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零二章 這是一場悲劇  
   
第一百零二章 這是一場悲劇

第一百零二章 這是一場悲劇



楚閻王意念中狂怒的對劍靈道:瞧你惹得麻煩!還不快收了?"

劍靈急忙精神抖擻的答應一聲,屁顛屁顛的動作起來.刷的一聲,天瓣蘭就在蔚公子目瞪口呆里從通道里消失不見……

"以後喚你辦事,你要精神些,聽話些!再給我找麻煩,我就把天瓣蘭撕了!"楚陽惡狠狠地在意念之中威脅.

劍靈一邊愛不釋手的擺弄天瓣蘭,一邊低頭哈腰,連連點頭口在進入楚陽意念空間以來,第一次如此聽話!

"走吧,我帶你去白晶礦."蔚公子有些羨慕的看了看楚陽,舉步往外走去.走了一會,突然停步,沉吟了良久,才轉過身來.

"楚陽,你今日欠我人,等于是我未來欠你最大人……"蔚公子皺著眉,有些不好啟齒,似乎不知道從何起一般,艱難的道:"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蔚兄請."楚陽莫名的也感覺心沉重起來,意識到蔚公子所的事,必然是非同可.

"身懷九劫劍……身為九劫劍主,體冇內自有九劫空間……這是無上的法寶!也是九重天第一利器.等九劫劍大成,便是號令天下,莫敢不從!"蔚公子終于還是將'九劫劍,這三個字了出來,又有些意猶未盡.

楚陽也是渾身震了一下,他知道蔚公子曉得自己的身份,但此刻從他口中真冇實的出來,卻是從自己之外的另外一個人口中真冇實出!楚陽依然感到了震動.

"……不過這東西也……"蔚公子嘴唇蠕動,終于出了口:"……也並不是什麼好事.應該還會有相應的……什麼東西;這個,我也不好:只是模糊的記載中提過此事…","

"模糊的記載?"楚陽皺了皺眉問道.

"九劫出,風云舞;萬劫滅,星辰哭;天地變,殊命途……"蔚公子沉聲吟道:"……這,是大陸關于九劫劍的歌訣,共是十六句,這里只有六句!後面幾句是'身做劫,魂為路:挽天傾,有萬古:尊為神,莫做主;骨肉摧……"

蔚公子念到這里,戛然而止:"我也只知道後面的七句:再往後,就斷了."

"嗯……"楚陽沉吟起來.前六句,是九劫劍的功用,後面這幾句,卻分明就是的九劫劍主.

'身做劫,魂為路,挽天傾,有萬古;尊為神,莫做主;骨肉摧……這幾句,可有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意思啊.

"總之一切心!"蔚公子淡淡的一笑:"既然賦予你九劫劍,主這樣至高無上的權力,那麼,你若是沒有相應的付出,那就反而不正常了."

楚陽哈哈一笑,道:"不錯."便將此事放下,兩人並肩走了出去.

外面,莫輕舞渾身裹著厚厚的貂裘,不時的伸著脖子看著前方風雪彌漫之處,神焦急.

她只看到楚陽和蔚公子走到那個地方,然後一閃就不見了.

"楚陽哥哥怎地還木有出來?"莫輕舞焦急的喃喃自語.

蘿麗今天帶著雪白的雪貉帽子,厚厚的白狐毛圍巾,穿了雪白的貉裘大衣,腳上卻穿著一雙精致到極點的狐皮靴.

冇臉色雪白雪白的,眉毛纖秀,兩眼若點漆,在這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之上,看上去真是可愛之極.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就是身上穿的太多了.

楚陽給這丫頭從里到外的包了好幾層,棉襖棉褲棉坎肩皮衣皮坎肩……

這直接導致了本來一個很苗條甚至可以瘦弱的姑娘此刻看起來卻是如同一只雪地上的企鵝,或者冰雪中的熊.看起來臃腫至極.

走起路來一搖一擺,便如熊一般在雪地里心翼翼的挪動,卻更是顯得交憨可愛.

"楚陽哥哥在里面有事."紀墨哄著這傘表妹:"來,舞,在紀墨個個哥哥臉上親一下,我就告訴你他有給事."

輕舞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道:"你和紀鑄哥哥一樣,臉上都是臭的!"

紀墨頓時急眼:"你不要把那家伙跟我比!我是香的,不信你親親看."

"我才不親別的男人呢."莫輕舞鼓起了嘴:"連二哥我都沒親過……"著白了紀墨一眼,下之意就是:何況你?

紀墨敗退.

顧獨行和董無傷將他推到了一邊,罵道:"欺負姑娘算什麼本事.一邊去."

紀墨怏怏而退,與羅克敵走到隊伍前面,擋住了風口,兩人擠眉弄眼了一會,紀墨突然問道:"長了沒?"

羅克敵臉耳赤,喝道:"滾!"

"還沒長?"紀墨驚呼一聲,頓時聳著肩膀嘎嘎嘎的笑了起來,道:"我的,很茂盛."

羅克敵一頭黑線,瞪著眼睛如欲吃人.

