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五十七章 紀墨的決戰!  
   
第五十七章 紀墨的決戰!

第五十七章 紀墨的決戰!



紀墨從上往下走,走了一半的路,居然就已經煽動起來了群眾的緒.一開始只是顧羅董紀四大家族的人和賭局壓紀墨勝的人在歡呼.但到了後來,干脆就是全場呼應!

連那些押高升的人也都響應起來.

因為紀墨有一句話到了人的心里去:你追求權利追求財富,無可厚非.但你不能為了權力和財富硬拖著一個你自己都不喜歡的女子來得到這一切!

你這樣做不僅對不起兩大家族,對不起那個女子;甚至連你自己都對不起了.那你還有什麼資格來爭取這一切?居然還因為這個跟人家決斗?

我賭博押你是想贏錢而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不鄙視你的人品!我罵你,我噓你;但你只要贏了我照樣拿錢!我誇你我擁護你……但你輸了我照樣賠,有什麼關系嗎?

所以紀二爺的聲威越來越盛,他一邊往下走,一邊風度翩翩的招手,臉上一片春光燦爛,激動到極處,居然屁股還不自覺的扭了起來.

于是乎,他找這首,呼喊著,扭著屁股,腳下居然還邁著八字步……沉穩如山而又風騷無比的一路而下.

"我們一定要勝利!"紀二爺振臂高呼.

"要勝利!"萬眾一齊大呼.

"我們一定要捍衛真愛!"紀二爺走兩步,繼續大呼,氣壯山河.

"捍衛真愛!"萬眾一起.

"我們一定要打倒惡魔!"紀二爺再接再厲.

"打倒惡魔!"萬眾緒越來越激動!

"嗷嗚~~~"紀二爺雙臂揮舞,嘴唇嘬起,發出一聲標准的狼嚎.

"嗷嗚~~~"萬眾一起狼嚎.

"狗大姨~~~~"紀二爺已經興奮的找不到北了,扭著屁股跳了跳.

"狗大姨~~~~"萬眾一起沸騰了……

下面的高升已經氣的手腳冰涼,死去活來.一張臉都蠟黃蠟黃的,嘴唇一個勁的哆嗦著,憤恨欲死的看著無限拉風的紀墨.咔嚓一聲,竟然把牙齒咬碎了一個!

我我我……我要是弄不死你我就……我就我就我就……高升心里在瘋狂的想著.

看台上,楚陽看著蔚公子:"現在你還確定高升必勝?"

蔚公子長歎一口氣:"不敢確定了.現在紀墨風頭正是大盛,高升已經氣得心浮氣躁.戰斗之中必然不能保持冰雪心境,勝負難料了."

楚陽嘿嘿一笑,指著沸騰的人群:"這些,都是力量,也是決戰的重要條件.人多氣壯,這句話,可不是白的."

蔚公子道:"手段用到這程度,倒也無可厚非,但畢竟是有些卑鄙."

楚陽冷笑:"這是決戰!就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來打擊敵人!光這些就夠了麼?還遠遠不夠呢.你等著看吧."

紀墨終于走下了看台,趾高氣揚的踏上了中間的場地.這一段路,他足足走了有半個時辰.讓下面的高升等的慘不堪,氣的

高升一見他下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三千怒火同時湧上心頭:"紀墨,受死吧!"完就沖了出來.

"且慢!"紀墨一聲大吼,伸出一只手做靜止狀.

高升停下,大怒問道:"你又要干什麼?"

"你咋還不喊開始?"紀墨很不滿的對司儀道:"沒見高大少已經等不及的想要挨揍了嗎?"

高升頓時渾身一陣哆嗦,好吧,紀墨,我一定會讓你看看,究竟是誰,等不急的想要挨揍!

司儀臉色怪異,終于舉起手:"戰斗開始!"

話音未落,高升就直接等不急的沖了過來,一直沖到紀墨面前,拳頭上帶著的風聲已經吹得紀墨額前頭發亂舞——

"且慢!"紀墨霹靂一般一聲大喝,瞪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站著.

高升憤恨欲死的只好停手,咬著牙,憤怒的幾乎要無力地道:"你,又,要,做,什,麼?!啊?!"

哪知道就在這時候,紀墨突然飛出一拳,噗的一聲又快又狠的打在了高升的臉上,頓時鼻血狂濺,滿臉桃花開.高升只覺得一陣劇痛,似乎牽扯到了淚腺,眼睛也睜不開了,淚水狂湧而出.

紀墨大笑道:"我是……且慢……需要我先動手!"再不留,揉身而上,噗噗噗連續三拳,噗噗連續兩腳,趁著這個高升捂住臉的機會瘋狂打擊.

高升如同沙包一般被打飛了出去.

喧囂的場地突然鴉雀無聲.人人都看著這一幕,個個都是腦袋打結,反應不過來了.

紀墨飛速趕上去,威風凜凜的一腳又踢在高升身上,得意洋洋的大喝:"切!你這**!司儀都了開始了,我一句且慢你竟然真聽話?啊?那本少爺讓你去死你咋不去死啊……你這個嗷嗚嗷嗚的二百五……"

高升連滾帶爬,狼狽不堪的急速竄了出去,渾身一陣疼痛難忍,氣的肝都疼了.

