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機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機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機遇!



蕭長風暈頭轉向,心膽俱裂,渾身都冰涼了:自己怎麼好不容易搞定了布留,卻又被甯天涯惦記上了?這下子可是完蛋了……

"前輩饒命……"蕭長風正要討饒;甯天涯已經將他扔了起來,一只手抓住了足踝,當做了流星錘一般猛的一下子砸在了一大塊石頭上,憤怒的大罵道:"你以為有布留撐腰老夫就不敢動你?!"

蕭長風只來得及出半句:"……請前輩看在我蕭家……"就已經被掄在了大石頭上,將下半句話連著渾身血肉一起砸飛.

"我非得動動你,姓蕭?姓蕭咋了?你就算是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人人都有份的雜種,老夫也砸爛了你!"回憶老頭甯天涯一邊罵,一邊掄,只輪到第三下,蕭長風肥碩的身體居然已經變成了一灘肉糜!甯天涯的手里,只剩下了一只臭腳.

啪的一聲將臭腳扔了出去,甯天涯余怒未息:"居然拿著九大家族來威脅我?這世界真是瘋了!"

隨即,甯天涯兩手一伸,暴怒的大吼一聲:"死!"

兩道銳利的勁氣轟然爆發,蕭家剩下的那兩名高手突然一聲也不吭,連求饒也來不及,就這麼砰地一聲,爆竹一般渾身爆炸開來.

布留眼神一縮:這個甯天涯似然經常大呼叫,卻從來沒有發過這麼大的火……為何?

見甯天涯的身體居然又擋在了那丫頭前面,不由心中尋思:難道跟這丫頭有關?

只聽見甯天涯一揮手,對那位九重天執者道:"好了,沒你的事兒了:你負責監督的這個矮胖子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回上三天去吧."

他頤指氣使的呼喝,居然像是這位執者的上司一般.

"是,晚輩告辭."那位白衣人苦笑一聲,向兩人都行了一個禮,轉身而去.心道,蕭家這次可算是吃了一個啞巴虧,蕭長風死在了甯天涯手里,估計蕭家連提都不敢提,只有捏著鼻子認了……

若要是對付甯天涯……咳咳,白衣人想了想,貌似蕭家現在還不具備這樣的實力……除非是將幾位老祖宗都請出來然後圍攻……貌似勝算也不大.

算了,這事兒與自己有啥關系?自己只將消息帶回去就完事兒……

白衣人走了.

甯天涯挺立在莫輕舞身前,絲毫不理顧獨行等人的道謝,道:"你們也走吧."卻是對著君惜竹和蔚公子的,然後加了一句:"丫頭,你是姓君吧?"

君惜竹道:"正是……不知前輩?……"

"嗯,你是姓君的後人.嗯嗯……"甯天涯擺擺手:"走吧走吧,若是有時間見到你那位老而不死的老祖宗,就告訴他,甯天涯想跟他喝頓酒."

君惜竹沉默了一下,想:那位傳中的老祖宗現在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君家也早沒了.但這個念頭在心頭轉了轉,卻又吞了回去.這麼的話,顯然有一種有求于人的感覺.君惜竹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她恭謹的一躬身,道:"既然如此,晚輩告辭.若能見到老祖宗,前輩的話,一定代為轉告."

點頭向楚陽打了個招呼,與蔚公子帶著暗竹所屬,呼嘯而去.

"你還不走?"甯天涯在鐵了心的清除一切障礙,對著空中的布留道:"快走吧快走吧,過幾天我去找你打架去."

布留哼了一聲,很有趣的看著他,道:"待幾天做什麼?你想打架的話,現在就可以打!要不……咱倆現在就去風雷台大戰一場?"

"老夫現在沒有時間."甯天涯毫不客氣地道:"你快走吧."不住的催促著布留走.

但是他越是催促,布留越是心中疑惑,偏偏就不走了,道:"你沒有時間?我咋就沒有見你多麼忙呢?"

"我有事!"甯天涯一聲吼.

布留摩挲著光溜溜的下巴,目光很是耐人尋味,道:"老甯,你不會是看上了這五個少年了吧?實話,這五個家伙根骨都不錯,尤其是你身邊的一個用刀的,一個用劍的,都是天縱之才啊.嗯……你想收徒弟?"

他出這句話,顧獨行等人心中頓時都是一緊:若是被至尊收做徒弟?

羅克敵和紀墨兩眼放光,躍躍欲試.但顧獨行和董無傷兩人對望一眼,卻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堅定.

"胡八道!"甯天涯心中一跳,道:"就這五個家伙我才看不上來."

"哈哈……就算你看的上來,這兩個家伙也絕不會跟你走!"布留嘿嘿一笑:"除非你要另外用劍的那兩個."

甯天涯一怔,聽出布留的語音之中有別的意思.轉頭看向顧獨行和董無傷:上下打量一番,長長吐了一口氣,道:"不錯,他們兩個不會跟任何人走的!"

另一邊的楚陽有些不解,道:"前輩何出此?"楚陽固然不舍得兄弟分離,但也知道這是一個天大的造化,若是顧獨行等人被兩位至尊看中收做弟子,那麼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而且,時間也會縮短很多.

