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章 紀墨的愛觀和羅曼史……  
   
第二十章 紀墨的愛觀和羅曼史……

第二十章 紀墨的愛觀和羅曼史……



"放手……"楚陽沒好氣的將他扔一邊,道:"到底咋回事?"

"嘿嘿……"紀墨倒是立即放開了摟著他脖子的雙手,卻又立即親熱的抱起了他的胳膊,滿臉的興奮,顯然還沒有從久別重逢的驚喜之中醒過來,傻笑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老大你啥時候來的?"

"我剛到……還沒超過四五天呢."楚陽瞪他一眼.渾身不得勁的往外抽了抽自己的手臂,奈何這貨抱的太緊,竟然沒抽出來.

紀墨就這樣抱著他的胳膊,仰著臉,一路傻笑的帶著他往里走.一步一個腳印,很帶勁的樣子.

"你還沒……"楚陽很費勁的,使勁的掙紮著,總算是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媽的,肉皮都被搓了:"什麼搶媳婦?聽你搶了高升的老婆?不會吧……"

"對對對!"紀墨頓時如夢初醒,想起這件事來,刷的一聲跳到楚陽面前,兩條腿羅圈著舉起手怪叫一聲:"嗷嗚……狗大姨!老大,我找到自己的春天了哇……"

楚陽一頭黑線,別過頭去不忍卒睹這貨現在的樣子:活像是一只發期的猴子……

"找到你的春天……啦?"楚陽想起呼延傲波那'魁梧雄壯五大三粗’的樣子,再看看自己面前上躥下跳瘦的跟雞子似地紀墨,在腦海中對比了一下雙方的體積,不由得一陣眩暈,有些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那位呼延……姑娘?"

"對!"紀墨興奮的拍了一下手,發出響亮的'啪’的一聲,眉飛色舞,眼中充滿了思念:"老大,記得那一次你就過,什麼時候若是看到了心愛的姑娘,心跳就會快,覺得寒風也醉人,陽光也明媚,天地更多彩,花兒更香了……我就是我就是啊……"

他充滿了哲人氣質的幸福的歎息了一聲:"自從我遇到她,我就真的明白了,原來在這滾滾塵之中,竟然真的還有著愛的存在!愛啊!這是多麼神聖的兩個字啊……啊~~~我的愛!啊~~~~我的春天!啊~~~~"

楚陽忍無可忍的一腳踹在這貨上,頓時將他騰云駕霧一般的踢的飛了出去:"滾!別惡心我!"

紀墨怪叫一聲飛了出去,五體投地的以一個大馬趴的姿勢趴在地上,但很快的爬起來又涎著臉顛顛兒的跑回來,控訴道:"老大!你不能打消我對愛的執著追求!這是不人道的!"

楚陽仰天長歎.

"就算你是以暴力阻撓,我也要不屈不撓,為了我的愛,奮斗到底!"紀二爺捏起拳頭,宣誓一般的信誓旦旦的道.

"哎……"楚陽無力地搖搖頭:"那位呼延姑娘……咋樣?"

聽到'呼延姑娘’這四個字,紀墨頓時眼睛一亮,口水就幾乎滴滴答答的流了出來,用一種肯定到了極點的聲音,接近咆哮的音量:"美!真是美!"

一字一句,每一個字,身子就大力的震動一下!

楚陽再次的在腦海中回憶了一下,無力的垂下頭:"哪里美?"

"哪里都美!都美!"紀墨瞪著眼,咻咻喘氣.隨即倆眼就眯了起來,一臉的心馳神往,顯然是想起了那位讓他魂牽夢縈的呼延姑娘了……

"老大……你是不知道啊……"紀墨眯著眼,用一種做夢一般的口氣,兩只手比劃著,先是十指張開,做出兩個大碗的形狀,扣在了自己的胸口:"這里好大……"

隨即又神往的兩手從自己胸前滑下去,用一種柔婉的動作緩緩地到了自己臀部,一邊扭著腰蛇一般的扭動,一邊倆手在自己兩邊上撫摸:"……這里好圓……"

楚陽惡寒的看著他,對于這家伙做出這樣的動作,實在是感到匪夷所思,若不是定力高強,此刻早已經吐得一塌糊塗……

紀墨兀自做出陶醉狀:"還有……跟她在一起……好有安全感……"

楚陽無力地搖搖頭,干嘔一聲,轉頭就走.

"老大……楚老大……您干嗎去……"紀墨急忙一跳,攔在他面前,幽怨的看著他:"你這樣的反應,讓我這沉浸在愛河之中的人很受傷……"

楚陽閉了閉眼睛,很是糾結的道:"紀二爺……您可知道我早就被你傷了……在你今天做出第一個表叫喊出春天的時候……"

"我改!"紀墨堅決的舉手:"我改還不行嘛……"

歎了口氣,楚陽一路往里走:"到底咋回事,跟我;你丫要是再那麼不著調,心老子聯合了其他幾個兄弟收拾死你!"

