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章 黃金換饅頭值不值?  
   
第一百章 黃金換饅頭值不值?

第一百章 黃金換饅頭值不值?



"那件事之後,隔了不長時間,本公子就被圍攻,我那位老哥為了幫我,還曾經身受重傷,連寡族也幾乎覆滅……"蔚公子神色之中有些緬懷,道:"這塊紫晶玉髓,不算什麼寶貝,但我卻將之放在這里,就是因為……環顧九重天,當年就只有那一個人幫過我!"

"我將它存在這里,便是存了一份誼."蔚公子緩緩地道.

"原來如此."楚陽喉冇嚨干澀,他感覺自己今天似乎不會別的了,翻來覆去的就只是這一句:原來如此.

太意外了!

大……驚奇了!

太……太太太……巧合了!

看著這家伙一臉的年輕,也就是不到三十歲的樣子,沒想到居然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媽的,重外孫?

那豈不是這貨在我面前居然是祖爺爺輩的?

"額……蔚兄……"楚陽干笑一聲.

"嗯?"蔚公子壽著他,眼中有不解:"你想要這個?"

"不不來………蔚鬼………咳咳蔚鬼………蔚兄…"楚陽連連叫了幾聲蔚兄,心道,媽的,這稱呼上也能占便宜哇……現在多叫幾聲,總比以後被人逼著叫蔚爺爺強吧?他奶奶滴,這算是什麼事……

"到底啥事?"蔚公子納悶了.

"咳咳…"蔚兄,我的意思是……蔚兄,難道你這麼多年都沒回去看過?"楚陽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道.

"我想回去看看…"可是我現在修為還不行."蔚公子長歎一聲:"我若是回去了,恐怕會真的連累了我那位老兄弟的家族覆滅了.我怎麼敢回去!"

"我這麼多年變了容貌匿跡中三天,就是不想讓他們跟我受到連累!上三天主宰家族之一啊,豈能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蔚公子有些悵然.

"若是被他們知道,我被廢到了如此地步,居然還能複原……這,可是那些主宰家族做夢也想得到的秘密!我若萬一被人發現就是當年那人……嘿嘿……",

"哦,""原來如此."楚陽了然,想不到蔚公子如此大咧咧的一個人,真的為別人考慮起來,思想卻是如此慎密.

"只可惜這些年見不到我那老哥哥,心中也的確有些想念."蔚公子神游中.

"我們,該看第三件寶物了."楚陽聽見他叫老哥哥就覺得渾身惡寒,摸著鼻子不是滋味的道.丫的,想要占我的便宜?沒門兒……

意念中,劍靈縱然現在很郁悶,也是忍不住為之發噱.

"這是第三件寶物!"蔚公子看著第三朵蓮花上,一片白色的雪花,聲音中有炙熱,道:"但這東西……你想要也不能給你,我有大用,要留著它,在到了我至尊瓶頸的時候,用這東西,一舉突破到至尊!"

他深深地看了這一片雪白的雪花一眼,道:"這是一片凌霄雪.它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破關!"

"那好吧……"楚陽攤攤手:"既然你不哈……還什麼,下一個."

對于這凌霄雪,楚陽是真的沒有興趣.因為……這東西是突破至尊用的.自己的修為到至尊還有多久?別看這東西在蔚公子這里能保存,但到了自己手中,恐怕還來不及收進九劫空間,它就已經融合在了自己的身體里.

而這東西能夠幫助聖級九品突破到至尊,那得蘊含著多少的能量?只怕連劍靈都來不及抽取力量自己就接著爆體而死了……

那樣,自己可就成了史上第一位貪心到死的九劫劍主了.

"第四件,是我真正為你准備的禮物."蔚公子笑著,道:"這是一塊日月膏!"他笑了笑,道:"本來我答應你的是紫晶心,但我這里真的沒有那東西.想要用紫晶玉髓代替,雖然比紫晶心要珍貴的多,但卻是我這藏寶庫里最不值錢的:只是事到臨頭,卻發現我還是舍不得給你……因為那是一份."

蔚公子看著那塊紫晶玉髓,眼中充滿了深刻的感,緩緩道:"所以只好便宜了你,給你這一塊日月膏."

"這……我可是占了便宜了."楚陽苦笑一聲,對于這一份天上掉下來的大人,覺得被砸的暈頭轉向.

日月膏啊口丹田中九劫劍已經在興冇奮得翻跟頭了.

"也算是報答你送我的玄玉冰晶和玄陽玉."蔚公子笑了,道:"你的確是很會做生意,玄玉冰晶和玄陽玉若是論價值,比不上日月膏的萬一,但我有日月膏卻無用,而那兩樣東西,卻正是我現在急需要卻找不到的!"

他哈哈一笑,道:"人在饑餓的時候,能夠用一千斤黃金去換一口饅頭,就看當時到了什麼地步!一千斤黃金不能買命,一口饅頭卻能救命,就是這個道理了."

他歪了歪頭,看著楚陽:"你……用饅頭換黃金值不值?"

"超值!"楚陽坦然的一笑,道:"不管如何,今天是我占了便宜."

