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第四更,求月票!】  
   
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第四更,求月票!】

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第四更,求月票!】



蔚公子冷笑:"若你是我,你會不會將這天瓣蘭拿出去與人交換什麼東西?"

"不會."楚陽歎了口氣.意念之中,劍靈也歎了口氣.

蔚公子既然這麼,哪里還有半點希望.

蔚公子幾步走了出去,來到那通道之中,久久地看著那株天瓣蘭,眼中充滿了不舍,突然慢慢的道:"不過,這東西雖然珍貴,也是我這里唯一的一個活物見證;但你若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將它送給你."

"什麼條件?"楚陽心中一凜.

"你是什麼身份?"蔚公子猛地轉頭,看著楚陽,很是沒頭沒腦的問道.

"嗯?"

"你是不是……"蔚公子一步一步的逼近了他.

"蔚兄?"

"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蔚公子接連的了十幾句是不是,眼神之中神色更加的猙獰,但卻突然露出一絲矛盾和痛苦,終于停住了口,道:"你是不是……有一個奇異的儲物空間?"

他問出來的這一句話,讓楚陽大驚失色;但更讓楚陽吃驚的是,他沒有問出來的那句話!

那句話蔚公子雖然沒有明顯問出來,但楚陽知道,那是一句什麼話.

"你放心,我會為你保密!"蔚公子額頭上竟然冒出了汗,有些頹然的低下了頭,道:"我在見到你的第一次,就開始懷疑……"

"在中州城外,就已經開始有些確定.所以我故意離開……讓你自己去做你自己的事."

"在你到中三天之前,第五輕柔曾經來找過我一次."蔚公子輕輕一笑,笑容里卻充滿了複雜.

"所以等你上來,我一看你的修為,就確定了一半."

"你一路搜刮財物奇異金屬來到這里,我就基本確定了."蔚公子背著手,嘿嘿一笑,笑容里居然有些自嘲,道:"所以我本來想要從外面隨便給你找兩塊紫晶心的,卻還是改變了主意,給了你日月膏!"

"現在,你明白不明白我的意思?"蔚公子歪了歪頭,看了看楚陽.

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的思緒有些慌亂,但卻是強自鎮定下來,低沉地道:"蔚公子,果然不愧是蔚公子."

"你放心,這世上,除了我和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之外,再也沒有人能夠從這些蛛絲馬跡想得到你的頭上.而九大主宰家族……嘿嘿,暫時你還不用顧慮.就連與你直接接觸的第五輕柔,也只是有一點點猜測.甚至,他的把握決不會超過十之一二!"

"所以第五輕柔才會在你身上下重注,不惜推翻他自己,也要成全你!"蔚公子哼了一聲.

"十之一二的把握……他就敢這樣瘋狂?"楚陽有些不解.

"哈哈……十之一二的把握,已經是超出預料的絕對把握!就算是千分之一的把握,第五輕柔也會放手去搏這千分之一的希望的!"蔚公子哼哼一笑.

"第五輕柔不會泄露你的消息,相反,他現在對你正是奇貨可居!百般隱瞞還來不及……因為他將第五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你完了,第五家族也完了."

"還有這等事……"楚陽是真的大惑不解:"這話從何起……"

蔚公子森冷的笑了:"便如我,其實我是真的想要殺你!因為你畢竟是那東西的傳承之主!但我不能殺你,而且還不得不保護你;甚至,你要什麼,我還得給.為的,就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到底是什麼事?"楚陽問道.這個條件,蔚公子已經接連的了兩次.

"我現在只要求你答應,時機到了,我才會提出來."蔚公子道:"現在你並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但我要提醒你,若是有那一天,你會很為難."

蔚公子歎息一聲,道:"所以你現在需要好好考慮."

楚陽暈了.

你什麼事都不,就要我答應,然後要我慎重考慮……這算是什麼?什麼都不告訴我,我咋考慮?我難道能夠用考慮嗎?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啊啊啊啊……"劍靈在意念之中瘋狂的張牙舞爪,連蹦帶跳,一縷殘魂,臉居然都激動地了.

楚陽低著頭,認真的,深深地考慮.蔚公子這麼,定然是很重要的事.而且自己會很為難……為何自己會很為難?

就算是現在,以兩人之間的交,就只是看在蔚公子在大趙和中三天給自己的幫助,以及答應的給兄弟們做陪練……蔚公子提出來任何條件,哪怕他不給自己天瓣蘭,自己也要成全他,答應他!

但他卻甯願用一株無價之寶的天瓣蘭,來換自己一個虛無飄渺的承諾.為什麼?

這就明,這件事恐怕是牽扯到九劫劍主的原則問題!

終于,楚陽抬起頭,艱難的道:"對不起,蔚兄,我拒絕!"