但四周看台上的賭徒們終于明白過來,紛紛叫罵:"紀墨,你好不要臉,你偷襲!"

接著有人反駁:"放你娘的屁!什麼叫做偷襲?這是在決斗場上,司儀都了決斗開始,高升自己不防備能怪的誰?只能他二百五!別的無話可;換做你我在場上,會中計嗎?絕對不會!"

這家伙的純粹是放屁,這樣的況,猝不及防之下,恐怕十有八九的人會中計.

但這番話卻是頓時成功策反一個:"高升你傻啊?……決斗都開始了你還在做夢呢吧?媽的,紀墨讓你住手你就住手啊?你就這麼聽話啊……他是你的對手不是你爹啊……哎喲喂我的銀子啊……"

高升憤怒的大腦直接充血,飛速的跳了起來,在臉上擦了擦,一張俊臉已經變得血汙滿面猙獰可怖,狂吼一聲,就瘋狂的沖了過來.

"且慢!"紀墨大吼一聲.

但高升現在哪里還會理他,嗷嗷叫著就沖上來,卻見眼前劍光一閃,頓時身上一痛,急忙後退,刺骨的疼痛感傳來,低頭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大腿上一道劍痕血肉翻卷,竟然幾乎能見到骨頭!

"你……你卑鄙!"高升直接氣糊塗了.這混蛋,居然無聲無息的就拔出了劍.自己氣怒攻心,竟然沒注意他什麼時候拔出了劍.

"我剛才且慢,是想提醒你……你還沒拔劍呢……"紀墨無辜的聳聳肩膀:"我靠,我這是一片好心啊,諸位,諸位你們見過嗎?我一片好心提醒他拔劍,整個中三天誰不知道我紀墨乃是用劍的啊?他他居然還因為這個罵我,諸位,好人不能做啊,一片好心腸,是定會被人當做驢肝肺的啊……"

高升氣的大吼一聲,哇的噴出一口鮮血:"的紀墨,你拔劍沒有響聲,分明是故意偷襲!"

看台上賭徒們現在隱隱已經覺得不妙,頓時紛紛倒戈:"是啊,你的劍沒有聲,分明是預謀偷襲."

"諸位,我這個冤枉啊……"紀墨轉過身讓高升看:"你看看你看看,整個中三天都知道我用的是無鞘劍啊,我哪里來的劍鞘啊……"

上千人同時大喝:"不錯,紀二爺的劍是沒有劍鞘的!"這上千人,分明是托.

但大眾不明所以,于是轉而指責高升:"你丫**啊,你的決戰對手用的劍是沒有劍鞘的你都不知道嗎?居然還因為這個受了傷……"

高升頓時氣的眼前一黑.紀墨啥時候用沒有劍鞘的劍了?怎麼我不知道?這分明是假話!

卻見紀墨已經生龍活虎的撲了上來:"高升!在天下英雄面前,莫要我欺負你!來來來,現在你我公平一戰!我決不占你的任何便宜!"

這話得真是大義凜然!引來了一陣陣的喝彩.

高升胸腹之間一陣激蕩,險些氣得又吐一口血:你現在先打碎了我的鼻子,導致我的視線模糊;然後又趁機對我狂毆一頓;然後又偷襲幾乎廢了我的一條腿,更將我氣得口噴鮮血,居然還要在現在與我'公平’一戰?

居然還'絕不沾我的任何便宜’?你還能怎麼沾啊……

高升憤怒的臉上肌肉都在抽搐,強忍心中的憤恨,拔劍而上,恨不得一劍就將紀墨剁成肉醬!

紀墨大呼叫的躲閃:"好!好劍!好賤!哇靠,真是賤,賤賤賤……"跳來跳去,靈猴一般敏捷.

高升大叫一聲,劍勢加急,狂風暴雨一般攻擊過去.

紀墨突然不出聲了,似乎也在艱難的迎戰——事實上,也很艱難.高升的修為比他要高出一線,縱然是在狂怒之中有失章法;也是威力大得很.

紀墨一沉默下來,高升頓時心中有些得意:你也就嘴上厲害,真動了手,你那里是我的對手!

這麼沉默的打了好大一會兒,絕大部分都是紀墨防守,高升進攻.

眼看著紀墨快要被逼進絕境……高升的劍網已經密密麻麻的織成一片……

紀墨突然淒慘到了極點的慘叫一聲:"啊~~~"

這一聲慘叫突如其來,不僅觀眾們精神一振,頭皮一麻,背心一陣冒涼氣;連高升也是有些納悶:砍到他哪里了?

注目看去.

這一看,劍勢頓時放緩,紀墨長劍一領,狂風暴雨一般的反攻回來,一邊進攻一邊嘟嘟囔囔:"**,差點兒就被切了……"

…………

今天三八節,祝福廣大女書友,節日快樂!




上篇:第五十六章 紀二爺出場!【第五更!四千字!】     下篇:第五十八章 你是我老婆啦嗷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