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零四章 縱然悔,也是你的事!【第一更!】  
   
第一百零四章 縱然悔,也是你的事!【第一更!】

第一百零四章 縱然悔,也是你的事!【第一更!】



"怎麼回事?亂糟糟的?"蔚公子皺起眉頭,很是不悅:"我這乃是世外清修之地,怎地就變成了屠宰場一般?"

著轉頭看著君惜竹:"你咋來了?"

"那家人有人下來了."君惜竹冷冷一哼.

話間,楚陽急忙問碩獨行等人:"怎麼了?"

"還不是你的兩個結義兄弟!"答話的是君惜竹,冷哼一聲道:"一個羅克敵,一個紀墨,調戲女人居然調戲到我的頭上來了……真是中三天從所未有之奇啊."

刹那間,連蔚公子的身體也是晃了兩晃!

至于碩獨行董無傷更加是頭暈目眩,幾乎一坐在雪地上.被這一句話嚇得矮了半截.

怪不得紀墨回去之後就拍著大叫救命啊,然後壞了壞了,羅克敵要被宰掉了:但啥原因也不……

這真是難怪了,調戲婦女調戲到了中三天黑道霸主……這倆哥們真是……碩獨行歎了口氣:理解,換成是我我也不,這已經不在丟人這個范疇之內了……

羅克敵和紀墨低著頭,便如犯了欺君大罪一般,兩個人的臉在這一刻都變成了柿子.

一看這倆人的樣子,就知道君惜竹一點都沒有冤枉他們.

"真去","蔚公子哭笑不得的搖著頭,感歎道:"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佩服佩服!請不要誤會,我這絕對不是諷刺,而是真真正正的佩服……起碼你們做了我不敢做的事……"

羅克敵和紀墨鼻子都歪子.

"偶像啊………"楚陽眼淚汪汪的一把抓住兩人的手:"你們兩個真正開創了中三天前所未有的先呵………"

"老人",我我我……我們……您就別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羅克敵苦著臉,連連哀求.

"一個會作詩,一個會寫文章…"真把老娘當成姑娘一般哄呢……"君惜竹翻了翻白眼.

眾人如被雷擊,紛紛追問羅二少和紀二少做了什麼文章和詩;兩人更是直接將腦袋就插在了褲襠里,死活不抬頭了.

埋汰吧,你們盡的埋汰吧……我們就不信你們以後就不出糗……

君惜竹忍著笑,將那一詩一文念了一遍;眾人皆捧腹,顧獨行和董無傷更是幸災樂禍,幾乎連眼淚也笑了出來.

接下來,蔚公子繼續帶楚陽去完成賭約.君惜竹這從懷里掏出來一本冊子,交給了莫輕舞.這是這段時間里她寫的……也是這次她出來除了尋找蔚公子之外的目的之一.

然後君惜竹站定,伸出手,手指頭點了點羅克敵,點了點紀墨,又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拔身而起,在漫天雪花中一閃而逝.

她一走,羅克敵和紀墨一坐在了雪地里,不住的擦汗,一個勁的嘟囔:"熱,這天氣,真熱!"

眾人看著腳下冰."漫天大雪,同時無語……

"這就是白晶礦."蔚公子指著面前一片白光瑩瑩道.此刻,兩人已經通過了一個深深長長的地道,身在百丈之下.

觸目所及,全是白晶,一大塊一大塊的堆積著,有的還在山壁之中,沒有開采取下來:一路延伸,越往里越多.

丹田之中的九劫劍興冇奮的震顫,嗡鳴.

楚陽徹底愣住了!

他以為蔚公子的白晶礦規模並不是很大,也就如此這般中型規模,哪知道此刻見到的,竟然是一座超大型礦脈:而且是所有白晶都是一眼可見,根本不費事就能全部取用!

若是按照一塊巴掌大來計算的話,這里的白晶……是幾萬塊?幾十萬塊?幾百萬塊?甚至……幾千萬塊?……

楚陽倒抽了一口冷氣.

蔚公子笑了,他的笑容依然是云淡風輕,道:"你就在這里吧.我了解……嗯,我先出去,跟他們你就在這里閉關了.然後我們在外等你出來就好."

"多謝!"楚陽感激的道.

蔚公子淡淡的一笑,道:"我順便也跟他們一個個的切磋切磋……畢竟我這個陪練……也不能白當.哈哈……"

"好!"

蔚公子一笑,轉身就走.

"蔚兄."楚陽叫道.

"嗯?還有事?"蔚公子轉身看著他.

"區區心意,請蔚兄收下."楚陽手心里,托著一塊玄玉冰晶心和一塊玄陽玉心.

這比當日里蔚公子打賭耍賴拿去的哪兩塊,簡直是天壤之別!

君給我以桃李,我報君以瓊瑤.楚陽是一個從來不吃虧的人,恩怨分明.你只要真心對我,我就百倍對你.哪怕不能給你相等的價值,但我會盡力去做.

