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五十六章 紀二爺出場!【第五更!四千字!】  
   
第五十六章 紀二爺出場!【第五更!四千字!】

第五十六章 紀二爺出場!【第五更!四千字!】



"呃,賭?

蔚公子歪歪頭,看著楚陽.心中不由得有些嘀咕,

若是對上別人,蔚公子肯定毫不猶豫的就賭了.

但現在面前可是楚陽啊.對這家伙神出鬼沒的手段,蔚公子可是心中早有忌憚.

目光閃爍的想了一會,終于還是覺得有把握,就算是紀墨有超強手段,或者楚陽那樣的精妙劍招,或者能讓高升手忙腳亂,但最終勝利,卻不一定就真的能越級.

問道:"稱想賭什麼?"

劍靈在意念之中急急的提醒:"白晶!賭他的白晶!九劫劍現在最需要的不是更高端的紫晶,而是白晶."

楚陽嘿嘿一笑,心領神會,道:"你有多少白晶?"

蔚公子眼睛一閃,不悅的道:"你子看上了我的白晶?你有多大胃.?居然問我一共有多少!"

"你有多少,我賭多少.

"楚陽很是氣定神閑.現在他的身家可是豐厚的很,九劫空間內,有兩大奇藥,還有玉雪靈參,還有堆積如山的玄玉冰晶和玄陽玉;隨便拿出哪一樣,都是舉世罕見的寶貝!到賭博,他還真不懼誰.

"白晶我也不是很多."蔚公子有些戲詭的看著他:"不過也就是有那麼幾萬塊:而且還有一座白晶礦脈.你全要?你用什麼來賭?"

劍靈在意念中迅速的換算起來,滿臉放光.幾萬塊,白晶礦脈!

這…這下子可發了!若是九劫劍將這些全部吸收了,那可是能夠足足再提升一個檔次!

"一塊玄玉冰晶,一塊宴陽玉."劍靈給出了報價:"兩樣都在拳頭大."

楚陽險些暈厥.

你一塊玄玉冰晶一塊玄陽玉,就想賭蔚公子的整整一座白晶礦脈?

"放心,你就這麼."劍靈信心滿滿:"蔚公子練得應該是幽影一脈,這兩塊玉雖然並不值那麼高的價錢,但他卻是一定會賭!以為這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東西.白晶對他這種基數來,只是累贅罷了."

"你用什麼跟我對賭?"蔚公子玩味的看著楚陽,心中有些好笑,自己什麼時候也做起這種用財富砸人的把戲了?不過看到這子啞口無,蔚公子心里居然很有成就感.

"我最珍貴的東西只有這個."楚陽歎了口氣:"若是你滿意,咱們就賭:若是你不滿意……那就當我沒."

楚陽伸手往懷中一掏,垂頭喪氣的道:"就這兩塊我的全部身家了."

正在得意的哂笑的蔚公子在看到楚陽拿出來的東西的時候,突然間一下子張大了嘴,兩個眼睛一下子鼓了出來.

在楚陽的掌心,兩塊拳頭大的玉摞在一起,上面一塊,發出隱隱的深寒,下面一塊,卻是發出淡淡的溫暖.

一熱一冷一陰一陽,竟然似乎刹那間在楚陽的手上形成了一個絕對平衡的循環.一股白蒙蒙的溫暖濕氣升騰起來,就在楚陽的掌心三尺,也不飄散,就這麼漂浮著.

"玄玉冰晶玄陽玉…"蔚公子眼睛直勾勾的:喉結上下移動,吞咽著什麼.

"行麼?"楚陽有些忐忑的問道:"我知道是少了些若是你不賭,我也沒法."

"不少不少!這些就很多了!"蔚公子忘的道:"賭!怎麼不賭!賭了!男子漢大丈夫一既出馬難追一口唾沫砸個坑英雄一諾百死無悔………"

"那就賭了?"楚陽確定的問道.

"賭了!"蔚公子心急火燎的一把將玄玉冰晶和玄陽玉搶了過去,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道:"賭資我來保管.我來做公證人,你放心吧?呵呵,你一定放心的……………"

楚陽一陣無語,你參與賭博,你是當事人,居然你來做公證人?天下間還有這等法?

"放心吧."蔚公子拍拍他的肩頭,道:"我不會讓你吹虧的,若是你輸了,這東西就是我的了.然後我補償給你一千塊白晶:若是你贏了……我用我所有的白晶跟你換.怎麼樣?"

