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七章 我要問楚陽哥哥……  
   
第二十七章 我要問楚陽哥哥……

第二十七章 我要問楚陽哥哥……



馬車一路前行,外面呼呼的刮起了風.

車廂里三個女人,有大有,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

"稟君座,給莫氏家族的三封信,已經送了出去."外面傳進來一個聲音.

君惜竹淡淡的點頭,嗯了一聲.

半晌之後,君惜竹睜開眼睛,道:"啊麓,傳令給蔚公子:讓他將暗盤的賠率調一調,將紀墨的勝面壓下去,賠率調到一賠五."

"啊?"君麓麓大吃一驚:"這麼高?"

"嗯."君惜竹輕輕點頭,又想了想,道:"將暗盤賠率調好之後,然後想辦,將暗盤轉移成明標,蔚公子讓出莊家:讓傲邪云,歐獨笑,莫天云和謝丹瓊這四個冤大頭做總莊."

又想了想,道:"讓出莊家之後,並讓他繼續下壓紀墨的勝面,總之,賠率越高越好!"

君麓麓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紀墨等人的勝面本就不高:如今再一壓,那就更加的不好收拾:若是真的敗了,坐莊的人可就賺大了口姐姐為何要讓出這麼豐厚的利潤?"

君麓麓大惑不解,這可是集中了中三天所有世家的豪賭!利潤之大,簡直是不可想象,君惜竹居然要放棄?

"讓出這麼豐厚的利潤?"君惜竹哼了一聲,道:"我會讓麼?你也這麼肯定,紀墨等人就一定會敗?"

"這難道還有什麼懸念麼?"君麓麓額頭有些冒汗:"高升那一邊,全是貨真價實的各大世家第一繼承人!而紀墨那邊,基本就是一群二公子;而且這些人基本都是在年輕一輩十大高手之中:誰勝誰負,簡直是一目了然!"

"呵呵……"君惜竹淡淡的一笑,道:"另外,再調集出五萬萬兩白銀,在賭局結束的最後一天,壓紀墨贏!"

君麓麓險些從椅子上摔下來.

"姐,你瘋了啊?"君麓麓驚叫.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君惜竹淡淡的一笑,道:"這是我們暗竹送給楚閻王的兄弟們的一份大禮!我看看他們,能不能接得住……"

在這一刻,君惜竹已經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與楚閻王交好!

但,君惜竹這麼做,卻要有一個前提:紀墨等人必勝才可以!若是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紀墨等人依然敗了,那就是雞飛蛋打,不僅沒有做好人,反而賠了老婆本而且成了仇人.

一份大禮!君麓麓震驚到了不能話的地步,姐姐從哪里來的這麼強的信心?

讓出賭局莊家,再拿出五萬萬兩白銀;還要壓低勝面……這一反一複,等于扔出去了十五億!

雖然知道姐姐一向有魄力,但這一次,魄力實在是大的有些離了譜.

看到了妹妹的疑惑,君惜竹搖搖頭,安慰一句:"放心,紀墨……必勝!"

君麓麓瞠然.

"這個……啊麓姐姐,我們這是要到哪里去?"莫輕舞歪歪頭,聽到紀墨等人的名字,她早已經將自己的耳朵豎的尖尖的.

"去你想去的地方."君麓麓溫柔的一笑:"你那幾個哥哥,可都在那里."

"嗯."莫輕舞的臉興奮的亮了起來.

"舞……不過,你要想清楚:若是你在他們那里,莫氏家族前去要人的話,他們……保不住你."君惜竹皺了皺眉.

"保不住我?"莫輕舞一門心思的跑出來,卻沒想到這一點.聞不由得有些惘然.

"不錯,他們保不住你."君麓麓也歎了口氣:"你畢竟是莫家的女兒,莫家要人,占了大義,而且理所應當.他們不交,那就是犯了大忌.再,那幾個人都是二公子,在各自的家族,並沒有實權,他們的家族不會為了他們,去得罪莫氏家族這樣的龐大勢力!"

莫輕舞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

這幾句話,絕對是大實話!

雖然莫輕舞相信,只要自己到了那里,幾個哥哥們必然會不碩一切的保護自己,但自己家族出面的話,再加上各大家族的壓力,幾個哥哥恐怕是擋不住這樣的壓力的.

那樣,反而會是自己連累了他們……

"留在我這里!"君惜竹淡淡地道:"就算中三天所有大家族前來找我要人,我也會送他們集體兩個字:滾蛋!"

莫輕舞躊躇起來.

君惜竹的雖然帶有一定的目的性,但她卻是一點也沒有錯!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幾個哥哥恐怕真的保不住自己,若是如此,能夠保住自己的就只有……

"我希望你在這里,一來,我們都是女子:我可以教你一些東西,也可以幫你曆練江湖,還可以替你擋住所有風雨,更可以平安等到……你的楚陽哥哥!"君惜竹淡淡地道.

自從聽了莫輕舞是被家族逼婚,她就打定了主意,要幫她一把.這無關于利益……

至于三陰脈引起的猜為,也是後來的.

"我要想一想."莫輕舞蹙著眉頭,有些拿不定主意.

君惜竹淡淡的笑了笑,不再話.她知道,這樣的問題和選擇擺在這樣的姑娘面前,的確是有些深奧,但君惜竹相信,莫輕舞能夠懂.