意念空間中,劍靈慘叫一聲,一跤跌倒在地.涕淚滿面的破口大罵:"劍主大人……你就是賤豬啊,賤豬一頭啊!……媽的,人家不給你的時候你上趕著要,人家雙手送給你你卻推了出去……賤啊!你怎麼就這麼賤啊……我的天瓣蘭嗚嗚……我的神魂永固嗚嗚……我的賤豬……大人啊啊啊啊……"

蔚公子臉上升起一股失望之色,卻是欣慰的點點頭:"你果然不肯答應.其實我料定了,你是不會答應的.我沒有看錯你."

完,他就仰天長歎.神色間充滿了落寞痛苦.

楚陽一句拒絕出去,突然全身輕松,既然沒了念想,也就沒有了負擔,道:"蔚兄,打攪已久,咱們是不是該出去了."

"不錯,還有那白晶礦……哎."蔚公子不知道是什麼神色的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我很想現在就一掌殺了你,卻還是不敢!因為我已經沒有時間了……只要滿了十萬年,就要消失了……徹底的消泯于天地之間.雖然你不答應,我也只能如此."

他歎了口氣,道:"我也不指望你答應我的條件了,就將這株天瓣蘭送給你吧,在你那里,應該比在我這里長得好.記得欠我一個人就完了."

"人?怎麼還?"楚陽警惕地問道.

"人的意思……就是到時候你感覺可以幫我完成心願,你就幫我,若是不能,我也不需要你勉強."蔚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氣,目中射出奪目的寒光:"千萬不要拒絕,我也就只剩下這一點點希望了,還是寄托在你的良心上……你若是拒絕,我會真的忍不住殺了你的!別忘了這可是你親口提出來要這個東西的,現在你若是不要……"

蔚公子大怒道:"就算是九萬年前的那位也沒你這麼不講信用的!"

"我了個靠……"楚陽苦笑一聲,突然由衷的後悔自己怎麼會豬油蒙了心聽了劍靈的唆使來討要這株天瓣蘭……

這下可好了,自己要的時候人家不給,自己不要的時候人家硬塞過來了……不要還不行!

看到蔚公子臉色鐵青的樣子,似乎這株天瓣蘭今天他若是送不出去就要惱羞成怒了……

但自己若是收下了……將來他找自己幫忙的時候咋辦?能昧著良心不行?楚陽現在看到這株天瓣蘭,如同看到了一個燙手山芋,再也沒有半點'絕世奇寶’的意思了.

意念之中的劍靈似乎也知道惹了麻煩,雖然還是張著嘴流饞涎,卻是已經把頭低下去了,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為了自己把劍主大人搞成這樣子……咳咳,內愧啊.劍靈心里想著,眼角偷偷的瞥了瞥天瓣蘭,嘴里跐溜一下,又吞了一口口水:好東西啊……

"你到底要不要?要不要!"蔚公子怒道:"給個痛快話!你要的話就拿走,不要的話我現在就斃了你!這還不好選擇嗎?"

這還不好選擇麼?楚陽想哭:你他媽給我選擇了嗎?這叫什麼選擇!

現在蔚公子為了把這株奇寶送出去,都有些逼良為娼的意思了.眼中凶光閃閃,渾身殺氣騰騰;眼看就要失控!

楚禦座傻眼了.剛才自己還是唯一的貴客,此刻已經成了虎口下的羔羊.

連老婆都不讓進入的地方讓我進入了……進入了之後熱款待了一番之後就立即變了臉!

"我……我還能怎麼辦?"楚禦座無奈了,捏著鼻子十萬分的不不願的道:"也罷,我就收下了……"

這句話出口,楚大少有些想哭.收了人家的寶貝,自己卻會如此郁悶的?

這事兒咋搞的,分明是自己極端的渴盼那株天瓣蘭的啊.怎麼現在卻像是一個黃花閨女被賣進了青樓,在老鴇的嚴刑拷打之下不得不答應接客……

"這才是我的好兄弟!"蔚公子頓時轉怒為喜,重重一的拍楚陽的肩頭,接著搓了搓手,有些急不可待,道:"你是要自己拔出來,還是我給你拔出來?這東西還是快刀斬亂麻的好,你越早收進去,我就越早放心些."

"你是放心了,我卻開始將心提了起來."楚陽哀怨的道.心中萬分委屈!

"你這人真是沒勁,明明是我送了你一株天上有地上無的絕世寶貝,你居然能夠委屈成這樣子……也真是破天荒的怪事!"蔚公子終于得到了楚陽應承的一個大人,心非常高興,居然開起玩笑來.

"我……我他媽的高興極了!我他媽的高興得要死要活的死去活來的行了吧!"楚陽悲催的翻了個白眼,無限的委屈無語糾結郁悶:"我高興的心髒都要爆炸了……草!"




上篇:第一百章 黃金換饅頭值不值?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這是一場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