楚陽憤怒了!

這貨的這鼻也忒不要臉了!

"什麼叫我贏了你就跟我換?我就是賭的你的全部白晶!"楚陽勃然大怒.

"哎急眼了那就沒意思了不是?"蔚公子無恥的道:"你看,現在這兩塊玉已經在我手里,我就是拿著跑了你也沒法,對不對?但是本公子人品好哇,不但不跑,反而還留下來跟你賭博.而且賭贏了還要給你補償,賭輸了我也不賴帳,你應讒感激我才是."

"中三天殺人越貨的多了,有幾個跟我這樣講誠信的?"蔚公子道.

楚陽苦笑不得.

好吧,賭贏了你拿走,賭輸了你還是拿走,就這樣居然還人品好?講誠信?哥你要是去經商絕對是已經富可敵國了啊.

"好吧: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楚陽終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既然讓你占了便宜,我當然要有我的要求:"若是你輸了,我要去你的藏寶庫去,親手驗貨.另外,你在下三天欠我的紫晶之心,我也要一並帶走."

蔚公子怫然不悅:"難道我還會賴賬不成?"

楚陽心道,你丫還有臉這句話?你現在的行為就是徹頭徹尾的在賴賬!

"你呢?"楚陽冷笑一聲.

蔚公子伸手摟住他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道:"那好,就這麼定了!咱們一為定,呵呵,那這兩塊玉無論輸贏都是我的了,本公子也就當仁不讓了.呵呵,誰讓我在中三天最有資格呢?你是吧?"

楚陽扭過臉吐了一口,實在無話可了.

一直在他懷中聽著兩人話的莫輕舞抬起頭,憤憤的看著蔚公子:"你這人真是太壞了!居然騙我楚陽哥哥的東西.依我看來,你應該將這兩塊玉還給楚陽哥哥,然後無論輸贏,都將你藏寶庫里的東西都送給我楚陽哥哥才對."

"呃,呃"蔚公子瞪著眼看著這蘿麗,終于無力地攤了攤手,道:"我是有些不講理,但我還不如你不講理……"

"你才不講理!"莫輕舞凶巴巴地道.

"好吧,我不講理."蔚公子垂頭喪氣的承認,隨即一轉屁股,去跟顧獨行坐在一起,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遠遠的還聽見蘿麗嘟著嘴不滿的嘀咕:真是太不講理了……

蔚公子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

楚陽的意念之中,劍靈很快活,道:"只要這一場贏了,你可就發了"怎麼?"楚陽納悶的問道.

"那麼多的白晶,其中蘊含的精華,可以讓九劫劍初步脫離金銀銅鐵這種凡鐵的層次,上升為靈劍!一旦成為靈劍你就可以為莫輕舞治傷了."劍靈誘惑道.

"我現在就可以為她治傷."楚陽翻了翻白眼:"這不是需要一個極端安全的空間嗎……"

"廢話!你現在為她治傷,當然可以治好三陰脈,但九重丹最大的作用卻被浪費了."劍靈白了白眼:"但上升到靈劍之後,我就可以用九重丹續接她的三陰脈,然後將藥力封存在她的身體里:隨著她一級一級的提升,逐漸的提升出來三然後到了皇級得時候,將她體內的藥力完全引爆,一舉沖上君級!"

"這才是九重丹真正的威力!而且,只要這樣做了之後,不僅她的修煉速度要遠遠超過什麼所謂的天才而且還能起到關鍵時刻保命的作用."劍靈哼了一聲,道:"就這些了,你自己決定.若是你非要這時候給她治傷,我也不攔著你……"

楚陽大喜過望,道:"那還有什麼的?當然是先得到白晶啊!反正打完之後我就先賴著蔚公子去把白晶取了也花費不了多大功夫,哈哈……"

劍靈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沉寂入意識之中,不話了.

紀墨的出場有些低調,他是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每走一步就在暗中調節著自己的力量.

他知道自己與高升相比,委實是差距不.所以他現在根本不敢有絲毫大意,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氣不讓一點一滴的力量在打斗之外就先浪費了.

飛身而下,自然很光彩:但紀墨卻舍不得這點力氣.這可是關系到自己的終身大事啊:老婆的歸屬啊.高升是贏了也罷輸了也罷全無心理壓力:但自己不行啊.

高升已經在場上等了一會,徑墨還在不疾不徐的走下去.不由怒道:"你能不能快些?"

