是……我就打你一頓!"

"若不是打不過我……你就打我一頓?"劍靈怪笑了兩聲.楚陽今天送出去那麼多的寶貝,劍靈心疼的要命;怎麼能不趁這個時候好好的落井下石,狠狠打擊他?

楚陽冷哼一聲,拍拍站了起來,莫名其妙的突然感覺心很好.

再不理劍靈,大踏步的往前走去,一路輕飄飄的,如欲騰云駕霧,忍不住一邊飛馳,引吭高歌起來,正是那一曲《江湖路》!

"這一去,便是刀山火海不回顧;

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江湖路;

這一去,便是傲笑天下從此始,

這一去,便要直上九霄莫回頭.

這一去,管叫蒼天從此逆;

這一去,定讓命運再輪回!

這一去,伴你輕舞笑塵,

這一去,必將掀翻九重天!"

…………

一路高歌,楚陽如同一陣風一般的從大地上刮過,眼見前面一片密林,楚陽亢奮的唱著歌猛地刮進去……

突然,一個破鑼一般的嗓子大罵道:"嗷嗚……狗大姨!這是那個**在嚎?媽的……打攪了紀二爺大便的興致,找死呢吧……"

楚陽一怔,接著唇角就露出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然後就是突然間勃然大怒……

"嗷嗚……狗大姨!他媽的的的……紀二爺搶媳婦正搶的郁悶……送過來一個出氣筒……"隨著一聲怪叫,一個削瘦的家伙從樹林里提著褲子一邊紮腰帶一邊鼻孔朝天的走了出來,大馬金刀的往路中間一站,拖著長腔一聲叫喚:"嗷嗚……是哪一個**?!"

楚陽哼了一聲,慢慢地走了過去,皮笑肉不笑的道:"哎喲嗬,這不是紀二少麼?紀二少爺,您可真霸道啊……"

"嗷嗚……那是當然的肯定的!紀二爺向來在中三天響當當……呃……啊?!"紀墨鼻孔朝天不屑一顧的著,突然覺得不對勁;似乎這聲音有點耳熟,急忙睜開眼睛低下頭平視,突然就見鬼似的一聲慘叫,兩腳離地觸電一般痙攣著跳了起來:"啊!我的媽……怎麼是你?!"

"就是我,咋地了?"楚陽抱著胳膊,陰森森的冷笑一聲:"紀二爺莫非還要追究我打攪了您大便的興致不成?"

"哎呀呀呀,哎呀呀……"紀墨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苦瓜狀,苦的能滴出汁來;連鼻子眼睛都擠在了一起,隨即眼珠一轉,立即就堆上了一臉諂媚的笑,屁顛屁顛的跑步過來……

點頭哈腰,阿諛的道:"哎呀呀呀……我還以為是誰呢,唱歌這麼好聽,這麼動聽,簡直就是天上的仙音繚繞,啊……人間難得幾回聞啊;啊……我真是陶醉了,真滴是陶醉了……"

搖晃著腦袋,做陶醉狀擺了一個圈子,才繼續拍馬屁:"我震驚之下,急忙出來拜見這位大能……真滴是木有想到!……"

紀墨立即擺出一個震驚到了極點,也是欽佩到了極點,而且是意外到了極點的神:"這一刻,大吃一驚哇,原來是我老大!我親愛的老大……哦~~~楚老大,弟我實在是佩服你佩服到了五體投地,我對您的敬仰之猶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隨即又是臉一板,做出一副佯裝不高興的樣子:"但是老大您也太不夠意思了嘛……居然深藏不露到這等地步,若不是兄弟我湊巧聽到,哪輩子才能有這個幸運再聽到這麼優美,渾厚,充滿了男兒氣息和英雄氣概的動聽歌聲啊……"

隨即搓著手跑上來,熱之極:"老大……哦~~~我想死你了老大我親愛的老大啊……"楚陽渾身的雞皮疙瘩頓時起來了一層又一層,刹那間肉麻的渾身都打哆嗦,大腿都有些痙攣了,忍不住就飛起一腳狠狠踢過去……

時遲那時快,紀二爺一臉諂媚的早已經轉過身把撅了過來:"老大您消消氣……往這里踢……那啥我剛剛擦了……很乾淨……嘿嘿……"

楚陽苦笑不得,放下腳:"算了,原諒你了!媽的,把老子惡心死了!"

紀墨歡呼一聲撲上來,一把抱住他的脖子,歡呼雀躍:"哇哈哈哈……老大你終于來了,而且來得這麼關鍵……就在兄弟我搶媳婦的重要關口……真是及時雨啊嗷嗚……狗大姨……"

…………

月票榜又被逼到了窮途末路……兄弟姐妹們助我一臂之力吧!哎,俺剛得意了沒一天啊……




上篇:第十八章 你兒子肯定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下篇:第二十章 紀墨的愛觀和羅曼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