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三十一章 若蘭,你去教訓那混賬!【四更!求月票!!】  
   
第三十一章 若蘭,你去教訓那混賬!【四更!求月票!!】

第三十一章 若蘭,你去教訓那混賬!【四更!求月票!!】



嗯?找到了?這麼快!"蘭梅仙皺了皺眉頭.

那字跡只有兩行:玄陽玉心已經找到,速回,有要事!

"真好!找到了這下公公算是沒事了."楊若蘭欣喜的拍了一下手,卻又立即皺起眉頭:"可是這麼急的讓我回去,又是為何?"

但別人卻沒感染到她的欣喜緒,帳篷里一片沉悶.

蘭梅仙心喪若死.

這樣的打擊,對她來,實在是太過于殘忍!

"罷了罷了由得你吧."蘭梅仙無精打采的道:"是師傅我錯啦,好吧,看來這冰心徹玉骨神功也就到此為止了:為師我實在是不想再遭受第三次打擊了,罷了,一切都完啦"

鐵補天和楊若蘭同時心沉重,內疚之極.

"這幻影玉,

還請師父收回."鐵補天躬著身子,恭恭敬敬的將幻影玉托在手心,遞給了蘭梅仙.

蘭梅仙眼神複雜的看著鐵補天:終于一聲長歎.嗯到這個弟子自從在繈褓之中,就收為徒弟,不惜留下三年,為她打造根骨:疏通經脈:其後更是每一年都要下來看看,每一次都要留一段時間.

直到最近需要她自己沖破瓶頸,才少來了幾次.

可以,這個弟子的成長,每一段,都有自己的足跡:從牙牙學語直到現在,她在自己的心里,又豈止是徒弟而已?

自己修煉冰心徹玉骨,終生沒有兒女,未嘗沒有將鐵補天當做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來教導.花費了多少的心血啊她定定地坐著,無神的想著心事,良久良久,才緩緩站了起來,走到鐵補天身前,溫聲道:"罷了,你還是一國之君,需要這東西就贈與你吧.為師留著實在是也沒有太大的用處了."

她接過來,又親手給鐵補天掛在了脖子上.

鐵補天淚流滿面,哽咽不能成聲,嗚咽的了一聲:"師父"

就投進了師父懷里緊緊地抱住了師父.

蘭梅仙替她整理著玉牌,眼中含淚,笑道:"癡兒:傻丫頭啊……真不知道,你這一生該怎麼……唉!"

突然神一怔,道:"這是什麼?"

就在此刻,蘭梅仙突然聞到了一股極為細微卻精純到了極點的藥香,頓時心中大驚失色!

突然手指一挑,一個紫晶玉瓶從鐵補天的懷中跳了出來.

看著緊密封鎖的紫晶瓶,竟然仍能夠透出這樣細微的藥香,蘭梅仙臉色大變揮揮手道:"你們先出去."

兩個影子應聲而出.

蘭梅仙神沉重:緩緩旋開瓶口:旋到一半的時候,就有一股蒸騰的藥力噴薄而出.她嗅了嗅,頓時倒退兩步: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中紫晶瓶,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瓶蓋蓋上,緊緊握在手里,渾身都顫抖起來:"這是誰給你的!?"

這句話的時候,眼中神色凌厲光亮的近乎嚇人!

"是是一位異人"因為我幫了他一次嗯,救了他一命"鐵補天見到師父的可怕眼神下意識的就將楚陽隱藏了起來.

"異人什麼樣的異人?"蘭梅仙咄咄緊逼.

"他千變萬化的,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實面貌."鐵補天心中更是顧忌.

"你應該好好的感謝人家"蘭梅仙瞪著眼看了她一會,才長長的歎了口氣,展眉笑了起來.

鐵補天明擺著不想,但蘭梅仙卻是輕輕易易的就放過了這個話題反而有些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將那紫晶瓶送回鐵補天手中,呵呵笑了起來,越笑越是歡暢.

"師父,您怎麼了?"楊若蘭和鐵補天同時惶恐追問.難道師父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竟然神志失常?

"我是笑,笑你因禍得福!"蘭梅仙舒暢的大笑一聲竟然變得眉飛色舞,神采飛揚.楊若蘭和鐵補天心中詫異,實在想不到剛才師父還是一哥心灰意冷的樣子,為何竟然在突然間變得這麼高興.

這其中究竟有什麼原因?

然後蘭梅仙開心的笑了笑,道:"甜甜,你再有八個月就要分娩了吧?"

補天著臉低下頭.

"哈哈哈好!"蘭梅仙大笑一聲,道:"屆時,我跟你師姐兩人前來,為你賀喜!同時,還有一件姜要事要做!"

她嚴肅的看著鐵補天:"切記切記,你的冰心徹玉骨神功雖然廢了,但,萬萬不要將那份冰心力量散掉!此事關系到你一生,萬萬要記住我這一句話!"

到後來,已經是一字一頓,鄭重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鐵補天雖然心中不解,卻還是乖巧的答應了,道:"是,屆時我一定恭候師父和師姐."