紀墨翻了翻白眼:"我快與慢干你屁事?你就這麼急著想挨揍?"

他心中謹慎,嘴上卻是半點虧也不吃.心中牢記楚老大教導:你沉住氣,不要急.當然,若是你能把高升罵的急了,那就更理想了.

去吧,我相信你的口才.

高升冷笑道:"紀墨,難道你害怕了不成?怎麼著,有膽子做,卻沒膽子承擔後果?"

"哈哈哈,高升,你這句話真是可笑極了.什麼叫做有膽子做沒膽子承擔後果?"紀墨一聲長笑:"你以為現在這麼大的場面,我要是不點頭你能弄得出來?"

這句話倒是實話,高升提出挑戰是一回事:但紀墨若是不答應照樣沒有這一次盛會!

紀墨大聲道:"最少,我紀墨來了!我紀墨對上你了!最少!我紀墨敢承擔,敢愛,敢去爭取我的女人!最少!我紀墨不像某些人,訂了親卻逃婚:不願意你就直接不願意唄?沒人勉強你啊,可是你還拖著,婚約不解除!"

"為什麼?!"紀墨大吼一聲:"無非就是看上了呼延家的地位財富,你以為天下英雄都是傻子啊?看不出你的用心?"

"各位!你們,是不是這麼回事?"紀墨提氣大吼.

頓時數千人同時響應:"是!"聲音整齊.

紀墨更加得意癢癢起來,一邊很有風度的向著四方揮手,作領導狀:一邊繼續舌燦蓮花:"高升,你貪圖實力,垂涎財產,這也罷了,這本是人之常:就算了出來,也最多你一個人品不好.但你最不應該的事,你在貪圖這一切的同時,卻還在無的耽擱一個女子的青春年華!"

"女子的青春有幾何?你這樣霸著,卻什麼後續都沒有,你你你還是個人嗎?!"

高升氣得嘴唇發抖,伸手指著紀墨:"你你你胡八道!我高升,我高升豈能是那種人!"

"你就是!"紀墨居高臨下大吼一聲,見他還要反駁,一連串的喊了起來:"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

全場數萬人哄堂大笑,頓時有數千人跟著湊趣的叫起來:"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

呼延家族陣營中,呼延傲波怔怔的站著,遠遠地看著紀墨,突然間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感動……

紀墨很有威儀的高高舉起一只手:"諸位,兄弟的話還沒有完."

"哈哈哈紀二爺請."大家一陣大笑,但卻不再喧嘩.

"如今,我紀墨我了我深愛的女子,不惜千辛萬苦,萬里迢迢,披星戴月,到這里來參加會戰!為什麼?"紀墨仰天大吼:"那是因為我心中的真!嗷嗚∼∼狗大姨!"

數萬人同時大呼:"為了我心中的真!嗷嗚∼∼狗大姨!"

隨即有人就悄悄地問身邊的人:"哥們,這狗大姨是什麼?"

那人正在振臂高呼,聞沒好氣的道:"我哪里知道是什麼?你去問紀二爺去."完繼續揮舞手臂大吼:"為了真嗷嗚∼∼狗大姨!"

紀墨神采飛揚的又走下了幾階,又是振臂高呼:"我要將那心愛的女子從惡少手中拯救出來!我要給她幸福!我要給她未來!決不讓一些別有用心的宵之徒陰謀得逞!嗷嗚狗大姨!"

萬眾一齊大呼:"紀二爺威武!嗷嗚狗大姨!"

紀墨來了興致,揮舞著手臂,滿臉的慷慨激昂,突然覺得渾身熱血沸騰,舉手向天,大吼道:"蒼天啊!給我力量吧!讓我戰勝邪惡!讓我拯救她!愛護她!陪著她!幸福她!"突然石破天驚一般大吼一聲:"讓她做我老婆吧!嗷嗚∼∼"

沸騰了!

全場真的沸騰了!現在這年月,誰曾經見過如此大膽的求愛?

呼延傲波一雙眼睛看著紀墨,眼中柔無限.

在她身後,呼延家族的女眷們也有不少來的,一個個抱著肩膀肉麻死了,但每一個的眼中,都閃著深深的羨慕.

場中的高升已經氣的七竅生煙!身形顫抖,差點就要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媽的,你紀墨是來打架的,還是來唱戲的哦我雖然累死了,但我寫的很爽很快樂你們信不信?




上篇:第五十五章 莫天云的悲劇【第四更,月票!】     下篇:第五十七章 紀墨的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