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八章 到深處終不悔!【求月票!】  
   
第二十八章 到深處終不悔!【求月票!】

第二十八章 到深處終不悔!【求月票!】



這番話,可是君惜竹收服自只手下凡員女將的最犀利的武器!基本上,只要是女人,聽了這番話,那就立即沸騰了……

正要將莫輕舞向這方面了導,沒想到在所有女子身上都是百試不爽的妙計,居然在這的丫頭片子身上失敗了……

這如何能夠不郁悶!

一邊的君麓麓唧唧咕咕的笑了起來.

看到自己的姐姐無往而不利的辭,居然在一個丫頭面前吃癟,君麓麓就忍不住好羌

"咖…怪我!"君惜竹一臉失落:"你只是叮)女孩而已,還不是女人……不明白這些事."

莫輕舞天真可愛的笑起來:"楚陽哥哥識」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君惜竹長歎一聲,無計可施,再也不知道什麼才好,只好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眼不見心不煩!郁悶了……也不知道你那楚陽哥哥有啥大本事,居然將這麼的一個丫頭就迷得這麼神魂顛倒的……

車輪滾滾,馬蹄陣陣,距離定軍山,已經是越來越近了……

君惜竹閉著眼睛,心中思緒早已經飄到了另一個方面.冰雪荒原……九級靈獸?若是將靈獸的內丹煉化,自己會不會再進一步?

君麓麓在想:蔚哥哥現在在定軍山,想必是玩的很開心.這個家伙,竟然這麼長時間也沒寫封信來,等我見到他,非得狠狠的收拾……

莫輕舞心中在想:楚陽哥哥……楚陽哥哥你快來哦,我想你了嗚嗚……刀刀沒了,鞘鞘也被我扔在家里了…舞好可憐嗚嗚…

下三天.

鐵龍城和武狂云依舊在南征北戰,鐵云國的版圖越來越大;而在鐵云城,也已經是一片歡騰,政務也完全走進正規.

補天閣擴建之後,雄踞在鐵云城,成為鐵云獨特的象征.

里面,楚閻王的密室之中,烏倩倩黑衣黑袍,氣度森嚴,金色面具,充滿了冷酷之意,正在看著一張張公務批文口

最里面,暗門輕輕一動,然後緩慢滑開.一個明黃色的身影緩緩現出來,走了進來.

"你來了?"烏倩倩輕聲地道.

"嗯."鐵補天的袍子依然很寬大,走到烏倩倩對面坐下,癡癡地看著那一張金色面具,眼中柔四溢.

"怎麼樣了;有沒有感覺?"烏倩倩站起來,很是好奇的來到鐵補天身前.

"才兩個月,能有什麼感覺?"鐵補天白了她一眼,道:"我見書上,最少要五六叮)月,才能感覺到他動彈……"

"這麼晚?"烏倩倩瞪大了俏麗的眸子,驚詫.

"不過,我能感覺到他在一天天的成長……"鐵補天微笑著,手輕輕撫著自己的腹.臉上一片溫柔.

"我摸摸…"烏倩倩湊過來,剛要伸手,卻覺得臉上的面具有些礙事,伸手就想摘下來.

"不要……"鐵補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中露出祈求之意:"楚郎,不要揭下面具……".

不揭下面具,你就是我的楚郎;揭下了面具,我連幻想也沒有了……

看著鐵補天眼中的祈求,烏倩倩突然怔住.

她怔了許久,眼神終于活泛過來,伸手輕輕撫上鐵補天的臉,柔聲道:"愛祟……苦了你了."

聲音赫然已經變成了楚陽的聲音.

鐵補天身軀一顫,閉上了眼睛,輕輕抓住那只手,貼在自己臉上,聽著這個熟悉的聲音,多少次曾經在夢里出現的聲音,一臉的恬靜幸福,柔聲道:"為楚郎生兒育女"我不苦."

她的聲音中,深似海,透露著那樣執著的無怨無悔,卻似乎有些空洞,似乎是穿越了時空,向著那個已經離去的心愛的人,出來這一句話.

密室中的氣氛似乎突然間的凝固了起來.

良久,烏倩倩擦了擦眼睛,道:"有一件事,我在考慮要不要讓你知道."

"什麼事?"鐵補天見她恢複了自己的聲音,臉上閃過一絲失落.

"這一份報…你看看."烏倩倩從卷宗之中,抽出來了一份,薄薄的一張紙.

鐵補天一看,不由的身軀猛的顫抖起來,眼中淚水刷的流了下來.

上面只有幾句話:"稟禦座,天外樓之外,火焚石壁上,突然出現奇事;整個山壁被人削平,上面刻了五個大字:甜甜……甜甜……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痕跡……"

但鐵補天已經怔住!

"甜孫……甜甜……"鐵補天喃喃的念著,眼中神色一片散亂.

那一日,楚陽就在自己面前…木然而立.

那一日

楚陽長長地吐出一口氣,聲音嘶啞的問道:"她……叫什麼名字?"

名字?