何去何從,自會有她的打算.否則,也不可能不滿十一歲就能夠獨身遁逃四千里;這除了勇氣之外,還需要智慧!

這個看起來纖弱的女孩子,已經被她自己的家族磨練出來了骨子里的剛強!這一點,君惜竹很數賞.她也很想看看,若是莫輕舞接受自己的教導,這個可愛的女孩子能走到哪一步?

會不會比自己強呢?

前面傳來一異嘈雜,隊伍似乎慢了下來.

"君座,前面有黃家的人在趕路,不過有些慢.卓職已經派人前去通融,讓他們讓開道路."外面一聲音恭敬的稟報.

"嗯:三息之內,不讓路就統統殺了!"君惜竹眼皮也沒抬一下,淡淡地道:"中三天,誰敢擋我的路?!這樣的事,還要來問?宋長武你腦子壞掉了吧?!"

"是.是!屬下這就去辦!"

外面的聲音迅速遠去:遠遠地暴烈的響起來:"黃家的人聽著,三息之內,若不讓開道路,殺無赦!一∼∼二∼∼"

隨即一個聲音驚惶尖銳的響起來:"啊……你們怎麼不講理……"

一聲獰笑:"我們就是道理!媽的,跟我們暗竹的人講理……第一次遇到這種**!三!讓不讓?"

隨即一陣雜亂的聲音,似乎那些人都被趕到了溝里去:暗竹的隊伍速度再次提升起來,呼嘯著如狂龍颶過.

莫輕舞忍不住掀開了一線車簾,向外看去:只見路兩邊就是懸崖,那些黃家的人一個個滿臉憤怒和屈辱挺著身子就站在懸崖邊上,腳後跟甚至已經站到了懸崖外,站得筆直,渾身肌肉繃得緊緊的,唯恐掉下去.

暗竹的騎兵隊伍就這麼張揚的從他們臉前掠過,狂風舌起的大氅啪啪啪耳光一樣不停打在這些人的身上臉上,毫無碩忌的狂笑而過!

有幾聲慘叫響起,似乎是有幾個人生生被這樣打了下去掉進了懸崖.

但卻沒有一個人敢叫罵,敢反教……

莫輕舞放下車簾,一聲歎息.

君惜竹從閉目養神中睜開眼睛看著莫輕舞,緩緩道:"看到了吧?莫要歎息,這就是江湖!大姐我這種地位,就是江湖人奮斗一生所要追求的境界!"

她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頭,道:"所以人人都想要實力,人人都想要變強!"

"在這個世上強者不需要同,弱者不值得同."君惜竹慢慢的道:"所以同這兩個字,在這世上,根本無用!要麼你讓他他卻變本加厲欺負你,要麼你就欺負他讓他服你害怕你."

"真是殘酷……"莫輕舞輕輕地歎了口氣,明媚的眼睛,有些沉思之意.

"古人,婦人之仁,難成大事!的就是我們女人!"君惜竹冷淡的道:"但我君惜竹不服!為何女人就給人這樣的印象?婦人之仁?簡直是可笑!我們女子,難道天生就該被人看輕麼?"

"這是什麼混賬!世上好多男人無謂的仁慈,所謂的大仁大義,都是男人編出來的!所謂的禮儀道德,也都是男人編出來的!憑什麼就要女人承受這種惡名?"君惜竹冷冷地道:"我就要讓天下男人看看,我們女人,同樣可以讓天下顫栗!"

"所以我君惜竹,以女子之身,卻偏就以鐵腕懾服中三天:威壓中三天黑道!暗竹令所到,群雄俯首稱臣!"君惜竹眼中寒光一閃,道:"讓這些臭男人看看這就是我們這些所謂的'弱女子"但他們的膝蓋,卻跪在了我們的面前!"

"女人男人……"莫輕舞突然有些激動的顫栗.不得不,君惜竹這些話對女人的煽動力,無疑是極強的!簡直是翻江倒海翻天覆地!

"這個……"莫輕舞心里熱血沸騰,真想:我也想這麼干!

但想來想去,突然泄了氣,眼珠轉了一會,突然道:"關于這個……我要問我的楚陽哥哥……"

君惜竹瞠目結舌.

"還有剛才的那些事,我都要問楚陽哥哥!"莫輕舞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君惜竹,堅決地道.

君惜竹噗的一聲,頓時嗆了一下,連聲咳嗽,險些被這兩句話激出一口鮮血來.萬萬沒有想到這丫頭慷慨激昂的變幻了一番表,熱血沸騰了好大一會之後,居然冒出來了這麼軟塌塌,沒出息的一句話.

(第四更!終于完成了……速度慢了一些,請體諒……沒有人能夠理解我那種爆發一個月後卻在最後時刻被追上,超越,自己卻無能為力的無奈和無力憋屈……這樣的事,對我實在太殘忍……)

這一更寫好了,修改了兩遍.本想等到零點發的,那樣也能順便求保底月票……可那樣,大家未免要跟著我多熬一時了:呵呵,就立即發了.能夠等到零點投月票的兄弟姐妹,我表示由衷感謝.不能的,也祝您好夢.

二月過去了……三月開始了……戰斗吧,風凌!




上篇:第二十六章 我得到就是我的道!     下篇:第二十八章 到深處終不悔!【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