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二十九章 是誰的孩子?【第二更!】  
   
第二十九章 是誰的孩子?【第二更!】

第二十九章 是誰的孩子?【第二更!】



那白紗蒙面的女子也是一喜,道:"這麼巧,那就麻煩師父了."

黑紗蒙面女子有些恨意的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往山下飄去;邊走邊道:"你這位師妹,比你的根骨還要好一些,你是玉骨體質,而她,是玲瓏冰心."

"玲瓏冰心?"那位白紗蒙面女子交軀一顫,喜道:"恭喜師傅."

黑紗蒙面女子哼了一聲,道:"二十年前,你那冰心徹玉骨神功已經修到了關鍵時刻,只要再進一步,就能夠登堂入室;而你卻被楚飛凌迷得神魂顛倒,竟然……破身!讓為師畢生夢想破滅,為師恨之入骨,也傷心至極;數次想要將你斃于掌下!可惜,終究是師徒深,不忍下手……"

白紗蒙面女子顫了顫,道:"是若蘭辜負了師父栽培.罪該萬死."

"罷了,往事都過去了.還提它作甚?"黑紗蒙面女子歎息一聲,道:"在你大婚之日,為師心如刀絞,只派人送去了賀禮,卻沒有親身道賀;而是只身一人,游曆九重天."

"那一日,來到了這下三天,恰逢鐵云國主太子降世;舉國歡慶!甚是熱鬧,為師靜極思動,就去看了看,卻無意中發現……那繈褓之中的太子竟然是一個女娃娃,而且……竟然身具玲瓏冰心這種絕世體質,頓時喜出望外!"

黑紗女子到這里的時候,口氣之中,依然帶著一絲如釋重負.

"那是師傅的慧眼;也是師妹的福緣;更是蒼天有意補償師父."白紗蒙面女子誠摯地道:"也幸虧師父找到了師妹,否則,徒兒這終生負疚,也是難免……"

"哼哼,就你會話;當年你這丫頭可也是將我哄得歡天喜地,結果還不是跟人家跑了?"黑紗蒙面女子哼了一聲,道:"不過這一個,鐵云國主是當做太子來養的;因為他接二連三生的,全是女兒……"

"到了這丫頭,終于有些絕望,開始未雨綢繆."

"當時我就找到國主,露了幾手功夫,將這女娃收歸門下.並賜予天機難測幻影玉!"黑紗蒙面女子舒暢的舒了一口氣.

"師父對師妹也是煞費苦心啊."白紗蒙面女子忍不住心中激動;那'天機難測幻影玉’,一旦戴在身上,就連至尊降臨,也看不出其中深淺.一向是師父的隨身之寶,整個九重天,也難找出第二塊.師傅竟然舍得將這樣的寶貝,賜予了師妹.

"另外,為防萬一,我不惜違背自己一向的作風,暗中下手,破壞了鐵云國主鐵世成的生育能力……"黑紗蒙面女子有些內疚的道.

"啊?師父!"白紗蒙面女子交軀一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師父.

"這樣一來,甜甜就是唯一的繼承人;而且又有幻影玉;再加上又是皇族身份,身處深宮;基本接觸不到幾個男人,我就不擔心她會有什麼感糾葛了……"黑紗蒙面女子長歎一口氣,道:"只是此事,未免太對不起鐵云國主……"

白紗蒙面女子默然,心道何止是對不起?您都讓人家斷子絕孫了……

話間,兩人已經飄飄到了山下.黑紗蒙面女子咦的一聲,道:"果然是那孩子,只是……這傻孩子,呆呆的站在那里做什麼?"

白紗女子循聲看去,只見兩個人孤零零的站在大軍保護之中,都在出神地仰著頭,靜靜地不動.

兩人心意相通,同時飛掠而起,向著那個方向落下.

"什麼人?!"守衛一聲大喝:"保護皇上!"

千軍萬馬同時彎弓搭箭!

無數高手疾躍而出.

兩個影子鬼魅一般出現,看向兩個人影,突然身體一震,喝道:"不要放箭!是自己人!"

同時,鐵補天也看到了那兩個人影,眼中突然露出極端複雜的神色,然後她就立即鎮定下來,緩緩舉起了手,喝道:"莫要放箭!"

三軍登時不動;已經躍起的眾位高手護衛,也頓時泱泱的落了下來.

時遲那時快,兩個女子已經到了鐵補天身前,黑紗蒙面女子看著鐵補天,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點點頭,道:"甜甜,你如何?"

"師父……"鐵補天就要上前拜見.

"去你的大營之中吧,這里人太多,你畢竟還要維持皇帝的威嚴."黑紗蒙面女子很是善解人意的道.

"是."

四個人來到營帳中,嚴令不准任何人進入;兩位影子滿臉的擔憂之色,在外把守.

烏倩倩本要留下,她知道現在鐵補天極為危險,但卻被鐵補天請了出去.等會若是師父知道了這件事,絕對會大怒,烏倩倩在這里,難免會殃及池魚.

"師父,您老好久沒來了."鐵補天親自去沏了茶端上來.