"這寶庫之中,除了紫晶玉髓之外其余四樣,都是我的家產…一在我出生的時候就存在."蔚公子哈哈一笑:"算是祖輩給我留下的禮物吧口如今送了人,也不知道那些死鬼會不會從墳墓里爬出來找我算賬!"

著就將日月膏取了下來,遞給了楚陽.他倒是真的灑脫,連一點點不舍得的樣子也沒有,就像扔出來一塊垃圾.

楚陽也笑了,道:"既然如此,我的確需要,就不客氣了."將日月膏收了起來.

日月膏,顧名思義,乃是天空日月精華在一個地方,交彙,經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凝煉之後,形成的一種精純的太陽真火和太陰真氣融合在一起的奇異能量!

其軟如綿,其輕如無:這種東西對于刀劍尤其有用處:任何刀劍之上,只要抹上一些之後,就能隨著溫養和血腥滋養,慢慢的產生神兵靈智,雖然這是一個長久的過程,但卻是別的任何東西都無替代的絕世能!

一把具有自己靈智的兵器與一把普通神兵有什麼區別?這簡直是連比都不能比的.

而且抹了日月膏的兵器便從此具備記憶能,不管這兵器損毀到什麼地步,都能自行恢複到最佳狀態.

而這正是九劫劍缺少的能!只要將日月膏融進了九劫劍"那麼,以後九劫劍制造出來的神兵利器,也就都有了這樣的能力!

不夾!

丹田中劍靈長長吸了一口氣,喃喃地道:"看來真是變天了……這好東西,前幾任的九劫劍主都沒得到過,但到了這子這一屆,卻是任何好東西都爭得打破頭一般自動上門了……"

"對你的承諾,我已經兌現了.而且看樣子,你也很滿意."蔚公子笑了笑,道:"現在該輪到賭約了."

"天瓣蘭!天瓣蘭!天瓣蘭啊啊天瓣蘭!"意念中,劍靈瘋狂的叫喊.

"額,這個,其實還有一件事."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意念之中劍靈的催促,終于還是做了一次試探:"你的那株天瓣蘭……對我有大用!不知道蔚兄你……可否割愛?"

楚陽想了很久,在心中轉了好幾個念頭,終于還是決定單刀直入,直接擺明自己的目的.跟蔚公子這種人耍花腔,最後吃虧的,可是自己.

"天瓣蘭?"蔚公子霍然轉身,銳利的眼神看在楚陽臉上:"你想要天瓣蘭?"

"是."楚陽直視著他,毫不猶豫的點頭.

"你既然知道天瓣蘭,那就應該知道,這一株天瓣蘭只有九萬年!"蔚公子審視的看著他:"而九萬年的天瓣蘭,只是劇毒到了極點的毒藥!完全沒有半點應該有的用處,你要它做什麼?"

"至于做什麼……我不能跟你."楚陽坦然的道:"不過,我的確是想要.而且有大用!"

蔚公子冷笑一聲,道:"我答應了你紫晶心,卻給了你日月膏!你給我陰陽雙玉,我給了你整整一座白晶礦!楚閻王,我現在根本不欠你的,憑什麼要將天瓣蘭給你?"

"但不知你需要什麼?若是我能拿出來,我可以與你交換!"楚陽字斟字酌.

"哈哈哈……我需要什麼?"蔚公子突然淒厲的大笑起來,笑聲在這密封的空間里久久回蕩.

笑畢,他才雙目寒芒閃閃的看著楚陽,道:"我跟你了這麼多,你可知道我的來曆?你可知道這冰峰的來曆?你可知道……這天瓣蘭的來曆?"

"不知."

"你什麼都不知道,居然就想跟我要天瓣蘭?"蔚公子大笑.

"無知者無畏!正因為我不知,所以我才敢要."楚陽淡淡地道:"若是真的知道了你所的這些東西,我恐怕連張口的勇氣都沒有.蔚兄,你笑的聲音太大了,讓我的耳朵有些難受."

蔚公子目光一閃,哼了一聲.他自然聽得出來,楚陽這一句'你笑的聲音太大,讓我耳朵有些難受,是什麼意思.

"九萬年前……有一位蓋世奇人,整合了九重天,卻滅絕了五個種族!"蔚公子目中神光一閃,道:"這座冰呢",就是九萬年前某一個種族在危機來臨之時,為了不致于血統滅絕,竭盡整個種族的力量保留下來的唯一的遺產!這里面的寶貝,就是九萬年前的殘余,這一株天瓣蘭,就是九萬年前的幼株!"

他重重的道:"而本公子,在九萬年前…",還只是這空間里面的一個胚胎!沒有任何族人相助,只是憑著這一點點遺產的力量,曆經了九萬年的光陰,才化身!"

倆件事,第一件,求月票!我繼續碼字第四更……

第二件事:上次看到有人,月票前十就咱們這一本書沒有評價皇冠,感覺很自卓.所以伸手討要一些評價票,希望能在本周突破皇鬼"




上篇:第九十九章 超級烏鴉嘴!!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第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