"嗯,不妥不妥:"蘭梅仙又踱了幾步,道:"此事事關重大之極,我若是回去再回來難保你這傻丫頭又做出什麼蠢事,那可就是萬事俱休!我就干脆不回去了,我還是留下來看著你吧."

鐵補天和楊若蘭面面相覷,瞠目結舌.

"若蘭,這一次我就不陪你回去了.你自己一路心吧."蘭梅仙打定了主意,對楊若蘭道.

"是"

"另外……上三天我的那些事……就暫時全部放下吧!"蘭梅仙哼了哼,道,些許損失,無所謂了."

楊若蘭有些心髒狂跳的感覺:些許損失?那里師父可是足足鋪開了一萬塊紫晶,而且,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一旦損失就是一萬塊紫晶沒有了啊!這幾乎是相當于一個上三天型家族的所有曆代庫存的總合!

師傅居然不要就不要了?

要知道,鐵補天懷孕到分娩,還有八個月時間,這段時間里:蘭梅仙足足來回十幾次也是綽綽有余的,絕不至于耽誤什麼事.如今,居然要全部放棄等候鐵補天分娩?

太怪了!

楊若蘭正要追問,卻聽見自己耳朵里傳來一個細如蚊蚋的聲音.

聚音成線!

"若蘭,你回去的時候,路過中三天,順便將那個楚閻王給我狠狠的教訓一頓!只要不打死打成全身殘疾也無妨!"

乃是蘭梅仙的聲音:"敢對我的徒弟始亂終棄,絕不可輕饒!"

楊若蘭嘴唇動了動,她可沒有師父聚音成線的能力.目光一斜,看向鐵補天的腹.

"不要告訴他!這筆賬等老身親自跟他算!"蘭梅仙冷冷一哼:"留著那個混帳的命:暫時不要讓他來打攪你師妹的心境!"

頓了頓,又道:"此事不要讓你師妹知道!"

楊若蘭點點頭,心中也有一股狠勁:那混蛋就這麼不負責任的拍拍屁股走了,簡直是罪無可赦!就算師父不,我也要去教訓他!

一場風波,竟然就此歸于無形.

蘭梅仙跟在鐵補天身邊,回了皇宮.看來是打定了主意要賴在鐵補天身邊了.似乎這一刻在她心中,無論任何事都不如自己這個已經廢了全身修為的徒弟重要!其心翼翼之處,連鐵補天也是驚訝的合不攏嘴.

楚陽現在,已經逼近了定軍山!遠遠看去定軍山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石凳子,挺拔而起的一座山峰,巍然矗立,卻似乎又在沖霄之勢的勢頭上被人攔腰一刀斬斷!

如此一座大山,千丈之上,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平台!

整座山的上半部分,不翼而飛!

"傳這定軍山,在很久之前晨風至尊與流云至尊兩位至尊曾在此對戰:其中晨風至尊打得興起:以所有力量化作一刀平斬,流云至尊沖霄閃避:刀氣縱橫,將整個定軍山的上半部分一刀摧毀!散落山下,就是現在定軍山下的亂石平原."

紀墨站在山下,看著定軍山無限崇敬的道:"這定軍山也變成了這個樣子:山頂平滑如鏡!後世人物稍加整理,就變成了四面高起來,中間一大片平地的天然決斗擂台!"

楚陽看著這定軍山,遙想當初一戰,想到兩位至尊驚天之戰,一刀竟然摧毀一座大山如此威力,不由心馳神往.

"當然,這只是傳."紀墨笑了笑:"誰也不知道真假."

"這不是傳."楚陽意念之中劍靈突然出聲,沉聲對楚陽道:"晨風,流云確有其人這場大戰的確發生過"

楚陽點點頭.

紀墨還待再,但紀鑄已經打著哈欠揉著眼睛無精打采地走來,懶洋洋慢吞吞地道:"你們怎麼這麼墨跡?還不快上去等什麼?"

這句話出來,連楚陽都想打他一頓!媽的,若是墨跡,普天之下也再也沒有一個人能比你紀鑄墨跡了!你丫居然還有臉.

紀墨大大的翻了個白眼,頭也不回,拉著楚陽就走.兩人都沒回頭,都是一個想法:唯恐一回頭看到紀鑄這混蛋在摳腳丫子,那麼剛才好不容易吃下去的飯就全浪費了.

往前走出一段路,正要拐過山腳進入上山道路的時候,突然聽見前面一聲長嘯轟然響起,震得群山回應!

一個雄壯的聲音大聲喝道:"夢落!我只問你,你交,還是不交?!"

楚陽與紀墨對望一眼,均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答案:這是董無傷的聲音!不知為何,他居然與八大公子之一的夢落對上了?

兩人正要加快腳步,突然又是一聲怪腔怪調的狼嚎聲音接著傳出來:"嗷嗚nnn你他媽的夢落!嗷嗚nm你奶奶的交也不交?嗷嗚…

信不信老子現在就一屁崩了你妹的?!嗷嗚nn……"

楚陽幾乎噴飯:這聲音的主人實在不用猜測,除了羅克敵羅二少,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發出來!

紀墨渾身一個激靈,脫口而出:"狗大姨!我日!是老子的兄弟!".




上篇: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頭【第三更!】     下篇:第三十二章 兄弟聚首!【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