"想你了,就來看看你."黑紗蒙面女子微微一笑,道:"再,你師姐也有些事,要讓你幫忙."

"啊?這是我師姐?"鐵補天看著白紗蒙面女子,急忙行禮.

"師妹好."白紗蒙面女子急忙扶起她,親切地道:"我叫楊若蘭,你叫我蘭姐也行,叫我師姐也可.呵呵,咱們姐妹之間,沒有那麼多的禮數."

"是,多謝師姐."

"謝我做什麼,我還要感謝你,繼承了師父的衣缽,讓她老人家心願終償."楊若蘭微笑道.

鐵補天諾諾連聲,心中有鬼,不由得有些進退失據.

"摘下幻影玉吧,我看看你現在修煉到了什麼地步."黑紗蒙面女子慈祥的道:"以你的資質和努力,此刻,想必已經快要達到我的要求了.呵呵."

鐵補天怔住,良久,突然噗的一聲跪了下來,道:"師父恕罪!弟子……"

"怎麼了?"黑紗蒙面女子一怔,慢慢的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臉上眼中的笑容慢慢斂去,沉聲道:"怎麼回事?你何罪之有?"

鐵補天心一橫,將幻影玉摘了下來,低著頭,站在黑紗蒙面女子身前.

只見秀發如云,杏眼桃腮,風姿綽約,風華絕代;真是一位絕色美人!楊若蘭正要誇獎幾句,突然似乎發現了什麼,一下子張大了口,險些驚呼出聲,急忙用手緊緊捂住.

黑紗蒙面女子卻是'騰’的一聲,猛的站了起來!竟然帶的椅子啪的一聲翻倒在地!

以她的修為,竟然帶倒了椅子,可見她心中的震動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怎麼回事?"黑紗蒙面女子一字字的問了出來,臉上的蒙面黑紗,無聲無息的變成了一片粉塵,一陣滔天的殺氣,刹那間席卷了整今天外樓山脈!

外面數萬大軍,人人戰戰兢兢,同時心跳如擂鼓,感覺這天氣似乎在一瞬間從炎熱的夏天到了寒冷的冬天!

"師父……我……"鐵補天跪在地上,哀怨的道.

"不要叫我師父!"黑紗蒙面女子一聲大吼,聲音凝聚,如同巨雷拋出,在帳篷內卻不顯的怎麼響亮,隨即音波沖出帳篷,砰然爆散.

隔得最近的幾匹馬,慘嘶一聲,倒在地上,七竅流血,竟已死去!守衛著禦帳的數百侍衛,同時七竅之中噴出鮮血,軟軟倒下.

連兩個影子,也是身軀猛地顫了一下,臉上白了一白.

"師父……息怒……"楊若蘭擔憂的看了一眼鐵補天,急忙上前勸解.

黑紗女子臉上黑紗已經粉碎,露出一張風韻猶存的臉,臉上雖有皺紋,卻不明顯.這張臉平常定然是鎮定從容而且很是和藹可親的雍容臉龐;但此刻,卻是寒霜密布,殺氣凜然,一種暴怒到不能遏制的緒,籠罩了她的全身.

"你……眉峰逸散,肌膚舒展,腰臀變位;分明已經不是處子之身!"黑紗蒙面女子壓低了聲音,一字一咬牙:"冰心徹玉骨,冰心徹玉骨……欲熏染之後,冰心何在?如何還能存在?!"

鐵補天渾身顫抖,不出話來.

"是誰干的!?"黑紗蒙面女子一聲厲喝.

"師父……"鐵補天連連磕頭:"請您饒恕弟子……"

"饒恕你……"黑紗蒙面女子身子一閃,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兩根手指搭上去,神更是一震,突然仰天狂笑,聲音淒厲:"好!好!當真是好得很啊好得很!我冰心仙梅蘭梅仙真是收了一個好徒弟啊;修煉冰心徹玉骨神功,竟然修煉到懷了孽種!"

一邊的楊若蘭頓時交軀猛震,不可置信的看著鐵補天,做夢也想不到,這位師妹竟然如此大膽!簡直比自己當年還要猛上幾分……

不僅破了冰心玉骨神功,而且連孩子也懷上了……

"這是誰的孽種?!"蘭梅仙整張雍容的臉都扭曲了,猙獰的問.

鐵補天閉上了嘴巴.

"誰的孩子?"蘭梅仙大怒:"誰給你破的身?!"

"是……"鐵補天咬著牙,突然緩緩磕兩個頭,抬起頭來,神堅定,道:"師父不必問了,這是我男人的孩子……弟子只求師父看在往日面上,看在腹中胎兒份上,暫時饒過弟子一命.等孩子出世,弟子願意任憑師父處置!"

"你竟然還嘴硬不?"蘭梅仙氣得胸口劇烈起伏,眼中掠過狂暴的殺機,厲聲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我現在就斃了你!"

手掌一立,殺氣狂湧,閃電一般向著鐵補天頭頂劈下!




上篇:第二十八章 到深處終不悔!【求月票!】     下篇: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頭【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