正如當日在謝家對謝丹瓊,又如今日面對蔚公子的饋贈.在謝家,一開始是因為利益,但當楚陽送給謝丹瓊真正的瓊花的時候,已經不是利益.

這一點,謝丹瓊比誰都清楚;那是一份誼.

今日,也是如此.楚陽之所以送出玄玉冰晶心和玄陽玉心,就是因為蔚公子的這一份誼.或者蔚公子最終定然有所圖,但現階段對楚陽的幫助,卻是無與倫比!

蔚公子眼神一動,深深地看了他幾眼,卻沒有伸手,反而問道:"為何要給我?"

當日他打賭甯可耍賴也要拿那兩塊:但今日這兩塊更加好萬倍的玉心擺在面前,他竟然退後了一步.

"不為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楚陽認真地道:"蔚兄,之前與你打賭也好,爭論也罷,只是將你當成一個神秘的高人.至于賭約和承諾……那是針對陌生人."

他認真地看著蔚公子,道:"但我此刻將這兩塊玉佩給你……卻是因為……胴友."楚陽輕輕的笑了笑:"所以,這無關于前途人承諾……還是其他.只是一份心意."

蔚公子卻似乎沒有聽到他後來的話,只是擰緊了眉頭,深深地看進楚陽眼睛里,輕輕地道:"朋友……胴友麼?"

眼底深處,似乎閃了閃光.

然後他就將這兩塊玉收了起來,很慎重的收進懷里.淡笑道:"或許有一天,你會因為今天這朋友這兩個字,而後悔的."

"若蔚兄不悔,我便不悔."楚陽微笑道.

"我怕我極有可能會後悔."蔚公子哈哈一笑.

"縱然後悔",那也是你的事."楚陽靜靜的道.

"縱然後悔也是我的事?…""蔚公子喃喃地道突然覺得心中一熱.縱然後悔,那也是你的事,跟我有什麼關系?但我不會後悔.

哪怕以後因為你的原因而反目成仇,但對于今日此舉,我依然不會後悔.

這便是楚陽沒有完的話.

蔚公子完全聽得懂.

蔚公子終于一不發的轉身而去,青衫飄飄轉眼間就消失在楚陽面前.

楚陽看著他出去,臉上露出一個微笑;隨即他就轉身,右手一伸九劫劍三節,就暮然出現在他的手指尖!

下一刻,九劫劍就刺在了面前的白晶牆上!

乾淨利落,絲毫也不拖泥帶水.時間緊急,再楚陽現在已經是迫不及待.

面前銀亮的白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黯淡下去……一會之後九劫劍錚的一聲飛起,向著前方開始勢如破竹的前進,所過之處白晶黯淡,隨即化作粉末……

三天之後!

整個白晶礦脈完全黯淡了下來.里面的空間變得更大了,處處是灰塵.

九劫劍三節都發出晶亮的光芒,一股若有若無的靈氣,在劍尖蕩漾,停留在搬空,一動不動.

突然間爆出一陣強光,然後立即恢複原來的樣子.不多時,再次爆出一陣強鬼………

如此循環往複,不長的時間里,就已經是連續這樣閃了十幾次.

終于,九劫劍恢複了原本的樣子,似乎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劍靈在意念中道:"全面提升他!有了日月膏,可以什麼都不用保留了.

"哦?"楚陽頓時精神一振.

先將日月膏扔了出去,九劫劍刷的一聲,劍尖刺上日月膏,瞬息之間,就將日月膏吸的成了一團粉末.

緊接著,楚陽接二連三的,將原本收藏的珍稀材料拿出來,到後來直接將九劫劍收進了九劫空間讓丫自己去吸.

劍靈頓時精神高度緊張.

如此又是三天之後,九劫劍才將現有的資源吸收完畢.

除了楚陽留出來的十幾塊准備打造兵器的材料之外和劍靈死命保護的玄玉冰晶和玄陽玉,等,九劫空間里已經是空空蕩蕩.

而劍靈,也在這六天的時間里催熟了天瓣蘭的一瓣花瓣,雖然氣息突然弱了很多,但他接著服了下去,立即渾身就冒出來一陣黑霧,蒸騰而起,等這片黑霧完全再度凝實進劍靈的身體,他整個身體已經變得很是凝聚!

這種視覺的效果,甚至比他在服用之前強了十倍以上!

"真值啊!"劍靈長長歎了一口氣.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胳膊腿,得意的晃了幾下.

"現在做什麼?"劍靈問道.

"立即給輕舞治好三陰脈."楚陽不容置疑的道,一邊,一邊匆匆往外走.

"然後呢?"

"然後立即讓九劫劍提煉丹藥,給我的兄弟們增加實力!"楚陽不假思索:"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

"我不建議你這麼做."劍靈吸收了天瓣蘭,還有整株的天瓣蘭就在九劫空間里茁壯生長,心大好,竟然干涉起楚陽的決定:"這樣做,實力將會增長很快,仙"對于你來,卻並不是一件好事."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兩大才子!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劍主之路在何方?【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