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頭【第三更!】  
   
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頭【第三更!】

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頭【第三更!】



掌風破空,發出'咻’的一聲,一股淡淡的白煙,竟然在空中彌漫開來!

鐵補天閉上眼睛,兩手緊緊地捂在腹上,臉上掠過一絲不舍和愧疚.兩行清淚緩緩滑下……

楚陽,我保不住我們的孩子了……

"師父!"楊若蘭經過一次這樣的事,當然知道現在的師父已經震怒到了什麼地步,早有防備,急忙一步過來,雙手架起了蘭梅仙的一掌.同時一腳踢在鐵補天身上,將她的身子踢得平平的滑了出去.

"手下留!"這時,楊若蘭才來得及出這四個字.

蘭梅仙飛起一腳,將楊若蘭砰的踢了出去,厲聲道:"你沒資格來勸我手下留!"她慘笑一聲,道:"我一生收了兩個弟子,第一個弟子未婚破身,冰心徹玉骨神半途而廢!如今,第二個弟子居然未婚先孕!更加是……"

"這是我畢生的希望啊!如今,盡數化作泡影!"蘭梅仙著著,只覺得一股窒悶之氣直沖心頭,竟然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狠狠道:"不殺你……我如何泄得了心頭之恨!"

"師父……可是您縱然要懲罰,也要問明白事經過啊……不定師妹也是受害者,被強迫的啊……"楊若蘭來不及阻攔,拼盡力氣大叫一聲.

"嗯?"這句話讓蘭梅仙的頭腦一清,停止了動作,看向鐵補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師父……"鐵補天深深吸了一口氣,仰起臉,道:"是弟子心甘願的……"

"**!"蘭梅仙大怒:"那些臭男人有什麼好?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這樣的……一而再,再而三……"她悲憤的不出話來,手指頭也在哆嗦著.

"師妹,到底是怎麼回事?"楊若蘭走到鐵補天身邊,柔聲問道.

鐵補天低著頭,躊躇了良久,感覺到楊若蘭的善意,低聲道:"我的男人……我深愛的男人他……他為了幫我,中了媾蛟之毒.而當時……只有我自己在他身邊……"

"媾蛟之毒……"楊若蘭和蘭梅仙同時脫口驚呼.

"我也沒有想到,就只是那一次,竟然會有了孩兒……可我並不後悔,反而很滿足."鐵補天低著頭,但聲音卻很堅決:"我知道,這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弟子很內疚對不起師傅……可是……"

她抬起頭看著蘭梅仙,輕聲道:"師父……請原諒弟子,若是事再重來……我還是會救他……而且,就算旁邊有別的女人,我也……絕不會讓!"

她的絕色的臉上滴著淚水,起這件事,更是羞一片;但卻是毫不猶豫,毫不遲疑;出了最心底的話.

"唉!"蘭梅仙一聲長歎.閉上了眼睛,整個人似乎在這一刹那間衰老了數十年!

她出身于大家族,自幼由于資質特異,被異人收為弟子,從此後一生的時光,就全部在修煉冰心徹玉骨神;但卻因資質所限,到了最後一重,卻是無論如何也沖不過去.

早在四十年前,她就已經達到了這個瓶頸,卻沖不過去,知道自己今生可能僅止于此;于是就收了楊若蘭這位身俱玉骨的傳人;但卻沒想到,楊若蘭長大,修煉的眼看就要登堂入室的時候,卻深深地愛上了楚飛凌!

蘭梅仙雖然重視傳承,但也體諒弟子的難處,畢竟,獨身一生,並不是每一個女子都能夠忍受的.所以放楊若蘭回家族成親.自己心郁悶,出來散心,卻見到了鐵補天.

這才又動了收徒之念……沒想到現在鐵補天居然也是如此,走上了大弟子的老路!

頓時萬念俱灰!

徒弟的愛人中了春毒,而且是最霸道的媾蛟之毒,難道讓徒弟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愛人死,而自己能救卻不救?

蘭梅仙自問自己也做不出這等事來.

既然如此,還什麼?

良久,才黯然道:"起來吧,是師傅沒福,命薄,收不起你們這兩個大富大貴的徒弟……"這句話出來,心中也想開了.事已至此,又能什麼?什麼還有用?

殺了鐵補天又能如何?

更何況,一尸兩條命啊.

"多謝師父……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嗚嗚……"鐵補天感激的磕了兩個頭,想到師父畢生的夢想就在自己手中破滅,但卻是就這麼原諒了自己,不由得更加內疚起來.看到師父難受的樣子,更是心如刀絞.

楊若蘭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鐵補天,但,將心比心之下,知道鐵補天若是被師父盛怒之下一掌劈死,恐怕師父這一生也將悶悶不樂,心魔纏身.

畢竟,胎兒是無辜的.

楊若蘭自己就丟過孩子,到現在依然耿耿于懷,無時或忘,豈能不明白一個母親對孩子的心意?