鐵補天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覺得眼中有些濕潤,低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她姓什麼,只知道她叫……甜甜:她,她的父親很寵愛她,一直叫她……甜甜……"

"甜甜……甜孫…"楚陽的聲音很低沉,不出是一種什麼樣的緒在他胸中激蕩.聽著楚陽口中叫出這個熟悉的名牢,鐵補天突然心中一酸……感覺自己的眼中,有眼淚在醞釀……

"甜甜……甜甜……"楚陽悲慘的笑了笑,道:"想不到我楚陽,竟然還欠下了如此一份債."

"她葬在那里?"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明日一早,我就走了,先去天外樓,去看看那為我付出了一切的甜甜……"

鐵補天的身子搖搖欲墜,眼中突然射出了一種極致的幸福的神色,感覺自己的頭腦一陣眩暈,喃喃地道:"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那幾個字!"

她幸福的咬著嘴唇,揚起了臉:"那是我的男人刻下的我的名字!"

"我現在就要去!"

烏倩倩咬著嘴唇,羨慕之極的看著鐵補天眼中滿滿的幸福:只覺得心中酸澀無限.

她有!她什麼都有!她有你的孩子,有你寫的他的名字,有你給她打的江山……而我,什麼都沒有,我連自己都沒有了成了替身,還要替你照顧你的女人,照顧你的孩子……你就不能也給我一段回憶麼?

這麼久了……你都沒有抱抱我……

我好羨慕你知道麼?

鐵補天已經站了起來,在這一瞬間,她似乎又恢複了帝王的威嚴,幾步走出了門口,淡淡道:"傳旨,擺駕出宮!"

她甚至都沒有顧忌,自己是從地道來的.此刻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在鐵補天走出去之後,烏倩倩又怔怔的站了一會偌大的密室,突然覺得空蕩蕩的.但卻又似乎很擁擠,因為……充滿了某人的影子,滿滿的,滿滿的……

這里,楚陽曾經躺在這里睡覺,這里楚陽曾經在這里看書,這里,楚陽曾經皺著眉頭來回踱步,這里……

那一襲黑袍呃…

烏倩倩的眼淚禁不住刷刷的落下來.撫著身上的黑袍烏倩倩眼中又露出了淡淡的滿足,輕聲的,喃喃地道:"楚陽,或者你不會知道……只要你還穿一天黑袍……我就能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直到中三天,上三天……"

然後她就站了起來,擦干了眼中的淚水,大大的喘了幾口氣,然後就緩緩走了出去.一襲黑袍,陰森寒冷,眼中銳利森冷,殺機盎然!

一聲皇令萬馬奔騰!

一支隊伍,走在大路上,杏黃色的旌旗招展,旌旗上金龍飛騰.

不日,已經到了天外樓山外那斷崖前面.

鐵補天跨出禦輦,站在斷崖下,久久的仰著頭,看著斷崖上楚陽用劍刻出來的那五個字,一時間心中巨浪翻滾,心潮起伏,很想大哭一場卻又很想幸福的笑一笑.

心里的酸澀思念,在這一刻竟然似乎絞在了一起,釀成了一杯醉人的酒酸甜苦辣,就在這一刻齊齊湧上心頭.

第一次見到楚陽,他在萬馬千軍面前如同天外謫仙,一掠而過;但兩人的眼神,卻奇跡一般的對在了一起!

第二次,在楚陽的天兵閣,自己化作少女,去看他的劍.第三次,與楚陽在補天閣外湖邊涼亭,傾吐深心.

一幕又一幕的往事,煙云一般湧進腦中,鐵補天悵然而立.

那一夜……那一夜……楚陽重傷,身中春毒,昏迷不醒;鐵補天不惜以未經人事的女子之身,為他解毒……誰能知道,誰能知道,作為一個女子來,那是如何的羞恥之事?

那是……怎樣的奉獻!

可是我無悔!鐵補天心中默默地道.

她就這麼站著,一身明黃色黃袍,在風中飛揚而起.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楚陽,你可知道,甜甜就是我,我就是甜冊…你的甜甜!

原來從你手中寫出甜甜這幾個字,竟然是這樣的好看……

在她的身後,烏倩倩一身黑袍,陰森恐怖,金色面具,猙獰可怖.她同樣也在仰著臉,看著石壁上這幾個字,眼神之中,是深深的羨慕.

大軍靜靜地駐紮在遠處,一陣風過,兩人衣袂飄飄;在黃沙漫卷之中,顯得是這樣的孤獨……孤零零的……

似乎天地之間,只有這兩人……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均是感覺到一種由衷的孤獨寂寞,似乎在刹那間閃電一般襲進了自己的心田.

一種淒涼的感覺,油然而起.

而這時,在高高的山頂,正有兩個人看著這一幕.

兩個人都是身材窈窕,風姿綽約;其中一人,黑紗蒙面:另一個卻是白紗蒙面.

黑紗蒙面人眼睛一亮,微笑道:"看樣子,是皇家的衛隊;不定,你那位師妹也來了;若蘭,你不必著急;我讓她幫你找找."

(第一更!目前我們暫居第一,但後面追兵氣勢洶洶,還請兄弟姐妹們助我一臂之力!)




上篇:第二十七章 我要問楚陽哥哥……     下篇:第二十九章 是誰的孩子?【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