"別別……別……"紀墨一下子慌了,屁顛顛的跟著,一個勁討饒:"我這不是很久沒見你了嘛,一見面這個興奮就甭提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哎老大,王級了!王級啊……"著居然蜷起胳膊,鼓了鼓肌肉;眉飛色舞的向著楚陽一連串的飛了幾個媚眼.

楚陽徹底的無奈了……我他媽當初怎麼就跟這麼一個貨拜了把子?真是遇人不淑啊……

"正經的!"楚陽忍無可忍的一聲暴喝!

"額……事是醬紫滴……"紀墨頓時從善如流,將他的羅曼史娓娓道來.

原來,自從紀墨與紀鑄帶兵到了滄瀾戰區之後,紀鑄大公子在率領眾人打了幾仗之後,占據了一個有利位置,就紮下營寨,開始修養——懶病犯了.

紀墨看著自己大哥天天摳著腳丫子喝酒,喝醉了睡,睡醒了醉;無可奈何.紀墨雖然也很懶,但比自己的哥哥還是多少勤快一些的……再了,天天對著紀鑄……光是這份惡心也受不了.

于是請纓出戰,准備出去獵取靈獸,順便磨練武技.

紀鑄當時喝多了,迷迷糊糊的了一句:那你就滾吧……

于是紀墨就滾了.

紀二爺單槍匹馬出去,著實在滄瀾戰區闖出來了不的名頭,但……就在不久之前,獵殺一個六級靈獸的時候,卻遇到了呼延傲波的粉軍團.

兩方面為了六級靈獸爭執不下,于是乎大打出手.

紀二爺在數百粉佳人的圍攻之下,落敗遭擒……到這里的時候,紀墨居然還不好意思的抬起頭看著楚陽,慚愧一笑:"老大,給你丟臉了,弟我居然被一群娘們兒抓住了,不過那幾個娘們兒是真硬啊,他奶奶滴,個個都是好漢子……"

"他媽的!繼續!"楚陽黑著臉擰著眉一聲喝.

"是,是."紀墨連聲答應,抹了把汗.這才了下去.

紀二爺遭擒之後,呼延傲波看他這副憊懶樣兒極端的不順眼,于是就想收拾收拾,本來也沒想怎麼著他,打一頓也就放人了.

但紀二爺英武不屈,竟然不住口的罵了一天一夜,整個呼延家族所有的女性,甚至連母雞都倒了黴……

呼延傲波雖然長得魁梧,雖然看上去比男人還男人,但人家再怎麼也是個還沒有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啊,這可是貨真價實的……

于是乎怒氣勃發,沖進關押紀墨的地方,狠狠收拾.但紀二爺竟然是越打越來勁,咆哮著不停,身上被打得遍體鱗傷,也是毫不口軟……

呼延姑娘打人也累得氣喘噓噓,但這時候,紀二爺突然討饒了,並開出條件:口渴,只要你給我喝夠水,我就不罵了……

楚陽聽到這里就笑了;若是自己,絕對不會給他的……

但呼延傲波也覺得將人家堂堂紀氏家族的二少爺打成這樣子也很是過意不去,見紀墨有服軟的傾向,就想借坡下驢……于是就給了他點水喝……

沒想到紀墨喝了水潤了喉嚨,竟然變本加厲的叫罵起來,剛剛滋潤過的嗓子嘹亮之極……

呼延傲波自負智計不讓須眉,卻被這貨坑了一頓,惱羞成怒之下,更加將紀墨虐待的死去活來,但紀二爺卻是不管你如何,你只要不把我舌頭給割了,我就罵你!

你放開我,我就打你!

但紀墨乃是紀家二公子,呼延傲波也不敢當真就殺了他,只好猛打毒打打得不亦樂乎……但她越打,紀墨就罵得越凶……

兩人竟然耗上了!

到了後來,呼延傲波雖然還是不放過他,但對這個男人的硬骨頭卻是佩服到了五體投地:這般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有幾個跟紀墨似地?自己那位自幼訂婚的未婚夫高升,更是連責任都不敢負,直接逃之夭夭……

于是乎……反正連這兩個當事人也是稀里糊塗,就突然間也不打了也不罵了,然後呼延傲波開始為紀墨治傷……

紀墨暈陶陶的,別人打他罵他他是無所謂的,但別人一對他好……他反而麻了爪子;暈乎乎的享受了幾天美人恩……然後倆人竟然鬼使神差的看對了眼……

那天紀二爺享受著呼延大美人服侍,忍不住暈陶陶的道:"真好,若是將來誰娶了你,可真算是有福了,人也能干長得也好看而且很有安全感……"

沒想到呼延姑娘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你想有這福嗎?"然後紀墨就:"求之不得啊……"

完了兩個人竟然同時怔住了;不約而同的覺得:我靠!這事兒……可行啊!

然後呼延姑娘就起自己與高升的婚約,紀二爺聽了之後,豪氣干云的一揮手:"媽的,你放心!我來干他!你就等著做我老婆吧……"

于是乎……

紀二爺登高一呼……麻煩了,而且是麻煩大了……




上篇:第十九章 巧遇紀二爺!【第三更求月票!】     下篇:第二十一章 真是熱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