那是天下任何東西任何寶貝,也代替不了的!

"哎……只是你現在,也難啊……"蘭梅仙歎息一聲,壓住心頭失落,道:"你現在身為皇帝,男人只能在暗處,而你卻又身懷有孕……這……"

想來想去,也是覺得自己的這個徒弟真是處境艱難.

"那個男人呢?"蘭梅仙臉上的皺紋在這一刻似乎堆了起來,無力的揮揮手,道:"叫他來,我好好的教訓教訓他……你為他付出這麼多……無論如何,也不能辜負了你……否則,老身在此立誓,就算蒼天護著他,也要殺之!"

"那個男人……"鐵補天呆呆的看著自己的師傅,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愧疚,又是惶恐,囁嚅道:"他……他……"

"他怎麼了?"蘭梅仙頓時一哼:"放心吧,既然已經饒過了你,我哪里還有興趣對他出手?"

"他不在這里……"鐵補天費了好大得勁才出來.

"嗯?"蘭梅仙眉頭一皺,不悅地哼了一聲.

"是真的不在;他……他已經走了."鐵補天道.

"走了?走到哪里去了?"蘭梅仙頓時不悅,道:"難道他不知道這里還有他的女人?而且他的女人就要為他生孩子?這個時候,居然走了?"

楊若蘭也是心中有些不滿:哪有這麼不負責任的男人?這種男人,簡直混賬!

鐵補天期期艾艾,不知道如何才是,終于擠出一句:"請師父不要問了……弟子……弟子一切都是心甘願……"

"不要問了?"蘭梅仙哼了一聲,眼中冷色一閃,揚聲道:"影子,你們兩個給我進來!"

鐵補天頓時臉色煞白.

影子……是絕不可能瞞著師父的.

兩個影子聞聲走了進來,見到鐵補天無恙,都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這件事,你們知道麼?"蘭梅仙下巴向鐵補天點了點,森然道:"不要不知道我的是什麼事!"

兩個影子頓時張口結舌.

沒想到這麼為難的事,居然來問自己兩個.

自己兩個可是欠了楚陽的大人!怎麼能將他出賣?

"嗯?"蘭梅仙危險的冷哼一聲,怒火又要抬頭.

今天可真是怪了,徒弟違抗自己的命令;乃是事出有因,有可原,倒也罷了,沒想到這兩個家伙居然也想違抗?

"這個……"影子一頭冷汗,道:"老祖宗,這件事我們也是知道的不大詳細……"

"!"蘭梅仙怒火大熾,一拍桌子,頓時整個帳篷連同地面也跟著跳了跳.

"師父,我來吧."鐵補天知道這件事終究是瞞不過去,見影子為難,站了出來,淡定的道.

眾人的目光轉向了她.

"他姓楚,叫楚陽."鐵補天輕聲道.

楊若蘭神一震:姓楚?

鐵補天清理了一下思緒,從楚陽進入鐵云城開始,一路到最後在楚陽的手中大敗金馬騎士堂,奠定鐵云勝局之後飄然而去……

"這麼……他竟然還不知道???"蘭梅仙這下子是真的震驚了!

自己的徒弟啥也付出了,而且,無怨無悔的在等著給人家生孩子,而那位始作俑者居然還是一拍逍遙自在去了,居然毫不知!

"我……我真……"蘭梅仙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鐵補天:"……老身活了三百五十八年……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傻……傻丫頭!你你你……你真是傻得到了極點了啊!"

"師父……弟子也想與他在一起,可弟子是鐵云君主.注定不能在一起,而他心中,另有所愛,弟子……弟子……"鐵補天著著,接觸到蘭梅仙寒凜如冰的目光,低著頭,不話了.

"哼!另有所愛?!"蘭梅仙哼了一聲,道:"楚閻王……楚閻王……哼!好一個始亂終棄的楚閻王!"

"他沒有始亂終棄……"鐵補天弱弱的辯解.

"你還在傻!你究竟要傻到什麼地步才肯罷休?!"蘭梅仙怒極.

就在這時,突然空氣之中一陣氤氳,在楊若蘭的身前,一團淡淡的煙霧慢慢的凝聚成形,變成了幾個字.

蘭梅仙哼了一聲,又被這件事氣的頭發暈:"楊若蘭,你好啊!冰心徹玉骨廢了也就廢了,你居然還將廢掉的冰心徹玉骨化作了天地兩心通,徹底的消滅了冰心徹玉骨的力量!你好,你非常好!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楊若蘭臉色頓時尷尬了起來.

卻是顧不得師父的責備,看向那剛剛演化出來的字跡,不由一陣驚喜:"師父,找到了!飛凌找到了玄陽玉心!"




上篇:第二十九章 是誰的孩子?【第二更!】     下篇:第三十一章 若蘭,你去教訓那混賬!【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