這個話題,從這兩個憊懶貨又一次無意中在一起洗澡,紀墨少爺發現了羅克敵的,額,異常,于是乎羅克敵就悲劇了,因為紀二少一跟他在一起就會提起此事,羅二少也經自卑的不行了……

紀墨兀自不放過他,瞪著眼睛驚呼:"聽青龍乃是天賦異秉……這事兒,嘖嘖嘖,狼,看來你會很威猛哇……".

羅克敵臉上頓時通,怒喝一聲就揪住了紀墨的衣襟,咬牙切齒:"你是不是想要挨揍?"

紀墨急忙舉起了手:"饒介……饒命……聽沒毛的最可怕了……嗷嗚,狗大姨……哇哈哈哈……"

羅克敵忍無可忍,攥起拳頭一拳就砸了下去.

兩人頓時在雪地里翻翻滾滾,打成一團:紀墨一邊打,一邊笑得喘不過氣;被羅克敵壓在身下狂揍,卻還是忍不住笑.

羅克敵正在瘋狂擊打這個家伙,突然間一抬頭,咦了一聲,不動了.

紀墨也爬起來,順著羅克敵的眼光一看,頓時也是咦了一聲,不動了.

只見前面風雪之中,一條身姿曼妙的白影款款而來,卻是一個女子.一身雪白衣裙,云鬢高挽,飄然而來,在風雪中看到這幕現象,真是一種享受.

尤其這個女子面目柔和,一路而來,兩眼失常左右看著,似乎在尋找什麼……

羅克敵目瞪口呆,捅捅紀墨:"看,美女哎."

紀墨兩眼放光,連連點頭:"真他娘的美……"

"真是風萬種,步步生蓮."羅克敵搖頭晃腦.

"有如是華服巡天,錦衣夜行."紀墨將腦袋轉了個圈子,拽文.

兩個人在這一刻都有些色迷心竅,然後這兩人就做了一件幾手要後悔終生的事.

"嗷嗚嗷嗚……"羅克敵放聲大嚎,手指頭伸進嘴里,滴溜溜一聲口哨,又尖又響.

"嗷嗚,狗大姨!"紀墨手舞足蹈的跳起來,兩手手指同時伸進嘴里,比羅克敵的口哨還要尖銳的口哨就悠揚的響了起來.

那白衣女子遠遠地聽見口哨聲,本是要向冰峰走過去的,卻改變方向向兩人走來,一路足不沾地,便如風擺荷葉,嫋嫋婷婷的走來.

還沒等她走近,紀墨和羅克敵就噗的一聲跳了出去,兩人露出色狼一般的笑容迎了上去.

"嗷嗚,這位姐姐"你長得可真是美."羅克敵色授魂與的將腦袋轉了一個圈子.

"是啊是啊真美……"紀墨趕緊湊上去,唯恐風頭被羅克敵搶盡了.

"真的麼?"這女子淡淡的看著兩人,眼沖平淡.

"真!十足真金的真!"羅克敵哈哈一笑:"我一看到你,就想寫一篇文章,嗯,咱贊美贊美你,太美了……姐姐,你姓什麼?"

"就是就是."紀墨用肩膀將羅克敵抗到了一邊,搶著阿諛道:"姐姐你……真是美,請問芳名如何稱呼啊?我一看到你就想寫蜘,""

"你寫文章?你寫詩??"白衣女子指指紀墨,又指指羅克敵,看樣子有些好奇.

"當然啊…"羅克敵得意地道:"我的文采可不是蓋的……想當初,我家月嫂的文章我都替她寫的……"

紀墨連連點頭:"就是就是,我的詩才蓋世!這一點眾所周知……額,這位美麗的姐姐,你是哪一家的?我怎麼沒見過?叫給名字?"

"哼哼……"白衣女子突然怪異的,充滿殺氣的笑了起來,道:"我叫……君惜竹……你們聽過了麼?羅克敵羅二少?紀墨紀二少?"

墨和羅克敵同時怪叫一聲,頭皮發麻渾身如墜冰窟,刹那間毛骨悚然.

羅克敵眼一,就要哭了起來.

我的天,調戲個美女怎麼調戲了這位殺神?這下子可真是……老壽星上吊,活得太長了…",君惜竹身為暗竹霸主,平常都是黑衣黑袍,面罩黑紗:中三天基本無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就算是有一些老怪物知道,也是沒人敢.

紀墨和羅克敵兩人闖蕩江湖才幾天?君惜竹他們也只見到一兩次而已,遠遠地看著一眼就趕緊轉了目光,只看到那一身黑袍就渾身發寒,怎能知道君惜竹的真面目?

再兩人隨便慣了,看到位美女就想口花花幾句,每次只是逗逗美女,然後惹的美女生氣了,兩人怪叫一聲轉頭就跑,哈哈大笑,其樂無比.但中三天的姑娘們被這兩個惡少口花花調戲過的著實不少……

沒想到這一次上得山多終遇鬼,居然調戲到中三天最大的最恐怖的黑道霸主身上來了…",刹那間兩人眼眶都了一一這得倒黴到什麼天怒人怨的地步才會遇到這樣的事……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第四更,求月票!】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兩大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