甯天涯斜著眼看著楚陽,道:"以你子的眼力,自然是看不出來!這兩個家伙一個渾身劍骨,一個渾身刀血;雖然不是什麼特殊體質的天縱之才,卻已經具備了一刀一劍的宗師雛形.若是跟著我們走,修煉我們的夫,只能將他們自己廢掉!"

他淡淡地道:"像這樣的人,只有一刀一劍的在江湖中搏殺,在生死之中曆練,只要最終不死,才能走出自己的宗師之路!"

上空的布留呵呵一笑:"自古以來,這樣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夠熬成宗師而不死的,卻是寥寥無幾!因為這本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步步殺機,實在是九死一生!"

"宗師雛形!"楚陽眼睛一閃,看著自己的兩個兄弟,忍不住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

"至于其他的那兩個,卻是無可無不可."甯天涯斜眼看著羅克敵和紀果:"這兩個卻是油腔滑調油頭滑腦:滑不留手,乃是兩個大滑頭……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憊懶:若是收他們作弟子……就算是至尊,也早晚會被他們氣死……"

上空的布留哈哈一笑,甚為贊同的道:"不錯,而且這兩個家伙資質也不是很好,狠骨又有些定型,若是不下苦,根本無扭轉.

的確不是什麼當徒弟的好材料……"

羅克敵和紀墨頓時黑了臉.心中不服不忿:我們兩個就這麼不堪造就麼?擦……還被我們氣死……老子就是打不過你們,若是能打得過現在就將你們兩個老混蛋打死在這里……還什麼氣死?那多慢?

根骨有些定型?不下苦無扭轉?老子們非得扭轉了不可!

這麼一想,兩人心中對于至尊的敬畏感覺突然煙消云散,挺直了背脊,梗著脖子仰起頭,卻是歪著頭看向一邊,一股桀驁不馴的感覺就這麼騰騰而出.

你我們兩個不堪造就,我們兩個非得成就了自己讓你們看看,媽的!老子要讓天下人知道至尊……也是會看錯的!兩個老不死!媽的,呸!

布留和甯天涯對望一眼.

楚陽沉思了一下,低下頭去:他不想讓羅克敵和紀墨看到自己眼中的感激.對甯天涯和布留的感激!

一直以來羅克敵和紀墨苗不通三人都是楚陽心中最擔心的事.這三人根骨都在上游,卻絕對算不上是絕頂,而董無傷和顧獨行卻是無可爭議的絕頂資質!

兄弟幾人現在看起來還是不相上下,差距不大:但一旦到了力高深的層次,這三人定然會被越拉越遠;這一點,卻是任何人都幫不上忙的.就算楚陽用靈藥九重丹不斷的提升也不可能追上整體進度.使用靈藥過多,那就是徹底的害了他們……

再苗不通還強一些,但羅克敵和紀墨卻是天生的懶人.而且屬于花花公子的那一類型,這一輩子也屬于沒有什麼人生目標,混吃等死的類型.楚陽一直在想改變他們,但卻無處下手.

今日,兩位至尊卻在'無意’之中塑就了兩人終生為之努力的方向!從根子上,改變了他們.雖然只是短短的兩句話,但這兩句話的作用,卻是無與倫比!

話是一樣的話但從不同的人嘴里出來,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甯天涯和布留這一番話,若是謝丹瓊傲邪云出來,紀墨和羅克敵就會與他們不死不休了;因為這是嫉妒的蔑視.若是楚陽出來,兩人心中也會有芥蒂:是我們倆不配麼?所以楚陽從來也不會.

但從甯天涯和布留嘴里出來,卻是一種屬于'一錘定音,這樣的意思.這樣,反而激起了羅克敵和紀墨的沖天斗志!

甯天涯和布留兩人現在卻看在楚陽身上,均是搖了搖頭,眼神之中有些迷惑.因為,對這個少年的體質……他們竟然看不出來!

分明是很廢很廢的根骨卻又帶著太多的不確定……這是怎麼回事?

但布留看了一眼之後就挪開了目光,笑道:"甯天涯,你讓開一下我看看你身後的那個姑娘."

甯天涯如同被蠍子蟄了一樣跳了起來:"憑什麼?"

心中又氣又急,媽的我就知道這混蛋一直留在這要不走,感覺不大對勁……

……

(今天頭痛了整整一天,從凌晨開始太陽那里就開始跳著疼一樣,難受之極:破天荒的早晨就爬起床去醫院看了看,是勞累過度,稍微引起來一些偏頭痛的症狀,不過不要緊,休息休息就好了.讓我不必驚慌……

醫生問我:你是不是昨天熬夜了?

我,昨天倒是沒熬夜,可是,基本通宵熬夜的時間,已經有三年多了……

醫生嚇了一跳,:你是神?熬了三年還活著?還沒頭痛死你……

我頓時就無語了……這貨也太少見多怪了,讓丫來咱們看看,別我這熬了三年的,就是熬夜十來年的也是大有人在啊……

我出去逛街去,找個高的地方,去欲窮千里目.今天沒風,難得的好天氣.

晚上回來再碼字……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至尊怒!【第五更!】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這個徒弟我收定了!